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齊天飛看著手中的玉瓶說道。

辟穀丹,只是最普通的一種丹藥。

在很多修士的眼中,除了能夠果腹,這種丹藥,就一無是處。

而武者,修為到了煉骨境之後,便能夠自行辟穀,不再需要吃那些凡俗的食物。

自然,也就用不到這樣的丹藥。

如此說來,這樣的丹藥,就變得更加地一無是處。

而前世,作為擁有五色靈根的齊天飛,在修行方面,自然也是一日千里。

故而,在這樣快速的修行狀態下,他也是沒有花費多少時間,便突破到了煉骨境,甚至於達到靈體境,一舉晉陞到地龍域之中。

所以,齊天飛沒有機會,接觸到辟穀丹。

也就不知道辟穀丹的存在。

畢竟,能夠達到地龍域的,無一不是靈體境修士,這樣的修士,也就不再需要辟穀丹了。

而今,在轉世重生后,齊天飛已經沒有了前世那般,高超的修為。

修為沒有了,自然,他也就需要從頭,一步步來,從通玄境界開始修鍊。甚至於,他還要重新開始服食,塵世之間的俗物。

並且,因為受到修鍊速度的困擾,為了果腹,他還要吃這些東西,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前世身為武道宗師,齊天飛當然知道,這些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因為是俗物,其將會在武者的體內,留下無法排盡的廢物。

這樣的廢物,將會影響到武者對於靈力的感知。

所以自然,對待這樣的俗物,能夠少吃,就少吃些。

可修為不足,無法做到辟穀,也就沒有辦法,完全不去觸碰這些俗物。這對於齊天飛而言,是不幸的。

畢竟,因為乃是火煉之軀的緣故,齊天飛對於外界靈氣的感知,本就不敏銳,再加上這些殘留在體內的廢物的干擾,可以見得,這將會使得,他本就不快的修鍊進度,變為更加地拖沓。

幸而,這個時候,他接觸到辟穀丹。

有了這樣的丹藥,便等同於是有了果腹的手段。

既然能夠果腹,那他又何必去吃那些俗物?

「每天只要服食一粒辟穀丹即可。這樣一來,我的這具軀體,將會變得更為的純粹通透。」

齊天飛也是在心中如此思量到。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麼多的好處,一向不喜歡麻煩別人的齊天飛,在這一刻,也升騰起了一種,向孫老多討要一些辟穀丹的心思。

洗漱完畢,個人的溫飽問題,也得到了解決,自然,剩下來的,便只有慶典一事。

雖然齊步宇曾經說過,待到今日,族比開始之時,他將會派人,再來通知他一遍。但眼下,齊天飛自覺,自己已經醒了,並且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了,何不就此,自己前往藏劍谷。

「畢竟,這偌大的齊家,還有很多地方,我不曾到過。藉此清晨,也正好前去一觀。」

齊天飛如此打算道。

齊天飛向來是一個有想法,便去實施的人。

當下既然心中冒出這樣的念頭,故而,他關上了房門,也是直接出去。

旭日東升,天空剛剛泛白。

然而,也正是處於這樣的清晨時分,在齊天飛離開住處,不過數步遠的距離后,便有陣陣「哼哈」的呼喝聲,從某個方向傳入到他的雙耳之中。

「恩?」

聽到這陣呼喝之聲,齊天飛也是一下來了興趣。

他自然知道,這真呼喝聲,傳來的地方,乃是演武場。

果不其然,當他趕往到演武場上之後,頓時,一排排的人山,出現在他眼帘之中。

「出拳,抬腳畫圓,收腹……」


一個個簡潔的口號,從一個中年人的口中,傳了出來。

見到這一幕,齊天飛如何還不知道,這是齊家子弟在晨練。

顯然,每日的清晨,對於武者而言,乃是最佳的修鍊時機。

也正是清楚地知道這一點,齊家這才組織年輕一輩的子弟,在這個時候,集中練拳。

「看來,齊家之所以會如此繁榮昌盛,以一族之力,雄霸這清遠郡,也不是沒有道理。」

看著一張張比自己還要稚嫩的面龐,齊天飛心中,也是有著如此感觸道。

自然,此刻會在演武場上練拳的齊家子弟,都是年紀不過七八的少年。


這樣的年紀,正是築基的最好時候。

「看來,齊家宿老,是害怕這些子弟,年紀輕輕,不夠自覺,這才統一安排到這演武場上來練拳。」


齊天飛一下,便猜到了那些齊家宿老的安排。

「哎……年輕真好!」

看著這些齊家子弟,齊天飛沒由來地,再度發出一聲感嘆道。

其實從很早以前,齊天飛便發現了,自己的身上,有一個致命的缺陷,而這個缺陷便是「暮氣」太重!

或許是因為轉世重生的關係,這些日子以來,齊天飛沒做一件事情,都經過重重考慮。

甚至於,他還拚命地修鍊,為的,便是抓緊時間,到達凝血境界。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實行自己心中的計劃。

可也正是這樣,爭分奪秒的修鍊,落入到外人的眼中,便是有些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就算之前,號稱是齊家第一天才的齊成王,在修鍊方面,也沒有他這麼努力。

不,眼下齊天飛這樣的修鍊狀態,在外人眼中,已經是超脫了努力的範疇,達到了變態的程度。

在他們看來,除卻吃飯睡覺,齊天飛的生活,似乎也就剩下了修鍊。

「一個只知道修鍊的愣頭青!」

這便是私底下,那些齊家子弟,對於齊天飛的稱呼。

只不過,這樣的稱呼,隨著齊天飛成功突圍,摘取族比第一的名頭之後,也漸漸淡去,沒有人再如此稱呼他罷了。

而今,乘著清晨,齊天飛來到這演武場觀禮。

一瞬間,原本的堅持與疲憊,也是襲上了他的心頭。

這下子,他也是開始變得有些茫然了。

他不知道,自己如此努力,所謂的,到底是什麼。

「暮氣太重,暮氣太重。我行事,向來是經過重重計劃和考慮。但是,我這樣的做法,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能夠早日突破至靈體境界,擊穿界域壁壘,從而回到地龍域,找歃血盟的麻煩嗎?」

不由地,齊天飛也是開始在心中,自問起自己來。

前世的齊天飛,快意恩仇,可謂得上是何等的瀟洒。

甚至於,為了幫自己的兄弟,討回一個公道,他甚至不惜身死也要拉上龍傲天,成為自己的墊背。

只是可惜,奈何對方人多勢眾,他的目的,最終沒有達成。

對此,雖然心中還是存在著惋惜的情緒,但他卻是無怨無悔。

可以說,那時候的齊天飛,無比洒脫,乃是真正的武道宗師。

而今,再看他眼下所過的日子,卻是顯得有些差強人意。

「努力修鍊,突破到凝血境界。而後斬殺周海媚,了解心愿。最後,到秘境之中闖蕩,以獲取更多的資源。而獲取資源的目的,自然還是為了修鍊。」

將自己經后的計劃,在心中過了一遍,齊天飛發現,修鍊修鍊,自己的人生規劃,除了修鍊,就還是修鍊。

「我這是怎麼了?難道前世身為武道宗師,致使今天,我即便是轉世重生了,卻依舊放不下執念,想要重現昨日輝煌?」

出於本能地,齊天飛發現自己的心態,似乎有些問題。

故而,此刻的他,也是止步不前,開始剖析起自己的內心世界來。

「我……到底要什麼?」

齊天飛再度向自己發問道。

像是深陷到一個怪圈之中,齊天飛不斷地向自己發問,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問題,他都沒有辦法,給予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

沒有得到答覆,像是著了魔一般,齊天飛的雙眼,在瀰漫上茫然之色后,也是布滿了血絲。

這是走火入魔的徵兆。

武者修鍊,除卻受到自身資質的限制外,還將受到心魔的考驗。

顯然,此刻的齊天飛,便是處於這樣的狀態之中。

若是熬不過心魔,被心魔所打垮,自然,他之前的一切努力,將會打水漂。從此,他將成為一個廢人。

然而,也就在齊天飛,深陷迷茫,情況極為危險之際,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的丹田處的元力,在這一刻,卻是瘋狂地運轉起來。

而後,不過數個呼吸,這些元力,又盡數消失不見。

說是消失,其實不然。

若是齊天飛此刻,能夠進行自視,他一定會發現,那些消失了的元力,其實是全都被玉玲瓏塔給吞噬了。

也就在吞噬了元力之後,像是不曾得到滿足一般,又是一股瘋狂的吞噬之力,從他的身體之中,傳遞了出來。

並且,這一次,這股吞噬之力所吞噬的目標,不再是齊天飛體內,自帶的元力,而是外界,那混入虛空之中,無主的靈氣。

猶如鯨魚吞水一般,在龐大的吞噬之力,傳遞出來之後,頓時,齊天飛眼前的世界,像是陷入到真空地帶一般,其中所蘊含的靈氣,在這一刻,竟是盡數沒入到他的身體之中。

而在吞噬了這些靈氣之後,終於,那股吞噬之力,也是就此消失,。與此同時,一股清涼之意,也是從那玉玲瓏塔里,傳遞了出來。

感受到這股清涼之意,終於,齊天飛的雙眼,也是恢復了清明之色。 「我剛剛,是怎麼了?」

在恢復了清明之色后,齊天飛也是第一時間,看著自己的雙手,眼中一片疑惑地自問道。

「難不成,我剛剛是進入到了走火入魔的狀態中?」

很快,聯繫著自己剛剛的表現,齊天飛也是猜測到了真實的情況。

為此,他眼中的疑惑之色,也是更加濃郁了幾分。

他之所以會表現出這樣的神情,自然是因為,在他看來,今生論及修為,雖然比不上前世。但說到底,那些關於修鍊的記憶與經驗還在。

故而,擁有如此底蘊的他,本不該陷入到迷茫的狀態,從而讓心魔有機可乘,襲擊了自己。

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這段時間,我真的逼自己太緊了?所以才會導致如此?」

根據前世的修鍊經驗,齊天飛又在心中,對自己剛剛的表現,做出了這樣的猜測。

若是談到齊天飛,齊成棟一定會如此評價對方,那就是自信!

也正是因為自信,做事認真,故而,在齊天飛的眼中,容不下任何沙子,所以他才開始做出猜測,想要找出問題所在。

他不想下一次,自己又莫名其妙地陷入到危險的境地之中。

「對了,與我莫名其妙,遭受到心魔攻擊相比較,剛剛那一抹清涼之感,又是從何而來?」

很快,齊天飛又抓到了一個問題關鍵。

他知道,剛剛自己陷入到瘋魔狀態里的時間,雖然時間短暫,但卻極為的危險。

若是沒有那抹清涼之意,將他喚醒,可以見得,他必然此刻還在陷入到迷茫狀態里,或許一個不小心,還會就此成為一個傻子。

而今,擺脫了心魔的困擾,自然,齊天飛便開始探尋那抹神秘力量的來源。


「那抹清涼之意,乃是從我丹田處發出來的。這麼說來,如今只有兩樣東西,停滯在我的丹田裡,一樣是那先天之火。不過,既然為火,自然便是屬於燥熱之物,不可能會發出清涼之感。那麼,排除了先天之火,就只剩下玉玲瓏塔了。」

齊天飛低著頭,如此思量道。

早在重生之初,那玉玲瓏塔便跟隨著他從地龍域而來,寄宿在他身體里。

只不過,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他都沒有弄懂,對方的由來,與具體效用。

就目前來看,他只知道,在經過體內先天之火與這玉玲瓏塔的雙重煉化后,那原本普普通通的丹藥,會因此而轉變成為混沌之氣,促進自己修為提升。

但也僅此而已。

而今,他卻似乎發現這玉玲瓏塔的另外一個效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