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1.賀翎:109990

2.賈峰:100010

3.趙青舒:10000

……

排名獎勵:

第一名:空間戒指*1,隨機特殊圖紙*1,黃巾軍頭巾*3

第二名:隨機建築*1,黃巾軍頭巾*2

第三名:黃巾頭巾*1」

「【全國公告】:叮!黃巾劇情副本第一戰—「堅守陣地」結束,即將開啟劇情任務第二戰—「大漢傾危」!所有仍在副本中的玩家請儘快離開,待副本關閉后,直接開啟第二戰—【大漢傾危】」

一連幾次的全國公告,讓賀翎的名字再次在全國掀起一陣熱浪,尤其是知道賈峰背景的存在們,都是無不為之驚訝!

而身為大名人的賀翎,此時還在無盡昏迷之中,意識在朦朦朧朧之中飄蕩,賀翎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一處峽谷…… 楊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地球的時候,在魔都的環球金融大廈酒店內參加基因改造功法的培訓,那個令他魂牽夢繞的女子,靜靜。

他到現在都不明白,當初參加培訓會議的時候,為什麼每天晚上都有一群妖嬈的女子跑到大家的房間裡面,可以非常開放隨意和那些男人上床。

他不相信巫星人從數百光年外的星球帶一些女子過來,就是專門為他們這些人服務的。

尤其到了紫源星之後,楊嘯發現原來他們曾經引以為傲的王級基因進化境界在巫星人眼中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而他們的身份不過是一個礦工奴隸。

是的,只是一個奴隸。

有誰為奴隸提供這種特殊服務?

楊嘯對這個問題一直很疑惑,找不到答案。

「王子殿下,我能夠請教您一個問題嗎?」

「說。」

「當初我參加四王子組織的基因改造功法培訓,在酒店裡面,每天晚上都能遇到一群巫星人的女子,那是什麼情況?」

龍傲天看了楊嘯一樣,嘴角露出的戲謔的微笑。

「你最好別問,我怕你知道真相后難過。」

「……」

有這麼恐怖嗎?難道我們跟女人上床,我們還吃虧了?

看著楊嘯好奇而迷惑的神情,龍傲天笑道:

「我估計你不弄清楚這個事情,這一輩子內心都有一個疙瘩,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嗯,」

楊嘯點點頭,他的確很想知道這個真相。

「真相就是,那些巫星女子是我們特意派過來的,目的是想從你們地球人身上借種。」

「借種?」

楊嘯瞪大眼睛,小心臟猛烈跳動著。

「借種,不懂嗎?就是利用我們巫星的女子和你們地球男人歡好,讓她們懷孕,這樣,她們生下的孩子就帶有你們地球人的基因。」

「嗡!」

楊嘯腦海一震,內心一陣說不出的苦澀。

尼瑪,原來那群女子每天晚上過來只不過是為了懷上一個帶有地球人基因的孩子,這個種豬差不多啊。

以前他所幻想的美好的感情,令人心跳的愛情,那都是不存在的好不?

可笑,自己心中還一直想著那個女子,一直念念不忘,絕對人家對自己情有獨鍾,到頭來,自己不過是一頭種豬罷了。

我靠!

楊嘯感覺內心一陣噁心,果然如龍傲天所說的那樣,不知道的時候還可以YY一下,幻想一下,現在知道了真相,內心卻是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龍傲天終於發覺自己找到了擊敗楊嘯的地方。

龍傲天和楊嘯在紫源星明裡暗裡爭鬥了很久,從來沒有贏過楊嘯,現在看到楊嘯被自己打擊的那副痛苦的樣子,內心的愉悅可別提多嗨了。

龍傲天呵呵一笑,故意說道:

「你是不是和一個什麼叫靜靜的女孩發生了關係,你對人家一直念念不忘,對吧?哈哈….」

楊嘯只能白了他一樣,悶不做聲。

龍傲天一旁笑得差點岔氣過去,良久才收住笑聲。

為了增加噁心楊嘯的效果,他又說道:

「那群女子不僅僅去你地球借種,她們去很多星球借過種呢,和很多不同星球的男人上過床,對了,你猜猜,她們多大年紀了?

嗯,你肯定想不到,她們外表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樣子,而實際上已經五六十歲了,只不過因為她們的基因進化都在王級以上,而且還修鍊了一種青春永駐的基因美容功法,

五六十歲,這個年齡應該和你們的父母差不多吧?哈哈….」

楊嘯憤怒地瞪了龍傲天一天,如果現在是在紫源星,他真的會忍不住衝上去和他打架。

楊嘯強忍著內心的噁心和怒火,端起身邊的一杯茶,一飲而盡,冷冷地說道:

「笑夠了沒有?」

「沒有,你這個笑話我能夠笑一年,哈哈….」

楊嘯氣得轉過身去,懶得看他那一副欠揍的樣子。

半響之後,龍傲天終於是止住了大笑。

楊嘯突然問道:

「為什麼她們要去地球上找男人借種,難道你們巫星的男人都不行?」

龍傲天:「……」

這下,輪到楊嘯得意了,估計嘲笑道:

「我明白了,可定是你們巫星的男人不行,無法滿足她們的要求,所以她們才會去別的星球找男人,對嗎?」

「切!」

龍傲天冷笑一聲,說道:

「你不用激我,我告訴你真相也沒什麼,我們巫星人一直在研究外星人的基因,尋找更加適合基因進化的優良基因,

你們地球人的基因很不錯,經過我們的實驗,我們發現,你們地球人變異概率達到了五成以上,這個比列相當高,

而且,你們當中很多人具備一些奇特的獸魂,威力強大,獸魂對於基因進化非常重要,所以你們地球便進入了我們研究的範圍之內,

不僅僅你們華夏族,我在非洲,還有歐洲,美洲等地都進行了同樣的借種活動,那些女子帶著你們的基因種子回到了巫星,懷孕之後會生下具有一般地球人基因的孩子,

在未來的歲月中,我們會研究這些雜合人中的基因進化情況,尋找更加優秀的基因,

怎樣,這個解釋聽完后,你應該滿意了吧?」

楊嘯長吁一口氣,說道:

「原來如此。」

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按照時間來計算,當初的那些女子應該都已經生下孩子了吧?情況怎樣?」

「呵呵,這個情況你就不要在追問,她們生下的孩子都是試驗品,要經受各種基因進化實驗,而且不可能會告訴你誰是誰的孩子,所以,你就不要繼續打聽這件事情了。」

楊嘯突然傻傻地想到,

「不知道我和靜靜有沒生下孩子,如果她生下了孩子,現在應該有兩歲左右了吧?」

一想到自己可能有個孩子在巫星,正在接受基因進化實驗,楊嘯的內心猛然抽搐了一下。

身旁的龍傲天伸手拍拍楊嘯的肩膀,淡淡地說道:

「楊嘯,我必須提醒了,到了巫星你要老實點,否則,別怪我無法保護你的生命安全。」

「你想殺我嗎?」

「不是我想殺你,巫星高手如雲,就你現在的基因進化等級,處處被人虐,我也不可能整天跟在你身邊保護你,其實,我真的很討厭,所以你最好別惹我生氣。」

龍傲天說完,滿足地閉上眼睛,按了一下座椅上的一個按鈕,座椅便緩緩平躺下來,變成了一張床。

楊嘯只能無奈地嘆息一聲,也按了一下自己座椅上的按鈕,躺下睡覺。

尼瑪,當我嚇大的?

(4更完) 刺骨的寒風從一眼望不到頭的峽谷中迎面刮來,感受著撲面而來的一陣陣寒風吹來,賀翎明顯感覺到自己氣力隨著寒風刮過而消逝~

「嗡~」

又是一股冷冽的寒風從峽谷中奔掠而來~

賀翎打量著這裡,滿臉疑惑,自己剛剛不是在副本中嗎,怎麼跑到這裡了?

「有人沒!?」

朝著一眼無邊的峽谷,試著大聲喊了一句,回應賀翎的只有不斷傳出來的迴音

賀翎準備進入這峽谷中一探究竟,不清楚為什麼還有這種詭異的寒風,再這麼任由它刮過來,吞噬自己的氣力,怕是一會自己就要嗝屁在這裡了

「嗯?」

剛往前踏出一步,立刻有一道寒風從峽谷中吹來,掠過賀翎的身子,賀翎就感覺自己氣力消耗了很多

連忙往前再走出一步,

又是一道寒風緊接著吹拂而出!

果然,每往前走一步就會有一道寒風刮出來~

賀翎面色微變,使勁提起一口氣,刷刷刷快速往前走出幾步,看看峽谷會有什麼反應

「呼!~」

似乎是能感受到賀翎的舉動,一股勁風從峽谷中呼嘯而來~

賀翎空有一身力量,卻沒辦法去擊打這詭異的風力,只能任由它「偷走」自己的一部分氣力

「什麼鬼!?」

賀翎眉頭緊皺,不知何時汗水已經從額頭上滲透而出,呼吸也沉重了不少,顧不得擦去額間的汗水,要是自己被這詭異的風吹死在這,那也特么太窩囊了

當下,心頭一狠,身子發力,幾個大步流星就沖向峽谷里,賀翎總覺得,這個峽谷裡面可能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詭異的寒風似乎為了回應賀翎的動作,更加用力席捲而出,之前只是颳去賀翎的氣力,現在還會有一股阻力,阻止賀翎向前

「有意思!」

賀翎感受著這股阻力,冷笑一聲,繼續頂著風力前行,這樣的力度還不足以讓自己止步在此!

「嗖~!」

隨著賀翎的前行,從峽谷中席捲而來的風力越來越大,一邊如同吸血般吞噬著賀翎的氣力,一邊阻礙賀翎的步伐…

寒風的呼嘯聲在耳邊狠狠劃過,如同一陣陣刀風般吹刮著自己的身體,每一絲都能輕而易舉的透過自己的肌膚,帶給自己刺骨的冰冷疼痛

少頃,

「咳!」

看著峽谷的入口就在自己十步之遠的地方,賀翎張著乾裂的嘴唇,剛準備伸出舌頭舔舐一下嘴唇,卻是控制不住,只能面無血色的咳嗽不斷~

體力消逝的飛快,從峽谷里刮出來的風也越來越大,阻力越來越強,自己再不進去,恐怕就要竭力而亡了

「喝!」

賀翎沉聲猛喝一聲,欲要逆風而上,身子連忙趁著勁頭,順勢上前了幾步

「嘿嘿……卧槽!」

不等他高興,面色又是大變,只見峽谷中一陣肉眼可見的颶風,呼嘯著,飛速旋轉,隨時準備蓄勢而出!

賀翎哪裡還敢停步,連忙繼續拚命又往峽谷里沖!

「還有三步!」

賀翎面色慘白,乾裂的嘴唇密密麻麻的分散出無數細細的血線,殷紅的鮮血從中滲透而出~

緩緩抬起一步,阻止自己的風力就更強了一分,想要這一腳落地,卻是難以踏出,滯留在半空中就是踏不下去!

「啊!!」

身子狠狠向前傾斜,用盡全力猛地一腳踏下去!

「還有兩步!」

賀翎不敢放鬆,咬牙繼續向前抬腳!

腳剛一抬起,峽谷中無數道勁風猛地噴發而來!

「噌!~」

風力強悍,如同實質

一吹而過,瞬間就撕碎了賀翎的衣服,如同萬千柳葉細刀輕鬆割裂了賀翎的肌膚,留下數不勝數的血線傷口,血色立刻順著這些傷口滲透而出

寒風吹拂間,血色瀰漫,淡淡的血腥味還未入鼻,就隨著風一吹而散

賀翎像是一個血人一般,全身疼痛鑽心而來,汗水跟血液在一起混合,仍舊咬牙堅持向前踏出那一步,看看那峽谷中越發猙獰的恐怖颶風,足足達到了上百米的高度!

似乎在警示自己不要再往前

賀翎不確定自己進入峽谷之中后,會不會幸免於難,不被颶風所攻擊~

但是如果自己在外面放棄入谷,不用颶風席捲出谷,就是那詭異的寒風就足以慢慢讓自己消耗體力而亡!

「喝!」

賀翎挺著滿身傷勢,咬牙再次狠狠踏出一步!

「還有最後一步!」

峽谷中一股實質勁風再次吹來,如同一把風刃,砍向賀翎,似乎要把賀翎一刀劈成兩半!

「給老子滾!」

看到已經凝成肉眼可見的風刃砍來,賀翎一股血氣由心而發,大罵一聲,雙手握拳,迎著風刃就砸了上去!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噗嗤!」

風刃碰到肉拳,如同砍刀砍在肉塊上,輕鬆突破賀翎的皮肉,砍在手骨之上!

「啊!!!」

森森白骨展露而出,雙手皮卷肉綻,雙手上傳來的痛疼得賀翎牙齒都在打顫,哆嗦著,冷汗直流間神經似乎都要斷裂開來~

強忍著雙手傳來劇烈的疼痛,賀翎死咬著牙不敢鬆手,一鬆手,被這恐怖的風刃撕碎的可就是自己的身體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