2020 年 11 月 2 日

………………

就在夢哥滿平臺飛寶圖時,林小檸也在開播。

她這個直播間,雖然人氣不算多高,但是最近名氣可是真不小。

“夢開始的地方”

“夢哥唯一支持的女主播”

“五千萬世紀之戰發生地”……

各種光環,都籠罩在小小檸的身上,每天她開播,都有很多慕名而來的遊客。

大家都想看看,這個得天獨厚的幸運兒到底有什麼獨特之處,能博得夢哥的歡心。

人紅是非多,直播平臺更是這樣。

林小檸是最近最火的女主播,所以她直播間內,小黑粉也是最多的。

此刻,就有人在這裏刷屏帶節奏了。

“完了完了,夢哥現在都不來你直播間了,小小檸這是被大哥拋棄了啊。”

“確實啊,好像夢哥最近移情別戀,喜歡上那個小結巴了。”

“哎,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啊。小小檸,你給我哭!”

“我打賭一袋虎糧,夢哥一會不會來這裏。”

“我跟一袋虎糧,夢哥寧願去喂小結巴,也不會來喂小小檸。”……

看着公屏上的彈幕,其實林小檸心情也有點複雜。

或許遊客們都不知道,她並不是多希望夢哥過來給她刷禮物。

剛和沈浩確定戀愛關係,林小檸感覺有點心虛,她怕夢哥要是哪天突然對她說那方面的話,或者請她吃飯之類的。

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迴應啊。

林小檸肯定不會因爲大哥刷了禮物,就要出賣自己。

但這樣的話,再吃夢哥太多禮物,她自己也感覺受之有愧啊。

所以,她是真的不希望夢哥過來給她豪刷。

但是呢……

如果夢哥真的像小黑粉們說的那樣,完全不過來了。

她心裏還真有點空落落的……

總之,心情是挺複雜的。

勉強擠出笑容,林小檸開口說道:“大家別鬧了,夢哥刷禮物都是隨心所欲,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大哥也不是固定在誰那裏刷啊,有空時他會過來的。”

就在這時,外面的寶圖停了下來,又有不少遊客過來報信。

“夢哥去小結巴那裏點歌了!”

“小結巴唱歌是比你好聽啊,多學着點吧。”

“完了完了,你被夢哥拋棄了。”

“看來夢哥更喜歡小結巴,你完了,哈哈。”……

看到這些彈幕,就算林小檸心態再好,此刻也想爆炸了……

她總算理解了,爲什麼有些主播,甚至是大主播,會在直播間當衆失態,破口大罵小黑粉。

如果她不是女孩子,罵不出口的話,她現在也很想罵人!

幸好,花花姐開號進入她的直播間。

對付這種場面,花花姐顯然是有豐富經驗的。

她直接打字說道:“哎呀,小檸你最近吃了那麼多禮物,也要回饋一下粉絲嘛。給大家開個彈幕抽獎吧,咱也請大家吃個夜宵。夢哥是神豪大哥,咱們比不了,我們就一份一百塊,每輪抽五份,連續抽四輪吧。”

這下小黑粉一下就消失了。

其實也不是消失了,而是大家都在關注着抽獎呢,顧不上起鬨帶節奏了。

“球球了,讓我中一次吧,只要中了,我立馬開超神帝皇!”

“啊!我願用順子十年的壽命,換取一次中獎機會。”

“只要讓我中一次,禿子可以一輩子不長頭髮。”

“我肯定不會中,如果中了,我立馬現場直播倒立拉稀!”……

滿屏幕稀奇古怪的彈幕,還是抽獎要緊,帶什麼節奏啊。

正在抽獎呢,公屏上出現紅色巨龍坐騎,有帝皇駕到。

“帝皇【雷雷】進入直播間”!

雷雷哥過來了。

這邊發生的事情,剛剛他在小依依直播間時,也聽說了。

雷雷哥當時就留了意,準備過來支持一下小小檸。

他倒不是爲了小小檸,而是衝着夢哥的面子。

都是當大哥的,雖然他量級比着夢哥差遠了,但是他也明白夢哥的做事風格。

雖然小黑粉都在帶節奏,說什麼夢哥移情別戀,現在更支持小結巴什麼的。

但雷雷哥明白,就看上次世紀大戰時,夢哥連禿子那邊都沒有選,而是選擇在小小檸這邊。

就足以證明,這個小小檸在夢哥心中的地位!

至於小結巴。

什麼時候,夢哥出手在她那打一場過千萬的大戰,再說別的吧。

以夢哥的刷錢方式來說,那種一二十萬,百十萬的,都是隨便刷着玩的。

只有過千萬,才能說明夢哥的態度。

而夢哥從出現,迄今爲止,也只在小小檸和禿子兩人直播間打過千萬大戰!

哦,嚴格來說,還有一個精舞門……

“歡迎雷雷哥,雷雷哥晚上好。”

看到雷雷進來,小小檸也連忙歡迎道。

現在她和小依依的關係非常好,有事沒事的,小依依都會找她連麥。

閒聊一會,或者唱唱歌表演一下才藝什麼的。

也是有小依依這個老主播帶着,林小檸最近的直播十分輕鬆。

每天上線後,放首音樂等等人,然後隨便唱首歌。

接下來就是連麥,和小依依連個把小時,再隨便和公會裏別的主播連一會,就該下播回學校了……

…………

“哈哈,你這邊抽獎呢?也確實應該這麼做,夢哥這些天可沒少給你刷禮物,看得我都想開播當個主播了。不過要是我開直播的話,夢哥肯定不會給我刷禮物的。”

雷雷哥打彈幕調侃道。

他也是故意這麼說的,也是讓遊客們明白,夢哥給林小檸刷的禮物可不少了。

不要感覺一兩天不給她刷,就來亂帶節奏什麼的。

“嘻嘻,雷雷哥別開玩笑了。你這樣的大老闆,哪裏會在意這點禮物啊。”林小檸也笑道。

“行了,就衝着你這一句大老闆,我就必須展示展示。”

雷雷哥這是自己給自己找藉口,以便他刷禮物。

說完,就是藏寶圖出手。

“【雷雷】在主播【小小檸】的直播間開啓藏寶圖 X4”……

“【雷雷】在主播【小小檸】的直播間開啓藏寶圖 X10”……

今天他挺大方的,一送就是十張寶圖!

主要是夢哥剛纔在外面飛寶圖時,最少也是十張,標準擺在那裏。

雷雷哥也只能有樣打樣。

不過這些寶圖,他送得一點都不心疼!

不說別的,就上午霸王哥看在夢哥的面子上,幫他解圍。

出手可是刷了上百萬!

更重要的是,霸王哥保住了雷雷哥的面子!

如果不是霸王哥出線,今天上午他可就要丟人了……

…………

林小檸直播間發生的這些,沈浩沒有注意到。

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

如果自己怎麼玩,都要被小黑粉們指揮着,那自己還玩個什麼勁啊!

什麼時候該給誰刷,該刷多少,當然是隨自己的心意了。

林小檸那裏,他確實不想刷太多。

就算上次世紀大戰在她那邊打,也是說了讓林小檸把錢捐出去。

剛開始時,是怕林小檸突然暴富,產生什麼不好的變化。

後來倒是不擔心這個問題了,但他又想起另外一個問題。

那個問題更嚴重……

那就是,拿到網絡神豪體驗卡時,系統有過明確提示。

不得通過這個卡,爲自己或者親人謀取利益。

自己繞了一個大圈子,又是搞活動,又是玩劇本的。

兜兜圈圈的,也算是得到了好處,系統倒也默認了自己的做法。

但是,現在林小檸算是自己女朋友了,自己給她刷錢,那簡直就是在光明正大地鑽系統的空子啊!

系統能容許自己這麼做嗎?

在他向系統提出這個問題後,系統給予了明確的答覆。

【目前林小檸和你是兩個獨立的個體,所以你可以給她刷禮物,系統也允許這種行爲。但如果,你們以後成爲夫妻,系統會判定你在利用規則漏洞轉移體驗卡的資金。那麼,所有她拿到手的資金,會被系統通過適當的手段收回。也提醒宿主,不要抱有僥倖心理,否則一切後果自行承擔。】

沈浩就明白了,系統這是告訴自己。

想給林小檸刷,也不是不行,只要自己不和林小檸現實中的關係有所突破就可以。

但是,萬一以後兩人結婚了。

那系統依然會追回林小檸拿到的錢…… 當若兮一行人收穫頗豐地回到隊里,推倒boss的活動也落下了帷幕。

現場跟風捲殘雲似的,地面上除了彷彿被數十塊重型磨盤輾過的交錯凌亂的軋痕,橫七豎八斜著觀自在成員,躺屍的躺屍,殘血的殘血,也有坐在地上脫力地喘氣的。

而boss也已經死氣沉沉地躺在地上,一個巨大的橙色光圈間或地旋轉閃爍。

身為治療卻只能在一旁看著黎夜用技能撿起成員的屍體,千金散盡打開自己的技能欄,想著不知什麼時候自己也總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別發愣。」黎夜看到千金散盡對著地上成員的屍體發獃,遞給他一些藍瓶,「給血少的刷下血。」

被她技能復活的人身上只有一絲血皮,非常脆弱,基本摸一下就死。

「好的。」

千金散盡點點頭,開始跟在黎夜的身後一個一個加血。

「我們回來嘍,你們……這就結束了?」若兮錯愕道。她還有boss經驗沒蹭到啊!

黎夜點頭:「嗯,剛好結束。」

boss最後一波把自己拆散了一次性釋放出5塊滾石。

為了照顧輸出,幽影撞了兩塊滾石。丟失了目標的我是大魔王也承擔了兩塊滾石,剩下的那顆帶走了七月流火。

也是七月流火運氣差,被自己那塊攆過的同時,躺的位置又剛好在另一塊的路徑上,前前後後一共被攆了三次,隊伍里第一個躺屍。

第二個倒下的不是別人,正是主坦克我是大魔王。剛剛經歷了兩塊滾石,身上掛了兩層buff,全屬性削減是必然的。

算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重新組合后的巨岩魔血氣回復了5%不說,攻擊力還提高不少。即便有黎夜的群療和千金散盡對他單獨刷著血,boss的每一拳攻擊落在身上都會帶走大片血量。

在那種緊急的狀況下主坦克一倒,按照慣例,副坦克必須頂上去。

幽影也好不到哪裡去,只支持了幾秒,觀自在的幫會團再次倒T。此時boss的血量還剩10%。

沒有坦克吸引boss仇恨,在仇恨混亂之下,boss的目光第一時間牢牢鎖住了單次dps、累計dps總量最高的黎夜。

幸好她反應還算快。見boss舉著大拳頭迎面而來,連忙使用了鞋子上增加移速度的特效,在躲避boss攻擊的同時,使用月之心將我是大魔王從地面拉起。

「聽我指揮,散盡給大魔王刷血。打魔王預備強仇,強仇完別站在原地。」

疾風之靴上的特效只能維持幾秒,黎夜說著盡量將巨岩魔往更遠處帶。

話音剛落,我是大魔王的屍體周圍泛起一道皎潔的光,還不待他茫然地站起身,收到指令的千金散盡將早已準備好的治療技能盡數往他身上丟去。

「嘲諷。」

特效的時間一結束,黎夜就喊我是大魔王開技能。

雖然慢了一拍,黎夜被巨魔岩拍得只剩一絲血皮,好在到底沒掛掉。趁著boss被我是大魔王強行仇恨的那幾秒,黎夜使用了月之魂不停刷著暗影箭。

一波爆發的同時也給她和其他成員帶來大量的治療。

「小輝夜,你的麻醉吹簫呢?」

有三隻喵見boss又朝黎夜追去,突然想起什麼。

「對哦,我怎麼把它給忘了。」

多虧了她的提醒,黎夜才想起以往推boss有這一標配。

「大家也別輸出了,有減速的上減速,有控制的上控制。」

說完,有三隻喵也不再釋放火球術,開始吟唱具有冰凍效果的凝霜箭,為黎夜爭取躲避boss攻擊的時間。

在有三隻喵和其他隊友的配合下,黎夜終於熬到我是大魔王身上兩層削減全屬性的負面效果消失。

坦克的歸位令全團都鬆了口氣。總的來說,推倒boss的過程也算是有驚無險。

「洛川他們’回城’了?」

月之心的白光籠罩在七月流火的屍體上,復活后的七月流火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