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顆粒火藥燃燒打出的動能,把一顆小小的鉛彈高速推出槍膛,子彈從山賊頭頂穿過,打在木頭上。

張峰開槍后,隊友紛紛痛下殺手,瞄準山賊后就出手。

二十一槍響后,輪值的幾個山賊沒有被眷顧,子彈打中了五個山賊,剩餘兩個山賊看到一幕,嚇得雙腿瑟瑟發抖,趁著來人還沒有開上,狼狽的進入山寨報信,那幾個慘嚎的山賊,全當沒有看見。

眾人快速把子彈裝填好,等待山賊出來,義勇軍這麼來堵門,而且人數還不到三十人,山寨內能打的山賊超過兩百,實力對比懸殊,山賊沒有理由害怕。

剛剛還討論那個女人好,那個做那啥事情爽的時候,被義勇軍二十一人一輪開槍后,很快躺在地上,鮮血鋪滿一地。

張峰的作戰方法是,看到敵人就打,要是敵人太多追來,憑藉馬匹快速逃跑,等敵人停下追擊,又上前在遠處開槍射殺山賊,想一塊牛皮糖粘著山賊。

這種打法很無恥的,憑藉武器優勢,做到敵追我逃,敵挺我打,要是每天射殺十多個山賊,張峰相信這伙山賊很快會奔潰的,試想隨時沒命,那個山賊還敢嘚瑟。

山賊回去搬救兵,張峰壓根不在乎,等下敵人出來,人多就打一輪槍后就逃跑,人少直接幹掉山賊,相隔幾十米的安全距離,張峰淡定著!

聽到山寨外有人來鬧事,還殺了幾個同夥,山寨內憤怒起來,這一帶是他們的地盤,居然有人敢來鬧事,要殺了他們,把那些人的人頭割下來吊在寨門上視眾。


雜聲很快響了起來,一個個山賊拿著各種武器,氣勢洶洶出來,看那個龜孫敢過來挑釁。

張峰露出邪惡的笑容,眼裡好像看一堆銀幣出來,這都是獎勵啊!

手指在扳機上,槍口瞄準了一個小頭目的山賊。「上路吧,下輩子不要做人了!」 那種感覺在雷宵和鳳凰身上有出現過,那是一種特有的種族屬性。

李辰沒有說話,靜靜地觀察著剛來的三人,他從趙佳陽眼光中已是覺察到,他們以前必定是認識。

那青年用「美男子」來形容他一點也不為過。

身高近七尺,偏瘦,穿著一襲綉綠紋的紫長袍,外罩一件亮綢面的乳白色對襟襖背子。袍腳上翻,塞進腰間的白玉腰帶中,腳上穿著白鹿皮靴,顯得幹練有神。

與他同來的鳳族女子,身穿縞素衣裳,臉上薄施脂粉,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來,似笑非笑。

和王小萍同來的女子,年紀約在三十左右,有著成熟女子特有的風韻,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其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這少女容貌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這不是雷奔雲和鳳蕾小姐么?怎麼…..這次你們也來博這百強位置?」

趙佳陽見那一男一女來到跟前,便率先打著招呼道。

「趙兄,原來你也在這裡。我當然也要搏一搏,就說那小果位能提升一級境界不說,且還能獲得在七級星域得居住權,就值得前來一拼。」

那叫雷奔雲的青年說著話,眼光從諸人身上劃過,一一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趙兄,沒想到這才兩年未見,你現在的境界…..竟然已是達到結神境八級,怕是無限接近九級巔峰之境了吧?難怪,趕來前還能感覺到你們三人在激戰,這麼快就殺光,我想你現在已是今非昔比了吧?」

那叫鳳蕾的女子,眼睛在李辰和茂紅星身上,略微停頓一下就掠過,點著頭說道。

「呵呵,說來慚愧,雖然境界升的很快,但在武道感悟和殺敵凌冽方面,卻還是數這位李辰兄弟,他要強出我和茂兄不少!方才一戰多虧了他,要不然我等後果堪憂啊」

趙佳陽搖著頭,說話間帶著感激之色,看向李辰道。

「哦!竟然是這樣?」鳳蕾難以置信間掩著嘴,一臉驚詫的盯著李晨。

「這….這位就是李辰兄弟吧,好面生,以前在星域沒有見過。果真是真人不露面,露面不真人吶,失敬,失敬!」

雷奔雲也是一臉驚色,此時不由得轉身,向著李辰拱手說道。

「恰逢其會,小道爾不足掛齒。」李辰禮節性的掛著淺笑,微微搭手語氣平和道。

「小妹,這就是你說的那讓異族結神境巔峰,都望風而逃的小兄弟李辰?」

這時站在王小萍身邊的女子蓮步輕移,再次一臉欣賞的打量著李辰道。


「是啊,厲害吧?我可是親眼所見,他就是僅一招,便擊殺了結神境初期兩重天的魔族,且還嚇跑了結神境巔峰異族的少俠李辰。」

王小萍翹起嘴角,一臉得意的對著那女子說道。

「滋滋,嘖嘖……」

一陣情不自禁的讚歎之聲,五人這時皆像看怪物似的盯著李辰。

那叫鳳蕾的女子,開始搓著雙手,繞著李辰轉了兩圈。

「我說兄弟你…….這還沒到三十吧?以日落境巔峰境界,就能秒殺結神境兩重天魔族,嚇跑七重天以上的異族巔峰?且聽趙兄說要不是你,他們就會危矣。這是人中翹楚,大梟雄才能具有的霸氣。壞了,本小姐心情已完全不能平靜,這也太打擊人了!」

「鳳蕾,休得無禮,注意禮節!你一個女孩子這樣說少傑,人家會不好意思了。」

雷奔雲蹩著眉苦笑著說道,心裡暗暗罵道,你個小瘋子給你說了多少次,有些話初次見面,武者間是不能隨意說的嘛?

李辰微微一笑,騷包的捋著額前黑髮道;「不礙事,只能說對方太弱罷了,我可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

他這話不說倒好,一說之下,在場六人一時間就差氣斷了腸子。

估計那苦笑的表情下,內心都是以暗罵了八百八十八遍。太弱?沒那麼厲害?

估計是在罵,他***見過裝逼的,沒見過這般實打實會裝逼的,且很是有些變態恐怖的裝逼少年!

李辰見這些傢伙由於噎著一口氣,此時臉色都有些憋的像豬肝色。內心還是有些得意的,他完全能想到,這些傢伙此時有著類似拓拔空,一樣的內心真實想法。

嘴角一翹咧著嘴道;「你們都別偷著罵我啊,我能感覺到噠。如果沒什麼事,我就走了啊?後會有期。」

說完就做出了,急於離開他們的樣子。

「唉!少俠請留步。」

王小萍說著話一個箭步上前,就攔在李辰面前。同時其餘五人此時也是急忙攔在李辰面前,一臉的鬱悶。

再次暗罵,哥們算你狠!裝逼裝的果真很堅決,很徹底,哥們不服都不行。

原因很簡單,進來的人族本來就少,再加上境界相比妖魔兩族要略為低一些。

現在妖魔都在集結,人族他們幾個好不容易才相聚在一起,豈能隨意放走一個好打手?

且還在前面有過聯手,這樣一位兇悍的隊友,對於現在的他們,處在這樣的環境,結交並同行顯得極為重要。


這關係到這裡每個人的命運走向,就他們幾個在這裡,行走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般。

這小子是沒想到,還是故意要甩開他們?

這樣的舉動不由得他們會有這樣的想法,好傢夥你走了,憑藉著強悍的武技,可以任意遨遊在一方。

可大家都是人族,難道現在不該團結在一起么?難道不應該相互照應么?

「我說李辰少俠,咱好好聊聊,有些事大家還沒有來及說,別急別急。」趙佳陽說道。

鳳蕾一臉無奈道;「我們需要在團結一起,只要是分開,都會有著生命危險。你具有強悍的殺傷力,難道不應該照顧一下,那些還在遊離的同類人族么?」

見李辰看著他們說,並沒有發表意見。

趙佳陽一笑道;「我想你是擔心和我們一起,獲得的戰利品會少吧?接下來擊殺妖魔兩族所有獲得,你一個人分一半,其餘人拿一半。你看這樣….」

趙佳陽說完話,見李辰眼光就在其它五人身上掃來掃去。

自然是懂得其中道理,便是笑著點頭,暗道自己猜的果然不錯。隨即,將前面發生的過程和雷奔雲、鳳蕾等人一番傳音。

幾人一聽是這個原因,原來是擔心他們搶了他的戰利品,對於這樣的想法都是哭笑不得。

「我說李辰公子,我等只有一個要求,接下來大家在一起,共同進退,中途所得之物你全拿,我等也是沒有任何意見,只要能平安活著出去,佔據百人之位即可,你看?」

這次是雷奔雲上前一步,看著大家說道。

李辰見得眾人都點頭,表示一致通過。便笑著說道;「我豈是貪財之輩?不過在下有些難言的苦衷,有一半能分給我,就已是諸位兄台姐姐看得起。」說完話還扶著額頭,貌似有多大的隱情一般。

這些人見得李辰如此說,也是相對一笑鬆了口氣。

他們到這裡,是抱著九死一生而來,好多都是家族逼不得已,族內長輩姐妹兄弟間的明爭暗鬥,落在他們身上,都有著難以訴說的凄然。

對於擊殺妖魔,獲取財物,根本沒有絲毫的奢望。

只求能夠活著出去,不但可以獲得小道果一枚,且能獲得一個在七級星域居住的權利。能拿到這些,就已經是光宗耀祖的成就。

六人目光相對間,有李辰這個扮豬吃老虎的小子在,對上異魔活著的機會無形就增加了許多,逐一點頭。

「那李辰兄弟,接下來我們可就是一個團體了,咱們七人無論誰出現危險,大家都會捨命相對了,你說我等接下來去哪裡好呢?」

趙佳陽略微想了一下,揚眉說道,心情顯然輕鬆了許多。

「這個….還是你們幾位結神境大拿說吧,我境界低微就不在摻合了。」

李辰一想,武者間都是以境界高低來說話的,自己再要表態,很可能引起大家的抵觸心裡。

做人要懂得知足,面子往往是自己給的!

「李辰公子此話差異,雖然沒見到你出手,但就以趙兄的功力,都是不能和你比。相比之下我等剩下幾位,就更不能與你相提並論。這個主導權,我看我等七人非你莫屬,還望不要推辭。」

雷奔雲和茂紅星相視一個點頭后,雷奔雲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個…..承蒙諸位抬舉,我看大家既然在一起,就是一個整體,也不說誰是主導,就商量著來吧。集思廣益,我想我們一起考慮會更好一些,致於殺敵我想我會力所能及的。」

李辰說話時表情恭謙,語氣溫和,儼然一副小弟的姿態。

這樣的一幕落在六人眼中,都是頻頻點頭。

暗道這個年輕人不但武技強絕,而且為人低調,態度謙和有禮,大家對他的好感無形就又增加了幾分,氣氛一下子就變得開始緩和了起來。

李辰說完話,便是放出神識開始探查周圍的變化。

該表態的已然都表態完畢,這也是他希望的結果。不是說他有著多麼的牛逼,而是孤身處於險地,他的肩上,又何嘗不是肩負著不可承受之重!

大家能集合在一起,相互間彼此照料,必定是比他一個人闖蕩要好很多。

再一個他同為人族,起初答應了王小萍,會和人族在一起。這樣的環境里,他有著這樣相互幫助的責任,這種使命感已在他骨頭內根植許久。

沒辦法他一出生,就帶著整個家族不太平凡的使命,他有的選擇么?

< 張峰看到幾十米外的山賊,沒有憐憫之心,經過他們的調查,這個山寨的賊人,無惡不作,死有餘辜,就算其中有那麼幾個還是好人,哪有怎麼樣,既然在山寨享受到山賊的「福利」,現在山寨倒霉了,也跟著倒霉了。

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是冤枉的。

兩個山賊大喊大叫的往回跑,引起山寨內無事可做的山賊注意,平時山賊不下山搶劫,回到山寨后自由活動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同於義勇軍有嚴格的規定,也別指望山賊會經常訓練提高戰鬥力。這年代多數人缺乏油水,根本不敢做辛苦的訓練,不然用不著敵人來攻打,就是訓練就能把人訓練廢了。

看著一群衣衫不整的山賊沖了出來,張峰舉起手上的米尼槍,瞄準來人。

「啪!」

有了張峰帶頭,身邊的同伴紛紛開槍,山賊一窩蜂出來,迎面撞到飛來的子彈。

一個頭髮蓬亂,皮膚乾瘦的山賊,手裡拿著生鏽的大刀,別看這個山賊瘦弱,卻是山賊中陰狠毒辣之輩,喜歡虐殺俘虜,剛跟隨衝到寨門前,一個不知道那個義勇軍打出的子彈命中右手,大刀無力握緊掉在地上。

山賊死命捂著槍口,卻放不下鮮血的流出,子彈穿過手臂,把右手的小臂打折,瘦弱的身體承受不了傷痛,倒地死命慘叫,可惜其他山賊根本不管他,繞過他向義勇軍殺去。

一輪米尼槍下來,命中八個山賊,其中五個直接倒地身亡,子彈打中身軀,在身體內亂飛,把內臟絞爛,這種傷勢別說現在,那怕後世發達的醫療,這樣的傷勢照樣沒得救。

張峰「走,退出兩百米。」

眾義勇軍騎馬開溜,很快在兩百米外把子彈裝填完畢,也不怕山賊衝殺過來,別看兩百米距離,這個距離對於營養不良的山賊,跑過來都不用義勇軍開槍,直接拿到上去砍人頭就可以了。


事實上山賊追擊五十多米后就停下往回走了,為什麼?一群訓練不達標的廢柴山賊,指望他們能跑兩百米,這是不可能的,讓後世的人營養充足,但沒有怎麼鍛煉的讓他一下跑兩百米,能跑斷氣。

張峰嘴角上揚,對山賊不屑一顧,打了個手勢,讓義勇軍上前釣魚,上去一輪開槍后就跑,有馬匹代步,不用擔心身體出現勞累。

三輪射擊后,就沒有山賊敢出來追擊義勇軍了,一個是沒有體力繼續追擊,另外一個就是被外面義勇軍的攻擊手段嚇住了,可以想象,山賊被義勇軍遠處打靶,誰受得了這種送死行為。

見到山賊不敢出來,張峰乾脆在山寨外面對著裡面的山賊射擊,當然眾人騎在馬上,有什麼不對路就跑,他們的戰鬥方式是遠程殺傷敵人,用不著和山賊近身搏鬥,事實上走有了米尼槍的裝備,那個軍官敢和敵人近身搏鬥,回去軍營肯定被踢出義勇軍,也沒人會和這樣的隊友組隊,近身搏鬥沒有必要!

躲在山寨內的山賊,除了感到憋屈,就是感到恐懼,身邊的木頭不時被子彈打中,打出聲響,山賊對這樣的聲音感到無助,這是要命的,已經有幾十個同伴倒在地上。現在的山賊,那怕大當家命令出去把義勇軍趕走,也沒有那個勇氣了。

十多分鐘后,已經有山賊受不了這種挨打的憋屈感,加上對死亡的恐懼,從後門跑進山裡。

張峰打了半個小時,已經看不到一個山賊人影,裡面丟下幾十具屍體沒人管。

張峰「走!」

一個小隊就二十一人,不可能把山賊都幹掉的,張峰知道分寸,下次再來就是了,一場戰鬥下來,眾人沒有多大疲勞,也就是舉槍次數多一點,手臂有些酸痛,這與近身搏鬥完全是天地只差,要是山賊敢出來,張峰他們還能戰鬥一個小時,米尼槍裝彈,射擊幾樣動作,實在耗費不了多少體力。

一場小規模的戰鬥結束,像這樣的小規模戰鬥,發生在茂名縣周邊地區,義勇軍的大部隊返回張家城沒錯,但根據陳子堅的命令,每個軍團派出精銳偵察兵,肅清周邊殘餘山賊。

陳子堅定義的小規模戰鬥,是人數不足三十人的小隊,配備馬匹代步,用遠程武器,給予敵人不停騷擾,能打就打,打不過就跑的戰鬥模式,加以訓練出一批軍官。

等這一批外出作戰的義勇軍回來,那就是義勇軍的軍官基層。

義勇軍軍官的訓練,卻是周邊山賊,土匪勢力的噩夢,可以想到,山賊被義勇軍摸到近點,打幾輪米尼槍后就騎馬溜走,每天來個幾次偷襲,山賊每時每刻在生命危險中度過,這種日子山賊能承受多少時間!恐怕不出一個星期就會因為恐懼發生逃兵。

茂名縣的山賊勢力處於水深火熱當中,張家城中的百姓,或者說有魄力有決心的百姓,正迎來一次發財機會,事情是這麼回事!

陳子堅掌握了很多後世的技術,這毋庸置疑的,比如肥皂,玻璃,蠟燭,火柴,對於這些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技術,陳子堅公開其技術,放開民間生產,當然這些技術對於陳子堅來說是沒什麼用處,因為他所在的位置決定了那些技術沒什麼用處。

陳子堅要掌握的是那些重工業,武器生產技術,以國企形式抓在手裡。

張家城政府大樓,三層樓的結構形式,會客大廳正迎來一大批有「野心」的百姓,在討論著技術放開的事情,一家,或者幾家合夥,拿下一項技術生產物品。

前三天,張家城政府發布信息,一批民用物品技術公開,百姓可以繳納一筆專利費用,獲得公開的民用技術。

為什麼要交專利費,當然因為這技術從陳子堅這裡出去的,不給錢就想拿到技術,可能嗎,至於陳子堅的技術從哪裡來的,這個百姓沒有權力知道,總之想發財就拿交錢。

陳子堅把技術收費公開,也不怕百姓買了技術后再轉手給別人,誰敢這麼玩的,當執法的上萬警察吃素的,沒有確定生產資格證就把東西生產出來,等著被查抄身家吧!

消息公開后,很多百姓就動了心思,要知道粵東省自古以來就有經商文化,有了發財機會,雖然百姓中認字的人很少,但不影響他們對發財機會的敏感神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