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黑貓擡頭瞧了瞧房間裏的形式,打了個鼻響,似乎很不屑某人這種表現。

“雍博文,你是不是很想當和尚啊?”艾莉芸卻根本不吃雍博文這套,冷笑道,“既然那麼想當什麼狗屁轉世活佛,怎麼不把頭髮剃了再燙幾個點,然後找家廟去念經?”

“沒有,沒有,我就是閒着無聊,鬧着玩,鬧着玩,當活佛有什麼好的,不能吃肉不能喝酒,更不能取小芸姐你當老婆!”雍博文嘿嘿乾笑着解釋,“別說我是道家弟子,不可能是那個什麼見鬼的活佛轉世,就算我是,爲了小芸姐,我也不會去幹的!”

艾莉芸冷冷斜睨着雍博文,“哼,不想做,那怎麼見天沒事兒的時候就在那裏裝和尚?”

“嘿嘿,好奇,好奇,這還不是那個夢鬧的嘛,小說裏都是這麼寫的,我也琢磨要是我跟這事兒一點兒關係也沒有,怎麼可能做這種夢?這也說不通嘛……”

雍博文那日聽紫賓說了青龍轉世的事情後,就一直心裏琢磨這件事情。類似這種轉世重生的小說,他可沒少看過,通常來說像他這樣不停做着相關怪夢,十之八九都是那個轉世之身,現在還沒顯露出來,明顯是缺少一個相關的契機,比如給山賊頭目腳上打記號的盤絲大仙啊、能讓主角小宇宙爆發危情毒箭啊、或者是被拐走了女朋友還給胸口插上七個洞洞之類的大悲大喜大驚大駭的經歷。自己琢磨不出來,就嘴欠地跟艾莉芸講了,這下可惹出麻煩了,艾莉芸連着好幾天對他都沒有好臉色,楞說他是想去當和尚!

這都哪跟哪啊?天知道,他現在還是處男呢,再怎麼發神經,也不可能想去當和尚啊!

“什麼說不通?既然你說小說裏有相關的情節,那我問你,小說裏的主人公要是什麼鳥活佛轉世的話,是不是從小到大都喜歡做類似的怪夢?你從小到大做了幾回?統共就做那麼一回夢,就把你美的以爲自己是什麼活佛轉世了,我看你就是自己想去當和尚,給自己找藉口呢!”艾莉芸一把揪住雍博文的耳朵,越說越不講理了。

“哎喲,小芸姐,你輕點,我真沒想過……”

雍博文就準備跪下求饒的工夫,門突然被推開了,魚純冰突然闖了進來,叫道:“喂……哎?小芸姐,你在教訓這個死色狼嗎?那我等會兒再來。”攸地一下,又縮回到門外。

艾莉芸連忙鬆手道:“小魚兒,進來吧,我們沒事兒了。”

“這就完了?”魚純冰滿臉遺憾地走進來,手裏居然拿着個DV,“我還以爲你能罰他跪跪鍵盤或是主板呢,怎麼就這麼輕易放過他了?”

好惡毒的小丫頭!

雍博文大怒,心裏盤算着以後找機會,定要報復回來,只是這個想法那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說出來,只是問:“小魚兒,有什麼事情嗎? 刁蠻女主播:霸佔兵哥成癮 以後記得進門要先敲門!”又打算端老闆架子。

“嘁,下次我直接從地板裏穿過來,不從門走,就不用敲門了。”魚純冰撇了撇嘴,沒壓根沒把雍大老闆的話當做一回事兒,“小魏把宣傳網站設計得差不多了,過去瞧瞧,挺有意思的。”

雍博文挺驚訝:“這麼快就設計出來了?這個小魏果然是人才啊。走,瞧瞧去。”說完,拉起艾莉芸就往外走。其實,他主要是想轉移艾莉芸的注意力,藉機把艾莉芸這次發飈化於無形,要不然等魚純冰一走,沒準他就真得要跪主板了,而且得他自己開機箱拆下來!

“哎,跑這麼快乾什麼?”魚純冰連喊帶叫地跟在後面。

三人出了老闆辦公室,下到二樓,進了正對樓梯的房間,房間上還掛着塊嶄新的牌子:網絡技術部,部長理所當然就是三天前才上班的魏榮了。

雍博文也不敲門,咚的一聲推門而入,正坐在電腦前面的魏榮嚇了一個跳起來,尖叫:“誰呀!”

雍博文被魏榮的舉動嚇了一跳,沒好氣地說:“是你老闆我,別總一驚一咋的,像個女人。”後腦勺立刻捱了一下,就聽艾莉芸道:“女人怎麼了?”雍大老闆只好縮起脖子,一聲不吭了。

“雍總啊,嚇我一跳。”魏榮看清來人,立刻堆起笑臉道,“雍總,您來看看,我設計的怎麼樣?”

雍博文湊過去一瞧,就見顯示器屏幕上正顯示着一個登陸界面,背景是一幢陰森的古堡,殘月當空,陰風陣陣,很是恐怖。

登陸進度很快結束,畫面變成一個破爛不堪的房間,破桌破牀,一個穿着校服的年輕女孩兒站在房間中央,頭頂上還有兩個大字:“美女”!

“我好像是讓你設計網站吧,怎麼變成遊戲了?”雍博文大感奇怪。

魏榮便道:“雍總,你達任務之後,我經過認真思考,仔細研究,深刻領會,又在魚副總的英明指導與親切關懷下,認爲遊戲社區的形式,遠比一個普通網站要好得多。”

雍博文一聽就明白了,回頭瞪着魚純冰道:“又是你的餿主意!”

這事兒還得從三天前開始說起。

休息了一夜,魏榮精神抖擻地前來報道上班,雍博文先帶着他熟悉環境,認識諸位同事。在和衆多鬼員工見面的時候,小魏同志被嚇了半死,留在此處工作的想法又開始動搖了,總覺得爲了這麼幾個錢,實在是沒有必要時刻冒着生命危險,正猶豫地工夫,屬於公司的活人員工陸續上班,小魏同志的立場立刻就重新堅定起來!原因無它,這公司美女成羣,真是男淫的天堂啊,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錢財誠可貴,美女更重要!尤其是魚副總呲牙向這沒見過世面的新員工笑了兩下,小魏同志便決定唯魚副總馬首是瞻了!

安定了心思之後,魏榮立刻積極主動地向領志要求工作。

雍博文便把設計一個網站來宣傳公司的想法說了,讓小魏同志改良公司當前那個簡陋的網頁,儘可能把公司網站做得精緻華麗,風格獨特。

小魏同志立刻滿腔熱忱地投入到工作中來,魚副總得知消息後,本着公司的事情都要插一腳的熱情態度,大架光臨網絡技術部,對小魏同志的工作進行了指導。

魚副總的基本精神是,好看不如好玩,網站不如遊戲,現在的網民有幾個不玩遊戲的?既然要重新設計網站,不如搞成遊戲好了。

當然,純粹的遊戲設計起來一時半會也搞不出來,小魏結合兩位老總的意見,以魚副總意見爲主,便設計了現在這個遊戲形交流社區,就是三D環境的框架下,人物以虛擬形態即時交流,不用設計任務怪物,除了主城外也沒有其它地圖,換句話說,就是個三D聊天室。小魏同志便偷了懶,把當初上大學時,跟幾位室友無聊時設計的一款未完成的遊戲給拿出來改了改,只花三天就算完工。 雍博文操縱着人物出了誕生房間,到城裏逛了一圈,感覺背景環境設計得不錯,陰森恐怖的城市挺像樣,只不過這就是一座純粹的空城,除了他這麼一個遊戲人物,連條狗形的NPC都沒有,不禁有些惱火,覺得魏榮這是在敷衍工作,轉頭問:“小魏,你搞這麼個空蕩蕩的城出來,有什麼用?哪能吸引人?你這完全是對工作不負責嘛,這種態度怎麼能搞好工作。你說說,我讓你搞網站,你卻搞出這麼個四不像的東西來,還不如原先那個宣傳網頁讓人感興趣,這怎麼能成,你就是這麼給我一個驚喜的嗎?”

一見老闆發火,魏榮連忙解釋道:“雍總,我原來是有設計NPC,還有些簡單地趣味小遊戲來吸引用戶,可是魚副總說用不着,我就都刪了……”

雍博文便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刪了之後拿什麼來吸引用戶?”

“那個,魚副總說了……”

魏榮訥訥地解釋了半句,雍博文便不耐煩地打斷了他,“別說魚副總說,你自己難道沒有想法嗎?這麼明顯的餿主意,你也聽……”

“喂,夠了,我忍你好久了,這麼一會兒,連說我兩次餿主意了!”一直站在後面旁聽的魚副總終於忍無可忍了,“你個死色狼,土老冒,跟不上潮流的出土編鐘,不明白怎麼回事兒,就給我老實地一邊看着,這不是還沒完成嘛,我就是要叫你們一起過來,看看這最後完成的奇蹟,閃邊去!”大步上前,把變成出土編鐘的雍老闆擠了個踉蹌,來到電腦前面,從挎包裏掏出東西來,擺在電腦桌上。

那是個喇叭樣的東西,底下帶着圓座,接着長長的數據線,兩頭都是USB接口,自帶電源線,看起來好像個復古式的音箱。

魚純冰麻利地把東西接到機箱上,擡頭喊道:“大頭鬼!”

大頭鬼攸地飄進房間,“魚副總,有什麼事情?”

小魏噌地跳起來,放聲尖叫:“鬼呀!”

“叫個頭啊!”雍博文一巴掌拍到魏榮腦袋上。

魏榮摸着腦袋嘿嘿乾笑兩聲,解釋道:“還不太適應,我再叫兩天就習慣了!”

魚純冰指着那個喇叭道:“從這裏鑽進去!”

大頭鬼飄到喇叭邊上,伸脖子瞧了瞧,道:“魚副總,這是什麼東西?有沒有危險?會不會露電?你讓我往喇叭裏鑽幹什麼?需不需要我準備點什麼?有沒什麼注意事項沒有?”

“哪來那麼多廢話!你是大頭鬼,不是囉嗦鬼!”魚純冰擡手揸着大頭鬼的脖子,把他的腦袋按進了喇叭裏。

喇叭彷彿有股強大的吸力,大頭鬼只來得及叫了一聲,攸一下被吸了進去。

下一刻,屏幕上空蕩蕩的主城裏,多出一個鬼來,頭頂上還飄着三個字:大頭鬼!

大頭鬼大抵是沒有弄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東張西望片刻,開始在荒涼的破城裏遊蕩,走幾步喊幾嗓子,“有人嗎?”,“老闆,你們在哪裏啊?”。

雍博文等人目瞪口呆,魏榮看着魚純冰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崇拜。

“怎麼樣?厲害吧。”魚純冰得意地拍了拍雍博文的腦袋。

這一下倒把雍博文給拍醒了,撥開魚純冰的爪子,問道:“你是怎麼搞的?”

“當然是靠這個嘍。”魚純冰一拍那個喇叭,介紹道,“這是我老爹公司最新設計靈體數據轉換器,可以把鬼魂、惡魔之類的靈體轉換成數據形式存儲放置,主要目的是爲了押送厲鬼引渡惡魔用的安全模式,目前還在試驗過程當中,我覺着既然能把鬼轉成數據存在郵盤,那存到服務器上也應該行得通,所以就拿來試試。嘿嘿,以後我們就可以把暫時沒有事情的鬼都送進社區裏當NPC,不比那些死板的程序強得多?怎麼樣,我聰明吧,佩服我吧。”

“太離譜了,鬼也能轉化成數據嗎?” 寵妻無敵 雍博文忽然間覺得這個世界的合理性很值得懷疑。

一直保持沉默的艾莉芸終於忍不住問:“那怎麼把他們取出來?”

“保持機器聯通,逆轉程序就可以了嘛。”魚純冰操作按鈕,就見屏幕上的大頭鬼攸地一下子不見了,跟着從喇叭口裏噴出一團黑煙,在空中慢慢凝成了大頭鬼。

大頭鬼迷迷糊糊地看了看一屋子的人,摸不着頭腦地問:“我剛纔去哪兒了?”

“以後你們新的工作休閒娛樂地點!”雍博文一句話,就算是認可了魚純冰的想法,“感覺怎麼樣?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沒有?”

“挺好的,就是那地方太破了,以我的人生經歷來看,正常的世界中不會有那麼大一座半個人影都沒有城市,這是很不合乎情理的情況,據我分析,該城市極有可能發生了大規模災難,所有居民都被緊急疏散,相信以後還會再搬回來的,我們這些鬼沒事兒在那個地方遊蕩似乎不怎麼好啊……”

魚純冰忍無可忍一把揪起大頭鬼,塞進喇叭,把他重新傳進了遊戲裏。

一屋子人都露出如負重釋的表情,雍博文難得對魚純冰的行動很讚許地點了點頭,然後道:“現在公司裏大概還有將近三百閒鬼,沒事兒乾的都送進去。還要做些廣告宣傳,把我們的這個互動社區的名聲打出去,小魏你現在先把服務器搞起來,然後在網上做些廣告,不用怕花錢。對了,把我們公司也設計到遊戲裏,我們完全可以接受網上委託。對了,到時候可以讓他們這些員工在社區裏自由跟玩家勾通,自主接生意,只要跟我們備案一下就可以了!”

在陰森一夏山莊亮相之後,很多行內人士都過來租鬼,有要美豔女鬼當模特的,有要快腿鬼當夜間送貨員的,幾天之內就租出去近一百個鬼,可惜行業人士能用到鬼的地方畢竟有限,有實力租鬼來用的也是少數,租了這百餘個鬼之後也就飽和了。雍博文也曉得這些人是藉機跟自己拉頭系,對此也並不怎麼在意,只是還剩下近三百個鬼沒有用武之地,又沒有其他生意,整天無所事事閒着,總是擔心搞出些什麼事情來,如今有個能派上用場的地方,便迫不及待地把他們都安排過去了。

正安排着,忽見季樂兒走了進來,道:“雍總,協會的羅小姐打來電話,說魚主席有事想跟您面談,說是青龍寺的事情有些眉目了。我已經看過了,您下午沒事兒,就替您定了下午兩點過去。”

季樂兒進了公司後,就接替了許可的位置,當門迎接電話,順便替雍博文規劃行程,記錄雜事,完全是當祕書使,而真正頂了貼身祕書名號的艾莉芸大小姐卻是嘛事兒都沒有,整天在公司是閒逛,再不就扯着雍博文訓話,幸好大家都知道她是未來的老闆娘,也不會有人或鬼有什麼意見。

“青龍寺?又有什麼事情?”艾莉芸現在大約是有些青龍寺過敏症,一聽到這個詞就有爆走傾向,馬上立着眼睛發問。

雍博文連忙解釋道:“沒什麼,那個聖恆集團不是自稱青龍寺的人嘛,我前陣子託魚主席調查他們的底細,原來是想着知己知彼纔有勝算,誰知道後來的事情發展根本用不上了。我下午就回魚主席一聲。”

魏榮突然叫道:“老闆,老闆,有人註冊新用戶了!”

赫,不愧是新時代的信息利器,這纔在網上開通服務,不到兩分鐘呢,居然就有人註冊新用戶了,簡直太快了,快得有點讓人難以致信。

不會又是協會內部的什麼法師吧。

雍博文這樣想着,還是和衆人一齊把頭湊到顯示器前。

魏榮操縱的人物美女就站着城中最大的一間建築門口,那門上掛着塊金光閃閃的牌子,上書四個大字,“租鬼公司”。

大頭鬼在公司室內飄來蕩去,似乎在收拾衛生。數據化的鬼魂與程序數據相互影響產生互動,使他可以拿起遊戲裏的各種物品。

“公司的名字可不是這個啊。”雍博文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似乎對魏榮擅改公司名頭有些不滿。

魏榮連忙解釋道:“這是個遊戲社區,有特色的名頭纔會引人注意,這個名字雖然不正替,但直指本質,又有特色,最能引起人的好奇,這個客人剛剛註冊,走到這邊就停下腳了。”

說的那位客人也是個女性角色,頭頂上卻頂着隨便看看四個大字,倒還真符合這位的身份,許是這位在網上閒逛湊巧看到了這個網站,就進來隨便看看。

隨便看看正跟美女聊天。

“美女,你也是剛註冊上來的嗎?”

“不是,我是租鬼公司的服務人員。”

“租鬼公司?真有意思,是租寵物的地方嗎?這是什麼遊戲呀,到處都空蕩蕩的,連個鬼影都沒有,就算沒玩家,也得有幾個NPC纔對吧。”

“NPC很快就會出現,我們這個互動社區纔剛剛開始運營,你進來的得太早了。”

“運營遊戲哪有你們這樣子搞的,太不專業了,一看就是個山寨公司。” “我們這不是遊戲,是互動社區,隸屬租鬼公司旗下,專門承接各種租鬼業務。想租鬼嗎?價格便宜,種類齊全,服務周道,無論您是要用來嚇人整蠱,送貨快遞,還是作網頁視覺特效、當電影臨時演員,只有您想不到的方面,沒有我們做不到的服務。”

“搞得還挺像那麼回事兒似的,你們租鬼的價錢怎麼樣啊? 總裁的蜜戀愛人 都能幹什麼?”

“價格是根據業務具體情況定的,我們有各行各業的專業鬼,可以最大可能滿足您的要求。”

“嘁,那好,我租個鬼,幫我把這次的期中考試卷偷出來,價錢方面好說,你們用什麼支持?信用卡?支付寶?快錢?是先款後貨還是見貨付款?”

“偷,偷考試卷?同學,這樣做不好吧。”

“你管我好不好呢,你只管做生意就是了,快說做不做。”

“稍等,我請示一下,你可以先跟屋裏的大頭鬼聊聊,他可是一隻真正的鬼魂喲!”

魏榮擡頭看着雍博文。

雍博文正氣凜然地道:“這種生意怎麼能接?學生就該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幫他偷考試卷,太離譜了,堅決不能同意!拒絕他!”

“等一下!”魚純冰立刻表示反對意見,“這是我們第一單生意,絕不能拒絕,那太不吉利了,有道是開業大吉,怎麼能開業就往外推生意的?”

艾莉芸奇怪地道:“小魚,我們已經租出去好些鬼了吧,怎麼能說這是第一單生意?”

魚純冰道:“小芸姐,你想想,陰森一夏山莊那是劉胖子介紹的,其他都是協會法師上門來租的,沒有一個真正是我們自己找來的業務。直到今天這筆纔算是真正的屬於我們自己的第一筆生意,所以絕不能往外推!”

“可是,這種委託不太好吧,偷考卷哎。”艾莉芸有些猶豫。

“如果他是好學生,偷這一次也影響不到什麼,如果他是壞學生,就算不偷考卷,他在考試的時候也會抄襲!所以,我們幫他偷一次考卷,根本影響不到他的人生觀世界觀。大不了,只次一次,以後他再委託的話,不幹就是了!”魚純冰態度極爲堅決。

“這樣啊……”艾莉芸開始動搖了。

雍博文見狀,連忙道:“不行,不能接!你看他起的ID,就是知道他只是那種窮極無聊的網民,上來閒逛的,根本沒有真正租鬼的誠意,沒準兒他只是隨口一說,過後就不出現了,那我們不是又浪費時間又浪費人……那個鬼力?根本沒祕要答理他!”

“你不接我接,小魏躲開!”魚純冰壓根就沒把雍大老闆放在眼裏,那話甩得比老闆還硬,也不知道這公司是誰的,放下話側身子,把魏榮從電腦前面擠開,噼哩啪啦地敲擊鍵盤,跟那個隨便看看聊了起來。

“隨便看看,這個委託我們接了,把需要偷的考試卷的具體地點告訴我,由於這個委託有時效限制,我們暫時只能接受本地委託,如果是確認是本地學校,那麼我們接受委託。”

“弄得挺像真事似的,行啊,我是春城的,你們去八中吧,試卷就在教務處鎖着。”

“明天這個時間上線,我們會把考卷的一部分掃描成圖片發給你,確認付款後,再把其他部分給你!請先準備好錢,租金三百元,一次性付清,概不賒欠!”

“三百塊錢,好貴,還不知道真假,打個折吧,要是這次考試能過了,回頭我多介紹點人過來給你們捧場!”

“三百塊錢,這是最低價了,因爲你這是一次性委託,而且是本公司網上接受的第一單業務,所以收取的是臨時性服務費用,要是長期租用本公司的鬼魂,都是以萬元爲單位的。”

“行啊,我也不差這幾個錢,明天我來看貨。”

隨便看看說完,就下線了。

“老闆,搞定!”魚純冰一拍鍵盤。

雍博文陰沉着臉說:“我們這是在犯罪,是在帶壞孩子!”長嘆口氣,“不過,這個網上業務還是大有可爲的,季樂兒,快點把公司裏的所有閒鬼都招集起來送進電腦,小魏馬上打廣告!”

直忙活了一個上午,公司裏的所有閒鬼才算都送進服務器裏。

一時整個遊戲城裏都是鬼影亂晃,場面熱鬧而壯觀,可惜的是除了上午那個隨便看看,就再也沒有其他人註冊進來。

衆人忙活了一上午,臨時晌午下班,魚副總提議爲了慶祝上午成功地自主接了第一單生意,不如大家出去好吃一頓,衆人無不響應,紛紛呼喝同去。

收拾好東西,出了公司,洛小楠忽然指着天空叫道:“快看,快看。”

衆人擡頭一瞧,就見春城的天空中光茫閃爍,竟浮着好大一篇文字。

“懸賞通告!我公司現於春城地區尋找轉世活佛,如有知其下落或線索者,一經覈實即有重獎,保底獎金五十萬英鎊!轉世活佛特徵如下:出生時有異像,落地開口能言,無師自通佛經,有通靈野獸自發護法……”

落款是“聖恆國際亞洲分公司”還有聯繫電話、傳真,手機號、電子信箱、QQ號碼、MSN,郵局信箱,通訊地址等等。

雍博文相當震驚:“我記得以前除了藏密找活佛大張旗鼓,其他什麼轉世投胎之類的,都是偷偷摸摸地尋找,現在已經可以這麼找了嗎?不知道會不會在電視影院上放廣告?”

艾莉芸卻奇道:“爲什麼是英鎊,不用美元?通常這種國際公司不都用美元的嗎?”

洛小楠道:“現在國際金融危機嘛,美元一直在貶值,英鎊還算堅挺,用這個幣種結算顯得有誠意。”

季樂兒仔細地看完那個轉世活佛特徵,小聲說:“這些特點好恐怖,要是一般人家見到了,會不會把他當成妖怪處理?”

衆人紛紛點頭:“很有可能,很有可能!”

“喂,小夥子,你們在看什麼?”

一路過老太見這一幫人擡頭望天,還在小聲議論,連忙仔細瞧瞧,青天碧落,浮雲朵朵,也沒什麼東西啊,實在忍不住好奇,便過來詢問。

原來這天上的字是法術弄上去的,非有法力的法師是看不到的,魏榮和艾莉芸身上有雍博文畫的通靈開眼符,所以能看到天上的字,大家也都不奇怪,可普通的路人看不到纔是正常現象。

雍博文連忙掩飾:“沒什麼,我們只是在討論天氣。”

“小夥子,年紀輕輕不說實話是不是?”老太立刻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想說就拉倒,大娘我一把年紀了,你也好意思張嘴就騙?”

雍大天師訥訥說不出話來。

魚純冰轉了轉眼珠,堆着笑臉,湊上來道:“大娘,不是我們不想告訴你,實在是怕說了實話,你不相信,也以爲我們是在騙人。”

老太道:“你說嘛,不說你怎麼知道我會不相信?小姑娘,大娘我吃過的鹽比你們吃過的飯還多,走過的路比你們走過的橋還長,是不是撒謊,我一眼就能瞧出來。”

“哇,大娘你好厲害哦,那我就說實話了。”魚純冰神神祕祕地湊過來道,“我們在看飛碟!你看那朵雲彩沒有,就最大的那朵,後面藏着個飛碟,剛纔露了好幾回,我們猜那上面的外星人肯定在偷看我們,所以我們決定回敬一下,聚在一起圍觀他們!”

“飛碟?真的嗎,在哪兒,在哪兒?”

老太一聽來了精神,立刻瞪大眼睛,往天上張望。

魚純冰不理會直拉她袖子的季樂兒,煞有其事地指着天空說:“就在最大那朵雲後面。得隔一會兒纔會露出來,我們都看半天了,就看到兩次,得有點耐心。”

艾莉芸也看不下去了,拉着魚純冰道:“小魚,走吧,我都餓了。”轉頭又對老太道:“大娘,天上已經沒有飛碟了,快回家吧。”

老太卻固執地道:“別想騙我,飛碟要是走了,你們還能在這裏看着不成?我也得瞧瞧這飛碟什麼樣子。”

魚純冰嘻嘻一笑,帶頭上了雍大老闆的越野車。

等雍博文發動車子走出好轉,回頭再瞧,那老太還十分認真地伸着脖子往天上看呢,不禁搖頭嘆息:“這老太太會不會累出頸椎病啊!”

越野車駛出沒多遠,路旁停着的一臺捷達悄悄發動,跟了上去。

雍博文自是不知道身後還有個尾巴,把衆人拉到飄香餃子王,海吃一頓。

這一頓飯直吃到下午一點多,雍博文見跟魚承世約好的時間快到了,這才先送衆人回公司,然後驅車直奔法師協會。

熟門熟路地上了電梯來到魚承世的辦公室,卻見不僅魚承世已經在等,而且沙發上還坐了好幾個人,當中還有一個熟人,竟是劉意。

劉胖子獨自坐在一把單人椅上,面對沙發上坐着的衆人,滿頭是汗,瞧起來倒好像是在受着審問,一見雍博文到來,便好像見了救星一般,站起來搶先招呼道:“雍老弟,你可算是來了。” 雍博文心話說了,這是唱的哪一齣啊?

魚承世迎上前,客套話也沒多話,直接道:“來,小雍,我給你介紹幾位總會來的領導!”說完使了個眼色。

可惜雍大天師悟性低,愣是沒明白這位魚大會長使眼色是什麼意思,只是見魚承世臉色難看,便暗自在心裏加了幾分小心。

“這位是中華法師協會總會常務理事,章八爪天師。”魚承世先介紹坐在最中間的中年人。

這人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白白淨淨細長臉鷹勾鼻,下巴上留着撮山羊鬍子,一頭飄逸的長髮,看起來像過彈琴作畫的藝術家多於畫符捉鬼的法師。

一聽這名頭,就知道是個大人物,雍博文連忙微笑示意,主動伸出手去想握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