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馮道德大喝一聲,變陣!三人又換做夢傾城領頭。在冷情天王再次攻擊過來的時候,從她嘴裏發出一陣呢喃之聲!

“一劍舞傾城,鬼神耀人間”!

她的身影好似跳舞,令人賞心悅目,可是其中又蘊含的殺機誰又能知道。“嗤”的一聲,居然割下了冷情天王的一塊衣服!

馮道德和冷情天王驚呼一聲,“舞師”?

俱都不可思議,可是看她的樣子分明就是在施展舞師的技能。在冷情天王發愣之際,又一聲呢喃之聲從她的口裏發了出來。

“二劍舞傾城,神魔皆喪膽”!

這一劍居然是朝冷情天王的胸口刺過去,冷情天王大駭,再次施展“幽冥鬼影”閃躲開來,可是卻發現自己竟然被鎖定,不能閃躲,那就只能硬拼了!再次大喝一聲,鬼影千重劍!

此招一出,漫天鬼影重重,卻又漫天劍影。令人分不清是鬼影還是劍影,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硬拼了一擊。

轟!!

“噗嗤”!

夢傾城倒飛而出,在空中灑下了一口鮮紅的鮮血。凌霄飛身一把接住了掉下來的夢傾城!給她渡了一點靈氣,發現沒事才鬆了一口氣!而冷情天王也不好過,全身披頭散髮,連面罩也早已被打下來了。露出來一張慘白的臉,毫無血色。嘴角也掛着一絲血液,不但如此,嘴裏還不時的流出鮮血!如果先前只是猜測的話,現在他可以肯定夢傾城絕對是舞師!不但如此,而且還是“舞武雙修”!按她剛纔所說出來的技能名字,估計是一套連起來的技能,而且還是施展到最後威力超大,越到後面越大的那種。幸虧的是,她修爲不夠,能施展最前面的兩種可能已經是她的極限了,要不然他今天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裏! 凌霄關心的看着夢傾城,你沒事吧?夢傾城看着凌霄搖搖頭,心裏想道:能換來你如此的關心,我就算是死也值得了!馮道德也來到兩人的身邊,看着夢傾城道:沒想到夢姑娘居然還是一個神祕的舞師,而且還是“舞武雙修”,我居然看走眼了!“舞師”在這個大陸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就算沒有一萬年也有八千年了,沒想到老夫今生有幸,居然還能看到一個“舞師”!

冷情天王看着三人說道:想不到我還是低估了你們,沒想到你們之中竟然還有一個“舞師”!這倒是我失策了,不過你們以爲這就結束了嗎?忽然之間,他從懷裏摸出一顆丹藥,看也不看的往嘴裏一丟!

馮道德眼睛瞪得大大的,驚呼一聲,回靈丹?冷情天王讚賞的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你這老傢伙還挺識貨的!這樣也省了我很多事,從懷裏掏出一個�87�面前晃了晃。看到了沒有,我這裏還有五顆回靈丹,你們是鬥不過我的!也就是說我還可以無條件的恢復五次靈氣,而你們呢?現在估計是消耗得差不多了吧?指了指夢傾城,特別是你這個小妞,估計是透支才能發出那樣的大招吧?那種招式很損耗靈氣,看你還能發出多少這樣的招式。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什麼底牌,能夠鬥得過我!

三人深吸了一口氣,五顆回靈丹啊,那是回覆五次靈氣的機會,就算是車輪戰也鬥不過啊!不過三人也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再說這個時刻如果放棄了,那還能有命在嗎?

看着夢傾城,她的靈氣已經消耗完了,顯然是沒有再戰之力了。凌霄和馮道德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現在得要兩個人解決冷情天王,這個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三人沒有解決一個重傷的他,現在這兩個人恐怕是…………忽然之間,凌霄想起他好像是還有個合擊之術,自從練會了之後就從來沒有用過,也不知道威力怎麼樣。

自從馮道德看到冷情天王用了回靈丹之後,信心大減。這一戰還要怎麼打?人家就是任由他們消耗,也鬥不過人家。怎麼辦?馮道德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急得團團轉。看向凌霄,發現他居然沒有什麼害怕的情緒,不由得一怔,難道這小子還有什麼辦法能反轉戰局不成?心裏大喜,這小子一直神神祕祕,他應該有辦法吧!?

你的祕法能維持多久?又能把實力提升到什麼程度?馮道德嘆了口氣,能提升到真王境巔峯,可是這等於沒有!真王境巔峯又能如何?總歸不是天王的對手,也只能維持一刻鐘的時間!

一刻鐘?

ωωω●Tтká n●¢Ο

凌霄喃喃細語,這個應該夠了吧!?看着受了重傷的冷情天王,雖然他的靈氣恢復了,但是他重傷的事實還是沒有恢復。這也就是說,兩人現在對付的只是一個重傷的天王。這個東西就像打遊戲一樣,雖然是復活了過來,但是他的血不滿,倆人就算拖也能拖死他!

凌霄看着馮道德,我先頂住,趕快使用祕法恢復上來!說完全身的氣勢大漲,一步步的往上爬!

將境初期巔峯…………


將境中期…………

將境後期…………

一直到將境後期巔峯,這個才慢慢的停了下來。凌霄不是不想提升到王境,關鍵是無論他怎麼努力都上不去。看來王境這層膜,連祕法都突破不了,也只能如此了!凌霄大喝一聲,“殺”!

現在他的實力提升到將境巔峯,真王簡直是不夠看!凌霄對自己現在是信心滿滿,一劍帶着凌天之威,直刺冷情天王的另一邊的胸膛!現在像那些高等級的武技,因爲靈氣消耗太大,所以是不能用了!但是冷情天王沒這個顧忌,施展幽冥鬼影,瞬間閃躲開來!但是再次出現卻在凌霄後面,整個後背完全呈現了出來,凌霄心中大駭,施展着咫尺天涯躲過了這一劫!凌霄心裏現在也急了起來,不管他了,現在只有試一試了!

“真龍九擊”!

這個招式一經施展,凌霄一下就感覺自己的靈氣流失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凌霄現在感覺似乎要化龍一樣,身體被一陣黃光籠罩,看不清人影!冷情天王覺得自己好像要匍匐在他這種威勢之下,心中不由大駭,這是什麼攻擊?怎麼能如此凌厲?不能!絕對不能讓他施展完成,如果是施展完成了可能我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裏了!隨即施展幽冥鬼影,想要破壞凌霄的這一擊!夢傾城大駭,驚呼一聲,凌霄小心!可是黃光之中的凌霄卻充耳不聞!看着自己的這一劍,冷情天王的心情很是興奮!近了!更近了!就在凌霄馬上要被冷情天王的劍刺中的時候,馮道德終於好了!重新恢復到了真王境,雖然這只是暫時的,但現在是一分時間一分命!

看着冷情天王居然想破壞凌霄的這一擊,馮道德怎麼會讓他如願?看着這一擊的威力絕對不可小覷,馮道德和夢傾城心中都興奮了,所以他們就是拼了命也要爲凌霄爭取時間!望着近在咫尺的凌霄,冷情天王很不甘心,可是要承受真王境一擊。他自己都不敢賭,能否承受得了。如果是完好狀態,還有可能!但是自己現在受了重傷,如果再讓這一擊擊中的話,那自己絕對性命難保。倉促之間,冷情天王不得已只能施展幽冥鬼影閃躲開來。馮道德看着冷情天王躲過了自己的這一擊,不由得有些遺憾!哼!再吃我一招!手中的大刀掄得是密不透風。

一時之間,竟然佔據了稍微的上風!爲了給凌霄爭取時間,連最消耗靈氣的地級武技都施展了出來!看了一眼凌霄,他心中不停的在吶喊。快點!在快點啊!我只能爲你爭取這一擊的機會了,成敗在此一舉!大喝一聲,

“刀噬天下”

一道道的刀氣從他的大刀上面飛了出來,一刀劈下去,由於速度太快竟然帶起了連串的殘影!轟!地面頓時被劈開了一大道口子!冷情天王看着馮道德冷笑一聲,這種大威力的招式,我看你還能支撐多久!

忽然之間,一陣奇異的獸吼之聲響起。一個恍若雷霆般的聲音驟然從凌霄那裏發了出來。

“真龍第一擊”!!

只見一個眼似銅鈴頭似牛,角似鹿,身似蛇,爪似鷹,…………的九像九不像的異獸,帶着毀天滅地之威向着冷情天王襲了過來!全身散發着濃濃的黃光,周身鱗片渾身閃爍着金光。雖然速度奇慢,可是沒有人可以小覷它的威力!

三人俱都驚呆了,冷情天王身體在不住的顫抖,未戰先怯。真…………真龍?看着這個飛行起來都搖搖晃晃,彷彿下一秒就會掉在地上的龍,冷情天王真心不敢相信這就是傳說中的金龍!實在是難以把它結合到一起,傳說中的龍,飛天遁地,能呼風喚雨,一怒便是電閃雷鳴!洪水氾濫,有操控天地的四季的能力!可是眼前這條龍形象雖然是符合了,但是這好像沒有傳說中的那種實力?心中的震撼簡直是無以復加,任誰看到傳說中如此可怕的東西,都會肝膽俱裂!冷情天王如果說他的實力先前能發揮到八成,那麼現在就算是一半都發揮不出來!其實凌霄現在心中一陣震驚,龍!真的有龍!作爲炎黃子孫,龍的傳人,雖然他一直堅信這個世界上有龍!但是沒想到會有一天自己也能施展出龍來,心中比三人還要震驚。不過顯然這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形象而已!但是消耗靈氣的速度真特麼的快,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凌霄靈氣就要宣佈告捷了!

但是震驚歸震驚,冷情天王可不會束手就擒。把幽冥鬼眼發揮到極致,瘋了一般的向着出口逃去!他知道這已經不是自己能抗衡的力量了,所以逃跑纔是最佳的選擇。凌霄冷笑一聲,逃?你能逃得了嗎?最後一咬牙,把自身的最後一點靈氣也輸入到了這一擊之中。冷情天王額頭冷汗像不要錢一樣的往下流,恨不得爹媽多生幾條腿!

近了!更近了!轟!這一條龍忽然之間在洞口處爆炸了,頓時煙塵四起,久久不曾散去!而凌霄施展完這最後一擊,也暈過去了!都沒來得及看一眼冷情天王到底死了沒有!馮道德兩人也被這散發出來的氣浪震得不輕,哇的噴一口鮮血! 兩人還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因爲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除了正道之外,一切都是邪魔外道!統統都是過街老鼠,入了魔教就要遺臭萬年,禍及子孫!雖然自從他們修煉了之後,明白了什麼叫做弱肉強食,拳頭大就是道理!根深蒂固的教育思想,還是不能容忍他們修煉魔教的功法!

馮道德第一個拒絕道:不行,這個絕對不行!我們怎麼可以修煉魔教的功法,那樣跟魔教的人有什麼區別?馮道德和夢傾城都表示不修煉,這讓凌霄一陣無語,但是也明白這種洗腦的方法,已經深深的植入到他們的腦海裏!如果不能推翻他們這個想法,想要修煉魔功簡直是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凌霄呵呵一笑,你們覺得一個正道之人搶了一個魔道中的東西,和一個魔道中人搶了一個正道之人的東西,哪一個算是壞人?馮道德想也不想的答到:那當然是魔道了!

凌霄不置可否,我覺得功法的好壞,不應該以正道魔道來區分,關鍵是要看運用之人!一個心術不正的人,如果是給他修煉正道的功法,那他可能比魔道之人還要可怕!頂多是一個披着正義的外衣“魔道”罷了,這樣做什麼壞事他都是有藉口的!試想一下這樣的人有多可怕?

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若有所思,根深蒂固的思想一直植於他們的腦海深處,除了正道以外的東西,都算是屬於邪魔外道,應該被消滅的!導致長期以來他們對邪道魔道的敵視,消滅魔道,匡扶正道,一直以來是他們亙古以來的責任!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魔道中人會是什麼好人,不要說要他們修煉魔道的功法了!他們的這種思想屬於那種宗教信仰,洗腦之人給他們灌輸的想法。一切都是爲了正道,維護正道的任何利益!

看着他們有些意動,凌霄暗道一聲,有戲!再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保命,修煉這個魔道功法只是暫時的。在生命面前什麼都不值一提,如果連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正道魔道呢?

馮道德嘆了口氣,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沒想到我修煉了幾十年,還沒你一個毛頭小子懂得多。看來我們真是老了,以後的天下就是你們年輕人的了!凌霄大喜,那還等什麼,事不宜遲,我們趕緊修煉吧!要不然等下一批追殺之人來了,我們做這點實力的還真是不夠看!現在唯一的應付之法,就是修煉這個魔道功法,這樣才能讓我們有活下去的一線希望!讓他們把我們當做魔教之人,這也是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辦法!

既然決定了,三人也不再拖拖拉拉。立刻着手修煉,不過這篇功法端得是玄妙無比,凌霄初步感覺了一下,雖然比不上他的弒神訣,但是絕對是一篇高深的功法!三人越修煉越起勁,越修煉下去就越感覺它的高深莫策!三人先前感覺不到冷情天王的跟蹤,除了是他修爲比三人高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這篇功法!具有隱匿的效果,除非是高出一個大境界,否則絕不可能察覺到!馮道德和夢傾城心中的震驚簡直是難以復加,不可用言語來形容,兩人對這篇功法的評價是,妙不可言!雖然高階的功法他們也見過很多,但是不得不承認,這篇功法是裏面最玄妙的,也是最詭異的!

心中也很是激動,按照他們現在的水平,至少要君境強者才能察覺到他們。君境強者啊,就他們所知,他們所在的勢力也沒有幾個!想到這裏,兩人的心就撲通撲通的跳!那豈不是說以後可以在君境之下橫着走了?兩人雖然不願意承認這篇功法比正道的還要高深,但效果絕對是槓槓的。

正道講究的是根基,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的修練。護身法寶,雜七雜八的一堆,前期就是爲了保護修煉者,不太早隕落而設計的!而魔道正好相反,他們修煉無所不用其極,專門走捷徑!但是由於根基太過薄弱,往往走不上最強者之列。所以自古以來都被正道壓了一籌,時過境遷,也不知道如今他們想出來辦法沒有!但就憑這篇功法,想來他們大有進步。雖然只是初入修煉的門檻,但三人還是獲益匪淺!

馮道德心中暗道一聲,這件事要儘快讓正道之人知道,要不然正道危矣!雖然他口口聲聲說退出凌神宮,但終究是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豈是能說是想要退出就退出的?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就算是養條狗,別說十年八年了,就算是有個兩三年,那也有感情了!在關係到自己所在派系安危,還是會依舊一往無前的選擇!即使最後遍體鱗傷,可能這就是宗教信仰吧!

不知過了多久,三人相繼醒了過來。這一次的大戰,讓三人都若有所悟,經過這一次的修煉,再加上這篇功法,簡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夢傾城暗道一聲,應該要不了多久,自己怕是就能到達天王境界了吧?看來這一次沒有白來,雖然經歷了很多危險!

而馮道德由於先前就是真王境的高手,這一次順利恢復到了先前的水平。說是回覆先前前的水平,事實只是和先前同一個境界罷了!先前是真王境巔峯,現在只是初入真王境,這還是沒有可比性的!

凌霄伸了個懶腰,這篇功法配上他的咫尺天涯,簡直就是如虎添翼!想想對敵的時候,先施展幽冥暗影,再配合着咫尺天涯,不說能秒殺真王境的高手,但是相信在十招之內,絕對能取敵人的首級!當然了,主要還是說對方沒有什麼底牌的情況下!如果對方有神器在手,別說殺對方了,不被對方幹掉就是天大的幸事了!

看着那個黑漆漆的洞口,凌霄對兩人招呼了一聲,現在我們應該也進去看看了吧!

三人站在洞口面前,猶豫不決!實在是被先前的事弄出心理陰影了,萬一進去又是一大堆機關陷阱怎麼辦?這下子可沒有地圖,進去隕落的可能性高的很!

凌霄試探性的放出了幾道靈氣進去,可是卻猶如石沉大海,毫無反應!三人該試的方法都試過了,可是卻沒有得到一絲的迴應!凌霄突發奇想的想到:是不是這裏面沒有什麼陷阱?馮道德和夢傾城心裏想到,也不外有這種可能,畢竟還是太小。如果裏面真的有陷阱,絕對是要丟了性命!

轟隆隆!

外面突然傳來震天的聲音,三人大驚,沒想到魔教之人這麼快就找到了這裏。現在真是前有狼,後有虎。不做選擇都不行了,要麼死在敵人的手裏,要麼死在這個洞裏!前思後想之下,三人還是決定如果要死還是死在這個洞裏的好。想想魔教之人的手段,三人打了個寒顫!魔教的**大法三人可不想領教,不但要死,而且還要變成乾屍!自己苦修多年的靈氣,最後要變成他人的嫁衣!特別是夢傾城想了想,自己死後變成乾屍的模樣,簡直是噁心想吐!心裏暗道一聲,不行,我不要變成乾屍!乾死那麼醜陋,難看死了!所以在凌霄和馮道德目瞪口呆之中,居然是一馬當先的朝前面走去!馮道德和凌霄面面相覷,搞不懂這個女人又在想什麼!不是說女人都很膽小嗎?怎麼現在好像倒過來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兩人緊隨其後,凝聚着靈氣,隨時準備着以不變應萬變!

咔咔咔…………!

沒想到三人剛進去,那道石門居然自動閉合了!石門上的圖案居然自動打亂了,又變成了先前的模樣!不過三人一點都不擔心,大不了出去的時候再開一次就行了!這樣也好擋住外面的人,簡直就是一石二鳥,一舉兩得! 有了這層屏障,三人更不用擔心外面的人了!雖然這個世界不缺天才的人,但想要解開,可能不花費他們一些時間是不可能的!

自從石門閉合之後,裏面就亮起了一盞盞的魔晶燈。把整個通道照亮的異常明亮!三人警惕的看着這些魔晶燈,發現沒什麼反常之後,這才舒了一口氣!

沒有了什麼後顧之憂,三人一路謹慎的朝着裏面走去。可是詭異的是,裏面居然出奇的順利,沒有遇到什麼陷阱機關!別說是什麼機關陷阱,就連只蟑螂螞蟻都沒見到。

不過這不但沒有降低三人的警惕,反而讓他們更凝重了起來!事出反常必有妖,往往風平浪靜的表面醞釀着更大的暴風雨!

可是一路抵達了密室,都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三人看着密室裏面的東西,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裏面的金銀珠寶,多的數不勝數!把整個密室照亮得亮堂堂的!

看着這些金銀珠寶,夢傾城兩眼閃閃發光!凌霄和馮道德雖然震驚裏面的珠寶之多,不過男人最感興趣的永遠是實力!


夢傾城看着這些金銀珠寶,一時來了興趣!東摸摸西看看的,一時之間把什麼事都拋在腦後了。

凌霄和馮道德無奈一笑,也不在管她。只要沒有危險就行,密室裏面大都是一些普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什麼奇珍異寶,寶石瑪瑙之類的多得數不勝數!凌霄在裏面好好的過足了一把癮,想着先前吃飯沒有錢的尷尬!凌霄專門挑選了一些名貴的寶石瑪瑙往空間腰帶裏面送!當然金幣那些什麼的,他也不客氣!

在密室的四周,放置着四個書架。上面稀稀疏疏地擺着幾本泛黃的書,不但如此,上面還分有標籤!仔細一看,居然是天地玄黃!馮道德大喜,這下真是撿到寶了!邁開腳步,朝着寫有天字的那個書架走去!

可是剛沒走了幾步,在快要到達書架的時候,腳下只聽咔嚓一聲聲響!

“咻咻咻咻”…………

“咻咻”…………

…………

一大堆的箭矢從書架上面射了出來,這頓時驚動了凌霄和夢傾城。“鐺““鐺””鐺”…………三人一陣手忙腳亂,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三人就知道沒這麼簡單,原來一切的機關陷阱都在這個密室裏面!這就能解釋得通,通道里面爲什麼沒有機關陷阱了!這些個箭矢雖然沒有毒,但是卻散發着一種奇異的香味!不過緊張中的三人,任誰也沒有注意到!

馮道德滿臉都是忌憚之色,設置這個機關的人,實在是太會把握人心了!料定來人一定會先取天級功法,所以在上面動了手腳!人的貪慾,果然是一種致命的武器!夢傾城深吸了一口氣,我想不僅如此,這裏面的東西應該都被動了手腳!

凌霄卻反問道:這不可能吧?先前那些金銀珠寶,寶石瑪瑙爲什麼沒有?


馮道德苦笑一聲,只有修煉之心不夠堅定的人,纔會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即便是被取了去,也不會覺得心疼!大凡是修煉有成的人,或者是修煉入門了的人,他們都不缺這些身外之物!他們在乎的都是實力,高級功法,高級武器,高級丹藥…………。

凌霄尷尬的搓了搓手,轉移話題道:那豈不是說這裏面的東西我們都不能取走了?

馮道德點點頭,應該是的!估計裏面的東西也是被動了手腳的,除非我們能破了這個機關陷阱,否則絕無可能!馮道德心裏很鬱悶,實在是太不甘心!這麼多天階功法擺在這裏,卻註定不能得到!三人都在這裏想做破解之法,外面卻已經是翻天覆地了!

在先前那個陷阱的通道里,一個跟冷情天王一樣的裝束,一樣的打扮。一樣看起來酷酷的人,正在以暴力破壞那些機關陷阱!不要說,這就是魔教的人了!

轟!

再次破開了最後的一道機關陷阱,此人來到了先前的這道石門面前。衣襟飄飄,不染一絲灰塵!看起來輕鬆寫意,嘴裏還唸唸有詞!

哼!這個冷情真是個廢物,沒想到還要我冷寒神王親自出手!解決幾個螻蟻般的人,卻還要斷送自己的性命,真不知道他修煉的是不是修煉到狗身上去了!不過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既然敢殺我魔教的人,我會讓你們領教什麼叫做殘酷!

“噠噠噠”

…………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個石門,最後停留了下來!揚起手,一掌轟向了這個石門!

轟!

“咻咻咻”

…………

這個石門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成的,神王的一掌居然沒有被轟碎!接下來帶着劇毒的箭矢猛烈地射了出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忽然之間,“嗤”的一聲,一根箭矢劃過他的手臂,黑色的鮮血頓時冒了出來!

“嘶”!

冷寒神王倒吸了一口涼氣,頓時在手上點了幾下!在用靈氣慢慢逼退,鮮血才慢慢的恢復了紅色!這到底是什麼毒素?居然能恐怖如斯?擦破一點皮,就如此厲害!要是射進了人的身體…………,想到這裏他打了個寒顫。怪不得冷情那小子會死在這裏,估計這個毒素功不可沒!看着石門上面的圖案,冷寒神王有些頭疼!他最煩的就是這種了,難道真要本神王一步一步的開不成?哼!我就不信你是神器打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堅硬!再次一掌轟向了石門,受一次傷之後,他也有了準備。就這樣不停息的攻擊,一掌接一掌!

其實在冷寒神王第一次攻擊的時候,凌霄三人就已經感受到了!三人急得團團轉,看這個攻擊力度肯定不下於冷情天王了,或許還要更強!

怎麼辦?

“砰”!

凌霄一個轉身,忽然撞在夢傾城的頭上!夢傾城抱着腦袋,狠狠的看着凌霄,你故意的是吧?凌霄搖搖頭,對不起。她兩隻眼睛瞪得圓圓的,雖然看不到面貌,但凌霄也覺得可愛!不過想到她那醜陋的面孔,凌霄心裏嘆了口氣。他真想問問上天,爲什麼要如此捉弄人?一個好好的佳人,上天卻給她一副如此恐怖醜陋的面孔!

沒想到夢傾城居然不依不饒的,撲過來抱住凌霄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沒等凌霄反應過來就鬆口了,鮮血直流,血液順着手臂流了下來!歪過頭,哼了一聲!雖然她表面看起來很生氣,不過心裏卻是美滋滋的!如果要死,我也要在你的身上留下我的印記!能跟你死在一起,或許也不錯!看着他那流鮮血橫流的手臂,她有心想跟凌霄說聲對不起!但是想到,這樣也許他才能記住我,所以就取消了這個念頭,雖然自己也很心疼!

凌霄苦笑一聲,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她們總能爲自己找n多的藉口。

這種無理取鬧的事,馮道德見得多了,看了一眼也沒有太在意!這點小傷用靈氣滋養一下就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三人來回在裏面踱步的走着,凌霄只覺得心裏很是煩躁,壓抑得很!“啪”的一拍,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好像碎裂了!仔細一看,原來是凌霄手邊的一個花瓶!碎了就碎了,三人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馮道德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個六芒星陣,凌霄和夢傾城大驚!凌霄驚呼道:馮大哥,你腳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