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高鋒能有那麼大的威名,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傳說。絕不能小看。

「力王閣下,你們大張旗鼓的找我,到底有什麼事。」高鋒一臉好奇,似乎完全不知道泰坦帝國的企圖。

「久聞閣下大名,陛下讓我過來,也是想請閣下到鋼龍星做客。」阿隆索說的到很客氣,但意思只有一個,束手就擒跟我走。

「抱歉,我還急著回國,就不去鋼龍星打擾羅恩大帝了。」

不出阿隆索預料,高鋒很堅決的拒絕了。

「聽說閣下雙劍劍法所向無敵,我先領教一下,還請閣下賜教。」阿隆索伸手邀請道。

談不攏,就只有動手了。既然高鋒沒有逃走的意思,阿隆索也不想表現的太粗魯。以高鋒現在的威名,已經值得他尊重了。

「好啊,我對泰坦鋼龍拳恰好有點體會,正好向力王閣下請教。」

高鋒對海瑟薇擺擺手,「我走了,遇到麻煩找你兩位師姐就可以了。要努力修鍊,別浪費我一番教導。」

海瑟薇擔心的看著高鋒,「師傅你小心啊。」

高鋒一笑,貼在海瑟薇耳邊低聲道:「這人腦子不太靈光,你不用擔心。

每個名人都有軼聞趣事。力王也不例外。量子光網上不乏一些嘲笑力王沒腦子的笑話。官方越是禁制,流傳的越廣。

海瑟薇也聽過幾個這樣笑話,但她從沒想過,有人敢當面說力王腦子不好使。

正想再說什麼,高鋒身影已經消失無蹤。旁邊的阿隆索,也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

早晨溫暖的陽光照在海瑟薇身上,暖洋洋的說不出舒服。但海瑟薇的心裡,卻說不出的空虛冰冷。

雖然認識高鋒才十幾天,但高鋒卻已經改變了她的生活,改變了她的未來。成為了她生命歷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人。

海瑟薇抬頭看著碧藍天空,握著雙拳暗暗祈禱道:「師傅,你不要輸啊

可和力王戰鬥,怎麼可能贏?

海瑟薇突然心中一動,「高鋒,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啊。」打開量子光網一查,海瑟薇恍然,「原來師傅就是光明帝國的高鋒……」 無數恆星閃耀的宇宙,卻永遠是那麼空曠冷寂。

從高鋒的位置看過去,飛羽星只是針尖那麼大一個小點。照亮迷龍星系的恆星,則像一盞要沒電的燈泡,散發著幽暗昏黃的光芒。

吸取上次的教訓丨高鋒出現的位置距離飛羽星非常遙遠。他現在的狀態,已經無法完美的控制力量。還是離飛羽星遠點更安全一些。

阿隆索對於高鋒選擇的戰場,他非常滿意。他雖然性格粗暴,卻不是破壞狂,更不會在自己國家亂打亂砸。

「你居然不逃走?」阿隆索微微搖頭,對於高鋒的選擇很是不屑。「別說你受了重傷,就是完好狀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老實說,高鋒大模大樣的等著他上門,這讓阿隆索頗為不爽,他覺得高鋒是在輕視他。

「你有兩個選擇,跟我回鋼龍星,被我殺死。」

阿隆索從來不是個好的說客,他也沒有勸降高鋒的想法。他話說這麼強硬,實際上已經斷絕了高鋒投降的選擇。

從高鋒過去的行事風格來看,他這個人驕傲而強硬,行事果決,有時候會顯得鋒芒過盛,往往會做出一些極端的事來。

這樣的人,自然不會卑微屈膝的投降求生。

高鋒成長的速度太快了,阿隆索也有些擔心,高鋒很快會超過他。這次有機會消滅未來隱患,阿隆索當然不會放過。


對於阿隆索的心思,高鋒也能猜出幾分來。但他沒有掩飾自己行蹤,又等了這麼久不走,其實等的就是阿隆索。

就算不是阿隆索,別的泰坦帝國王者也行。但阿隆索顯然更好打交道。

「力王閣下,我不走也是為了等著和閣下會面。」高鋒一臉微笑,似乎對阿隆索的強勢並不在意。

阿隆索握緊雙拳,「好啊,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高鋒忙擺手道:「動手討教先之前,我們先談筆交易如何。」

「交易,我們有什麼可談的?」阿隆索眼眸中露出一絲慎重,他喜歡直來直去,不喜歡勾心鬥角。對於高鋒的提議,他本能就有些抗拒。

「別急著拒絕。」高鋒一副神秘笑容,「我想閣下應該會有興趣。」

說著,高鋒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晶核。

黑色晶核內里似乎有水波流動蕩漾,不時閃過波光。一股股蒼莽、強大的源力氣息,從裡面滲透出來。

阿隆索眼神不由的一凝,立即做出判斷,「這是龍的晶核,擁有王級上階的力量」

十年前,阿隆索擊殺了電光龍。卻被別人捷足先登,拿走了龍的晶核。這幾乎把他氣瘋了。


眼前這顆晶核力量性質和電光龍完全不同,卻又不遜於電光龍。其深沉雄渾的氣息更適合阿隆索的路子。

阿隆索看到晶核后,眼睛就再也移不開了。他祭煉的新光甲只完成了一半,正需要一個核心。有了這個晶核,就能解決這個最大的難題。

如果運氣好,還能從中領悟到更高層次力量,突破現在的瓶頸,進入王級中階層次。

高鋒似笑非笑的看著阿隆索,不再說話。毒龍王的心核,雖然被他抽掉一部分力量,對阿隆索卻有著無可抵禦的誘惑力。

王者的偉力來於自身。能夠提高自身力量的強大誘惑面前,強大的誘惑力面前,什麼皇帝命令,什麼帝國利益,都不再重要。

「你想做什麼交易?」

龍的晶核雖然力量很強大,卻並非不能破壞。阿隆索只有瞬間擒住高鋒,才能把晶核搶到。否則,高鋒一發力,就能破壞心核內蘊能量。

阿隆索思考了一下,自忖沒有任何把握從高鋒手中搶到心核,只能放棄動武的打算,按照高鋒劃下的道道來談交易。


高鋒一笑,「很簡單,我對貴國的秘法特別有興趣,很希望能見識一下王室正宗秘傳。」

「王室正宗秘傳,你還夠貪心的。」阿隆索陰沉著臉,高鋒的條件他無法接受。


一顆龍的晶核就想換王室秘傳,簡直是做夢。雖說個人利益更重要,阿隆索也不會做這樣的賠本買賣。

高鋒又道:「閣下,我不貪心,只要泰坦強龍訣就可以。」

天狼王的記憶里,就有泰坦鋼龍訣。只是殘缺不全。高鋒依法修鍊,卻總遇到諸多問題。

高鋒又從公主羅蘭那得到了泰坦鋼龍訣的大部分秘傳,這才突破限制,把泰坦鋼龍訣修鍊到第十重,達到黃金上階的水準。

下一步,就是突破王級的層次。這部分秘法,就是羅蘭也沒學過。

高鋒隱隱有種感覺, 逆天強化 ,而是他快走錯路了。泰坦鋼龍訣很可能還需要其他秘法配合,例如泰坦強龍訣,泰坦戰龍訣。只有幾種秘法結合,才是完整的泰坦鋼龍訣。

阿隆索在泰坦強龍訣上有著超強天賦,幾乎把這門秘法修鍊到了最高層次。他的手裡面一定有泰坦強龍訣的全部秘法。是個最合適交易的人選。

「只要泰坦強龍訣」阿隆索琥珀色眼眸中流露出幾分猶豫。

龍的晶核是消耗品,和泰坦強龍訣價值無法相比。但對他來說,龍的晶核顯然遠比泰坦強龍訣更重要。

高鋒也不再說話,這時候多說反而容易弄巧成拙。阿隆索自己會權衡利弊,作為王者,他也不會輕易的為外人左右。

這樁買賣,看起來阿隆索很吃虧。但泰坦強龍訣對修鍊者要求非常苛刻。泰坦王室天才眾多,可兩千年來,在泰坦強龍訣上有所成就的太少了,阿隆索可以說是成就最高的。

可見,秘法只是基礎。真正要有所成就,還要看個人天賦和努力。

阿隆索也是這麼想的,他不相信高鋒能煉成泰坦強龍訣,只是擔心高鋒把泰坦強龍訣流傳出去。

想了一會,阿隆索道:「交換可以,但你必須立誓保證,泰坦強龍訣絕不能以任何形式流傳出去。」

這個條件到算不上苛刻,高鋒很痛快的答應了。「這個沒問題,我可以用自己靈魂立誓,絕不把從你這裡學到的泰坦強龍訣流傳出去,違者必遭橫死。

阿隆索點頭道:「你也是一方強者,我相信你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頓了下又冷然道:「我要是知道你違背誓言,後果一定是你不能承受的」

高鋒一笑,對阿隆索的威脅並不動怒。等他完全煉化黑暗熔爐,阿隆索對他就根本沒有威脅。他這種狠話,也完全沒意義。

阿隆索以神念凝結成一個白色光團,屈指一彈,白色光團就飛射到高鋒手裡。「這就是泰坦強龍訣的全部秘法。」

高鋒以神念探入白色光團,粗略的檢查了一遍。

泰坦強龍訣雖說相對簡單,但具體細節卻也非常繁複深奧。高鋒也發現什麼明顯錯漏,就收回了神念。

高鋒沒發現問題,也痛快的把毒龍晶核扔給了阿隆索。「合作愉快。」高鋒說道。

阿隆索沒說話,認真檢查了一番毒龍晶核,沒發現問題,才露出一絲歡愉的笑容,把毒龍心核收了起來。

「閣下,交易談完了,我們也該辦正事了。」阿隆索對高鋒伸出一隻拳頭,「請。」

阿隆索身上的氣勢陡然一盛,拳鋒所指,強大的拳意就籠罩在高鋒身上。

他的拳意很簡單,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強。

強大、強悍、強硬、強猛,單純厚重的力量,如巍然山嶽從天而落,壓的高鋒臉色不由一白。

阿隆索雖然只是個中階王者,但一身蠻力卻冠絕銀河系,無人可比。

高鋒現在的狀態,和阿隆索戰鬥還有些太勉強了。黑暗戰龍甲無聲的武裝上,幫高鋒抵禦住了阿隆索的拳意。

「光甲很不錯。」阿隆索看似讚賞黑暗戰龍甲,實際上卻是在譏嘲高鋒這個人不行。

高鋒淡然道:「現在身體有傷,改日再來領教閣下的泰坦強龍訣。」

阿隆索眼中露出一絲精芒,拳意完全鎖定高鋒,卻總覺得高鋒虛實變幻不定,有種用不上力的感覺。他譏嘲道:「怎麼,這就想逃了?」

「我想走誰也攔不住。」高鋒微笑道:「閣下還是直接用拳頭的好,激將法不適合你。」

阿隆索臉有點黑,高鋒這是譏諷他沒腦子,偏偏他又不能反駁。沉默了下道:「你要敢跑,我就殺了葉傾城。反正她離這裡也不遠。」

高鋒心中微微一驚,思忖道:「傾城什麼時候跑過來了」但在臉上,高鋒卻不露一絲聲色,「你以為我會信么?」

阿隆索見威脅有效,得意的道:「葉傾城就在迷龍星系,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就在這個位置「

阿隆索說著, 傲嬌與病嬌的日常 ,只見一艘小型飛船正在星空中行駛著。看那型號,正是葉家的飛魚艦。

高鋒看到上面的坐標,心中一動,邁步進了反空間,向那處坐標飛了過去

阿隆索臉上露出神秘微笑,在量子通訊中說道:「魚已入網。」 第一章

飛魚三型飛艦,流線形的艦體就像是一條梭魚。

這種飛艦沒有多少攻擊力,防禦也非常弱。唯一的優勢就是速度特別快。艦體又小,容易隱蔽。

一般來說,主要用於偵查、巡護等方面。很少有人用這種飛艦進行長途航行。

葉傾城駕駛這艘飛艦卻是特製的,速度更快,防護也更強。配置了兩種核心動力,一種是量子引擎,還有一件特殊光甲。在關鍵時刻,光甲可以作為替代動力,給飛艦提供更強的動力。

這也是科技和光甲結合的又一個巔峰。

這次來的急,又要隱藏行蹤,葉傾城就駕駛這艘飛艦趕了過來。

「前方的飛艦,停下來接受檢查。」

量子光腦上,傳來了遠方軍艦的警告。

葉傾城輕輕嘆口氣,如果只是一艘戰艦,憑著飛艦的速度她到是能逃走。可對方居然是兩艘鋼龍級戰艦。

雖然遠隔數萬公里,對方的艦炮已經鎖定了她的飛艦。只需要一次齊射,就能把她轟成飛灰。

葉傾城再不情願,也只能逐漸減速,在距離對方戰艦數百公里的位置停了下來。

「我是光明帝國的遊客,有旅遊許可。」葉傾城通過量子光網傳遞了身份證件,通行許可證。

以葉家的關係,要弄一份這東西是輕而易舉。身份雖然是假的,證件卻都是真的,可以經得起任何檢查。

「抱歉,葉小姐,你是非法入侵,要和我們走一趟。」攔住葉傾城的軍艦態度強硬的道:「請配合我們的調查,不要做出任何抵抗。」

葉傾城一聽就知道不妙,對方對她提交的證件根本就不在意,一定是發現了她的身份。

正常來說,以兩國的友好關係,泰坦帝國不會為難她。以她父親的身份,還會得到禮遇。

但是,對方大張旗鼓的攔住她,這種反常行為,證明泰坦帝國已經下定決

事關高鋒,泰坦帝國的這種態度其實也不意外。

一般人也許無法理解泰坦帝國的激烈反應。但事關高鋒,一個現在就擁有王級力量的強者,不論如何激烈的反應都很正常。

相比於強大艦隊而言,王級強者具有更強的破壞力,無可比擬的機動性和隱蔽性。

一個王者未經邀請進入別的國家,就像是一隻全副武裝的星際艦隊突然闖入。哪怕你說沒有任何惡意,這也是任何國家主權都無法容忍的行為。

泰坦帝國要找高鋒,還不僅僅是安全方面的考慮。這裡面還涉及到王級力量的秘密,以及對於高鋒個人力量的忌憚,等等因素。

一個王者難以建立一個國家,卻有可能毀滅一個國家。

對於泰坦帝國的強烈反應,葉傾城並不太意外。


葉傾城有些可惜在控制台輸入了毀滅指令,這艘飛艦性能優越,是光明帝國最優良的小型飛艦。

正因為如此,這艘飛艦必須要毀掉,以免落在泰坦帝國手裡。

做完這一切, 邪少獨寵枕邊人 ,從飛艦中走了出來。

飛雪光甲外型如同一件白色長裙,優雅華美之極,光甲的各種性能需要完全以視覺效果為主,是光甲中最為罕見的視覺系風格。

光甲最重要的戰鬥力,雖然也會考慮外形的美觀,卻要以戰鬥力為主。

視覺系的光甲,簡單來說就是好看不好用的樣子貨。只有那些不在意戰鬥力的低階光甲師,才會選擇外觀華美卻不實用的視覺系光甲。

但對葉傾城來說,視覺系的光甲才是最適合的。

飛雪甲的白色長裙是華夏傳統古風改良而來,交領右衽,長袖手,肩、胸襯以水晶瓔珞,腰間系著絲帶,上面掛著環佩。長長的裙擺向後拖著,葉傾城邁步之際,隱隱可見雪白如玉的修長雙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