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黃柯無奈的嘆了口氣,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隨你去了,要真輸了也只能怪我們命不好。」

「黃兄,你們選好人了嗎?選好的話我們就開始吧。」金劍在對面大聲喊道。這時,陳林走了上去,笑道:「金兄,要不我們來個一局定勝負如何?」

「一局定勝負?怎麼個定法。」金劍疑惑的問道。

陳林回道:」我方派出三個弟子,你們也派出三個弟子,來一場六人團戰,不知金兄意下怎樣?我們若輸了,二話不說立馬就走,但是倘若你們輸了,守護陵的開掘就必須歸我們所有。」

聞言,金劍一愣,沒有當即回答,而是將目光轉向了身邊的韓消。韓消眼神閃動了幾下,沉吟了一陣,隨後點點頭,轉而對陳林回道:「陳兄的提議不錯,既然如此,我們同意團戰。」

聽到想要的回答后,陳林表面很平靜,心裡卻忍不住一喜,隨即轉身對著還未上場的三位弟子說道:「張翔,朱軍,劉三,等一下你們就一起上場吧。」

「一起上?」朱軍面露詫異,走上前去,開口時斜瞥著旁邊的龍舸,眼神里斂藏著一絲輕蔑之色。

「師尊,你叫劉師弟上場,這樣不太好吧,劉師弟只有龍種中期的修為……」

陳林擺了擺手,直接打斷了朱軍的話,他道:「你想說什麼,我都知道。龍種中期怎麼了?人家御劍門的弟子修為最高的不也是龍種中期嗎?可你們有誰可以拍著胸脯說勝得過他們?」

朱軍悻悻的低下頭,也不好再反駁什麼。開玩笑?人家可是劍修,越階做戰跟玩似的,那叫劉三的小子難不成還有這般高超的本領?哼!怕就怕,他到時候成累贅,反而拖累自己。朱軍暗忖不已,望向龍舸時多了幾分鄙夷。

「劉師侄,本來不想讓你出場的,可是你幾位師兄師姐不爭氣,這一回你不得不上場了,我還是那句老話,不論輸贏,我們都有獎賞。」陳林拍著龍舸的肩膀,囑託道。

龍舸輕嗯了一聲,恭敬的回道:「弟子全聽師叔安排便是。」

原本龍舸沒打算上場,不過,在聽聞這古墓是兵王的守陵后,他頓時就來了興趣。對這位煉器宗師,龍舸向來都是懷有十二分的敬佩。不敢有絲毫褻瀆,若能進入他的墓地,那怕看上一眼,也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

這天有個天賜的機會,無論如何他也要把握住!絕不放手。

「劉師侄,考慮到你因為修為的原因,在實戰上有可能不敵,所以並不需要你與之硬碰硬。我這兒有兩枚輕身符印與三張遁速符印,你的任務就是干攏或牽制住其中的一人就行,剩下的就交給你兩位師兄即可。」說這話時,陳林已從儲物袋裡拿出五枚符印遞給了龍舸。

龍舸將之接下,目光流轉了一圈,開口問道「師叔,弟子有一事相求。」

「師侄請講。」

「假如弟子僥倖能與兩位師兄一起取得勝利,師叔可否將進入古墓的一個名額讓給我。」龍舸一臉肅然,認真的說道。

陳林猶豫了片刻,回道:「進入古墓只有四個名額,本來已經早已為你四位師兄姐定好了,不過,你若能勝,我會讓出一個名額給你。」

龍舸頓時一喜,臉上卻不動聲色的道:「多謝師叔成全。」

後面的張翔朱軍兩人聽到這話都不由得冷哼了一聲。而劉成與史卉兒的臉色卻變得不太好看,讓出一個名額,那豈不是從他倆里選一個?

「他真還蹬鼻子上臉了,這小子簡直就是自不量力,他以為牽制住一位劍修這麼容易嗎?到時候莫被人家一劍斬了。」張翔小聲的說道。一側的朱軍輕聲道:「張兄所言極是,唉,也不知道師尊怎麼想的?這不是讓個廢物來拖我們的後腿嗎?」

… 第二十三章:強勢出手

陳林私下與張翔,朱軍又交談了一會,他們倆一邊聽,一邊點頭不已。

趁著這個時間,龍舸將手裡的五枚符印攤開一看。手掌上,只見五個橫躺的小方塊,形狀大致一樣,一寸見方。但顏色卻大不相同,輕身符乃是紅色,能將使用者的質量減到一個極輕的程度,利於加升速度。而遁速符則是紫色,它的功效就是令使用者的遁速提高數倍。

這五枚符印都是一次性用品,而且都是用於逃命。由此看來,陳林也未必看好龍舸,之所以選他上場,多半也是出於無奈吧。

這時,御劍門已經選好三位弟子上場,分別是兩男一女。修為都在龍種中期。龍舸對這三人凝目打量了一番,這三位弟子氣息內斂,劍氣暗藏,一看就是不俗之輩。特別是三人當中那位長得極為英氣秀美的妙齡少女,龍舸甚至有幾分看不透的感覺。

「現在,你們上去吧。」陳林此時也交待完了,對著三人說道。隨後,張翔走到前方領著後面的兩人朝著場上走去。

「劉三,我告訴你,你小子要死快死,要是敢直接投降,我第一個饒不了你。」張翔一邊走一邊冷不防的發出了一聲警告。朱軍也不懷好意的瞥望了一眼龍舸,除了一聲極為不屑的冷哼,他不想與龍舸發生任何語言上的交集。

「投降?」龍舸搖頭冷笑,對他們的話不予理會。在他的記憶里還從來沒有這兩個字。以前沒有,現在同樣也沒有,將來更不可能有!敵人只可能趴在自己腳下,而不是騎在自己頭上!

三人走到場上,對面遙遙也站望著三個人,而那三個人卻猶如一柄鋒銳的長劍!蘊藏著三分凜冽,七分寒殺!

上前之後,龍舸才發現對面站著的赫然正是那妙齡少女。

「這情況可不太妙啊。」

龍舸呢喃了一句,頗有幾分無奈,居然要他對付三人中一個最為棘手的敵人。沒辦法,為了進入守護陵,所有擋他路的障礙都會被一一踹開,這個少女也不例外!

少年雙眼微微一眯,邪氣傲然的眸里閃過一絲志有必得的精芒。

「動手!」

張翔暴喝一聲,從儲物物里抽出一根成人手臂般粗的鐵棒,上面黑紋繚繞,一股暴躁的氣息隨之震蕩開來,威勢駭人!而朱軍則拿出兩把流星大鎚。他兩臂如虯龍暴起,青筋盤饒,壯碩之極,頓時,朱軍舞起雙錘,對著身前轟然一撞,巨大的氣元爆炸開來,剎那間幾乎把空氣都撼得在顫抖!

亮出各自的武器之後,兩人就運轉起一身強橫的龍力,隨之暴掠而出!霎時,他倆就與對面的兩位劍修廝殺在了一起。

龍舸站在原地,巋然不動。而他對面的妙齡少女也是出奇的緊,她宛如雕塑一般的站著,完全沒有絲毫要出手的趨勢。

這種狀況,的確讓龍舸有些始料未及。本來他就計劃好了,一旦少女動手,他便用輕身符印加遁速符印,再施展出《御龍飛雪步》拖住少女。可是,眼前的一幕遠出所料。

不過,正好符合少年的心意,她要干杵,那少年自然奉陪到底。反正陳林給的任務是要他牽掣住其中的一人即可,又沒說用何種方法。既然少女不動,他也沒必要逞英雄似的殺上去。

見那少女氣息極度內斂,猶如一座隨時即會噴發的火山,看來,這位少女以前都是等他人發起進攻,再后發制人,但龍舸卻是個意外。對峙了片刻,見龍舸沒有出手的意思,妙齡少女眸子驀然一抬,兩道凌厲的寒芒從眼裡掠出。

「要動手了。」

一股凜冽的殺氣迎面撲來。龍舸心中一蹬,趕忙將符印攥在手中。

噌!

一聲兵戈相擦的金鳴從劍鞘上激蕩而起,妙齡少女拔下了長劍,凌厲的眼神驟然鎖定住對面的龍舸,隨即,妙齡少女柳眉一蹙,手腕一轉,三尺長劍平端而起。

盪劍式!

萬千劍式之中,盪劍式算是很普通的劍式了,但少女一運用起來,卻劍氣升騰,靜橫劍刃,止不住一股殺伐破滅的凶勢!

一劍盪出,少女飛身一閃,一眨眼的功夫便出現在了龍舸身前,長劍如激蕩潮水般洶湧撲來!龍舸反應不慢,《御龍飛雪步》當即運於腳下,身形暴退了三步。


手裡的五枚符印,龍舸沒有半點猶豫,一股腦的拍在了身上,輕身與遁速的效果瞬間開啟。龍舸頓時感覺全身如鴻毛般變得輕飄飄似的,腳下一動,彷彿整個人要飛起來一樣。

見龍舸躲過自己的劍式,妙齡少女微微一訝,轉手一劈,劍式瞬間轉變,閃電式!

妙齡少女的速度驟增三分,真如閃電划起,揮舞長劍,猛然追了上去。

少女長劍急出,眼看就要刺中龍舸,隨即,少年身形突然朝著旁邊一側,登時,只見一道白影一晃,下一瞬,少年便出現在了三米之外。

看到這一幕,妙齡少女小臉上有怒色浮起,連續兩次未中,已然激發了她必殺之心。

此時,場上另外兩處斗得如火如荼。張翔與朱軍做為最強的主力,實力果真不賴,一時間,竟與兩位劍術精妙的劍修打得不分上下。

黃柯等人見此,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 絕品世家 :「只要劉師侄保持狀態,能夠拖住那位女弟子,我們還是有幾分勝算的。」

陳林倚著著下巴,目光微閃,道:「那女弟子實力極強,現在還未爆發出真正的實力,張翔與朱軍必須快戰快決,若那位女弟子騰出手來,那局勢就不利了。」

黃柯微微點頭,眉宇間聚著一絲凝重。顯然他也看出了那位女弟子的強悍之處。此時,他卻只能但願劉三能夠撐久一點。

《御龍飛雪步》玄奧無比,龍舸早就將其融匯貫通,收放自如。憑藉著這套千變萬幻的步法,在避開妙齡少女發起的攻勢時,他倒是顯得十分遊刃有餘。

連續幾次出擊不中,妙齡少女嬌靨上已經冰寒無比,渾身的氣勢有此激蕩不安。像極一頭即要暴怒的獅子。

鳳舞式!飛龍式!猛虎式!……

龍舸身形急閃,腳下狂退不已,又一次避開了妙齡少女的攻擊。緊接著,妙齡少女寒眸一聚,氣勢驟然一變,長劍揮舞,無數的道凌厲的劍光暴射而出!

一瞬千殺!


見狀,一旁觀看的眾人也是大駭失色!黃柯心裡一塌,暗道「完了。」頓時,陽娟也驟然起身,準備出手為龍舸攔下這一致命的一擊。

陳林嚇了一大跳,表情上吃驚難掩,想不到這御劍門的丫頭這般強橫,這一招不僅是出其不意,更是厚積薄發!

一瞬千殺……雖然說這女弟子還沒修鍊到家,其精髓也只有一劍,但她卻利用劍氣,幻化出千百劍的洶湧攻勢,如同沒有升龍者級別的強大靈魂念力,很難以瞧出破綻。

可是,一個龍種中期的升龍士,能有媲美龍卵境的靈魂念力嗎?

此時,陳林無奈的嘆了口氣……完了。

對面。金劍與韓消看到這一幕之後,都紛紛露出欣忭的笑容,這一局恐怕又要贏了。

「有意思,呵呵。」

面對著千百道朝著自己射來的劍光,龍舸淡然一笑,臉上完全沒有了如臨大敵般的驚恐,有的只不過是一抹他狂任他狂,清風拂山崗般的雲淡風輕。

望著千百道劍光……龍舸不退反進,大步上前。妙齡少女一驚,心下暗道:「這傢伙不怕死嗎,居然敢直對絕殺的劍光!哼,既然你找死,那就由不得誰了!」

無數劍光像驚濤般狂猛推進,然而,就在其劍光要傾瀉龍舸身上時。他無視著凌厲的劍光朝著左邊一閃。

劍光早已鋪天蓋地,封鎖了少年所有避退的道路,就算他左閃,也照樣在劍光的覆蓋範圍內,可是當妙齡少女看到這一幕時,露出驚呆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咻咻咻!頓時之間,數之不盡的劍光****在了龍舸身上。而這些劍光一觸碰到龍舸的身子,就如漣漪一盪,通通地消失不見了。

妙齡少女明白,這一回他又一次避開了!一瞬千殺,真正的一殺位於正中央!

「這……」

愣住了……不僅黃柯等人也驚住了,就連金劍等人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居然避開了,如此的從容不迫,如此的輕描淡寫。好似洞悉了每一個動作一般。


「陳兄,你們隱藏得倒挺深的啊,沒料到還有位如此精通遁避之術的弟子。」

金劍略帶幾分驚撼的說道。陳林神色一緩,順著道:「哪裡哪裡,這位劉師侄只不過是我臨時從雲谷找來的,也並不知其根底。」

正在這時,場上開始有變化了。

張翔不知施展出什麼秘技,周身一層紫色的雲霧繚繞,盤旋橫卷。任憑那兩位劍修如此斬出劍氣,都被紫雲阻擋在外,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爆響!

喝!

一拳轟出,滾滾的紫雲急卷而出,化為了一隻紫色雲手,轟然拍在了其中一個劍修身上。中招之後,那劍修爆吐出一口血,倒射了出去。摔在地上無論怎麼掙也爬不起來。

另一位劍修見此,大驚失色,不敢硬抗。連忙劈出幾道劍氣,抽身急退,然而一側的朱軍剛好逮住機會,兩把大鎚急落而去,砸在了那劍修的背後。

劍修強忍傷勢,反身一劍斬退朱軍,前腳剛要走,紫色雲手後腳就拍了過來。

巨手轟擊之下,劍修被狠狠擊倒在地,昏死了過去。

金劍大吃一驚,忍不住驚呼道:「《大蒼雲訣》!」

… 第二十四章:萬劍歸宗

「《大蒼雲訣》!」

當這四個字被說出口時,金劍與韓消的臉上都禁不住露出難以置信表情。

「不!這並不是真正的《大蒼雲訣》而是《擬大蒼雲訣》!」韓消一眼就看出了玄機,《大蒼雲訣》一旦施展開來就是青雲蔽空,縱橫千米,不管是聲勢與威勢都要比《擬大蒼雲訣》強上不只一籌。

《擬大蒼雲訣》雖然說只是《大蒼雲訣》的一個模擬式的化龍訣,但如若煉成,其爆發出的威力也不是一般的化龍訣可以比擬的。

陳林不動聲色的笑道:「韓兄果真是好眼力,不錯,這正是《擬大蒼雲訣》。」

即便這門化龍訣是擬的,可是在雲谷中能修成的此訣的也少之又少,張翔就是其中一個。不然,陳林也不會毫無把握的提出六人團戰的建議。

此時,黃柯與陽娟臉上的愁雲一掃而光,御劍門現在只剩下一位弟子了,三對一,穩贏幾乎是板上定釘的事了。一想到這,他們就不由得將目光轉向石山下隱藏的守護陵。

「呵呵,陳兄好手段,把一位如此厲害的弟子隱藏得這麼深,恐怕就是要讓他在最為關鍵的時刻來個一擊必殺吧。」韓消眯著眼睛說道。聞言后,陳林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說隱藏也並非隱藏,使用《擬大蒼雲訣》弊端極大,雖說它施展起來,威力極大,但對身體的損傷卻也不可輕視。這門化龍訣,屬於典型的殺敵一萬,自損三千的傷招。要是出手的時機沒把得好,沒準把自己搭進去了。

「韓兄言重了,我們也只不過學了一下你們。」黃柯心情大好的笑道。前兩場比試,他們雲谷就是被御劍門牽著鼻子走,有苦難言。這一下總算反過來,可謂是妙哉甚也!也算是出了當初那口惡氣。

金劍神色如常,震驚的表情在臉上只是稍做停留,就歸於了平靜。

「三位可別高興得太早,誰勝誰負可還不一定呢。」

韓消別有意味的輕笑了一下。便不再多言,專心關注著場上的變化。

「形勢都已經擺明了,還死不認輸,他門下那女弟子再厲害,難道還能抗住三人的聯手嗎?」陽娟低聲念道,黃柯笑而點頭,深表同感。

不過, 豪門大少別寵我 ,沉吟了片刻,他突然說道:「不對,有問題!」

「劉三,你讓開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兩個就行了。」


張翔驅著滾滾的雲霧,來到了少年背後。少年扭頭一望,心裡微微一驚,既然對方要他讓開,索性他就讓開。

這女人可不太好對付,有人願意來頂替,這自然是龍舸再樂意不過的事情了。

旋即,龍舸身形一縱,化做一道白影,嗖的一聲,躥出了老遠。妙齡少女一臉惱怒,正要抬劍去追,卻被張翔與朱軍擋住了。

「小姑娘,你還是束手就擒吧,你兩位師兄已經落敗,現在就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若不理會我們的好言相勸,就別怪我們兄弟倆狠心了。」

張翔老氣橫秋的說道,語氣中甚至含著幾分的威脅之意。

妙齡少女臉色驟冷三分,黑色的眸子變成了幽冥的深藍色!手裡的長劍嗡嗡作響,光滑的劍刃泛起殘忍的光,似乎要暴嘯飛出,殺人飲血一般。

驀然,一股冰冷的氣勢鋪天蓋地的涌了過去,張翔與朱軍身心皆是一顫,竟的些許莫名的恐慌閃過。

不可能,一個龍種中期的女劍修而已,再強大也僅限於此,自己堂堂龍種後期的修為,再加上所向披靡的《擬大蒼雲訣》,對她又有何懼之有?張翔在心裡暗想著,最終強壓下了心裡止不住的慌恐。

「我們算是仁至義盡了,這可是你自己不走的,那好,休怪我等不憐香惜玉了!」

紫雲嘩啦啦的翻滾,一隻巨手隨之拍出,猛然轟向了妙齡少女。少女揮劍格擋,嘭地一聲,蹬蹬地向後急退了三步。

噗!

一口鮮血從少女口中吐出,凌厲的氣息衰弱了幾分下去。這《擬大蒼雲訣》果真強悍無比,名不虛傳!


「靈兒,出手吧,爆發出你真正的實力,即便使出那一招,師尊也同意了。」這時,韓消在場外驚聲喊道。妙齡少女扭望去,與朝消的目光接觸在起,只見後者點了點頭。隨後,前者狠狠的將嘴角的血漬擦去,撐著劍站直了身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