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頓時,四周的人反應過來后,幾乎同時爆發了不盡相同的驚嘆聲。

林飛低頭一看,見到胸口上扎著的那塊碎片,顯然已經有一半入肉了,他玩味一笑,掃了一眼眾人,再在他們錯愕不解的注視之下,猛地把碎片拔出來。

「愈~」

緊接著,拔出碎片后,林飛猛地低喝一聲,伸出手指在傷口處點了兩下。

然後,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林飛被扎的傷口處,竟然冒起了一縷肉眼可見的白煙,雖然很快消散,但卻被所有人給切實見到。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擦,我剛才是不是眼花?看到了什麼?一縷煙!」

「你沒眼花,我也看到了!」

「靠,你們看到沒?他把碎片拔出來了,居然一點血都沒流?」

「還是不是人了?」

「難道他真的會鐵布衫?」

一時間,驚嘆聲四起,所有人看向林飛的目光,悄然發什麼了變化,從剛才的嘲諷和不屑,瞬間變成了敬畏!

「啊?怎麼可能?」

南哥雙眼一眯,一臉錯愕驚訝,很顯然他也被林飛這一出給震撼到了,當即暗想:「難道自己碰到高手了?但不可能啊!這小子臉生,絕對是第一次出現,以前從來都沒見過呢!那他到底是哪裡來的呢?」

麗迪熱巴也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接著驚叫了一聲后撲上前,一把抓住林飛,在他剛才被扎的胸口處摸了好幾下,接著又仔細地看向林飛。

「喂,你到底是不是人啊?怎麼被玻璃碎片扎了,居然還一點事兒都沒有呢?」

這個問題一問出,立刻引起所有人的關注。

顯然,這也是他們很想知道的。

林飛,到底是不是人?

(本章完) 「我……當然是人啊!」

林飛一愣,面對麗迪熱巴突如其來的奇葩問題,他多少顯得有點哭笑不得,接著不得不指著自己說:「如果我不是人,你能看得見我嗎?」

麗迪熱巴嘟著小嘴,想了一會兒,點頭:「好像說的也是,如果你是鬼,我是看不到你的……咦,不對,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什麼問題?」

「就是那個玻璃碎片扎你胸口,怎麼不流血啊?還有,你只是點了幾下,怎麼就會冒煙了呢?」

麗迪熱巴要麼不問,一問就像個十萬個為什麼那樣,瞪大眼睛看著林飛,等待著他的答案。

林飛苦笑不已,後悔自己剛才裝逼裝的有點過了。

「這個……」

猶豫了一下,林飛正想回答幾句,看看能不能敷衍過去,卻不料聽到沉默許久的耳釘男南哥插話了。

「兄弟,這樣,我見你也是初來乍到,給你個機會,咱兩喝一杯,就當之前的一切不愉快都沒有發生過,然後你們玩你的,我把我要帶的人給帶走,大家互不干涉,怎麼樣?」南哥說道。

「你要帶的人是……」林飛問道。

「只有一個,就是她!」南哥指向麗迪熱巴,沖林飛一笑。

林飛順勢看了麗迪熱巴一眼,麗迪熱巴朝他投來求救的目光,但卻被他給直接無視了,急得麗迪熱巴乾瞪眼,卻又無可奈何。

「壞人,居然故意不看我?本小姐畫個圈圈詛咒你!」麗迪熱巴狠狠地嘀咕著,同時心中很是擔憂,怕林飛真就這樣答應了,然後任由那耳釘男把自己給帶走。

麗迪熱巴屬於當紅小花旦,但無奈還是受自己的經紀人所控制,之所以能紅得如此快速,除了她自己努力之外,更缺不了一些背後的金主在花錢力捧。

南哥的老大牛哥就是其中一個,但他又跟其他金主不同的是,牛哥想要追求麗迪熱巴。

話說這牛哥已經是一頭名副其實的老牛,又矮又丑又胖,是個只要是個正常女人都不會對他產生一絲興趣,當然那些純粹為了上位或者錢的女人除外。

麗迪熱巴作為新生代少數民族明星,不但一向潔身自好,更是一直給人一種正能量。

不過,就在今天,麗迪熱巴好不容易休個假,正想著靜悄悄地喬裝打扮一番,去逛個街玩一下的時候,卻被經紀人叫住,說牛哥來了要找她。

麗迪熱巴當然不答應見面了,她知道如果答應了,那麼今天她就別想休息了,因為牛哥會變著法子搗鼓出各種五花八門的花樣來,留住她!

所以,她找了個借口上洗手間,就溜走了。

沒想到,後來牛哥知道怒了,便叫他的手下南哥等人去找麗迪熱巴,並且放話說不管麗迪熱巴跑到天涯海角,他都要把她給找出來。

「呵呵~」

林飛笑了笑,坐下卡座沙發上,拿起一瓶啤酒把蓋子咬掉后,脖子一仰喝了一大半,接著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翹起二郎腿,眯著雙眼看向南哥,良久才吐出倆字:「不行!」

「什麼?」

南哥臉色驟然變黑,冷聲道:「小子,我的耐心有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知道嗎?」

林飛哦了一聲,說:「不好意思,我的耐心也有限,而且我酒量還行,敬酒罰酒我都能喝,要不,咱倆走一個?」

說完,林飛也不管南哥的臉色有多難看,伸手朝桌子一撈,把剛放下沒喝完的那瓶酒給拿了起來,再次脖子一仰,直接見底。

「真不來點兒?」

喝完之後,林飛再挑了一瓶沒開蓋子的啤酒遞給南哥。

南哥正在氣頭上呢,當然不會去接,而是陰狠地瞪著林飛,張了張嘴巴正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很快他再次目瞪口呆了起來。

只見,他赫然見到,林飛手上拿著的那瓶還沒開蓋的酒,被林飛拿到嘴邊,就這麼輕輕用手一吹,蓋子哐當一聲,居然就自動開了!

這一幕,經過林飛刻意的布置施法,在他和南哥兩人之間用意念之力臨時搭建了一塊透明的氣盾,剛好將氣盾外所有人的目光都給阻擋住了。

所以,林飛這用嘴去吹酒瓶的一幕,只有南哥一人看到。

「這是……」南哥一陣目瞪口呆,但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他終身難忘。

林飛朝他神秘一笑,將酒瓶直接往上一拋,接著再用手一指,一道白練從手指射出,擊中半空中的酒瓶。

「噗嗤!」

一聲悶響后,酒瓶頃刻間化作一團白煙,很快就煙消雲散。

南哥此時早已木化,他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用手一指,一個裝滿酒水的酒瓶子竟然就被憑空弄沒了!

按照他這個手段,是不是只要隨便朝人身上指一下,人也會沒了的呢?

想到這個可能性,南哥頓時覺得后脊背猛地飆了不少冷汗出來,然後雙腿發軟,有點站不住了。

林飛用意念之力把氣盾撤走,接著戲謔看向南哥,說:「南哥,現在你還帶人走不?」

現在哪還敢將人帶走啊!我特么不怕死嗎?

我傻啊!帶人走?帶個屁啊!

自己能不能完好無損地離開,也是個問題!

南哥立刻回過神來,先是朝林飛深深地鞠了一個躬,接著用討好的語氣賠笑說:「呵呵,不敢不敢,這都是一場誤會,還請兄弟有怪莫怪,千萬不要生氣,我馬上就帶我們的人走,馬上。」

說完,南哥就要轉身逃離。

「等等!」

林飛叫住了他,南哥聽得心驚膽戰,渾身顫抖了一下后,猛地一個轉身「噗通」跪在林飛跟前。

接著,他不等林飛再說話,自個兒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地一邊磕頭一邊求饒起來:「大師饒命啊!大師饒命啊!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再也不敢了……」

這一幕,再次讓眾人目瞪口呆。

都市之不死天尊 卧槽,這劇情反轉的速度……都特么趕得上吉尼斯世界記錄了!

剛才那南哥不是還挺牛逼的嗎?怎麼……這才不到一會兒功夫呢,怎麼就反轉了呢?

難道他們剛才經歷了什麼嗎?

(本章完) 大師饒命?

他怎麼突然間就成大師了呢?

剛才肯定經歷了什麼,要不然劇情怎麼可能會反轉的這麼快呢?

這些疑問,同時出現在現場幾乎所有人的身上,當然,除了董慶榮。

「嘿嘿,師父又來裝比了,果然沒讓我失望,跟著師父混,永遠都是最安全的,啥事都不用擔心。」

對於林飛被南哥跪求原諒這一幕,董慶榮已經是見慣不怪了,要是林飛沒有兩把刷子,自己又怎麼可能拜他為師呢?

「喂,他真是你師父啊?」

董慶榮才剛坐下呢,忽然麗迪熱巴就湊過來,戳了他一下后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問道。

「對啊!怎麼了?有問題嗎?」

董慶榮奇怪地瞥了麗迪熱巴一眼,這小丫頭片子怎麼凈問這些沒營養的話呢?活生生的事實就在眼前呢!沒看到嗎?

林飛要不是他師父,又怎麼可能辣么厲害呢?

他董慶榮的師父,豈會是平庸之輩?

「沒問題啊!我就……呵呵…問問!問問……呵呵……」

麗迪熱巴尬笑著回應,接著就沒再理董慶榮,而是繼續看向林飛,越看她就覺得越順眼,甚至心跳也不知什麼原因,跳得快了起來……

董慶榮見麗迪熱巴一副花痴模樣,心裡那叫一個酸:「師父也真是的,能不能耍少點帥?你家裡面都有三個貌美如花的准師母了,還不知足,到處放電,也不給其他男同胞留點湯喝……」

幸好這番話沒被林飛聽到,否則他肯定氣得吐血。

尼瑪,好你個董慶榮,有你這麼說師父的嗎?

你以為師父容易嗎?

林飛現在無暇顧及董慶榮,他已經被眼前南哥的舉動給弄得有點尷尬了。

「無語了,我叫你等等,真沒其他意思,只是想叫你走的時候記得帶著你的人走,還有以後都別來打擾離麗迪熱巴而已,看把你給嚇得……」

這番話林飛並沒有說出來,他也就是在心裏面發發牢騷而已。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南哥聽到這番話的話,恐怕會第一次時間狂吐老血吧!

再狠狠罵林飛:「你丫的如果不是想恐嚇我,叫我等個屁啊?等個毛線啊!」

「好了好了,差不多得了,快點停了,給我起來!」

林飛無奈擺手,臉色一正,朝著還在磕頭下跪求饒的南哥冷喝了一聲。

聲音中內蘊著他一絲真氣,林飛想儘快解決此事,所以便將真氣灌入聲道,滲透著聲音說出去,足以達到震懾對方,遏制其崩潰的心態進一步沉淪難以自拔,能夠一下令他恢復正常。

果然,南哥被林飛這麼一呵斥后,整個人就像被電擊了一下般,渾身打了個激靈后,原本渾濁迷離沮喪的眼神,瞬間就變得清澈了。

他緩緩抬起頭,看向林飛,剛好就和林飛看過來的目光對上,接著臉色驟變,趕緊低頭不敢再看。

冷魅首席的放肆寶貝 但,南哥也很聽話地站了起來,沒再磕頭。

「謝謝大師……」南哥恭敬地說道,心中的震撼卻依舊沒能消散,就是剛剛目光接觸那一霎,他竟然有種像是看到一片不盡邊際汪洋大海般,深邃幽遠,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那一刻,南哥才明白,眼前這個叫林飛的普通人,可是一點都不普通!

他敢肯定,不是高手就是高人!

「不行,我得回去照實跟牛哥說才行,牛哥人脈廣,之前聽他說好像還認識了幾個能人異士,說不定到時候能用得上。」

如此一想,南哥原本煩躁的心,總算淡定下來了。

「不用謝,你的心思我明白,馬上滾吧,如果想叫人過來找回場子,我無任歡迎,但就不要再沖她了,什麼都沖我來,知道嗎?說完了,滾吧!」林飛說道。

南哥聞言,又是一陣錯愕,他……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

該不會剛才自己心中那些嘀咕,也都被他給全知道了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豈不是很危險了?不行,我得趕緊離開。

想罷,南哥轉身便想走,卻不料,又聽到林飛叫他。

「等等!」

「大、大師,還有什麼事嗎?」

南哥哭喪著臉緩緩轉過頭來,問道。

「我叫你滾,不是走!滾!明白嗎?」

林飛一字一頓地說道,最後更是用手指著地板,再說一遍:「聽清楚了,最後說一次,滾!馬上!」

南哥一陣無語,周圍眾人一片愕然。

沒想到,林飛這人的思維還真跳躍和奇葩,人家跪你求你的時候,你裝好人拉人家起來,現在叫人走了,卻又要為難人家叫人家躺地上滾出去。

這……不是為難是什麼?

「還愣著幹嘛?躺下去,滾啊!」林飛臉色再次冰冷,指著地板喝道:「等我幫你嗎?」

「不……不用,我…我自己滾!自己滾……」

南哥一咬牙,麻利躺在過道上,接著雙手雙腳蜷縮,開始慢慢地往出口方向滾去。

「你們跟著,滾!快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