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麻辣燙:有屁就放

金槍不倒:借一百塊錢??我要去殺個人

麻辣燙:尼瑪??殺人的話??毓婷(注1)就行了??幾塊錢的事情而已

金槍不倒:靠??這都三個月了??得做手術

麻辣燙:我又不是醫生??跟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再次重申??我沒錢??送你兩字??呵呵

金槍不倒:你前幾天才弄了一個妞??爽了一晚還拿走人家的錢包手機??靠??你要是不講義氣??我也不講義氣了??我把這事告訴你馬子

麻辣燙:你嗎比……

……

司馬三光跟凌風都是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好端端的爲什麼對這段話感興趣

在看到瘋狗這個綽號的時候??我就有些疑心??再加上那個借錢的人在後面補充了一句‘爽了一晚還拿走別人的手機’??我更是斷定此人就是肖珏所說的那個瘋狗??也就是把肖珏騙到沙城??爽了一晚還拿走手機錢包的那個‘瘋狗’苟小峯

難怪我開始看到苟小峯名字的時候覺得有些熟悉

難道苟小峯就是江晨光??這有些說不過去吧??剛纔看他的身份證也就是十八歲?? 吃定總裁沒商量 如果時間往前推移一年??也就是江晨光跟唐老爺子爭奪地盤的時候??那他不是才十七歲??十七歲就能統領黑幫人馬

莫非他是劉家的後人??如果這麼解釋的話??倒也說得過去??畢竟最開始江晨光過來搶奪地盤的就是依仗劉家這個靠山??劉家雖然不是紅色貴族??但是家族勢力也不容小覷??跟凌家楊家有的一拼??劉家後人倒是可能有這手筆

隨即我又自己否決了這個想法??這身份證上面苟小峯明明就是沙城人士??而且??從他跟那個金槍不倒的對話中可以看出??他就是一個**絲??一個土生土長的純**絲??怎麼可能是劉家後人

思索了好一會??拿出電話給肖琳打了個電話??問到了肖珏的號碼??轉手就撥了過去

“哪個??”電話那邊傳來肖珏濃厚的星城口音

“能說普通話不??”我沒好氣的用星城方言回了一句

“你誰啊??”肖珏哼了一聲

“我是鍾正南??你姐姐同事??前幾天在將軍山坐車的??”我呵呵一笑:“還記得我不??”

“哦??你就是那個打算攔路搶劫的小毛賊??”肖珏似乎楞了一下??好一會才笑道:“你怎麼有我電話號碼??恩??問我姐姐要的吧??有什麼事情??”

肖珏的反應倒是很快??我似乎看到了她那狡黠的目光

“是這樣的??你跟苟小峯還有聯繫不??”我直接說道

“你說瘋狗??你想幹什麼??”肖珏狐疑的問道

“我鄰居家的孩子??才十六歲??就被他騙去開房??然後手機被他拿走了……”我開始信口開河

“你說的這些關我什麼事??”肖珏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我的話

我暗暗一笑??上次雖然只是稍微接觸??但肖珏絕對是心地善良之人??就算他被苟小峯騙財騙色??也不認爲對方是壞人??還真有一種小人眼中天下皆小人??君子眼中天下皆君子的味道

“你聽我說完??”我繼續胡謅:“爲了在朋友面前有面子??她拿的是她爸爸的手機??橘子5s??沒想到那個手機裏面存有很多電話號碼??”

“說重點??”肖珏很不耐煩的說道

“那個手機裏面有三十多名窮困家庭的聯繫方式??他爸爸每個月都要給他們打款資助??”我只得放出大招

這一招對肖珏果然有用??楞了好一會??她才急聲說道:“你想要我做什麼??”

“苟小峯現在就在星城??你打個電話約他出來吃飯就是??其餘的事情交給我??”我笑道

“吃飯??恐怕他沒啥興趣??我叫他開房吧??到時候給你電話??”肖珏說道

“行??那麻煩你了??”

……

掛了電話??跟凌風司馬三光說了下??兩人都是笑着搓手??說運氣還不錯

我腦袋裏突然蹦出來一個念頭??這運氣??該不會是福神的幸運之光控制的吧??那天不是被它給照了一下麼

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後??我手機就收到了一個信息??建設路??抗日賓館??702房

抗日賓館距離鋒芒網吧並不遠??走路十來分鐘即可到達??賓館老闆取這名字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就是大家都懂的??抗日抗日??抵抗日本??老闆就是一個民族主義憤青??這個意思就不再過多闡述;至於第二個意思??大家也都是懂的??抗日抗日??抵抗‘日’??就是不準那啥……叉叉圈圈嘛??這也是老闆的一種營銷手段??在不準叉叉圈圈的賓館裏面叉叉圈圈??是不是更有快/感

按說這個名字是不可能被工商局批准的??但老闆比較機靈??申請的時候寫的是抗舊賓館??意思是抵抗陳舊??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也沒違反什麼政策??批准下來以後??做了個大大的霓虹燈??不過在‘舊’字上面做了文章??那一豎故意弄壞??只有一個‘日’只是好的??到了晚上??霓虹燈一閃?? 校園美女同居 就是抗日賓館了

私貨夾帶完畢??鏡頭扯回到賓館702房

我湊在門前聽了下??裏面隱約有人說話聲??拿出手機來給肖珏撥了一個號碼??恩裏面頓時響起了手機鈴聲??看來是這沒錯了

衝其餘兩人點了點頭??我一腳就踹開房門??閃電般的衝了進去??裏面有一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女的是肖珏??男的是一名瘦高少年

見到我們破門而入??肖珏跟那少年都是愕然看過來??少年的手還停留在肖珏的胸前位置??我也顧不上那麼多??飛身上前??一腳就踹在少年身上??少年被我一腳直接踹飛在牆上??當他從牆面掉下來的時候??人已經暈了過去

最開始我是把他當成江晨光看的??這一腳我也用上了很大的力道??甚至已經默唸好了咒語??萬一這個少年有反抗的跡象??我就丟上一記閃電再說

沒想到他暈倒得是如此的乾淨利落??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這貨不可能是江晨光

好半響??我才問肖珏:“這是苟小峯??”

肖珏卻是一臉崇拜的看着我:“南哥??你剛纔飛起來那一腳好帥哦??”

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問你話呢??他是不是苟小峯??”

肖珏笑道:“肯定是啦??要不然我給你發什麼信息??你可以看身份證嘛??”

我轉頭跟凌風說道:“你先帶着肖珏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可以搞定??”

凌風點了點頭??拉着肖珏就往外走??肖珏自是不依??說要留下來看好戲??無奈之下??凌風只能掏出證件??說是在辦案??半哄半騙半威脅的將她帶了出去

我看了司馬三光一眼:“光哥??你要不要回去??事先聲明??這件事情有些麻煩??可能會牽涉到鬼神??”

司馬三光倒是無所謂:“這話有些見外了啊??什麼麻煩不麻煩??鬼神不鬼神的??我們倆在一起經歷的事情還不夠麻煩麼??花襲人跟高悠迪這種存在我也見識過??不就是那麼回事??”

我笑道:“那行??”

將門掩上??在衛生間拿了一個玻璃杯??接了一杯水??直接潑在了苟小峯的臉上??苟小峯哼了一聲??悠悠醒轉

見到我跟司馬三光站在他面前??他的眼神由茫然變成疑惑??接着是駭然與恐懼??不過這駭然與恐懼的神情並沒有持續多久??不多時??苟小峯臉上竟然浮現出桀驁不馴的神情

我跟司馬三光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是掩飾不住的驚訝??甚至還有一絲讚賞??這少年??居然能這麼快的摒除恐懼??這份心性極爲難得啊

注1:毓婷??一種事後避/孕/藥??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但我還是特別標註??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要痛下殺手??總得讓孩子知道仇人叫什麼…… 鍾馗日記 312 化敵爲友

“苟小峯?”讚賞歸讚賞,該問的還得問。

“你們是誰?”苟小峯緩慢的爬起來,坐在地上,抹去了嘴角那一縷血絲。

“現在是我們在問你。當然,你也可以站起來發起挑戰,如果你把我們倆打倒,到時候就可以問我們是誰了。”司馬三光笑呵呵的說道。

“不用了。”苟小峯搖了搖頭,眼神閃爍:“我現在不是你們的對手,但不代表我將來不是你們的對手,要麼你們現在弄死我,要麼將來我弄死你們。”

我哈哈一笑,搖頭道:“別裝逼啊,你以爲這樣我們就會因爲欣賞你而不打你麼?”

似乎是我揭穿了他的想法,苟小峯臉上浮現出悻悻的神情:“莫欺少年窮!”

司馬三光眉頭一皺,衝上前就扇了苟小峯兩記耳光:“你個傻/逼,網絡小說看多了吧,我這個人有個毛病,最聽不得別人說這句話,越是這麼說,我越是要欺負一下,怎麼滴?你個窮逼!”

苟小峯被這兩記耳光扇蒙了,楞了好一會,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大哥,對不起啊,我就是習慣性裝逼,我這麼做也是想少受點皮肉之苦,沒想到,你這耳光扇得更狠啊。”

跟司馬三光對視一眼,眼中都是哭笑不得,輕咳一聲,我笑道:“好了,我先問你一個事情。”

“您說,您說!”苟小峯抹着眼淚道。

“愛如潮/吹這個qq號是誰叫你上的?”

“是我自己申請的。”

“那又是誰叫你聯繫風語者?”我沉聲說道。風語者就是那個店老闆的qq暱稱,看到苟小峯這模樣,我不認爲他會是江晨光,江晨光肯定另有其人。

“我在網吧玩的時候,旁邊站了一個絡腮鬍子,問我要不要賺點錢,我就問怎麼賺,他說來星城在網吧裏面申請一個qq號,然後加風語者這個人,轉達幾句話就行。”苟小峯斷斷續續的回答。

靠,又是絡腮鬍子。

我拿出手機,打開凌風傳給我的照片,放在苟小峯面前:“是這個人麼?”

苟小峯皺眉看了一會,搖了搖頭:“不是這個人,面相沒這麼兇。”

不是? 總裁的失寵新娘 這讓我很是鬱悶,我手中也沒有其他人的照片,總不可能讓凌風把星城所有絡腮鬍子都給我一張照片吧。

對了,警局不是有那種可以畫嫌疑人的軟件麼?目擊者描述嫌疑人是方臉還是圓臉,高鼻子還是塌鼻樑,眉毛粗不粗,嘴脣厚不厚,然後電腦上面根據目擊者的描述,一點點的將嫌疑人頭像拼畫出來。雖然不能百分百的準確,但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相似度還是有的。

當即打了一個電話給凌風,得知他還沒走遠,要他回來接我們,將苟小峯帶去警局畫嫌疑人頭像。

說到要去警局,司馬三光就不再與我同行,用他的話來說,去那地方晦氣,我也沒說啥,只是笑着揮手告別。

凌風迴轉的時候,肖珏已經不在他身邊,順口問了一句,凌風笑道:“小姑娘嘛,叛逆心理強得很,你不理她她就沒意思了,問我十個問題我就回答了兩個‘嗯’一個‘哦’,她就生氣的走了。”

我也是哈哈一笑,押着苟小峯上了凌風的車,不一會就到了警局,凌風叫人將苟小峯帶進了一個房間,等了個把小時,有一個刑警叫我進去,說是畫好了。

苟小峯跟一名女警察正坐在電腦前,見到我進來,苟小峯指着電腦屏幕,一臉的驚喜:“就是他,就是他。”

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忍不住咦了一聲,屏幕上這個絡腮鬍子,我居然認識,他竟然是天地大廈的保安主管——李漢宣。

這都是怎麼回事?

李漢宣難道就是江晨光,或者是江晨光的手下?這怎麼都說不過去啊,都是保安主管了,控制天地大廈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何必還要發傳真給黃建國,將此事弄得世人皆知?

凌風見我皺眉不語,問我怎麼回事,我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將情況說了一遍,凌風笑道:“這還不簡單,直接把李漢宣抓起來逼問就是。”

“我/靠,你們警察辦案就這麼粗糙麼?”我訝然問道。

“關我們警察什麼事,我是建議你把他抓起來逼問。”凌風立馬撇清。

“這樣不太好吧?”我遲疑了一下。

“不是吧,你居然這麼婆婆媽媽,這不是你風格。”凌風有些愕然。

“我是怕弄出來的動靜太大,雷鳴電閃的太高調了。如果大家都這麼肆無忌憚的話,這世界早就亂套了。”我沉吟了一下,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有了,我找人幫忙就好。”

說完就跟凌風告辭,剛走了幾步,凌風在後面叫了一句:“那這個苟小峯怎麼處置?”

“我跟他不熟,你自己看着辦吧。”我頭也不回的笑道。

生死狙殺 到了天地大廈,我就給姬無緣打了個電話,說是要他幫忙。

姬無緣不是有個紅色的傳送門麼,到時候我假裝跟李漢宣聊天,姬無緣將傳送門一開,我抓着李漢宣就往裏塞,傳到另外一個地方,就開始逼供,這種抓人方式神不知鬼不覺的,事畢再將他塞回來,到時候就算他跟別人說,別人也得信纔是。

按照道理說,這種辦法是十拿九穩的,可惜,十拿九穩的字面意思是十次裏面只有九穩,還有一次是拿不穩的。

姬無緣很是乾脆的拒絕了我的請求:“我跟你很熟嗎?這是我的法寶呢,我憑啥要借給你?”

“我擦,不就借個傳送門麼?”我訝然道:“不掉瓷不磕邊,洗一洗跟新的一樣。”

姬無緣嘿然一笑:“話不能這麼說,那我借你的女朋友用幾天,你能答應嗎?我也保證不掉瓷不磕邊,洗一洗跟新的一樣。”

我頓時怒道:“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在我眼裏,這就是一回事!”姬無緣大笑一聲,掛了電話。

還宗師級的高手,真他麼的真小氣!我呸!

可是除了生氣以外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打又打不過他,還能怎麼樣?

天地大廈的幾個保安看到我在門口臉色陰晴不定的打電話,都是有些狐疑的看着我,這其中似乎有一個保安是那天在樓頂被我打倒的保安之一,印象不深,依稀是有他在內。

當即衝那個保安招了招手:“兄弟,打攪一下。”

那名保安臉色極爲不自然,左右看了看,這才走到我面前,努力做出鎮定的樣子:“你叫我麼?”

“宣哥在不在?”我笑眯眯的問道。

“宣哥被你踩斷了腿骨,在住院呢。”保安眼中閃過一抹恨意。

倒是沒介意這種恨意,當時我出手確實重了些,招致對方記恨也是應該的。而且,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這個方面,保安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對啊,李漢宣當時被我踩斷了腿骨,他怎麼可能去沙城唆使苟小峯?

是苟小峯在說謊?還是他記錯人了?

從苟小峯的表現來看,不像是在說謊,至於記錯人更加沒道理,記錯人還能將頭像還原,這太沒可能了。

如果不是苟小峯說謊或者記錯了人,那就只有一種解釋,這個李漢宣的腿骨根本就沒有斷,或者已經痊癒。

可我當時一腳踩下去,都能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不斷纔怪。難道說,李漢宣的腿傷已經痊癒?

媽的,這更加不可能,事情發生前後不到十天,腿骨碎裂怎麼可能就能痊癒?

所有的推測都否決掉以後,思路又回到第一個推測,這個苟小峯在說謊。

當即撥了一個電話給凌風,得知苟小峯還沒有被釋放,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笑道:“你們有沒有測謊儀之類的東西,這傢伙可能在說謊。”

“測謊儀?不用那麼麻煩,不就是一個小屁孩麼?找幾個老刑警嚇唬一下就行了。”凌風笑着掛了電話。

站在天地大廈門口,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那個保安乾咳了一聲:“請問,你還有事麼?”

聽保安這麼一說,我倒是蹦出來一個念頭,既然李漢宣在住院,周圍想必也沒多少人,我直接衝過去問詢不就得了?還借個毛的傳送門啊。當即隨口問道:“宣哥在什麼醫院住院?”

保安看了我一眼,沒有出聲。

“你等我一下。”我走到大廈外面轉了一圈,回來的時候手中拎着菸酒糖,這些都是我芥子墜裏面的東西:“你看,這些都是我的心意啊,其實我們已經化敵爲友了,這次是特地來賠禮道歉的。”

一陣胡說八道之下,保安最終還是將李漢宣的住院地址告訴了我,畢竟這個住院地址也不算什麼祕密的事情。

李漢宣在人民醫院住院,不是星城市人民醫院,而是清湖區人民醫院,找到了房號,我在探視窗上瞄了一眼,裏面有三張病牀,其中有兩張病牀是空的,靠牆的病牀/上躺着李漢宣,旁邊坐着一個濃眉大眼的漢子,是喬毅。

推門而入,笑着打招呼,見到是我,李漢宣跟喬毅都是吃了一驚,喬毅更是站了起來,衝我急聲說道:“你來做什麼?” 313 福兮禍兮 上

我舉了舉手中的禮品:“我來探望病人。”

“看病人拎菸酒?”喬毅楞了一下,目光掃過我的禮品,狐疑的問道。

“切,我要拎上蘋果香蕉來,有意思嘛?”我隨手將菸酒糖扔在旁邊的牀位上,順便坐了下來:“這東西你痊癒以後還能用,蘋果香蕉什麼的,能放幾天?”

“說的也有道理。”喬毅摸不清我的意圖,只能隨口應答。

“你出去下,我跟宣哥說點事。”我衝喬毅笑了笑。

“怎麼可能?”喬毅急道:“萬一你動手怎麼辦?”

我笑了笑,沒說話,看向李漢宣。

“小喬,你先出去。”李漢宣開口說道:“他真要動手,你也擋不住他。”

喬毅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走了出去。

“其實,我沒有必要跟你這麼客氣。”見到喬毅出去了,我直接開口說道:“你是不是去沙城找了一個小青年來星城上網?”

李漢宣聞言大吃一驚,臉上陰晴不定的看着我,半響纔回答:“你……都知道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就知道此事就是李漢宣所爲了,微微一笑:“我很好奇,你的腿傷怎麼好得那麼快。”

“我……”李漢宣張口欲言,說了一個字,又似乎不知道說什麼,好半響才說道:“這其中自有高科技。”

“你就是江晨光?”我也懶得管什麼高科技了,森然一笑。

“不……是。”李漢宣遲疑了好一會,這纔回答道。

“誰是?”我問道。

李漢宣看着我,眼神很是慌亂,但就是不出聲。

不說是吧,老子揍死你。我心頭無名火氣,正要站起身來動手,空中響起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鍾正南,你一定要知道答案麼。”

頭皮一麻,順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懸空停着一個銀白色的圓罐,也不知道到底是幸運之光還是厄運之光。

“衰神?厄運之光?”我不是很確定的問道。

“沒錯。”圓罐‘厄運之光’回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