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韓飛依然自顧自地在通天殿中尋找功法,轉眼就踏上了階梯,這裡絕對是功法的海洋,浩淼無比。

沿途,還有其他外門弟子也在查閱功法,看向韓飛時,一個個神念不斷交流著。

神奇城市制造商 ,確實很意外!」

「那馮德發可是元海一重的武者,深受器重,本身也是得到過不少機緣的,想不到就這麼敗了,不可思議!」

「看看吧,如果這新人能夠在各個勢力夾擊當中活下來,我一定稟報師兄,將此人招攬進天女峰……」

「恐怕不行,江雪讓其他山峰的勢力在監控此人,難道她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那樣的話,我們還是置身事外的好。」

一股股功法的力量,交織在韓飛的腦海中,尋找跟自己力量向匹配的功法。

他忽然神情一震,立刻就發現了幾股強大的力量,潛伏在不遠處的一個架子上。

「渾天神掌,靈級中品?」

「不錯,這部功法我得學習一番!」韓飛心中一動,這就上前,把晶石取下后,將玉牌放置在架子上。

一道光芒閃過,裡面立刻就少了五千點功勛點,作為換取功法的消耗。

雖然他有些心痛,但只要有了強大的功法,就可以不斷立下功勞,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太在意,畢竟所有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提升實力。

瞬息之間,無數知識這就湧入了韓飛的大腦,使他有些頭疼。

混天神掌當中各種真理,大道,完全被消化了,融合在他的腦海中。

「妙妙妙!這比起天罡劍法不相上下,卻又是另外一番神秘的奧義,我好好學習一番!」

唱歌吧爸爸

他手掌一動,就是一股海浪般的力量,翻天覆地,化作滾滾的氣浪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如大道在輪迴。

韓飛閉目,屏住呼吸,任由一絲絲玄妙的奧義在他腦海中像蜘蛛網一樣擴張,強大的神識不斷接收大量奧義。

周圍狂風呼嘯,靈氣潰亂。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新人要把這裡給翻過來嗎?」

「孽障,他怎麼會如此霸道,以後我們這些老人還有什麼賣弄的資本?」


不一會功夫,韓飛體內就已經凝聚成了一團團精元,那是根據混天神掌的法門凝練的,每一團都燃燒著烈焰。

一道道精元還在不斷凝練,他全力修行,把所有雜念都拋棄。

與此同時,吞天神通高速吸收著周圍的天地靈氣,一度掀起陣陣狂風。

「出手!」

他忽然大吼。

轟!

雷霆萬鈞之勢!

這一掌劈出,猶如打出了一個巨大的世界,好比傾覆了一方天宇,各種力量都在暴動起來,一個接著一個的旋渦不斷旋轉著。

就連遠處在查閱功法的弟子,都被震得東倒西歪,口中低聲叫罵起來。

「該死的新人,我跟你沒完。」

「我招誰惹誰了,看個書也要受到殃及……」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這混蛋,我要稟報長老去,讓此人永遠無法踏足通天殿。」

韓飛卻是淡淡一笑,之前那些人的低聲議論全部沒有逃過他的耳朵,現在這樣,也是給這些看熱鬧的人一點小小的教訓。

不過,其實他還是有那麼一點小小的遺憾,因為剛才他似乎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妙,但是又轉瞬即逝了

所以又有一點小小的遺憾,也許抓住剛才那個機遇,他就會徹底衝破現在的境界,進入全新的修鍊境地當中。

「也許我進入瓶頸了,不管天珠吸收多少力量,不斷煉化,也沒辦法去沖開這種阻塞,開元九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進入,現在我的時間不多,仙門當中存在各種壓迫,我不願意就這麼就範,一定要反抗,但是這樣我就必須有絕對實力!」

韓飛走出通天殿的時候,默默計算著修鍊的速度,他知道就算自己現在居住的地方有大陣聚集靈氣,要想晉陞,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他把心神沉入空間戒指當中,吞掉了大量聚氣丹,加速煉化,卻始終觸摸不到瓶頸。

「看來還是需要經歷生死大戰,在絕境當中激發人體潛能,像這種安逸的環境,就算修鍊十年,也不會有太多進步的。」

這時候,他想到了林少卿。

「對了,我義兄不是在這裡嗎?當日一別之後,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以他的身份,肯定可以對我多少指點一番,再說他的師父,也就是我父親的義兄,還是本門的真傳弟子,地位崇高,我去找找他們便是。」

想到這裡,韓飛先是找楮墨打聽了林少卿的住處,然後才動身。

現在他已經是外門弟子,地位比過去高了很多,不少神秘的地方也有權力進出了。

況且,他確實像見識一下,精英弟子到底是什麼待遇,來雲天宮一個多月了,還不知道這裡的各個布局。

附近山脈綿延數千里都是雲天宮的勢力範圍,各個山峰之上都有弟子修鍊的地方,每一處修鍊境地都充滿了神秘的氣息,說不定哪個洞穴就是某位祖師修鍊之處,蘊含了無盡機緣。

在雲天宮各個樓宇之間,有不少弟子在走動,韓飛腰間那塊玉牌閃閃發亮,一看就知道是外門弟子。

不少人露出羨慕的神情,在仙門當中,實力決定地位,地位決定一切。

曾經,韓飛也跟其中不少人一樣,只是作為雜役弟子在裡面干一些活,現在卻不用了,只需要全新修鍊,一切生活起居都有雜役弟子來伺候。

「請問精英弟子區域是在前面嗎?」韓飛穿過了一道鐵門,正向一位看門的弟子問路。

「沒錯。」那名弟子道。

這時候,裡面一座亭台之上,一位容顏絕世的女子也轉過頭來,她那一雙玉手之上,拿著一顆寶光閃閃的珠子,如此天姿國色,除了江雪還會有誰?

她如水晶般閃亮立刻就認出了韓飛,不覺嘴角微翹,調笑道:「喂,你來做什麼?」

韓飛先是一愣,他也沒有料到江雪居然會被安排在精英弟子居住的地方,這說明她的地位非同一般。

「今天出門沒看黃曆……」他喃喃地道,看也不看江雪一眼,直接大步向前走去。

「我在問你話呢,你難道聾了嗎?」江雪有些不悅,一直以來,她認為普天之下所有男人,只要自己願意,沒有誰會拒絕跟自己說話的,任誰見到這樣美麗的少女,都生不出褻瀆之意。

「咳咳……」韓飛背對著她,輕輕咳嗽一聲:「我說這位美麗的小姐,你剛才似乎沒有叫我的名字,因為我不叫「喂」,請你下次跟人打招呼的時候,換一種方式會比較好。」

「你……」江雪撅起嘴,「算了,我不跟你這種卑賤的弟子計較,以我的身份地位,就算你苦修一百年也趕不上的,你知道我師父是誰?」

「我管你師父是誰!他是白痴也好,絕世戰神也好,都跟我沒有一點關係,抱歉,我要去裡面找人,失陪。」韓飛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古怪的弧度,似強忍著譏笑。

居然連一個炫耀的機會也不給人家,江雪粉拳不由自主的緊握,那挺翹的胸脯因為氣憤而快速起伏,狠狠地跺腳:「氣死我了,韓飛,破脾氣,又臭又硬!不就是一個外門弟子嗎?跟掃地的沒有什麼分別!」

韓飛一路步行,在一座座高大的樓宇中間辨認著標示,不一會就來到了一座宮殿面前。

沒錯,就是宮殿,而且是布置了聚靈陣法的宮殿,光從外表看,樸實無華,但是只要是武者都能感覺到,環繞在宮殿周圍的都是一圈圈濃郁的天地靈氣。

哪怕是在夜晚,宮殿都猶如白晝,比起大淵王朝的皇宮,都差不了多少。

因為在精英弟子居住的區域,都有各種充滿靈氣的晶石通過特殊辦法集合在一起,塑造出了虛擬的日月星辰,光輝無限。

「好氣派,我原以為作為外門弟子已經是待遇崇高了,但是一看到精英弟子的待遇,簡直又是天壤之別啊,這世界果然是看實力的。」

站在宮殿外面,韓飛愣了愣,內心又有點小鬱悶。

「這江雪難道是五行宗的精英弟子?以她的修為,應該還達不到啊,要麼就是她師傅地位太崇高了,我的時間還有一年多了,一定要實現自己諾言,堂堂正正在她面前挺起胸膛,讓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麼錯誤!」

「門外所站何人?速速報上名來。」宮殿當中傳來一聲悠揚的嗓音,猶如大鼓在擂響,讓人內心都是一陣震撼,足以看出說話之人的精元是多麼渾厚。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46章拜訪林少卿

韓飛精神一震,立刻回答:「弟子韓飛,前來拜訪林少卿師兄。」

「哦,原來是韓飛,林師兄知道你早晚會來,已經吩咐我再次接待,請進來吧。」還沒看見裡面說話的人,那扇金漆大門已經轟隆隆一聲打開了。

其實,在通常情況,外門弟子是不允許進入宮殿的,除非是受到召喚,或者有門派的印信,誰要是隨便亂闖,隨時可能被周圍禁制陣法直接格殺。

林少卿已經提前囑咐過那些守衛的弟子,所以才能暢通無阻。

韓飛一進入宮殿,立刻感覺陣陣濃郁的靈氣揮灑過來,磅礴,深沉,就像是在洗滌身上的塵埃一般,他體內的精元也在這一刻自然轉動起來,不斷凝練。

哪怕是僅僅半刻時間,他就感覺到受益匪淺。

「這宮殿果然神奇,要是能在這裡修鍊個十天半月,肯定進步神速。」

韓飛暗暗讚歎著,內心也有些震撼:「那江雪也住在這種地方,經過大量天地靈氣的洗滌,修為肯定也是突飛猛進,我可不能落後於她!」

他這時候才知道,外門弟子跟精英弟子之間的差距還要巨大,其他的不說,哪怕是陣法等級,也是相差很遠,直接影響了修鍊速度。

「在下紫輝,韓飛師弟,裡面請,林師兄此時正在閉關,不方便見你,不過你可以通過傳訊石跟他取得聯繫。」這名叫紫輝的少年出現,一身紫衣飄飄,胸襟開闊,似有浩然正氣縈繞在他胸前。


「原來是紫師兄,有禮了!」韓飛行了一禮,就跟著對方往宮殿裡面走去。

「你我都是外門弟子,無需客氣。」

宮殿當中,雕龍畫棟,金磚玉瓦,一根根巨大柱子上,盤著一條條巨龍,似乎真的要騰空而去。

「前面是一個迷幻陣,要是意志不堅定著,走過去,隨時會迷失自我,師弟我來幫你一把!」紫輝指向了前面一個小亭子,一隻手輕輕搭在了韓飛的肩膀,一股陽光般溫暖的力量就流動進韓飛的身體,就好像是在寒冬臘月,喝下了一股暖身的好酒一樣舒暢。

「師兄無需擔心,這一點陣法還是難不住我的!」韓飛笑著阻止了紫輝的幫助,他想自己試試穿越過去,這樣才能最大限度提升修為。

紫輝盯著韓飛看了一會,點了點頭:「啊?也好,師弟儘管一試,我在一旁護衛就是了。」

嗖!

身影一閃,紫輝已經在亭子中間了,在剛才,這裡的空間似乎短暫地扭曲了一下,那是陣法力量在啟動。

陣法力量是按照一定規律在流動的,一旦跟陣法的力量相違背,立刻就會遭到反噬,輕則精元紊亂,走火入魔,重則精神錯亂,變成白痴。

紫輝能夠一下穿梭過去,證明此人修為已經入了化境,雖然他也是外門弟子,專門侍奉林少卿,但是那修為似乎在雷萬山之上,卻沒有一點高手的架子,有股修道之人淡雅脫俗的氣質。

「師弟當心了,慢慢走過了,就當是一次歷練,遇到阻礙時就要立刻停下,以免發生意外,當初曾經有元海一重的弟子要硬闖,最後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他善意地提醒著,在他看來以韓飛的修為,似乎不大可能成功穿過迷幻陣,但又考慮到對方自尊心,所以才不直接阻止。

「好,那我就來試試迷幻陣的威力吧,只要我體內精元足夠雄渾,意志足夠堅定,不管什麼陣法,都對我產生不了威脅!」

就在紫輝已經隨時準備出手救援的時候,身邊卻傳來了一道的聲音,轉頭一看,韓飛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已經雙手抱胸,東張西望地在觀看亭子四周的環境了。

「師弟,你……」這一次,紫輝確實震驚了,眼睛努力地眨了幾下。

「迷幻陣確實不錯,但是還難不倒我,師兄,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韓飛語氣平靜地道,此時他對紫輝的有了不少的好感,別看他輕描淡寫地就穿過了迷幻陣,那完全是因為他領略了天絕陣圖,以陣法之力剋制。


沒有天絕陣圖,那麼他恐怕真的會栽在迷幻陣當中。要是有人存心要害他,大可以讓他隨便硬闖迷幻陣,然後在裡面發生意外,誰都追究不了的。

「小子,不簡單啊,看來林師兄說的沒錯,你是個另類,哈哈!」紫輝淡淡一笑:「那我們走吧,就快到了。」

不一會工夫,再次穿過一道迴廊之後,兩人在一座高大的殿堂前面停下來。

紫輝輕輕推開大門,巨大的殿堂當中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雷轟般的聲響。

「這便是傳訊石了。」紫輝指著殿堂中間,一塊一人多高的晶石,通體晶瑩剔透,如水晶一般。

就在這時,晶石當中投射出來林少卿的身影,有些虛幻,在他周圍,有陣陣紫氣在升騰,宛如仙境。

「義弟,你終於來了。」那聲音十分威嚴,鏗鏘如金屬,比起幾個月前的林少卿,已經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了。

「義兄,想不到幾個月沒見,你的修為一日千里,我拍馬都趕不上了。」韓飛內心激動,雖然他跟林少卿見得次數不多,但是兩人從小感情還算不錯。

「哈哈,雖然我現在還在閉關當中,但對於你的事迹,還算有所耳聞的,聽說你斬殺了一個角魔族統領,立下大功,可喜可賀啊。」

「比起義兄來,還是差遠了。」

林少卿微微閉著眼睛,嘴唇緩緩蠕動:「但是,你得到天絕陣圖,也因此得罪了雷霆峰的人,甚至說,玄水峰,重力峰的弟子也在暗中監視你,你那個未婚妻勢力不小啊,千萬小心,不過,只要在我的宮殿當中修行,就算是幾十個精英弟子前來攻打,也休想進來,非常安全。」

「既然你已經來了,那就暫時在這裡修鍊吧,這裡有無數靈石築造成的大陣,吸引天地靈氣,比起你的院落,要好上幾十倍了,最起碼沒有人會來騷擾你,順便我還可以指點你一番。」

「如此一來,那就有勞義兄了。」現在林少卿在閉關當中,這宮殿裡面大量天地靈氣也一下子用不完,倒不如直接讓給韓飛,可以幫助他衝擊開元九重。

隨後,韓飛走入到了大殿中的一個陣法中心,立刻就感覺到大量天地靈氣在沖著穴道融入進來,與此同時,吞天神通快速運轉,立刻在他頭頂形成一個錐形的小氣旋,對周圍的靈氣產生一種掠奪性。

紫輝眼睛一亮:「這怎麼回事?以我元海二重的修為,居然也搶不過他,天地靈氣都跑他那邊去了?」

「師弟,我來試一試你的修為如何吧,也好應材施教。」紫輝說話間,凝練出一座實質化的巨山,懸浮在韓飛頭頂,低呼道:「準備好了沒?我要出手了!」

「師兄,果然出手不凡。」

韓飛立刻感覺到周圍壓力大增,連自己的身體也突然變得沉重起來,像是綁上了上萬斤的鐵塊。

「哈哈,我身負重力神通,修鍊一門叫山嶽崩的功法,兩者同時使出,宛如千萬山嶽鎮壓而下,當然,我只會使出三成的力量,師弟小心了!」紫輝微笑著御動那片實質化的巨山,緩慢鎮落下來,一點點給韓飛施加壓力。

「哈哈,來吧,就這一點,似乎好難以把我鎮壓,給我開!」

韓飛猛喝一聲,全身精元如洪水般爆發,整個殿堂都是微微一震,宛如千萬馬蹄在奔騰。

就在他舉起拳頭打出的瞬間,無盡的天地靈氣都被吸扯過來,補充到拳勁當中,一拳打出,宛如冷冽無比的閃電,迅速朝著空中飛掠出去。

「什麼!」

感受到了這股磅礴的破壞力,連紫輝本人都感覺到意外,晶石當中那投影出來的林少卿幻影也一度扭曲了一下,那是殿堂當中的力量出現了短暫的紊亂。

在震驚當中,紫輝手掌中的力量稍稍加大了一些,重力再度增加,向著韓飛籠罩過去。

「看好了,千岳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