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龍小小皺了皺眉,他這幅樣子,讓人從心底覺得有些噁心,有一瞬間龍小小想到了欲,他經營的yuwang,也是這樣煙霧狀的東西。

“幾位怎麼來了?可有事?”付二道。”我朋友到底怎麼了?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付二笑著擦了擦嘴:”不要動怒不要動怒。”龍小小驚覺在他的面前自己的情緒似乎很容易被放大。

“不知你們可聽說過天庭掌管yuwang的神?”付二突然問道。龍小小點了點頭,自然是知道的,這人不就是欲。”天庭中有兩位這樣的神,一位掌管yuwang,而另一位,便是掌管人的七情六慾。”龍小小這倒是沒有人聽說過,付二說著頓了頓,”而我,就是掌管七情六慾的,另一位名為欲。”

“我因為犯了些錯,被貶到了這裡,從此就開始掌管這方水土的平安,我保他們平安,他們貢獻一些七情六慾給我,有什麼不對。”付二說著,語氣不再溫和,臉色也漸漸沉了下去。

“你這觀念不對,你吃掉了七情六慾,這裡的人還能稱之為人嗎?那不過是傀儡,你沒有權利這麼做!”付二聞言不屑的笑了笑:”我是這裡的鎮主,誰能管我做什麼,在這個鎮,我便是王法。”狂妄自大的語氣。

付二身後走出了一個面容陰沉,尖嘴猴腮,身穿道士服的男子,看來這便是守門大爺所說的算命的了。

男子看了看兩人,露出一個極為猥瑣的笑容:”老爺,這兩人身上的仙氣非凡,吃了他們的七情六慾,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付二聞言,眼中精光一閃:”哦?是嗎?那可太好了,我正愁沒有進階的突破口,原本以為你那兩位朋友很好了,沒想到你們還有那兩個小孩才是極品,你們就留在這裡助我一臂之力吧!”說著,他的手中一團煙霧飛出,圍繞在龍小小身邊,判官摟過龍小小,一手將煙霧彈開。

“果然厲害!”付二眼中的興緻更濃,”狗三,幫我將兩人給拿下!”陰沉男子應了一聲,雙手指甲猛漲,成了十分鋒利的形狀,嘴裡獠牙也暴漲。

龍小小看了看他,不屑的笑了笑:”我當是什麼鼻子這麼靈通,原來是狗鼻子。”狗三雖然是狗,但是生平最痛恨別人說他是狗,當即憤怒值爆表,朝著兩人猛撲過去。

龍小小與判官對付狗三還是沒什麼問題的,於是兩人像是戲耍一般,在屋子裡團團轉,狗三最終被轉暈了頭,開始咬上自己的尾巴,樂此不疲,龍小小笑出了聲,判官眼中也露出了笑意。

突然,一陣煙霧悄無聲息的繞到兩人周圍,將兩人死死困住,龍小小一時大意,困在其中,判官手下用力,卻似打進了棉花里,沒有絲毫的反應。

付二踢了狗三一腳,怒斥:”沒用的東西!”狗三此刻已經沉浸在了此項運動中,感受不到外界。他走到龍小小的身邊,上下打量了兩人幾眼:”真是上好的苗子。”

“哎,付二,你還是如此作惡多端。”一個好聽的男聲響起,同一時刻,判官和龍小小也掙脫了身上的煙霧。龍小小朝外看去,是多日不見的欲,欲是用本貌出現的,樣貌帥氣儒雅,氣質超凡,看到龍小小淡淡的笑了笑。

“我每次見你,似乎你都比較狼狽。”欲笑著說道,看到判官,又道:”這便是你擔心被人搶走的情郎?果真是人中之龍。”就因為這句話,判官看他的眼神緩和了許多,這人,會說話,可以做朋友!

最後,他的眼神才落到了付二的身上,付二的表情已經有些微妙,似乎有些隱忍的情緒。

“欲,你還是出現了。”一句話,說的有些凄涼,若是女子同男子說出這句話,還可以理解,但這是兩個男人,那麼就有些怪異了。。。

“你做的這些不就是為了引我出來嗎?”欲沒有表情,語氣淡淡的。”欲,你明知道我對你。。。你還為了一個女人棄我而去!”這句話驚的龍小小的世界觀都有些顛覆了,不過好歹,她這一世在人間待過,對於同性戀這個詞並不陌生。

“付二,我同你說過了多少次,我們是師兄弟,也只能是師兄弟,我愛的,只有一個人!”欲的語氣有些不耐煩,或許他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為何會對一個男人解釋這些。。。

“我不依!我從小便對你一見鍾情!你憑什麼喜歡別人,我要去將那女子的情根吃掉!”撒嬌的語氣配上他肥頭大耳的形象,說不出的違和,但沒時間為這個問題吐槽了,因為他最後一句太過驚悚,欲首先沉下了臉:”你敢!”這樣的語氣讓付二紅了眼:”師兄,你居然吼我,你為了一個女人吼我?!”龍小小聽著這句話,終於忍不住打了一個乾嘔,判官理解的拍了拍她的背,為她順氣。

“付二,你不要這樣!”欲手抵住額,十分的無奈。或許是因為師兄弟的情誼在那,讓他不知說什麼好。 付二上前一步,眼眶含淚:”我不要怎樣?想我們曾一同在天庭任職,朝夕相處,如今你為了那個女人離開天庭,我還有什麼理由呆在那裡,你一直躲著又不見我,我只好做些事來引你出來了。。。”龍小小又是一陣雞皮疙瘩,如果這是一對俊男,她還十分的樂見其成,可這付二的樣子。。。

她看了看欲的臉,不僅招女人,還招男人,此時這朵桃花正一臉的無奈,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欲轉頭看了看龍小小,對著付二道:”這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傷害她。”付二笑了笑:”好,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欲嘴角明顯抽了抽:”還有,你做什麼不好,也可以像我這般做些生意,為何一定要做害人的勾當?這裡的百姓都是普通的人。””別的人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只要你能同我在一起,我做什麼都可以。”付二的聲音里有一些期盼。

“我要如何跟你說你才明白?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先不說我們的性別不合適,就是性格也不合適!”欲的聲音終於染上了一絲怒氣,付二臉上有著委屈:”不要對我這麼凶嘛,你就不能向從前一樣對我么~”眼神還暗送秋波,多種嫵媚集合在了一個男人身上,那畫面,自己想象。。。

欲也懶得再跟他說,走到龍小小的身邊,龍小小看著他,眼裡滿是趣味,如今天已大亮,欲無奈的勾唇一笑。”我朋友被吸了一點七情六慾,你可以治嗎?”龍小小問道。欲點了點頭,隨即便隨著龍小小去往青蘿花尋所在的房間,付二在身後有些哀怨的盯著欲的背影:”你要去哪兒?””我的蹤跡不用彙報給你吧。”欲最終還是冷了臉。

說完便離開了,留下付二咬著帕子,眼含熱淚。

到了青蘿和花尋的房間,兩人還在熟睡,眼底的青影依舊存在,欲只看了一眼,便道:”還好,被吸的七情六慾並不多,能治好。”龍小小懸著的心才放下了。

欲從袖子中掏出了一個裝著黃色煙霧的瓶子,往兩人的頭上倒去黃色煙霧立即將兩人籠罩起來,兩人眼底的青影少了些,最終青影徹底消失了,青蘿和花尋也慢慢的醒了過來,青蘿眼睛恢復了慵懶,裡面暗藏犀利,而花尋也恢復了冷靜,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似乎記起了之前的事,兩人臉上都有些訕訕的,似乎這輩子都沒有出過這樣的丑。

龍小小和判官對視一眼,會心一笑。”謝謝你了,欲,你可幫了我大忙了。”龍小小由衷的說道。”無妨,不過是舉手之勞。”欲臉上掛著熟悉的微笑,判官也難得的對著他露出了一個笑意。

青蘿知道自己是被付二害的之後,暴脾氣一上來,就要衝出去找他報仇,龍小小攔住了,對著他耳語一番,青蘿臉上露出了一種怪異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盯著欲,但他對欲一直有一種尊敬,如今看見本身還是頭一次,震驚還是有的,但是還是敵不過他知道欲此刻被一個男人深深喜歡著的消息讓他震驚。

欲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竊竊私語的兩個人,他也不想這樣的,可是臉是爹媽給的,他能有什麼辦法?

待屋子裡的人都知道事情經過,龍小小才停了嘴,滿意的喝了口茶。

幾人走出了屋子,正好碰上了迎面而來的付二,付二一臉的殷勤,知道龍小小几人是欲的朋友后,他的改變就極大,恨不得對龍小小几人掏心掏肺,如今他身後還跟著一個侍女,侍女手中端著一個食盒,食盒中飄出了食物的香氣,見到幾人出來,上前笑眯眯的問道:”幾位,該用午膳了,我給你們帶了些來。”龍小小一想到那油膩的飯菜,還是擺擺手婉拒了。

付二見幾人神情,便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趕緊示意侍女將食盒打開,食盒中是一些清淡的飯菜,付二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昨日那些飯菜是為了吞噬你們的七情六慾,如今不需要了,自然飯菜也就不再是那些了。”架不住他的軟磨硬泡,龍小小几人也只有答應了下來,倒不是因為他的執著,而是他撒嬌的樣子實在太驚悚。

吃飯時,付二不停的給欲夾菜,還一邊說:”你太瘦了,多吃些。”語氣像極了一個賢淑的妻子,龍小小几人一邊吃一邊忍著笑,忍得實在很辛苦。

吃過飯,幾人自然就要離開了,付二有些不舍,因為欲也同幾人一起離開,而欲走之前,看著他將鎮子中的人的七情六慾還了回去,他雖然不再是天庭的仙,不過還是見不管百姓受苦。

出了鎮子,龍小小便和欲分道揚鑣了,欲還有店,還有自己心愛的姑娘,自然不能洒脫的同幾人一起離開。

和欲分開沒多久,龍小小便碰到了尋來的鐘磊,看見龍小小,咧著嘴笑開了,露出一口明晃晃的白牙。

“老大,俺們這次就要回去了。”鍾磊和龍小小單獨走到一邊說道。”和清風談妥了?”鍾磊點了點頭:”如今,有了妖界的支持,那魔皇再橫,還能飛出天去?!”龍小小笑了笑,如今,魔皇是被困在自己手裡了,是他親手將自己的同盟推給了敵人。

“還有,老大,這是紫妖叫我給你的。”鍾磊從包里掏出一個素色的信封,龍小小拆開,字跡蒼勁有力,且是她熟悉的字。

薰兒:

我可能極少這樣叫你,我一直,不習慣太過親密,不過從前,你待我,總是極好的。

百年前,你將我重傷,我從未告訴過你,我沒有恨過你,於你,怎麼可能恨的起來。

阿紅,是我找來的,我並不是因為喜歡她,而是一早便知道,她體內有你的魂魄,想著,在身邊,總能好好保護。害死她的人是我,我會愧疚許久,但那不是愛,我能體會。

我以為,是再也沒有機會同你相見了的,沒想到,那一日,在天庭,我居然又見到了你,一眼,我便認出,那個愛笑的傻丫頭。我終是忍不住將你擄了去,你徹底的忘了我,我將你擄來,所有人都以為我是想報仇,魔皇也說:清風,你又在痴心妄想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就這麼看著你在身邊,已是奢望。

最終,判官將你帶走,我看到過你在他身邊時的微笑,這一點是我永遠比不上的,所以便放你們離開。

我收藏了你所有的作品,我嘗過你所有的酒,我將你的逍遙真經讀了好幾遍,我尋遍所有地方,只為找到你的靈魂,不過,這些似乎也不能說明我有多愛你,充其量是我時間太多了,不過,薰兒,你一定要幸福,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給你說這句話。今後,我們只是同盟,朋友,我不會再痴心妄想,最後一次,讓我傾訴自己的心情,從此以後我會將它鎖在身體最深處,再也不會翻出來看一眼。

珍重幸福

清風書

龍小小看完信,眼底有欣慰,她熟悉的清風又回來了。鍾磊在交談后,也得回到天庭復命,便於龍小小告辭了。

下一站,寫著的是花果山,那不是孫大聖的地盤嗎?龍小小覺得自己有些興奮,從她記事起,就開始看西遊記,如今,就要見到真人了。

大巴到了一段崎嶇的山路便停了下來,龍小小抬頭望了望,頓時頭有些發暈。回頭,大巴卻毫不留戀的開走了。

她鼓足幹勁,對著萌萌與靈兒道:”走吧,寶貝們,今天的任務就是爬山!”萌萌與靈兒倒是很興奮的,這一趟出來,對於他們來說,更多的是旅行的愉快,根本沒有覺得這崎嶇的山路有多難走。

走到一半時,龍小小已經累的有些虛脫了,她看了看青蘿花尋和判官,青蘿判官兩人依舊是衣訣飄飄的樣子,一點也沒有看出氣喘,花尋都比她好上許多,龍小小頓時苦著一張臉,再看看依舊興奮的兩小,嘴嘟的更高了,這些都是什麼基因!!

又走了一會,終於聽到了一些水聲,龍小小一下子振奮起來,這不是花果山上水簾洞口瀑布的聲音嗎?那說明目的地已經不遠了。

果然,沒有多久,眼前便出現一個壯觀的瀑布,與電視里的一般無二。龍小小興奮的抓住判官的袖子:”是水簾洞誒,是真的水簾洞誒!”判官無奈,溫和了眉眼:”是,是真的。”此刻的龍小小就像一個小孩子一般,笑開了眉眼。

水簾洞的瀑布感應到有人來了,便自己朝著兩邊分開,露出一條大道供幾人行走。

龍小小几人踏上了這條路,路邊的石頭上還沾著些水汽,空氣中都帶著一絲濕潤的氣息。

走出洞穴,便有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走了過來:”幾位是觀光還是辦事?”龍小小看著他,問題脫口而出:”你不應該是個猴子嗎?” “這位姑娘說的是,我的確是一隻猴子,不過我們大王說了,如今什麼都講究一個門面,我們如果還是野猴子的形象,會嚇跑許多觀光客的。”男子笑眯眯的解釋道。龍小小看著眼前這個俊秀的男子,心中想著果然這樣要比猴子的形象好看許多。

“那麼,諸位到底是觀光還是辦事呢?”男子不厭其煩的問道。”辦事順帶觀光。。。”龍小小愣了愣才答道。男子聞言點了點頭:”那麼諸位請跟我來吧。”說完男子轉身離開。

龍小小几人緊隨其後,入眼是一座秀麗的山,山清水秀,景色怡人。山上種著的是一顆顆桃子樹,男子解釋道:”我家大王最愛吃的便是這桃子,所以種了這麼多。”龍小小點點頭,是呀,猴子嘛,不吃桃子吃什麼呢?

男子自我介紹道他名為孫五,這座山上的人都是姓孫,隨著他們的大王姓。 全能美女保鏢 ,總是一臉狂熱,語氣崇拜。

繞過山頭,出現在幾人眼前的便是山坳裡邊的小村莊,據孫五所說,這山裡住著的全是孫姓猴子,如今都學了大本事,能變幻成人形,生活起來也方便了許多。

龍小小還一直認為,猴子們都住在山洞裡,如今看到這樣的場景,也說不出是哪種遺憾。

孫五將幾人帶到了村子中的一間屋子,是用木頭達成的屋子,精緻耐用,冬暖夏涼,且這木頭還耐火,不會引起火災。

“幾位,這就是我們大王的屋子,如今大王正在村委會開會,你們先在裡面坐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待明日再來帶你們去看看桃園。”孫五笑著說道,龍小小几人向他道了謝,便推開了屋子走了進去,屋子不大,門口是用厚厚的布簾,擋住了外面的寒冷。

將開關打開,屋內簡單的擺設呈現在眼前,可以看出孫悟空是一個愛乾淨的人,屋子簡單卻非常整潔,不似龍小小在人間看過的那些凌亂的男子的房間。


他們在大堂中坐下,花尋自發的為幾人泡了一壺茶。孫悟空家中的茶是用晒乾了的桃子所做的,清香甘甜,讓人很容易上癮。也看得出來孫悟空對桃子的熱愛。

喝著熱茶,冷意也被揮發了,幾人正小聲交談著,門帘突然被掀開,帶進來一陣冷風,隨後,一個穿著西服皮鞋的男子走了進來,看到幾人愣了愣,隨即笑了:”怪不得我老遠聞到桃子的香味了,原來有客人來了。”

聽這語氣,便知道,這是孫悟空無疑了,不過電視中毛臉雷公和尚。

“孫悟空?”雖然確定,龍小小依舊疑惑的問出了口。孫悟空點了點頭:”是我。”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不過按照套路,他不應該說:”是俺老孫。”看來隨著時代的進步,連我們的孫大聖也不得不進步了。


“幾位來可有事?”孫悟空坐下后摘下了領帶,姿態洒脫隨意。龍小小將自己尋找靈魂之事告訴了孫悟空,孫悟空一拍大腿:”哎呀,我知道你,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你尿了我一身呢,哈哈哈。”孫悟空突然一改文質彬彬的模樣,笑了起來,笑聲與龍小小記憶中的孫悟空有些對上了。

聽到這樣的聲音,龍小小心中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突然被拉近了。當下笑著道:”是嗎?小時候的事我都不記得了,不過如今你這樣我莫名的覺得熟悉,可能就是緣分吧。”

孫悟空有些感慨:”是呀,如今也很難遇到熟人,師父八戒他們整日都很忙,如今成了仙,還沒有去西天取經那些日子舒服呢。”說著,將身上的西服脫了下來,皮鞋踢到了一邊:”這身皮穿著也讓人累得慌,前段時間還非要我們人人都面帶微笑,像春風一般滋潤來觀光的顧客。你說,這叫什麼事。俺老孫成仙這麼久,還沒這麼拘束過,真想一走了之!”說著說著,孫悟空語言就變得隨意起來,或許是許久沒有人聽他傾訴,如今好不容易逮著一個,自然是要好好說一說的。

說完,看到龍小小几人沒有說話,像是才反應過來,撓了撓腦袋,道:”我今日話多了些,讓你們見笑了。””沒關係,孫大聖是性情中人。”

說了半天,才回到正題:”對了,關於你說的找靈魂,就在這裡住幾天,好好玩玩,也順便找靈魂,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但是風景倒是還好。”

龍小小當即答應了下來。隨後,便住進了孫悟空為他們安排的一個小屋,屋子不大,但是住幾人剛剛好,屋子中還有孫悟空特意派人送來的桃子茶。

待他們安頓好,夜幕已經降臨了,孫悟空又派人送來了晚飯,水果自然就是桃子,這地方十分的奇怪,一年四季都有桃子,春天有春桃,夏天有夏桃,秋天有秋桃,冬天有冬桃,而且各個季節的桃子味道都不相同,有的要甜些,有的要脆些,這一次,倒是送來了一年四季的桃子,味道都很好,這也是花果山的特色之一,也十分的有賣點,據送飯來的小猴子說,這一盤四季桃的價格可是三位數以上的。

不過龍小小的面子在那,這些自然都是免費的,幾人吃著天價桃心安理得。

吃過飯,孫五叫上幾人去參加這裡的宴會,宴會便是許多猴子出售自家的東西,擺了小攤子,倒也形成了一道別緻的風景。

有小猴子變成的小孩賣家中大人自己糊的桃子燈,紙做成了桃子的形狀,中間擺上一截蠟燭,便是一個小巧精緻的桃子燈。

萌萌與靈兒喜歡的緊,判官給兩個小傢伙一人買了一盞,提在手中把玩。還有賣桃子乾的,桃子晒乾了,抹上蜜糖,切成片,擺出來一文錢可以買四片,蜜醬不似平常的糖,甜而不膩,清爽可口。

還有一種冰糖葫蘆,穿著的不是山楂,而是小桃子,桃子外裹了一層晶瑩的糖漿,看著便十分可口。龍小小几人一人手中都拿著一大把的零食,一邊走一邊吃,還一邊看著四周的風景,好不愜意。

孫五為幾人介紹著猴子們賣的東西,基本都是屬於當地的特產,走著,眼前一個遊客買了一串糖葫蘆,報價十兩銀子,龍小小驚訝的看著她之前覺得淳樸的小猴子,這純粹就是資本主義的世界啊。。。

走到半途,碰到了孫悟空,他換了一身休閑的衣服,雙手插在兜里閑逛著,活像一個陽光美男子。與電視中的孫悟空差別蠻大的。

看見幾人,他笑了笑,露出一口明晃晃的牙齒:”如何,我這宴會?”他的語氣中頗有些自豪。”不錯,很有當地特色,不過這價格是不是有些。。。”龍小小說的有些隱晦。”這價格買的當然不是東西,買的自然是那份心情。”孫悟空好不在意的說道。他如此說,龍小小也沒有再說了,畢竟這是別人的山頭。

路邊的猴子看到孫悟空眼中都不約而同的露出崇拜之情,還有一些小猴子紅著臉送上自家的桃子,孫悟空都笑著收下了,並且親切的摸了摸小猴子的腦袋,小猴子們臉更紅了,十分不好意思的跑回了自家父母的身邊。

“你與花果山的居民們相處的真好。”龍小小發自內心的說道。”是啊,年紀大了,便想享受享受子子孫孫在身邊的感覺。”龍小小卻疑惑,傳聞孫悟空並沒有成親,如今如何又能有了這麼多的徒子徒孫,孫悟空拔下自己身上的一根毛髮,輕輕吹了吹,立刻,一個可愛的小猴子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孫悟空摸了摸他的腦袋,道:”今後,你便叫孫小聖。”孫小聖歪了歪腦袋,重複了幾句:”孫小聖孫小聖!”孫悟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吩咐一直在身邊的孫五將孫小聖送去找一對父母撫養。

龍小小几人皆是驚訝的望著他,這一招太牛了,在現代,完全可以開一個不孕不育醫院了,什麼試管嬰兒,借腹生子都可以靠邊站了。不過,這些也只能想想。

“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自己做小猴子了,我的徒子徒孫自己都又生了許多小猴子,如今人口已經很多了。”孫悟空說道。龍小小聽著他的話總覺得很怪異,不過也沒有說什麼。

幾人繼續走著,很快孫五便回來了,看來是給小猴子找到了新家。龍小小看著孫悟空一個人走在前方的背影,隱隱有些孤單。”孫大聖,你為何不找一個伴侶?”龍小小問道。”伴侶?我如今找伴侶做什麼?自己一個人逍遙自在,不是挺好的么?”他的眼裡卻又一閃而過的孤獨。

他心中一定還是挂念著唐僧,沙僧和八戒的,畢竟幾人一同去西天取經,經歷過了這麼多的歲月,一下子分開,還是很想念,龍小小聽說唐僧幾人如今也是在天庭任職,職務繁忙,閑下來的時間也很少了。 “再說了,我有師父八戒他們,就夠了,女人,麻煩。”孫悟空毫不避諱得說道,龍小小一頭黑線,這男人能同女人相比么。。。

“明日,師父八戒還是沙師弟就要來我這裡玩了,我到時候帶你們去看看,都是好相處的人。”孫悟空的語氣里掩飾不住的笑意,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可以看出他對唐僧幾人的感情之深厚。

龍小小聞言也是十分的期待,眼睛在夜晚里閃閃發亮,看的判官無奈輕笑,隨即握緊了她的手。”娘,這些都是什麼人?”萌萌好奇的問道。”這些啊,都是很厲害的人,娘小時候聽過一個歌謠,是關於他們的,我唱給你們聽?”萌萌與靈兒聞言點了點頭,一臉的興奮。

龍小小嘴唇輕啟,緩緩唱起那首家喻戶曉的歌謠:

唐僧騎馬咚那個咚,後面跟著個孫悟空,孫悟空跑得快,後面跟著個豬八戒,豬八怪鼻子長,後面跟著個沙和尚,沙和尚,挑著籮,後面跟著個老妖婆,老妖婆真是壞,騙過唐僧和八戒,唐僧八戒真糊塗,是人是妖分不出,分不出上了當,多虧孫悟空眼睛亮,眼睛亮,冒金光,高高舉起金箍棒,金箍棒有力量,妖魔鬼怪消滅光,消滅光!

萌萌與靈兒聽完,拍了拍手掌:”孫悟空好厲害!”一旁的孫悟空饒有興趣的又念了一遍,撫掌大笑:”這歌著實有趣!”他的眼中有些追憶的神色:”聽著這個歌謠,我便想起那時的白骨精,真真是將我害得好慘!”龍小小想起了電視中的三打白骨精,那時孫悟空的確是很被動,被一個妖精挑撥離間,而且師父還相信了別人。


不過這屬於他的傷心事,龍小小也沒有去提。孫悟空只嘆了這麼一句,也就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幾人又逛了一會,便各自回家。萌萌與靈兒在路途中便打起瞌睡,回到屋內,便睡著了。龍小小與判官兩人自然是趁著春宵一刻值千金,享受享受二人世界了。

第二日,龍小小很早便起來了,躺在判官的臂彎中,盯著鵝黃的蚊帳頂,自己已經出來了這麼久了,也不知嫦娥如何了,紅雲又是否安好,爹娘身體可還健康,這一世,似乎多了許多的牽挂,前一世,她並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很難有這樣的感覺,腦子裡胡思亂想,沒有察覺到腦袋下的手臂微微動了動,判官早已醒了過來,就這麼盯著她,眼裡的深情難以忽視。

待龍小小望過來,他卻將那濃烈的足以灼傷人的深情隱藏了,他不想讓龍小小有負擔,儘管他如此的愛著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