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龔雨霜的話不可否認,龍翔只好傻笑,龔雨霜見龍翔站在那裏只知道傻笑,她也忍不住掩嘴輕笑道,那銀鈴般的笑聲,惹得龍翔心神盪漾。

“好啦,別傻笑了,你這是怎麼回事?”龔雨霜指了指躺在不遠處的張栩。

“沒事,只是有人想欺負我兄弟,看不慣他的作風,所以忍不住出手教訓了他一頓。”

在龍翔與龔雨霜交談的同時,衆人眼中紛紛露出震驚的神色,在私下小聲的交談着。

“哇,他居然認識龔雨霜,而且看樣子關係似乎還挺好的。”

“是啊,這小子怎麼會認識龔雨霜呢?”

龔雨霜的真實身份本是龔林的孫女,而這龔林在梯雲宗也是一位長老級別的人物,本來因爲這層關係,龔雨霜可以直接升爲內門弟子。

但是龔雨霜卻不想用這個特殊的權力,她想靠自己的實力去爭取內門弟子的緣故,而她也正如龍翔猜測的一般,龔雨霜習武也不只不過才十年之久而已。

如今能有地靈八重的實力,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要知道一般人從小習武,資質較好的也要將近十五年的時間纔能有這樣的實力。


龔雨霜卻是足足將這個距離拉近了一半,以這樣的天資就算是晉升核心弟子也不會太難,不過儘管龔雨霜現在是外門弟子,但是有了龔林這個爺爺在。

所以她在外門也是無人敢惹,就算是內門的弟子,也不敢輕易招惹龔雨霜。

龔雨霜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張栩,紅脣輕啓,“還不快滾?”

一聽這話,張栩身體猛然一顫,片刻不敢停留,在跟班的攙扶下踉踉蹌蹌的離開了試煉場所,龍翔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咂舌。

至於衆人那震驚的目光,龍翔自然是捕捉到了,所以對龔雨霜的身份已然是有了猜測,至少不是一般人能夠惹得起的。

在梯雲宗裏面其實還有不少像龔雨霜這種背景,甚至是更高,那些人就算是龔雨霜都不敢輕易招惹,那些人才是梯雲宗所有弟子當中領導者。

在梯雲宗的某個房間裏面,劉長老與徐長老相視而立,“老劉,你說的可是真的?”

“嗯,這可是我親眼看到的,也許在銅室裏面擊殺那天靈二重巔峯的弟子,應該就是龍翔。”

“他真有那麼強的實力?那爲什麼他又要故意隱藏實力呢?該不會是要做對梯雲宗不利的事情吧?”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暫時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具體怎麼回事,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找龍翔小友聊一聊。”

而龍翔與龔雨霜交談了一會兒,便在衆人注目禮之中回到了房間,就在龍翔剛回到房間不足十分鐘,一位白袍老者走了進來。

“劉長老?”龍翔有些欣喜。

劉長老笑眯眯的說道,“呵呵,龍翔小友,借一步說話可否?”

雖然不知道劉長老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龍翔還是毫不猶豫的跟着劉長老來到了梯雲宗的一間密室當中。


“龍翔小友天資聰穎,如此年紀便已是天靈三重的高手,老夫佩服啊。”

“什麼?”

龍翔心中一驚,劉長老怎麼會知道自己有如此實力?難道是暗中派人在調查我?儘管劉長老一語道破,但是龍翔依舊沒有直接承認,這說不定是劉長老試探性的話語呢?

“劉長老可真會開完笑,我哪兒有那麼厲害,我不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地靈八重的外門弟子嗎?”


“哈哈,龍翔小友不必狡辯,老夫對你沒有惡意,銅殿當中那天靈二重巔峯的武者是你殺的吧,想必是你二人爭奪那五十株地靈草。”

看着龍翔的滿臉震驚之色,劉長老更是堅定了心中的猜測,然後繼續道,“雖然不知道龍翔小友爲何要隱藏實力,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對梯雲宗不利的事情,否則老夫會親手將你誅殺。”

“相反,以龍翔小友的天賦,就算是考入核心弟子,想必也是輕而易舉,爲何只甘心留在外門呢?”劉長老疑惑的問道。

既然柳長老已經把話說明了,龍翔倒也不再隱瞞什麼,微微一笑,“看來劉長老對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啊,也罷,其實隱藏實力不過是給自己留的一個保命手段而已。”

“至於那核心弟子的考覈,還不着急,其實外門也沒麼不好的,慢慢來吧,不過還請劉長老替我保守這個祕密,不用擔心我會做出對梯雲宗不利的事情,畢竟我也是其中的一員。” “哈哈,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只是我勸你還是早點加入核心弟子的行列爲好,畢竟在外門修煉資源遠遠沒有核心弟子來的豐富,以你的天資若是早點加入核心弟子,不出十年一定能達到天靈境巔峯。”

對於劉長老的話,龍翔只是微微一笑,這個十年的估計顯然不是在龍翔的預料之中,他敢肯定,若是有大量的靈氣資源供給,不出兩年的時間,他便能與天靈境巔峯的強者媲美。

據他了解,每一位核心弟子每月都能領取五十株地靈草,五十株地靈草在旁人眼中也許會是一筆巨大的資源,但是在他龍翔的眼中還不夠他塞牙縫兒呢。

他現在真正的境界是天靈一重,據他估計要突破到天靈二重的境界,至少需要五百株地靈草,這麼多的地靈草,就算是一位長老的全部家當,可能也不過如此。

但是要考入核心弟子,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在裏面站住腳,畢竟核心弟子成員的實力每一位都不容小視,就算是最差勁的,至少也是天靈四重左右。

而核心弟子當中的天才,就算是達到了天靈鏡巔峯也不足爲奇,所以在沒有達到天靈二重的實力之前,不管是有多麼大的誘惑,龍翔也不會考慮核心弟子一事。

至於劉長老的好意,他也只能心領了。

“龍翔小友,以後若是在梯雲宗遇上了什麼麻煩大可以來找我,只要我能幫上忙,就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多謝劉長老厚愛,不過我更想靠自己去解決阻擋在我面前的困難,若是在強大後盾的保護下,我恐怕永遠也難有所長進。”

龍翔的這句話更是讓劉長老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當中倒是多了幾許讚賞之色。

第一龍翔他不是廢柴,第二他不是沒有毫無反抗之力,第三他是龍神轉世,單單是這三點,龍翔就不需要任何人的庇護,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獨當一面。

遇到難以應付的困難,大不了避其鋒芒,待我羽翼豐滿之時,那些所有丟失的東西,都會從敵人的手中一一討回。

在梯雲宗轉眼已經過去了兩個月的時間,而在這兩個月當中,龍翔已經將青龍十八斬領悟到了第六斬,而靈界師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初階高級,攻之陣已經能夠隨心所欲佈置。

最讓他引以爲傲的便是天殤訣,兩個月來沒日沒夜的苦修,終於是將天殤訣三式當中的第一式領悟透徹,而神劍訣的第二式神臨天下已經能夠初步施展出來。

不過還不熟練,龍翔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富有過,神劍訣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當初在東皇域每一位神禁軍都是修煉的這神劍訣。

青龍十八斬的強悍那也是不用說,龍翔甚至感覺到,他若是聯着將他領悟的這前六斬施展出來,連天靈四重巔峯的強者也能夠擊殺。

至於那天殤訣更不用說了,祕技本來就是在戰技之上,雖然這天殤訣是初階祕技,但那也是初階高級祕技,就算是玄階七品的戰技也不一定能和天殤訣媲美。

天殤訣一施展開來,什麼都是浮雲,天靈五重之下的強者絕對不是天殤訣的一擊之敵,現在龍翔本人都爲自己強悍的戰鬥力感到害怕。

天靈境一重的武者具有天靈五重強者的戰鬥力,這是跨了多少個等級?足足四個境界啊,放眼幻靈鏡有誰能夠做到這一步?就算是那高高在上千城府當中的天才也沒有如此逆天吧。

“輔之陣,殺伐狂血。”

“防之陣,龍鱗金盾。”

“攻之陣,狂野颶風。”

“蹭蹭蹭。”

隨着龍翔的三聲爆喝,三個強大的陣法出現在了他的周圍,輔助陣的狂血使陣法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紅之光,而防之陣的龍鱗金盾使陣法塗上了一層妖豔的金色光芒。

而那最厲害的攻之陣狂野颶風更是在陣法當中捲動起了一道道小型類似於龍捲風的攻擊符文,身處這三大陣法當中,龍翔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戰鬥力是有多麼的強悍。

本來只有天靈二重巔峯戰力的他,在這三大陣法的加成之下,硬是把實力提升到了初入天靈四重的境界,不得不說靈界師非常恐怖。

感覺自己身體當中那狂暴洶涌的力量,龍翔興奮的大叫了一聲,“青龍十八斬,第一斬,斬人。”

“青龍第二斬,斬鬼。”

“青龍第三斬,斬獸。”

“青龍第四斬,斬妖。”

“青龍第五斬,斬土。”

“青龍第六斬,斬水。”

“砰砰砰。”

隨着青龍劍的舞動,一道道七彩光芒從劍身當中涌出,強大的力量波動直接撕裂的虛空,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刺破虛空,發出那恐怖的尖嘯聲,甚至連耳膜都受到了極大的震動。

周圍隨着狂風的呼嘯,參天大樹被這種恐怖的力量,直接從地下拔了出來,在龍翔這青龍十八斬的六斬當中紛紛化爲碎屑,揮灑在天地間。

甚至龍翔身前的那條河流中的清水也被也洶涌的力量捲了起來,身化一條百丈長的水龍在虛空之上翻飛龍吟。

“轟隆。”

一聲聲撕裂耳膜的巨響震徹天地,這還不止,緊接着在力量的涌動之下,萬噸黃土更是化作一條身形龐大的土龍朝着水龍嘶吼。

“嘶昂。”

隨着兩聲龍吟落下,兩龍搏鬥,那激烈的大戰涌出一陣陣狂暴的氣浪,就連施展此戰技的龍翔也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當兩條神龍消散時,一切涌動的事物都靜止了下來,龍翔看着眼前被青龍十八斬破壞的一切,就算是說滿目瘡痍之樣也不足爲過。

那一座大約兩百多米的山峯,直接被青龍十八斬移爲了平地,龍翔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心中更多的是震撼與興奮,這樣恐怖的攻擊手段,真不敢想象這是由一位天靈一重的武者造成的。

幸虧龍翔選擇的試煉之地是荒郊野外,若是在梯雲宗施展這一招,恐怕許多房屋都會在戰鬥之中摧毀吧。

收起了激動的心情,龍翔便回到了梯雲宗,此時他才發現,原來幻虛游龍步已經不好用了,看來應該在梯雲宗找一份更好的身法戰技才行,至於那防禦戰技,現在的龍翔已經不需要了。 當龍翔滿心歡喜回到梯雲宗的時候,只見廣場上面聚滿了人,一部分是梯雲宗的弟子,而另外一些人身上的服飾引起了龍翔的注意。

只見那些人的胸前繡了一個大大的噬字,龍翔咧嘴一笑,“原來是噬風宗的人,不知道來梯雲宗是所爲何事。”

龍翔走了過去,而人羣當中的李飛見了龍翔,馬上迎面而來。

“龍哥。”

“李兄?這是怎麼回事兒?”龍翔好奇的問道。

“哦,噬風宗的人來我梯雲宗做客呢。”

“做客?做客還帶這麼多弟子來?”

放眼望去足足有十多位噬風宗的弟子,而這些弟子的實力居然還都不賴,每一位都有天靈六重的實力,甚至有幾位更是達到了天靈九重的實力。

這還不是最強的,有一位青年男子大約二十三歲左右,但是他的實力竟然是達到了地武鏡一重的境界,恐怕這應該是噬風宗的核心弟子了吧。

或許這些還不是噬風宗最強的弟子,隨便出行都帶着地武鏡的弟子,也許噬風宗的核心弟子有達到了地武鏡三重的境界也不一定。

這樣簫雪城第一宗門,果然不是梯雲宗所能比擬的,具龍翔估計,梯雲宗的核心弟子當中,是絕對沒有達到地武鏡的強者。

最多也就是天靈九重巔峯,地武鏡的強者在梯雲宗都是長老級別的人物,至於地武鏡六重以上的強者在梯雲宗更是太上長老的職位。

然而在噬風宗,核心弟子就已經達到了地武境,這就是宗派之間的差距,不過值得梯雲宗慶幸的是有龍翔加入他們的宗門。

什麼地武鏡的強者,超越他們也都是遲早的事,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到那個時候,就算是梯雲宗的宗主,恐怕也得看着龍翔的臉色行事。

恐怖的不是龍翔的修煉天賦,而是他還有靈界師這一層身份,當龍翔靈界師的實力達到了中階高級的時候,簡單的給梯雲宗佈下一座防禦大陣,到那時龍翔在梯雲宗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噬風宗如此強悍的弟子都是在外等候,想必噬風宗的宗主也應該來了,而這次恐怕也不僅僅是做客這麼簡單,帶這麼多優秀弟子來,很顯然是向梯雲宗示威,或許還有別的事。

“李兄,噬風宗這次來恐怕不單單是做客這麼簡單吧?”

“呵呵,龍哥,還真讓你猜對了,其實一個月之後,簫雪城的兩大宗派將會進行一次新秀較量。”

“新秀較量?那豈不是與他們比武?那梯雲宗豈不是自取其辱?”龍翔淡淡的說道。

事實也確實如此,噬風宗的實力那麼強,新秀弟子連地武鏡級別的強者都有那麼多,梯雲宗拿什麼與他們抗衡?

李飛自然知道龍翔的意思,咧嘴一笑,“嘿嘿,龍哥,你可不要以爲這新秀賽是這些地武鏡的弟子可以參加的。”

“哦?此話怎講?”

“雖然噬風宗的弟子實力強悍,但是這新秀賽可是有規則的,凡是年齡超過了十八歲,皆不可參加,你看看噬風宗的那些地武鏡的強者,哪一位不是過了十八歲?”

“如果是這樣,那麼參賽的也都是天靈境的選手了,這樣的話,梯雲宗或許還有能力抗衡。”


聽龍翔這樣說,李飛卻是不贊同的搖了搖頭,“龍兄,噬風宗遠遠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雖然年齡超過了十八不能參加,但是噬風宗裏面年齡未及十八,但是有些弟子的實力也是超強的存在。”

“想必那噬風宗裏面在十八歲以下,也有着天靈六重的弟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