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22沒用的。22舒媚影第一次露出了疲憊的神色,22表面上看,他們只能從別有洞天的通道殺出,我們在外設伏是佔據了地利的優勢,但是不要忘了,那裡可是峨嵋!22

22一個金頂大殿的防禦陣法就能讓我們鬼族聯軍望之無可奈何,而在峨嵋山上還有多少這樣威力巨大的陣法陷阱?洛嚴身為峨嵋道派的大長老,對於這些東西還能有誰比他更了解。更何況,雖然說那一晚赫連震是佔了偷襲的便宜,但是以其一人之威竟然能取得如此大的戰果。每每思及都還是讓我心驚不已啊!22

22那麼師傅是極不看好哈羅等人嘍? 監獄男友是超模巨星 。你在這裡還是留一會兒,看看情況,主要是那個凱西,這一次多虧了他立下大功,我們之前的計劃才能進行得如此順利。只要他沒有暴露,那麼以後還少了不他的幫助,你看準機會,如果遇到危險就救下他。如果沒有,那麼就找機會跟他再進行聯繫,定好以後的聯絡方法。同時讓他明白,如果我們想的話,隨時都可以讓他身敗名裂! 閃婚驚愛

22是,徒兒知道了。22

兩人正說著一道虹光直透開際!而發出來的方向正是別有洞天的通道那裡!

一場大戰,再次展開!

22青松道長,我們回來了。22現在這裡除了竹齡之外再沒有外人,而林清宇和龍特組的人也對他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林言也不必用表面上的稱呼了。

22呵呵,你們回來了,還有龍特組的人啊。22青松微微點頭示意。

應無仁還不知道青松道人的傷勢嚴重到什麼程度,連忙走上前來,跟他又是一通拉近關係。

青松含笑應對,客氣了幾句過後,借著要進行陣法催動,先讓龍特組的人去休息一下,而讓竹齡也以熟番這裡環境的借口去22照應22他們。

而青松自己則帶著林言,天龍還有林清宇三人前往封印之陣之處。

林言心不在焉地隨著他們往前走,但是在他的心裡卻如同針刺!

第一次,他猶豫了。

雖然才不到一個時辰之間,他還因為對於師傅的感動而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將貫日放出,但是看著前面青松道人那蹉跎的背影,想到如果不是為了掩護他們不被天始之陣的力量擊殺才會受到永遠無法復原的傷勢,他哪裡能真的下定決心將茅山道派推到風口浪尖?

而另一邊的天龍是知道他的目的的,但是他依然什麼也沒有說,只不過目光卻不再有神。面對兄弟的這份信任,他能忍心辜負嗎?

22林言!22不知何時,青松道人已經停了下來,他們的面前是一個複雜程度遠遠超過了他們想象的陣法。

22青松道長。22林言連忙將自己的思緒收起,輕輕應了一聲。

22你去吧。22

22啊?22林言奇怪地看了青松一眼,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22呵呵,你不是跟九尾貓妖作了交易,最終是要將三位妖皇全都放出的嗎?22青松露出了慈愛的笑容,回頭看著林言。

22是,但是,此時卻22這些話林言那一晚收服了屍皇的時候跟青松是說起過的,但是22現在青松道長不是受到洛嚴真人的委託重布大陣么?如果將貫日妖皇放了回來,那麼您要怎麼跟其他各派交待呢?22

22這個你不必擔心,他們只怕是沒有心情再管我這個沒用的老頭子,甚至也沒有心情再來管貫日妖皇啦!22青松喟然長嘆道:22我有一種感覺,這一次峨嵋道派的才不過是個開始,真正的亂局馬上就要到來了。所以也不差貫日一人了。而且之前我也說過,以赤貫妖星觀之,那些妖皇也未必不能與人間修真界和平相處,不過其中如何把握就要看你的了。22

林言長施一禮:22請前輩放心,如果有一日這些妖皇再次為惡人間,那麼林言必然親手將他們再次封印!22

妖星大為不滿,不過現在人家青松表現得這麼大度,他也實在說不出什麼來,只能是在林言的心湖之中生悶氣了。

林清宇皺眉道:22青松道長,林言,你們竟然想要將貫日妖皇放出,真的想好了嗎?如果他真的再次為惡,那林言你又憑什麼再次將他封印起來呢?22

林言肅容道:22我說到做到,就算拚卻一條性命也在所不惜,只不過我更相信師傅他的好兄弟絕不會是那種嗜殺無道之人!22

妖星心中一震,心中再沒有半點兒不舒服的感覺。

有徒如此,夫復何求。這個林言,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

林清宇對於這件事仍然是心中極不舒服的。但是之前林言的種種表現浮於眼前,讓她對他心中有一份極為特殊的信任感。

罷了,了不起,到時我與你一共拚死一戰而已!

林清宇長嘆一聲,雖然還是沒有點頭同意但是卻站向了一邊,不會再出手阻攔林言。

林言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慢慢走向陣法的中央。

洛嚴在向青松介紹這陣法的玄妙之時,林言也在一旁聽著。雖然這肯定是他接觸過的以來最為可怕和複雜的陣法。但是林言對於鑽研陣法卻有著極為獨到的心得。畢竟當初他修行之初,就是靠著從桃烏斬之中分析出道法的玄妙。而當初他才不過是一個入門不多久的真正小菜鳥,而現在,他對於道法陣法的理解已經有相當的火侯了。

依照之前洛嚴真人所說的法門,林言緩緩運動魂力,天空突變,翻雲滾滾而來,不過林言不為所動,伸指一彈,破開雲霧,那些道陣法符在他的身旁緩緩流過,似乎連林言本人也被吸入到封印之陣的中央一般。而就在此時,裡面的那道紅芒顯露出他的真身。


一個紅衣人傲然而立,似乎是早知道有人來到,正站在自己的家門口進行迎接一般。

22閣下就是貫日?22林言一開始還以為妖星會出來跟他敘舊,但是到了這裡才發現這封印之陣之中有著極強的抑制妖族的力量,不但妖星無法幻化出虛影,甚至於他已經無力在心湖之中喚出聲音。林言也只得自己應付這裡的局面。

那紅衣人自然是貫日無疑,聽到林言的聲音,淡然轉過身來跟他相向而對,似乎對於自己這萬年之間的第一位客人毫不在意的模樣。

22我就是貫日,看你的力量,應該是茅山道派的門下吧?怎麼會來到這裡?如果你們修真界真的準備將我煉化,那麼也應該派一個實力更強的高手前來吧?22

貫日嘴角含笑,似乎並沒有把林言來此的目的,或者說根本沒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雖是身為階下之囚,但是卻一點兒也沒有低人一等的覺悟。雖經萬年,但是其孤傲之氣不減半分。

22前輩,我並不是來煉化閣下的。以你的實力,我也根本煉化不了。我到這裡來,是想要將閣下放出去。22

22是么?22出乎林言的意之外,即使聽到這樣的消息,那個貫日妖皇竟然也能不為所動,嘴角含笑,22沒想到那些不肖的徒子徒孫之中還有人能記得我么?不對,他們只怕是沒有這份心了。赤貫被封,那麼想必是阿狐派你來的吧?22

22兩者皆有。22林言一邊跟他對話一邊留意觀察著貫日的為人。之前青松的大度,讓他更增添了自己肩上的責任感,不過好在到目前為止,貫日並沒有讓他失望。22赤貫妖星正是我的師傅,而幾個月之前我闖入到了師傅被封印的山洞之中,他老人家以損失了一半功力為代價衝出了封印。之後我又遇到了狐姐,跟她做了一筆交易,是她正式拜託我前來救你出去的。22 22什麼!妖星他已經脫困而出了?22貫日對於別的消息都不在意,但是聽到赤貫妖星脫困而出的消息卻是大喜,22哈哈,真不愧是我貫日的兄弟,如此魄力,立即就把那些修真界的人給比了下去,只怕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赤貫妖星竟然寧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也要恢復自由吧?對了,既然如此,那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過來,赤貫呢?22

並解了林言的身份之後,貫日明顯跟他親切了很多。

22請前輩先稍等片刻,在下這就給您解開封印。22林言通過自己的觀察已經看到了貫日的為人,果然如之前師傅所說的那樣,貫日也是一個極為孤傲的人啊。

雙手捏動法訣,層層魂力發出,化為一道道的細針,極為精準地刺中了那些法陣之上流動的陣陣符號,封印之陣突然加快速度,不過卻沒有任何的破壞之力湧出,反而是不斷地進行著分解。

雖然現在解陣的要求極高,但是林言就像是一個技術高明的醫生進行著手術,每一點刺都精準地刺中那些目標,陣法一層一層解開。

貫日看得目瞪口呆,他萬萬沒有想到,以這個林言這樣的年紀,竟然能對陣法有著如此可怕的認識,將來的成就實在是不可限量!

而且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運功,林言竟然仍然在那裡進行運功,他的魂力到底是有多麼深厚啊!人間修真界真是人才備出啊!這麼多年過去了,似眼前這個少年這樣的高手又有多少?他們妖族這還怎麼翻身啊!

突然,整個陣法,金芒大盛,無數的道符來回飛縱,最後消失在半空之中。

陣法終解!

一道道道妖之力在半空中互相衝突,被壓制萬年的妖之力重新回到了貫日的掌握之中,即使以他的城府之深也不禁升起了天地任我游的暢快感覺。

22吼!22妖吼之聲響起,那狂暴的音波幾乎能比得上真正的妖法攻擊。不過好在貫日並沒有傷害林言的想法,所以攻擊分散之下,他倒是還能抵抗得住。

22我終於又回來了!22

22前輩。22林言淡然施了一禮。

以他的性格,如果是貫日在封印之中,他自然會全禮相待,但是既然現在他已經脫困而出,那麼林言反而不會房間恭敬。

這一切自然被貫日看在眼裡:22呵呵,想不到你到真是有我年輕時的風範,難道最後赤貫會選中了你。22

22哼!老友!你可知道背後亂說別人的閑話,那可是要受拔舌之刑的!22封印大陣已去,壓制妖之力的力量也不復存在,妖星此時幻出人形,立於貫日的身前。

22真的是你,赤貫!22萬年之後,不但順利解封而出,而且一出來就見到了好友。22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萬年之後我們兄弟聯手。看還不把三界鬧個天翻地覆!22

林言聽得眉頭微皺,不過想到貫日畢竟也是剛剛脫困而出,有些失態也屬正常。

妖星淡然道:22晚了,本來我也是想要出來之後大鬧一翻,至少把我被封印了這麼長時間的大仇給報了。但是就在剛剛,茅山道派的青松表現出的氣度讓我極為讚歎,而且沒有他的成全,這一次我和林言也根本無力將你解封而出。所以算起來人家還是你的恩人呢。22

22呃這樣啊。22貫日正笑得張狂,一下子被赤貫這句話給堵得說不出半句話來。愣了半天,只得無奈摸著鼻子苦笑起來,22那,那算了吧,大不了我也表現得大度一點,先回妖界把那些目無尊長毫無良心的傢伙給解決掉,至於人間道派,茅山道派就算了,其他的修真門派看他們的表現,唉沒想到這一次雖然解封,但是還是這麼窩囊。22

22或者說是瀟洒。22赤貫這時候平時那暴燥的脾氣竟然是沒了半點,反倒更像是一個看透世事的智者,說真的,還讓林言非常不習慣。

22呃,師傅。22

22怎麼?是不是被師傅我寬大的胸襟給折服了。22妖星極是得意,揚著頭等待著林言的由衷讚歎。

22呃,師傅,您老人家是不是也被屍皇給附身了。我告訴你哦,我師傅可從來都不是這樣的性子,你別以為自己能裝得像,再不回歸本色,我就要出手了!22

2222妖星吐血。

我有一群鬼分身 。因為現在青松等人還在外面。貫日現在雖然在妖星的勸說之下,已經放棄了對他們的復仇。但是現在卻沒有半點兒心情去見正道中人。約好了以後相見的地點。林言他們先行出來,而貫日則從另外的方向離開。別有洞天,貫日也來了不止一次,他們對於貫日的安全還是放心的。

22林言,你出來了么?22林清宇看到林言走出迷霧,一顆懸著的心也平復了下來。

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自從林言走入到法陣之中后,她就一起挂念著他幾乎到了坐立難安的地步。一會兒想著林言能不能順利破陣,萬一受到反噬。一會兒又想萬一那個貫日是個大魔頭,連自己的恩人都不顧,那麼林言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跟一個實力沒有受損的妖皇相抗衡。

22沒事了,陣法已破,貫日也已經離開。22林言看著林清宇和天龍緊張的樣子,露出了一絲安撫的笑容,22而且貫日也已經被我說服,並沒有想著向人間修真界進行復仇。現在已經先行離開了。22

青松聽到這個消息,反而露出了驚訝的神色:22你是說,他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報復的念頭?甚至於直接離開?22

22對啊,青松道長,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22林言看到青松的模樣不禁有些奇怪。

22如果我沒猜錯,他是先回妖族去了?22青松神色更加凝重。

22正是這樣。按他的說法,他被封在這裡萬年之久,他的那些弟子卻沒有一個來救他,所以他要去找那些徒弟們算帳。道長,到底怎麼了?22

22罷了,沒什麼事。22青松苦笑搖頭,22人老了,也容易產生奇怪的想法。好了,現在大事已畢,我們也得提前把這個消息通知他人。一方面我們看守有責,現在失手自然要負起責任,另一方面,也至少讓他們知情,至少妖族肯定要有一場大變,讓我們可以全力先對付鬼族了。22

22鬼族!22一提起他們,林言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22我們自然不會放過他們!22

正如青松說的那樣,如果貫日真的要回妖族去大鬧一場的話,那對他們還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短期之內,妖族是絕對不會再跟鬼族聯手,足夠他們將鬼族在人間的勢力連根拔起!

峨嵋山上,殺聲震天。

哈羅和呂鎮看著眼前的局勢,心中越來越沉。

悔不聽舒媚影之言,悔不聽舒媚影之言啊!

情況的發展現在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洛嚴等人從別有洞天殺出之後,其勢之強,雖然他們已經準備下了精英小隊進行正面阻擊,但是也完全沒用!洛嚴真人為首的各派掌教高手竟然不在意危險而沖在最前面,魂力交錯,天御之符橫飛,這些最強的爆發力正好打在了鬼族的主力之上。

雖然有著絕對的人數優勢,但是在對方的強大攻勢之下,卻完全施展不開!

攻守之勢瞬間易位。明明處於優勢的鬼族聯軍,卻不得不被動地應對洛嚴真人等人的狂攻!而且這些被動一旦形成,越是龐大的大軍,其效率就越是低下。

22斬天裂地!22一道飛劍飛至半空,化為了一柄直貫天地的巨劍,順風斬下!

峨嵋山勢為之而開!更就用說那些躲之不及的鬼族了。

22啊!22無數魂光散開,這一劍之下,就已經讓鬼族大軍元氣大傷。

而為之震驚的並不僅僅只有鬼族聯軍,就連華如鋒等人看著身在半空如日中天的洛嚴道人,也不禁駭然失色。


天地之威,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威啊!

而就在此時,被困在金頂大殿,這幾天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峨嵋殘餘力量也趁勢殺了出來。前後夾擊之下,鬼族聯軍再無戰心,趁著還沒有全軍覆沒,飛退而走。


峨嵋派順利光復。

只是雖然也將哈羅和呂鎮的手下打得元氣大傷,卻仍然不能的挽回峨嵋道派的損失。

更何況鬼族之中還有舒媚影的勢力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擊。

二長老與四長老皆亡。二長老一脈全軍覆沒,三長老一脈也是元氣大傷,洛嚴真人的大長老一脈雖然帶入到了別有洞天部分弟子,但是也受創頗重。

看著峨嵋道派慘烈的損失,就算是心境超然如大長老洛嚴,也不禁黯然而嘆。

22諸位道友,這一次能光復峨嵋多虧了你們出手相助,否則以我一人之力,就算是實力再強,也不能將這麼多的鬼族擊潰,更不可能護得我峨嵋門下的安全。22

22呵呵,洛嚴道友何必這麼說呢?我們本就同是正道門派,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嘛。22清風真人先出來客氣道。同時也是給其他人一個榜樣。

清風真人一向跟峨嵋派關係友好,他也不得不防真的有人在這個時候向峨嵋提什麼過份的要求!

果然,在清風道人的22表率22作用之下,雖然有一些人的臉上表情不是那麼自然,卻也並沒有真的有人再提什麼22要求22,全都是一派謙謙君子的模樣,看著他們此時的表現又有誰會相信這幾個老傢伙個個都是手掌鮮血,幹掉的妖獸鬼靈成千上萬的22屠夫22級人物? 22那好,本來在下還想要留各位在這裡多留幾日以作感謝,但是現在鬼族陪軍雖退,卻未必能接受失敗之局,我想你們幾位也都掛心著自己的弟子,我也就不多留了。22

洛嚴這句話卻是大合眾人之意。他們倒並不是真的擔心自己的門派會再被偷襲。傻子也知道,經過剛才的一戰,鬼族早已經是三軍奪氣,此時退回鬼族還要時時擔心他們的報復,哪裡還有膽子再為所欲為。

他們早些回去是要為將來的大變作準備。不論是人間修真界的內亂,還是將來準備對鬼族進行征討,都是他們門派的機會!

22報,大長老,青松道人他們一行人已經出了別有洞天,正在大殿之外。22此時一名峨嵋弟子前來報告。


22哦?看樣子他們已經順利封印了貫日,呵呵,快快有請。22洛嚴長鬆一口氣,今天終於還是有一個讓人安慰的消息的。

22不,不是。22那名峨嵋弟子吞了下口水,但是還是提著膽子小心翼翼地道:22聽青松道人的話說,他們的封印已經失敗,那個貫日妖皇已經完全脫困而出了!22

22什麼!22眾人聞言皆驚!

雖然他們的心裡早已經把重新封印貫日之事拋到了腦後,但是卻更不願意看到他真的脫困而出。

不管他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如何登峰造極的地步,對於這些萬年之前就已經雄霸一方的絕頂人物,他們怎麼可能不心有顧忌!

22快讓青松進來!22

此時在峨嵋山上一個不起眼的小山谷之中,兩道全身綠衣的黑影,正站在一塊巨石之上,在他們的身前則是立著一個翠綠色的葫蘆。虛空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被這個葫蘆吸入其中。

22師兄,這些應該差不多了吧?22

左邊那人默然看了一眼葫蘆,臉上露出了滿意之色:22不錯,這一次已經將這寶葫蘆裝滿了,我們兩個也可以交差了。22

一邊說著,那人捏起法訣,那個寶葫蘆關上了口,回到了他的手中。

22嘿嘿,師兄,說起來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還有素以奸滑聞名的鬼族,一個個全都笨得出奇嘛。他們在那裡打生打死,卻想不到真正坐收漁翁之利的人卻是我們!哈哈哈,師傅得知此事,一定極為開心。22

22哼!少在那裡得意。如果他們真的那些不堪,又怎麼可能把我們壓制這麼多年不得抬頭,這一次只不過是他們沒有提防到我們罷了。快點兒收拾東西撤回去吧。22

22師兄何必如此謹慎我想現在也應該是到了讓我們得意的時候了吧!有了這葫蘆里收集的靈元之魂,嘿嘿,師傅的絕招肯定能大告成功,到了那裡,不管是什麼峨嵋崑崙都不在話下!22

兩人一邊以極低的聲音交談一邊化為一道清芒飛速離去。

而就在他們剛剛離開消失在天際之時,在小谷的樹林邊上,又有一男一女從密林中鑽了出來。

22好險啊,這一次差點兒就被發現了!鬼師大人,你下一次招喚小的能不能挑一個更加穩妥的地點啊!要知道我的身份一旦曝光,那麼就是十死無生了!22

在這裡進行會面的竟然是龍特組的叛徒凱西還有鬼族鬼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