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飛了下去。

「小輝,好久不見。」

鹿一凡走上前去打招呼道。

李輝本來還在爭吵著。

看到鹿一凡來了。

先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然後激動的上前去,抱住了鹿一凡。

「老大,真的是你啊!!!

你……你沒死啊?!

三年前,我和肥牛還有很多同學都傷心死了。」

久違的兄弟見面。

鹿一凡也是倍感親切。

那光頭壯漢見鹿一凡來了。

便開口道:

「少爺,荒木小姐已經在帝豪會所定好了酒席,您自行考慮吧。

這關係到咱們李家與和之國荒木家的合作。

請以大局為重!」

說完,光頭對著李輝一鞠躬,然後離開了。

他眼中根本沒有鹿一凡,就這樣直接擦身而過。

李輝聽到了光頭大漢的話后,臉上幾乎憋屈到了發白。

但是最後,只能輕輕嘆了一口氣,勉強對著鹿一凡道:

「走吧,老大,我請你吃飯去。」

「到底怎麼了?有什麼難事,和我說說。」

鹿一凡走到他身邊,拍了拍李輝的肩膀道。

「哎,凡哥,我知道在大修真時代之前,你就已經是修真者了。

但是現在,人人修真,是不是個人,都能結出金丹。

你那點修為,恐怕已經在這裡行不通了。

還是算了吧,我別再把你給拉下水了。」

李輝擺擺手,苦笑道:

「走吧,和我去喝酒,咱哥倆一醉方休!」

「真的不說嗎?」

鹿一凡好笑道:

「你小子這張大嘴,有能憋的住的心事?」

李輝一愣,然後點點頭承認道:

「罷了罷了,就算你不問,估計我這憋不住話的嘴一會兒也得全給你突突出來。

索性,跟你傾訴一下,解解悶!」

「事情是這樣子的……」

原來李輝家在大修真時代降臨之後。

抓住了機會。

做起了功法、靈石和法寶買賣的生意。

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直接一躍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成為了華夏九大隱世家族之一的存在。

而李輝也從一個普通學生,成為了李家的太子爺。

「我爸的修真生意遍布各國。

他去和之國做生意的時候,那邊一個大家族荒木家的家主荒木夏生看上了我們家的生意。

命令我爸讓我娶他的女兒荒木櫻子。

以後李家和荒木家一起做生意。」

「這樣啊?是不是那個叫荒木櫻子的女人很醜啊,所以你才這麼反對。」

「不,荒木櫻子很漂亮,而且年紀輕輕的就已經做到了荒木家下一任家主的位子。

實際上,荒木夏生已經放權給荒木櫻子了。

等於現在荒木家被荒木櫻子掌控著。」

「美女啊,還是大家族的美女。

還幫你們李家擴大生意規模。

這不挺好的嗎?

那你愁個什麼勁啊?

你以前不是經常跟我說,想要找個富婆包養你嗎?

當初還羨慕嵐姐倒追我來著。」

鹿一凡好笑道。

「老大,那不是因為我天真無知嘛!」

李輝嘆了口氣。

實際上。

只有自己沒本事的時候,才會去幻想有什麼富婆包養自己這種事情。

一旦像是李輝這樣,嘗到了自己做生意成為人上人,被人敬仰的甜頭。

他又怎麼可能願意卑躬屈膝的做那種事情?

「當然,這還不是主要原因。

你知道嗎?

荒木櫻子要求我入贅到和之國去。

並且要求我改姓!

改成他荒木家的姓!

我特么堂堂華夏男子漢,你讓我跟小鬼子姓?

好,姓名這事兒,就算我能忍吧。

你知道荒木櫻子這個女人有多可怕嗎?

那女人心機之深,心腸之狠毒,手段之毒辣,都遠遠超出我的想象。

是個名副其實的蛇蠍美人。

否則能憑二十齣頭的年齡,就坐上荒木家家主的位置?

要知道荒木家可是和之國戰神手下五大影忍之一的木影的嫡系!

精通各種忍殺之術!

而且……」

說到這。

李輝停頓了一下,嘆了口氣道:

「凡哥,我已經跟咱班的郭曉靜好上了。

都談了三年了。

最近,她還懷孕了。

這你讓我怎麼能答應?」

神界紅包群

神界紅包群 「郭曉靜?」

鹿一凡不禁一愣。

郭曉靜以前跟楊嬋是閨蜜。

人比較活潑開朗,跟他關係也算還不錯。

沒想到李輝這小子跟她好上了。

而且。

李輝還算挺有良心的。

都已經這麼有錢了,也沒說再找個好點的。

畢竟郭曉靜家是農村的。

長相也只能說比一般人好一點,不難看,但也絕對談不上是美女。

「以荒木櫻子的手段,怕是知道曉靜懷孕了,會下死手。

可我若拋棄曉靜,娶荒木櫻子,我又不甘心……

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

但是今天老大你也看到了。

荒木櫻子那個女人,竟然催婚催到華夏來了!

我爸也是沒招,只能派人來找我。」

李輝無奈的道。

「女人心機再深,手段再毒辣,只要你有絕對的力量壓制。

她是虎得卧著,是龍得盤著。」

鹿一凡無所謂的道。

尤其是如今的大修真時代。

只要你修為夠強大。

甚至能當皇帝!

一個女人,又算的了什麼?

「老大,你以前是修為挺強大的,可是現在真的時代不一樣了。

你那點修為,已經不夠看了……」

李輝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現在李輝想想。

三年前,鹿一凡贏的江東第一武道大會冠軍的時候。

貌似連金丹期都不是。

只是個假丹期。

放那個時代。

確實是能縱橫無敵,無視一切。

但是現在。

說的誇張點,連工地上搬磚的工頭都是金丹期修士。

那點修為你還拿出來裝逼,真的是找死。

他李輝也就是人好。

所以還認你鹿一凡做老大。

換成是別人。

看到你這種境界低微,跟不上時代。

並且還是舊時代里遺留下來的戲子。

別說叫老大了。

估計都會嫌棄的繞路走!

跟看到乞丐一樣!

鹿一凡也沒解釋。

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甭管我怎樣。

你的問題,總得去面對,總得要解決吧?

與其這麼拖著,不如直截了當把事情說清楚。

大不了我陪你去一趟。」

「謝謝凡哥了,你說的也是。

拖著,總歸不是解決事情的辦法。」

李輝還是感激的看了鹿一凡一眼。

對於鹿一凡說「陪他去一趟」這句話里的含義,他只是理解成字面上的意思。

就是陪著他一起去,只是壯壯膽而已。

兩人既然已經決定了。

李輝直接讓司機開車來,直奔帝豪會所。

……

……

帝豪會所已經被和之國的荒木家收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