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黃雨珊停住腳步,不解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難道他們害怕?

蘇瑾月拿出一張符籙遞給黃雨珊,「這張符籙給你。」

「嗯。」黃雨珊笑了笑,伸手接過符籙,她也沒多看,向著那頭高階仙獸沖了過去。

很快眾人就取代了那三名修士的位置。

那三名修士見狀,連忙退到了一旁,拿出丹藥開始療傷。

六級仙獸的實力豈是藍蝶兒一行人可以對抗的,很快他們就都受了傷。

黃雨珊想到蘇瑾月給她的符籙,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扔了出去。

「轟!」隨著一道耀眼的白光和一聲巨響,那頭兇猛的六級仙獸,直接被轟成了虛無。

眾人愣愣的看著原本六級仙獸所在的地方。這是怎麼回事?

「雨珊,你剛剛扔的是什麼?」藍蝶兒看向黃雨珊,此時她還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是的真的。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黃雨珊緩緩的回過神,咽了咽口水,「那個…是戰月給我的符籙。」她真的沒有想到,那張符籙的威力會這麼巨大,讓她完全沒有一絲心理準備。那究竟是幾級符籙? 「戰月給的?」眾人齊齊的看向了蘇瑾月。他們越來越覺得蘇寒和戰月不簡單了,蘇寒是八級仙陣宗師,戰月又有著如此威力巨大的符籙。

能將六級仙獸一下子炸成虛無的,最起碼是七級以上的符籙,恆天界連六級以上的仙符都是一符難求,更不用說是七級以上的仙符了,那可是花再多仙靈石都買不到的。因為恆天界根本就沒有七級仙符宗師。不!有一個,她就是清流派的新宗主蘇瑾月,難道戰月是蘇瑾月?

「你們怎麼把它給炸沒了?你們知道為了抓住它,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嗎?不行,你們必須要賠給我們。」之前獲救的三名修士中的一名中年婦女冷著臉看著眾人。

眾人一愣!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知好歹,要不是我們出手,你們以為自己能活得了嗎?」黃雨珊怒道。早知道他們就不幫他們了,害的他們受傷不說,還用了一張那麼珍貴的符籙。

「我有開口讓你們幫忙嗎?真是自作多情。」中年女修冷哼道。

「你!」眾人被氣得差一點吐出一口血來。敢情是他們自作多情,幫了他們還得受他們的氣。

「各位不好意思!剛剛謝謝你們幫忙了。」一名中年男修歉意的看著眾人。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伴會這麼不講理,剛剛要不是對方及時幫忙,他們肯定撐不到現在。別說抓六級仙獸,能活著離開就已經很不錯了。

「楊師兄,你怎麼還向他們道謝,要不是他們插手,我們已經抓到那頭六級仙獸了。」中年女修不悅的看著中年男修。

中年男修沉下了臉,「人不能忘恩負義,不然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道不同不相為謀,告辭!」說完,他對著藍蝶兒一行人拱了拱手,抬步向著前面走去。

另一名年紀稍輕的男子,看了一眼氣得臉色通紅的中年女修,又看了看離開的中年男修,在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才組了個隊,沒想到這麼快就散了。

「多謝各位幫忙!在下秦岩,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與各位組隊?」秦岩感謝的看著眾人。他自然不會像馬艷菲那麼不分是非。

「當然歡迎了。」周彥君笑道。他就是要氣死那個不知感恩圖報的女人。

「歡迎秦兄加入。」肖晨也笑著點頭。

「你!你們!」馬艷菲氣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雙手捏的咯咯作響。要不是她的傷勢未愈,她絕對會讓他們嘗嘗她的厲害。

蘇瑾月和戰亦寒走了過來,掃了一眼中年女修。這種忘恩負義的人,是他們最討厭的。

「我們走吧。」黃雨珊開口道。她現在氣得胸口疼,不想再和對方多廢話。

「不許走!除非你們把六級仙獸賠給我。」馬艷菲來到眾人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她當然知道他們是不可能賠給她六級仙獸的,但是今天他們不拿出一些東西給她作為賠償,她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你真的要我們賠給你六級仙獸?」蘇瑾月嘲諷的看向馬艷菲。

「不然你們別想走。」馬艷菲哼道。

「好!我們賠給你。」蘇瑾月玩味勾起唇角。只希望對方不要後悔! 馬艷菲疑惑的看著蘇瑾月,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她真的要賠她一頭六級仙獸?可是那可能嗎?對方肯定是在耍她。

其他人也都不解的看著蘇瑾月。他們當然不會以為,蘇瑾月會真的賠一頭六級仙獸給馬艷菲。

「好!我等著!今天你要是給不出來,你就休想離開。」馬艷菲冷笑著看著蘇瑾月。她倒要看看,她用什麼賠。

蘇瑾月看向藍蝶兒一行人,「我和寒先離開一會兒,你們在這裡等我們一下。」

「你們去哪兒,這裡可是很危險的。」藍蝶兒擔心道。

「我們馬上回來。」 總裁爹地傷不起 蘇瑾月說著,已經跟戰亦寒走向了森林深處。

「他們不會有事吧?我們要不要一起去。」藍蝶兒看向眾人。她真的很擔心蘇寒和戰月,這裡可是死亡森林,到處都有著危險。

「他們不會有事的。」黃雨珊肯定道。蘇瑾月能拿出那種級別的符籙給她,她的身上肯定還有著其他的符籙,而且蘇寒還是八級仙陣宗師。

「別擔心,他們不是一般的人。」凌絕棋伸手拍了拍藍蝶兒的肩膀。

「嗯。」藍蝶兒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著一旁讓了一步。

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森林深處走去,很快就發現有幾頭高階仙獸正在河邊喝水。

兩人相視一笑,戰亦寒抬手丟出陣旗,蘇瑾月同時丟出符籙。

幾頭仙獸很快就被符籙炸的體無完膚,輕輕鬆鬆的就被蘇瑾月收入了金葉界,在丟入金葉界的同時,她將幾頭仙獸都契約了。等她將家人接到恆天界的時候,她打算每人送給他們一頭仙獸。

想到這裡,蘇瑾月看向戰亦寒,「我們再去多抓幾頭吧。」反正現在時間才過去一炷香都不到。

「好!」戰亦寒微笑著點頭。

隨著時間的過去,眾人不時的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離開的方向。

「這都快兩炷香了,他們怎麼還不回來?」藍蝶兒擔心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離開的方向。雖然大家都說蘇寒和戰月不簡單,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擔心。

「他們會不會迷路?這裡可是有很多迷陣的。」黃雨珊隨即就想起了戰亦寒是八級仙陣宗師,笑了笑,「我差點忘了蘇寒是八級仙陣宗師。」

「他們回來了,我就說他們不會有事的。」肖晨笑著指了指向著這邊走來的蘇瑾月和戰亦寒。

看到兩人安全回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他們雖然嘴上說不擔心,但是心裡還是很擔心的,畢竟這裡可是恆天界的第一險地。

「你們不是說賠給我嗎?怎麼什麼都沒有?」馬艷菲冷笑著看著雙手空空的蘇瑾月和戰亦寒。她就知道他們是耍她的,那可是六級仙獸,豈是隨隨便便就能賠得了的。

蘇瑾月掃了馬艷菲一眼,看向眾人,「你們先去前面等我們,我們很快就過來。」

「不行!你不賠給我,他們一個都不許走。」馬艷菲攔住眾人道。她還打算從眾人身上多瓜分一些修鍊資源呢。

「我的暴脾氣真的忍不了了。」莫一仁撩起袖子,就要衝向馬艷菲。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他非好好教訓她一頓不可。 黃雨珊伸手拉住要衝出去的莫一仁,「你等一下,先看看戰月怎麼做再說。」她覺得戰月叫他們走,或許是她真的已經抓到了六級仙獸。戰月身上可是有著那種高品仙符,她就算抓不到六級仙獸,用符籙砸都能砸死幾隻。

蘇瑾月無奈的搖了下頭,抬手丟出一頭六級仙獸,「這頭六級仙獸賠給你,能不能得到它就看你的本事了。」

說完,她轉頭對著六級仙獸道:「給我好好伺候她。」

「是!」六級仙獸應道。

馬艷菲獃滯看著面前的六級仙獸。她沒有想到,蘇瑾月真的會拿出一頭六級仙獸賠給她,而且這頭六級仙獸還聽她的話。她現在有些後悔了,別說她一個人,就是之前他們三個想要對付一頭六級仙獸都難。

她要他們賠,是料定他們不可能賠給她一頭六級仙獸,只是想藉機敲詐他們一些修鍊資源。現在好了,對方竟然真的賠了她一頭六級仙獸,而且還是活的,她該怎麼辦?

「我們走吧。」蘇瑾月看向還呆在原地的眾人。

「哦!」眾人回過神,看著蘇瑾月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他們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戰月和蘇寒了,心中再一次懷疑,他們是不是就是傳聞中清流派的新宗主蘇瑾月和戰亦寒。

黃雨珊走到蘇瑾月的身旁,「戰月,你們知道清流派的宗主蘇瑾月嗎?」

蘇瑾月挑了挑眉,嘴角揚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知道。」看來是她和亦寒顯露的有些多了。

「你是蘇瑾月嗎?」黃雨珊問道。

「那你覺得我像嗎?」蘇瑾月笑著反問道。

「像。」黃雨珊點了點頭。

蘇瑾月笑了笑,沒有回答黃雨珊的話,與戰亦寒向著前面走去。

「求求你們把它帶走,我不要賠償了,求求你們帶走它吧。」身後傳來了馬艷菲的哀求聲。

「活該!」

「這隻六級仙獸可是你的,我們可不敢帶走,不然你又要纏著我們要賠償了。」

「哈哈哈…」

眾人好心情的笑著,向著森林深處走去,只留下了一臉絕望的馬艷菲,和那隻正盯著馬艷菲,虎視眈眈的六級仙獸。

「戰月,你們是怎麼抓住那隻六級仙獸的?」藍蝶兒好奇的問道。六級仙獸的實力和人類的仙君期差不多,戰月的修為是金仙初期修為,蘇寒的修為也只是玄仙中期,就算蘇寒精通陣法,也不能這麼快就活捉到一頭六級仙獸。

「有陣法和符籙。」蘇瑾月道。她將符籙給黃雨珊的時候,就沒打算瞞著自己仙符師的身份。

「你是仙符師?」想到之前黃雨珊扔出的那張符籙,藍蝶兒問道。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

黃雨珊聞言,轉過頭來,「難怪你有那麼厲害的符籙,你是幾級仙符師?」

「七級。」蘇瑾月道。她的煉符水平已經達到了九級,她怕說出來會嚇壞眾人。

「什麼?!你是七級仙符宗師?」眾人停住腳步,齊齊的看向了蘇瑾月,臉上滿是震驚之色。難怪她給的那張符籙,可以一下子將一頭六級仙獸給轟沒了。 蘇瑾月訕訕的摸了摸鼻子。

眾人回過神,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現在蘇寒和戰月就算說他們是清流派的宗主,他們都相信。因為他們表現出來的,實在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戰月,蘇寒,你們是不是隱匿了修為?」肖晨打量著蘇瑾月和戰亦寒。他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沒有啊。」蘇瑾月搖頭。她和亦寒的確沒有隱匿修為,只是他們的經脈比一般人要寬,所以實力自然也比同階修士高。

「真的沒有?」周彥君不相通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笑著搖了搖頭,「真的沒有。」

見蘇瑾月和戰亦寒一臉坦然,眾人也不再多問。如果蘇寒和戰月隱匿了修為,對他們只有好處,有兩名強者同行,他們通過死亡森林的可能性也會更大。

「那個請問一下,馬艷菲會死嗎?」秦岩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和馬艷菲也算是同生共死過,實在不忍心看著她就這樣隕落。

蘇瑾月搖了搖頭,「只是給她一點教訓,讓她知道忘恩負義的後果,不過之後她能不能活著走出森林,我就不能保證了。」以馬艷菲的實力,想要走出這片森林怕是很難。

「謝謝!」秦岩對著蘇瑾月點了點頭。馬艷菲能不能活著走出去,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讓他再回去和她組隊那是不可能的,他這輩子也最討厭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呀!」黃雨珊發出一聲輕叫。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黃雨珊陷入了沼澤之中。

肖晨上前一步,連忙伸手將黃雨珊拉了上來。

「沒事吧?」藍蝶兒打量著黃雨珊。

「沒事,就是那沼澤有吸力。」黃雨珊心有餘悸的搖了搖頭,打了一個清水決,將衣服上的泥漬去除。剛剛真的嚇到她了,幸好他們人多,要是她一個人的話,肯定爬不出來。

「這裡方圓百里都是沼澤群,我們想要過去,怕是有些困難。」莫一仁收回神識皺眉看向眾人。

蘇瑾月和戰亦寒探查了一下沼澤群,收回神識看向眾人,「不用擔心,我們有辦法。」他們以前也碰到過相同的沼澤群,比起當初遇到的那片沼澤群,這裡的吸力弱了很多。

「太好了!」眾人高興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

戰亦寒抬手揮出陣旗,沼澤群釋放出的吸力,瞬間消失無蹤,彷彿剛剛的吸力只是幻覺一般。

「可以過去了。」戰亦寒看向眾人。

「謝謝你蘇戰!」眾人向戰亦寒道了一聲謝,抬步跨入了沼澤群,果然一點吸力都感受不到了。只要沼澤群沒有吸力,就對他們產生不了影響。

眾人很順利的就通過了沼澤群。

戰亦寒收回陣旗,拉著蘇瑾月的手,與眾人向著前面走去。

接下來的行程十分順利,只是偶爾會遇到幾頭高階仙獸,不過這對眾人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只要蘇瑾月符籙一丟,高階仙獸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至於迷陣有戰亦寒這名八級陣法宗師在,自然也不會對眾人有什麼阻礙。

「那白色的霧氣是不是瘴氣?」發現前面的森林中飄浮著白色的霧氣,眾人停住了腳步。死亡森林之所以稱之為死亡森林,就是因為瘴氣,瘴氣不但帶有劇毒,還有著腐蝕作用。

「肯定是的,我用神識試試。」周彥君說著,就要釋放自己的神識。

「等一下!」蘇瑾月開口喊住了周彥君。

周彥君停住釋放神識的動作,看向蘇瑾月,「怎麼了?」現在對於戰月和蘇寒他是從心裡佩服的,要不是有他們在,他們就算能走到這裡,這一路也會很艱難。

「不用試了,那就是瘴氣。」蘇瑾月道。她剛剛已經用神識探查過了,就算是她的神識也抵擋不住那瘴氣,她的修為雖然只有金仙初期,但是她的神識強度卻不比仙君期的修士差。

「那我們要怎麼過去?」眾人皺眉看著瘴氣林。他們都已經走到這裡了,要是現在放棄,他們心裡豈會甘心。

「我聽說死亡森林的瘴氣可以腐蝕任何東西。」藍蝶兒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向著瘴氣林丟去。

很快就見到那塊石頭,在瘴氣的腐蝕下化為了虛無。

「好厲害的腐蝕性!」

「不知道我的五級上品仙器能阻擋多久。」

戰亦寒抬步走上前,揮手丟出陣旗,只見陣旗剛剛丟入林中就被瘴氣腐蝕了。

眾人見狀,心頓時沉入了谷底。原本他們還指望著蘇寒的陣法,可以助他們度過難關。可是現在連陣旗都被腐蝕了,怎麼還能布置出陣法。

「看來得重新煉製陣旗了。」蘇瑾月收回視線看向戰亦寒。亦寒現在用的只是普通的陣旗,以瘴氣的腐蝕強度來看,最起碼要七級以上的陣旗才能不被腐蝕。

「嗯。」戰亦寒點了下頭,盤膝坐了下來,拿出材料開始煉製陣旗。他是九級仙器宗師,煉製八級陣旗自然沒有什麼難度。

看到戰亦寒熟練的煉器手法,眾人再一次被驚呆了。看來他們對蘇寒的了解還是少了,原以為他只是一名實力很高的八級仙陣宗師,現在才知道他的煉器水平也是如此了得。

「肖晨,你看得出蘇寒是什麼級別的仙器師嗎?」黃雨珊轉頭看向肖晨。

肖晨是一名五級仙器大師,在恆天界也有些名氣,以他的煉器水平想要進入宗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只是他已經習慣了四處漂泊的日子,不喜歡被門派的條條框框給束縛。

肖晨搖了搖頭,「看不出來。」此時他的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原以為以自己的年紀能成為五級仙器大師,已經是鳳毛麟角了。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遇到蘇寒這個變態,簡直將他原本的優越感,碾壓的涓滴不剩。

「你都看不出來?」其他人聞言,紛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他們和肖晨相處了這麼久,自然知道肖晨的實力,他可是五級仙器大師,連他都看不出蘇寒是幾級仙器師,那蘇寒豈不是已經超過了肖晨,他究竟是什麼樣的妖孽?陣法高也就算了,連煉器水平也這麼高,讓他們情何以堪啊! 「戰月,你也懂陣法?」黃雨珊轉頭看向蘇瑾月。

「略懂。」蘇瑾月尷尬的笑了笑。一不注意就漏了陷,看來她還得謹慎一些才行。她不是不相信眾人,只是不想顯露的太多。不管在何時何地留一些底牌總是沒有錯的。

「這是幾級幻陣?好像比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些幻陣等級都要高。」肖晨釋放出神識掃去,卻完全感覺不到有陣法的痕迹。不過他不懷疑戰月的話。

「七級幻陣,這個幻陣看似沒有危險,卻處處透著危險,只要走錯一步,就會陷入危險之中,而且陣法也會隨之改變。」戰亦寒收回神識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