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高掌門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可不是,黃富、江帆的近戰能力連自己也無法比,他們幾個肯定是乘他們沒有任何準備情況下,把他們都解決了。

「哈哈,好!既然是你們三個勝出了,那後天就讓你們三個去吧。」高掌門哈哈笑道。

江帆、黃富、翁曉偉出去后,「掌門,怎麼能讓他們三個去呢?他們是新來我們逍遙派的,算不上是我們逍遙派的嫡親弟子,況且江帆等三人是不甘寂寞之人,他們肯定不會甘願在我們逍遙派的!」高長老道。

「嘿嘿,我當然知道,我知道他那個江帆野心很大,他是不甘在我們逍遙派的!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高掌門笑道。

「哦,掌門,難道你願意讓他們三人去九州島和雲霧島學習一年!這可是絕好的機會啊!怎麼能讓給外人呢!」高長老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追不上貴族妞,打電話也不接。龍江沒轍了。

大概夏大小姐正在氣頭兒,等消氣就好了。

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醬紫,龍江揉了揉鼻子想,大概,京都廟堂圈,已經傳遍了自己不知好歹的糗事了。

黨內地位最高那位元老的重外孫女,當今廟堂即將扶正那位的親外甥女,名列京都四大美女的絕色,會被拒婚,龍江感覺自己都要瘋了。

別看龍江平素頑皮,可認真起來,格外執着。

他總是覺得訂婚是件大事,不能太隨便對待。

貿然答應之前,總要徵求父母意見吧,龍江想象不出來,外面訂完婚再告訴老媽的後果。

估計耳朵要被揪碎了。

另外龍江和曾姐姐那晚雲雨之後,總覺得心裏亂亂的,怪怪的,這種姐弟戀讓人深深迷醉,也讓人有些迷茫,是繼續當姐姐呢,還是換個稱呼當老婆呢?

不好抉擇呀。

而龍小溪,經歷了神奇的一夜後,最近頻繁給他打電話,如果不是龍江一再勸阻,小姑娘早就飛到身邊了。

最主要的是,老媽孔若華對勤勞善良的龍小溪似乎很滿意,也對於一個混血小孫子出生,充滿了期待,話裏話外咱家小溪,聽得龍江心裏巨打鼓,不知如何處理。

至於許梓倩更不用說,現在對龍江的態度完全轉變,正像某個龍江期待的方向發展,弄的他心裏好癢。

妞們可真好,也真心讓人頭疼。

如果再被詢問一次,龍江也要這麼選擇。

龍江可不想娶了貴族妞,這位有着巨無霸孃家背景的小妞後,讓曾姐、小溪和許梓倩受哪怕一點點的傷害。

шшш •тт kдn •¢ Ο

同時,他也不想夏玉兒受傷害,畢竟彼此患難之情,真摯無比,貴族妞對龍江又是好的不得了,親親老婆,也就這樣了,這讓他左右爲難啊。

過去沒妞可追,愁的不行。現在妞多了,也犯愁。這日子過的。

龍江有時候想,要是皇帝老子就好了。

不想了,最後他決定,先等等看,畢竟還小,剛剛18歲麻。

貌似還有很多選擇機會。

龍江就這樣在吉普車裏,一路胡思亂想,絲毫沒有發現,車子已經到了一處十分隱祕的所在。

直到龍江進了這所外表普通,內部警戒嚴格的京都四合院,才知道爲什麼公孫丁會說,這是件半公半私的事情了。

受傷的是位三十多歲的大叔,長相和公孫丁神似,消瘦的臉頰,狹長的眼睛,堅挺的鼻子,無處不像。

“別看了,他是我二兒子,公孫戊。”公孫老頭無奈解釋。

華夏國家10個供奉,算上龍江11個,2個居然是父子關係,難道公孫丁當局長爲兒子走的後門?

“小龍江,你不要胡思亂想,宗教局供奉有長老團,不在11人裏面,他們纔是決定因素。抓緊看看小戊,看還有沒有救。”


屋子瀰漫一股巨大的腥臭氣息,即使受傷大叔處在一個巨大嚴密的觀察搶救透明箱子裏,依然燻人,無濟於事。

透明箱子上面插着各種顏色的管子,有氧氣、食物、排尿等等,不少管子裏面流着奇怪的液體,有的導出,有的導入。

導管和箱子也被染成奇怪的綠紫顏色,道道綠色粘液,不時從口鼻流出,滴落透明箱子上,很快腐蝕出細微小坑,散出一股惡臭。

古怪的是,滴落速度極慢,明明是幾秒鐘完成的落體運動,往往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完成。

“如果沒有這幾個物件,我兒子早就完了。”公孫丁指着房間四角,那裏掛着四道木質小八卦,閃着道道幽光。

“別看了,這四個物件是我做的,不錯,劉老病房裏也有這樣的東西,也是我做的。”

龍江開了輝光看得十分清晰,四道八卦鏡子放出奇光,籠罩在透明搶救箱子上,空間彷彿都被奇光籠罩,有些彎曲了。

“我的UMO超能之一,就是時光延遲。”彷彿爲了取信龍江似的,公孫丁掏出個硬幣,高高扔起,雙眼一瞪,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硬幣懸浮在空中。

龍江仔細湊過來看,原來不是硬幣懸浮,而是它下落的速度無限延緩,看樣子,沒幾個小時也不能落地。

老頭收起目光,硬幣噹啷一聲跌到地上。

這老頭能控制時間,好厲害,難怪第一次見面,龍江太極圖差點轉不動,害得嚇出一身白毛汗,差點動了武力。

“還有的救嗎?”公孫丁收起了硬幣,結束了自我介紹。

龍江沒有回答,揹着手煞有介事轉了一圈,不知怎麼的,箱子里人受傷的狀態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門被無聲推開,進來一男一女,男的是個猥瑣大叔,鬍子拉碴,高大不休邊幅,女的是個嚴肅西裝御姐,腰細胸挺腚大,身材十分火爆。

“頭,小戊還沒醒嗎?”倆人一起問,同時發聲,女子不悅瞪了眼男子,猥瑣大叔縮了縮脖子,好像十分害怕,閉上了嘴巴。

公孫戊搖了搖頭,指着龍江介紹:“這位就是新來的同伴。龍江。”

三人握手。

“你好小兄弟,我是趙雲。”猥瑣大叔伸手,滿臉賤笑,手指黏糊糊的。

龍江腰裏雲紋玉器一跳,自動跳到了他的手裏。

“別擔心,夥計,這個玩意是我做的,給你增加個新功能,祕器識別。很簡單,握在手裏,如果周圍有祕器出現,對,我們管史前文明留下的那玩意叫祕器,玉就發熱,你試一試。”

大叔說話有點饒舌,不過十分熱情。

龍江笑着實驗了一下,果然這東西很好用。

“你好,我叫司馬翎。”御姐戴着黑框眼鏡,一副班主任形象,不苟言笑,嚴肅看着龍江。

龍江目測了下御姐胸圍,比鄧子淇小了半號。他小心伸出手,捏了下御姐指尖,沒想到,對方小手燙的驚人,溫度很高,手掌很乾燥,摸着很舒服。

“好了,都認識了,這位就是龍江,通過供奉玉你們可能都知道了。對了,龍江,這玉有通訊功能,閉着眼睛捏着玉,裏面有通知。”

龍江實驗了一下,果然,腦海裏出現了界面,包含各種信息。

他點開最新的一個,出現了一份名單:“華夏神龍供奉團員名單。”

神龍?這個名字很風騷啊。

公孫丁排第一位,龍江是最後一位。中間好多名字,不用問,這是華夏供奉團的全體名單了。

其中見到了公孫戊,趙雲和司馬翎的名字,後面還有備註。


趙雲的祕器功能是精神輔助。

司馬翎居然是火焰攻擊。

其它人五花八門,什麼都有,龍江仔細看了看自己介紹,是醫療和傷害,說的倒也不差。

公孫戊的居然是罕見的飛行。

龍江收了雲紋玉,公孫丁開始介紹經過,分配任務。

“8號是在去往川省貢嘎雪山路途中,遇襲受傷,兇手情況莫名,擅長用毒,經過華夏最著名的專家檢查,所中之毒,不屬於目前已知的任何種類。換句話說,8號有可能中的是祕器超能之毒。”

龍江見9號、10號面無表情,看來他們早就知道。

“經過9號精神力鑑定,如果不及時搶救,”老頭停頓了一下,艱難說道:

“8號可能還有1個月壽命。將是對華夏神龍供奉團沉重打擊,畢竟我接手團長50年以來,還沒有供奉隕落,也是我公孫丁家庭的巨大悲哀。”

“幸好,因爲龍江的到來,事情有了轉機,我們也不用浪費巨大的資源,去懇求國外超能者了。

一會兒,11號龍江負責救人,9號趙雲負責監控小戊的精神力,發現不好隨時提醒,10號司馬翎,你負責處理綠色的粘液,不許一滴泄露出去。有沒問題?”

趙雲沒說什麼,鬍子拉碴的只是拿眼睛瞅着司馬翎。

御姐給了趙雲一個大大的白眼,換來趙雲一副受用的表情,倆人眉來眼去,看得龍江憋着樂,都是供奉級的高人了,沒想到還像中學生一樣。

傻子也看出猥瑣大叔的心意,不過這位御姐好像不太領情。

“團長,這個小孩靠譜嗎?”御姐聲音斜眼看了看龍江,那態度就像身材一樣火爆,十分乾脆。

唉,龍江撓了撓頭,這副情景就像當初和陽痿第一次見面一個樣。

那貨也是用這副眼神看他,對了,那時候是在幼兒園。

結果,龍江用一個超酷的舉動,立刻徵得了全體幼兒園小朋友的佩服!

他單槍匹馬,勇敢地跑過去,一把掀了幼兒園那個屁股擺動得十分風**老師的裙底!

雖然事後捱了老媽一頓捏耳胖揍,不過從此,身邊便多了一個胖乎乎的小跟班。

“司馬姐姐你別動。”龍江笑眯眯走了上去,指了指她穿了黑絲襪的筆直大腿。

哇,黑絲啊,咪咪的最愛。

“你左大腿有傷,不是很嚴重,但是有個茶杯大小的疤痕。難看的緊!,它的位置就在你大腿……”

“混蛋!住口!”司馬翎剎那間漲紅了臉,一雙美腿不由夾的緊緊的,藏藍色一步裙越發繃緊,騰地站了起來。

猥瑣趙雲大叔深深吸了口氣,大腿,茶杯大小的傷疤?

瞬間腦補着那副誘人的情景。

不過,他轉眼憤怒起來。

不對,莫非這壞小子和女神有一腿?

他的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 「嘿嘿,你以為去九州島和雲霧島學習一年是好事啊!其實那是去送死!」高掌門笑道。

「掌門何故此言?」高長老驚訝道。

「長老,您想想,這麼好的事情,那個修仙門派不是爭著去呢!所以只要誰成為有希望的人,就會成為眾矢之的,您說那些門派能讓他們幾個能活著去九州島和雲霧島嗎?」高掌門露出奸詐的微笑。

高長老頓時明白了高掌門的用意,立即笑道:「掌門果然考慮周到!哈哈,就讓他們幾個成為眾矢之的吧!」

高掌門和高長老的談話被江帆的千里耳術聽到了,「我靠,這個高掌門比狐狸還要狡詐!原來是安這個心啊!」江帆驚嘆道。


「帆哥,怎麼了?」黃富驚訝道。

江帆立即把偷聽到的話說給黃富和翁曉偉聽了,「我靠,那我們就故意輸掉,看他怎麼辦!」黃富道。

「嘿嘿,我們當然不能夠輸掉,我們應該贏取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機會,讓高掌門偷雞不成蝕把米!」江帆壞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