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3 日

……

且說葉青所在的紫金煉丹爐。

突然添了一個人。

原本葉青還在跟柳雨菲深入交流的。

多了一個人在場,葉青就不好意思了。

柳雨菲更加不好意思,羞得滿面通紅,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嬌.軀。

好在,掉下來的是一個女孩子。

如果是一個男人的話,柳雨菲會毫不猶豫,立刻將其斬殺!

在柳雨菲的心中,她的嬌.軀,只有葉青一個男人能看。

其他男人敢看,眼珠子都給他挖出來。

「啊!」

掉進來的女子,看到玉.體橫陳的柳雨菲,當場就嚇得尖叫起來。

「姐妹,光天化日之下,你……你怎能如此?」

掉進來的女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突然之間,她感覺有什麼東西,戳到了自己。

不由得再度睜開眼睛,頓時,就看到了雄姿英發的葉青。

「臭男人!滾開!」

女子怒喝,渾身殺氣騰騰。

。 鬼城一戰,秋思雨死了,我也活了下來,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帶走了那一萬隻鬼,但我得謝謝他,不然我估計已經屍骨無存了。

說實話,我有在心裏幻想過,如果哪一天我給鬼紋身了,然後跟鬼節那時候一樣,出現了許多隻鬼,以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對付?

我一直覺得,是以前太弱了,現在的自己已經道行高超,即使是鬼紋身,應該也可以以一己之力,對付來殺我的鬼。

可經歷這次后,我懂了,不管自己有多強,都會有無數的鬼壓住我,給鬼紋身,其實就是找死!我無疑是幸運的,如果換做其他的人,應該早就死了。

給鬼紋身,是一條吃席的死路,絕無可能活下來,因為鬼的數量,就是按照你的實力來的,你越強,鬼越多,直到能把你壓倒為止,而且人力有限,鬼太多,能把你磨死,你殺不完的。

就好像在古代,即使你是絕世高人,也不可能單挑一個國家一樣,人太多,絕世高手也打不過,道理就是這個道理。

幸好最後大家都活了下來,也算是一場完美的勝利,鬼城已經變為了廢墟中的廢墟,我們只能離開那裏,然後住進了一家土屋酒店,包括初雪,因為鬼城已經崩了,她現在是人,不可能住廢墟,而且她身邊只有白嫣,重建困難重重,只能先跟我們入住酒店。

這個土屋酒店挺舊的,很多設施比農村還老,聽說是給趕屍人住的,但現在很多陰人都在這裏投宿,有好過沒有,有張床躺着就不錯了,剛剛經歷了生死,誰還那麼挑剔。

有個人我得提一下,那就是彭祖,他消失了,沒跟我們一起出來,不知道去了哪裏,或許是去找了空大師了,他身體還在了空那,不過了空不在酒店,聽說跟其他五個掌門回去了,彭祖這回估計得追回到廟裏。

還有一個是初霧,那個聲稱是初代鬼王,初雪祖宗的傢伙,我也沒見着他,不知道他去了哪裏,當然了,重傷的我只能躺在床上,也沒法找他,我這傷不養上十天八天別想好,秋思雨太厲害了,大戰過後留給我的只有滿身傷痕。

蘇雨給我熬了葯,現在正給我一口一口的喂著,雖說傷痕纍纍,但有溫柔鄉真好。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門砰的一聲就打開了,蘇晴強行闖了進來:「姐,耗子媽媽來了。」

我有些不悅,連忙呵斥道:「沒大沒小,進來怎麼不敲門?沒看見你姐夫和你姐姐正在卿卿我我嗎?不對,這身體好像還是晴晴的。不對,什麼叫……耗子媽媽來了?」

我才反應過來,但第一時間又想到了我那個假媽媽,難道她又來了?

蘇雨沒說話,蘇晴也沒說話,好像有什麼瞞着我一樣,平時蘇晴話很多的,這次卻沉默不語,而是看着蘇雨。

「在哪呢?」蘇雨沉默了大概十五秒,然後才問道。

「在樓下大堂,人很虛弱,好像暈倒了。」蘇晴一五一十的交代。

「別的先不說,先下去看看。」蘇雨放下藥,「唐浩,你先在這裏獃著,我等會回來跟你詳細說說。」

蘇雨說完后,便帶着蘇晴離開房間下樓去了,無論我怎麼叫都沒用。

蘇雨跟蘇晴肯定有事瞞着我,好奇心一起,我還哪裏呆得住,咬牙爬起了床,然後支撐著殘軀扶牆一步步下了樓。

樓下大堂圍了很多人,好像有一個女人濕漉漉的躺地上,人已經昏迷過去了,女人很虛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酒店老闆說這裏離醫院太遠了,救護車來都要幾個小時,問這裏面有沒有醫生或者略懂醫術的,先施援手救治一下,等救護車來再將其送去醫院。

這裏確實鳥不拉屎,救護車來得好久,沒有人救的話,恐防那個女人支撐不了太久。

這時候蘇雨走了出來,她懂點醫術,天師本來就有教醫卜,加上她喜歡看醫書,所以醫術也還算可以。

蘇雨給她把脈救治,最後鬆了一口氣,說她只是太餓了,沒啥大事,傷痕都是皮外傷,用藥就行,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時候我擠了進去,那些人看我一身傷,都不敢跟我搶位置,怕我訛他們,一躺下去估計得賠輛平治,所以他們都將我讓了進去。

這時候我才看清女人的臉,果然跟我母親一樣,但沒有任何的邪氣,跟假母親完全不一樣。

我愣住了,這不可能,我母親應該已經死了,死在了終南山,是被老瘋子和高嚴的徒弟高樹聯手擊殺的,我父親和母親都死在了裏面。

「唐浩……」蘇雨發現了我,仰頭看着,表情有些不對。

「你是不是有什麼瞞着我?」我問道。

蘇雨沒有否認,對我點了點頭。

「先將阿姨抬回房,喂點米粥再給她上點葯,休息一陣應該就可以恢復了,其他的,我慢慢跟你說。」蘇雨說道。

我也點了點頭,接下來在酒店服務員的幫助下,我們將母親抬回了房間,蘇雨給她餵了點食物后,又上了葯,因為淋了雨怕她發燒,還給她喝了薑茶,可她依然沒有醒,不過呼吸均勻了,臉色也恢復了紅潤,應該沒有大礙了,只是一時半會沒有醒過來。

安頓好一切后,這兩姐妹也不再瞞着我了,將所有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原來我母親沒有死,在終南山鬼橋見到的那個母親,是我真的親生母親,她只是一直在和血玉對抗,想辦法將血玉帶回終南山的盒子裏。

這些年她一直都沒有露頭,而且最後還救了蘇雨蘇晴,要不是她,蘇雨和蘇晴就被假唐浩給騙了。

萬萬沒想到,我居然還有一個親人,我母親沒死!我眼睛濕潤了,我好像從出生以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親生母親,只能在一張照片里看到他們的樣子和身影。

好不容易在鬼橋相見,又不能相認,真是揪心,幸虧如今我們母子相見了。

可是,她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對了,我在冥路看到了假爺爺,還有那塊血玉,而母親正是前往對付他們的。

也就是說,母親失敗了!

。 而對於這樣的情況下,沈建內心不僅僅吃驚,而且極為驚喜。既然絕大多數的武者所能夠覺醒蘇武脈僅僅是一條武脈而已,而且同時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根本就無法覺醒武脈,這樣一來,沈建此刻覺醒類兩條武脈,天賦即便不屬於頂尖也能夠算得上是中上。

這時候,沈建內視着自己的丹田,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丹田內所凝聚而成的第二條武脈凝聚出來。

而沈建的第二條武脈凝聚完畢之後,沈建感覺道,自己丹田內的氣血漩渦仍舊沒有就此停止,而是在繼續的凝聚著武脈。

很快,武脈再次的被凝聚出來,第三條武脈!

我的天啊,竟然一次就凝聚了第三條武脈。

武者體內的武脈越多,越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之間的磅礴元氣,此刻的覺醒來第三條武脈之後,就能夠十分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此刻凝聚了三條武脈和剛才凝聚一條兩條武脈的時候感覺上完全不一樣。

而很快,第四條武脈也順利的凝聚。

緊接着,又凝聚了第五條武脈。這時候沈建的心情無法僅僅用欣喜來形容了。

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具有如此強大到修鍊天賦,*凝聚武脈竟然能夠凝聚五條武脈。

在蓬萊大陸上,對於覺醒了武脈的武者的天賦,有着專門的稱呼來形容。

比如說一些武者凝聚了一條武脈,那就被稱之為一脈天賦絕大多數的武者都是一脈天賦。

二有一些天賦稍微出眾者,能夠順利的凝聚處第二條武脈,這樣的武者就被稱之為二脈天賦。

以此類推,此刻的沈建覺醒了五條武脈就被稱之為五脈天賦。

而此刻的沈建,覺醒了五條霧霾的沈建,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都是一些源源不斷的元氣能量,這些元氣能量一直在他的身體的周圍,而此刻的沈建卻根本就無法去吸收。

其實作為一名武者,覺醒了五條武脈,別說是在這個日月帝國,即便是放眼整個蓬萊大陸,也是極為稀少的。如果被各大勢力知道了沈建竟然是武脈天賦,估計會讓全蓬萊大陸的各大宗門勢力前去搶人,武脈天賦的武者,為了的前途可以說不可限量。

而這時候,沈建在第五條武脈凝聚完畢之後,剛剛想要離開這個*的時候,他再次感覺到自己丹田內的氣血漩渦進行了異變。

這又是怎麼回事?

自己的體內此刻明明是覺醒了五條武脈,而同時氣血漩渦也停止了旋轉,為何此刻他丹田內的氣血漩渦再次的有了異動。

剛才沈建整整的吞服了九顆氣血丹,這些氣血丹可是他的爺爺沈墨煉製的一階上品氣血丹,真正九顆氣血丹才真正的維持了他覺醒五條武脈所需要的氣血能量。

而這時候,他體內的氣旋竟然再次發生異變,這一次他丹田內的氣血漩渦再一次瘋狂的吸收他體內氣血,再次將他體內的氣血能量吸收乾淨,沈建再次感受到了一陣虛弱,這次身體的虛弱竟然比上一次覺醒武脈時候分為厲害。如果不是他忽然的調動了自己的眉心妖穴處的妖力能量維持下身體,恐怕他就會因為過分的虛弱而倒地不起了。

在如此無奈之下,沈建再一次將手伸向了自己裝有丹藥的布袋。

這一次,沈建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僅僅憑藉着一顆氣血丹的藥力可以說根本就不夠用,所以他這次竟然拿出三顆氣血丹放入了口中。

在他開始覺醒武脈的時候,一次往嘴裏只放一顆氣血丹,先後放了九顆氣血丹維持了他體內的能量以至於他能夠順利的覺醒五條五脈。

而這時候,沈建丹田內的氣血漩渦再次的瘋狂旋轉,這種情況下,沈建心裏當然明白,再次有武脈要覺醒了。

普通的武者,覺醒兩條武脈就已經算是天賦驚人,尤其是在薊州城這類小地方更是會被重點培養,而沈建剛才已經覺醒了五條武脈,其天賦更為驚人。而讓此刻沈建沒有想到的是,他此刻竟然再次的有繼續覺醒武脈的異動。

這樣一來,沈建心中當然是非常高興的,武者覺醒的武脈數量越多,在未來的成就越久越高,所以沈建此刻哪怕多耗費一些氣血③也是值得的。

這一次,沈建往自己的口中放了三枚氣血丹,才終於唐他體內的起測能量勉強夠用,而這也是僅僅的維持了很短的一段時間而已,很快他所吞服的氣血丹就被氣血吞服乾淨,然後再次瘋狂的抽取沈建體內的氣血能量。

沈建武脈,幾條他此刻需要氣血能量,那他這次必然會使用足夠所的氣血丹才會夠用。如果這次沒有足夠的氣血丹的供應,讓體內的武脈覺醒很可能會就此停止,要知道,作為一名武者,如果覺醒武脈,尤其是覺醒很多條武脈的時候,那可以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別人想覺醒那麼多武脈都沒有機會,而沈建如今走了狗屎運二覺醒武脈,當然不可能就此放棄。

隨後,沈建再次將手伸入到裝獸丹藥的布袋內,這一次,沈建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這個布袋內的丹藥顯然比以前更少了。

這一次,沈建竟然同時拿出了五枚丹藥放入了嘴裏,這一次五枚丹藥放在一起所形成的氣血能量是十分猛烈的,如果不是沈建覺醒武脈過分的耗費氣血丹,他絕對不敢直接吞服五顆氣血丹,畢竟五顆氣血丹所形成的龐大氣血能量完全可以撐的他身體爆體而亡。

而這次沈建的身體極為需要氣血能量,因為在丹田氣血漩渦的作用之下,他的身體所消耗氣血能量的速度可以說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

而這次沈建在同時吞服吊五顆氣血丹之後,終於勉強夠用,這時候,在沈建丹田氣海漩渦內竟然再次覺醒了一條武脈。

第六條武脈!

覺醒第六條武脈,竟然整整的耗費了沈建八枚氣血丹,不過這次對於沈建的幫助也是很大的,六條武脈,能夠讓沈建修鍊到更高的修為境界。

而這時候,沈建再次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空虛,顯然,沈建丹田內的氣血漩渦想要再次的覺醒武脈。

天啊,我這是怎麼了?已經覺醒了六條武脈,這次竟然又要覺醒武脈?

沈建根據前幾次覺醒武脈的經驗,深深的知道下,他後面覺醒的武脈越多,所需要的氣血能量越多。

比如說他前面所覺醒了五條武脈,總共耗費了九枚氣血丹,這些氣血丹雖然耗費的多,而但沈建心裏還能夠接受。

然而這時候,沈建在覺醒第六跳武脈的時候,沈建竟然先後放入八枚氣血丹進入口中,一直道八枚氣血丹的藥力完全進入他體內,才真正的維持類他的身體。

也就是說,如今的沈建覺醒武脈,可是總共整整的耗費了十七枚氣血丹,而且都是一階上品氣血丹。

而這樣一來,讓沈建深深的明白,他如果想要覺醒第七條武脈,所需要的氣血自然會更多。

而且在他覺醒武脈的過程當中,所消耗的氣血能量不僅僅多,而且消耗的極快,這樣一來,在覺醒武脈的過程中沈也很可能由於無法得到足夠的氣血能量而暈過去,雖然這種暈過去不會造成身體的傷害,但他這次覺醒武脈你讓會停止,對於沈建來說說是完全得不償失的。

就比如這次沈建覺醒武脈,如果不是他爺爺沈墨留給他那麼多的一階上品的氣血丹,恐怕都無法覺醒成功,很可能在覺醒的過程中由於自己體內的氣血得不到足夠的供用,而使得他氣血耗盡而暈死過去。這樣很可能還沒有完全完成武脈的覺醒就暈倒,讓覺醒的武脈數量也就到此為止了。

沈建一年感受着丹田內氣血漩渦瘋狂旋轉,一邊咬了咬牙。

「既然上天仍舊想要賜給我武脈,那我沈建今天就拼了!」

隨後,沈建便狠下心來,再次從布袋內取出來了一大把的氣血丹,雖然沈建沒有去數這些氣血丹有多少,不過這些氣血丹起碼有着將近三十枚。

「我今天就看看,三十枚一階上品的氣血丹,能不能成功的覺醒第七條武脈!」

而將近三十枚氣血丹同時進入體內的時候,本來沈建會覺得必然會和前幾次一樣會形成極為磅礴的氣血能量,然而這次卻沒有,因為這次他丹田內的氣血漩渦竟然隨之增大,一次性的將這將近三十枚氣血丹同時吸收了進去。

「這氣血漩渦的吸收能力也實在太*了吧,這次竟然還沒有等到這些氣血丹融化,就直接被氣血漩渦吞入了體內。」

這氣血漩渦的*,立刻讓此刻的沈建驚出了一聲冷汗。

不過讓沈建心中欣慰的是,當沈建將這一大把將近三十枚氣血丹同時放入口中的時候,氣血漩渦再也沒有發生異變,而是變得非常平緩的運轉動,和並沒有像前幾次一樣去瘋狂的去吸收沈建體內的氣血能量。

「你終於吃飽了,不過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這次覺醒武脈已經耗費了我幾十枚氣血丹。」沈建心裏不停的嘀咕道。。 夜禎的目標是洛歆月,但她們兩個站在一起。

所以當夜禎靠近,阮媛立刻跑了。

跑了啊。

夜禎看了眼阮媛離開的背影,輕輕一笑,那笑很冷。

正也想跑的洛歆月,夜禎已經走到洛歆月身側。

夜禎手中的槍一下子抵在她腦門上,「再敢多嘴說小洛桑一句,我就殺了你。」

……

傅時寒關上門。

視線落在沙發上的女孩,她低垂著腦袋,玩着手機。

這兩天在醫院,除了玩手機,沒見她做別的事,顯然是待在醫院太過無聊。

他頓了頓,徑直邁步朝沙發走去,將拎在手裏的袋子往桌上一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