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韓霜聞言點頭,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了月牙狀,說道:“是呢,除了外圍之外,繁州的這個小魔宮內部已經空了,對了,這是我從小魔宮裏拿出來的掉落,父親說等去了省城辦點事之後就會帶我回去拿回我以前的裝備,所以這些東西對我沒什麼用處,都給你了。”

韓霜將手放在了陳默的手上,隨後,光芒一閃,陳默便感覺自己包裹中多出了一大堆堆積如山資源。

紅色材料,紫色裝備,紅色圖紙,甚至是各種藍色材料和裝備,等等等,堆積起來數量堪稱恐怖。

這些材料足以養活一個大型勢力了。

“爲什麼給我?這些東西你終究是能用得上的!”陳默皺眉。

“真的用不上,父親也說了,目前階段來說,給你纔是最好的結果,以後如果我有需要了,問你要,你會不給我嗎?”

韓霜眨着眼睛問道。

“給!”

陳默注視韓霜良久,點頭說道:“但凡我有,不逆於心,你要便給你!”

“那不就得了!”

韓霜嘿嘿一笑,吃下盤子中最後一塊食物。

隨後,她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忽然臉色有些黯然了起來。

“怎麼了?”陳默問道。

韓霜轉過頭,有些不捨,看着陳默,輕聲說道:“天亮了,我要離開了。”

“若你不想離開,留下便是,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而且過兩日我也會前往省城。”陳默想了想說道。

韓霜明顯是有些心動的,但是她咬了咬嘴脣,最終搖了搖頭。

“不行的,父親有急事,我不好讓他久等,多待兩人恐怕我就更捨不得走了。”

“……!”

……

韓霜終究是離開了。

陳默選擇了沉默,既沒有上前阻攔,也沒有再次出聲挽留。

這種情況下他無話可說,只能說現在的自己還不夠強,世上規則很多,你強盛一分便可無視一些規則,若你能強到無敵,自然可以無視一切。

現在的陳默,還做不到無視一切。

韓霜走了,陳默也沒有繼續待下去,起身向着兄弟盟出發。

半個小時後,在陳蓋世和趙均衡的迎接下,陳默踏入了兄弟盟的總部。

“趙知守死了,自殺,那老東西看沒了希望,果斷的自殺了,死前將多達數千年的壽元分給了他的手下,那些人現在也投靠了我們,這些壽元是不好追回來了。”

趙均衡開口說道。

“找,以兄弟盟的底蘊,數千年壽元絕對不止,那老東西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他現在肯定還活着。”

陳默淡淡開口。

“義氣閣散了,繁城幫散了,馬家也倒了,現在各大勢力已經被我們接手,昨夜弄死了不少人,不服氣的全死了,現在兄弟們都在休息,老大,接下來就是統一整個繁州了,咱們這個勢力,怎麼稱呼?”陳蓋世顯得有些疲倦,很顯然是一夜沒有睡覺。

“你既然名叫蓋世,之前也許諾你建立蓋世閣,那以後繁州這塊勢力就更名爲繁星蓋世閣吧!”陳默沉吟幾秒後說道。

“是,老大!”

陳蓋世鬆了口氣,有些欣喜了起來。

“從今以後,陳蓋世你爲閣主,趙均衡你爲副閣主,一人統管繁州,一人監察各部並負責與星空總部聯絡,其他的我就不管了,你們自己做決定!”

陳默又說道。

“是,多謝閣主信任!”趙均衡抱拳鞠躬,副閣主的位置對他來說足夠了,在此之前他也只是兄弟盟大少爺身邊的走狗而已,能得到這個位置已經出乎他的意料了,這還是在南州的人無法過來的條件下才有的,畢竟,他追隨陳默沒多久,功勞也沒多少。

旁邊,陳蓋世看了一眼趙均衡,忍不住心中一突。

雖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和趙均衡共事,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趙均衡能得到如此權力。

他雖然擁有統管全城的權力,但是他畢竟是星空一脈下屬勢力,他總得聽星空的。

而趙均衡看似只有監察權,可最爲主要的一點是和星空總部聯絡的權力。

有這一條,趙均衡的實權就不會比他低。

想到這裏,陳蓋世深吸一口氣,心中對未來有了更清晰的認知。

“陳珂找到了麼?”陳默忽然問道。

趙均衡和陳蓋世兩人聞言對視一眼,都搖了搖頭。

“繁州並不大,找個人就這麼難?”

陳默皺起了眉頭,看着兩人。

“閣主,我知這件事的重要性,可根本沒有任何消息,連一丁點兒線索都沒有,陳珂姑娘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一樣,我派出去了很多人,全城搜查了不止三遍,可還是毫無頭緒。”

趙均衡滿臉無奈。

“你呢?蓋世幫身爲繁州頂級勢力,應該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吧?”陳默聞言轉頭看向陳蓋世。 “有的,蓋世幫從一開始就培養了專門的消息渠道,在繁州有七十三個據點,上千情報人員,遍佈各大勢力和整個繁州城內城外,但是……!”

陳蓋世遲疑了。

“但是什麼?”陳默問道。

“但是也沒有陳珂姑娘的消息!”

陳蓋世苦笑,陳珂的重要性在一開始趙均衡就跟他說了,趙均衡是一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該搶功勞,什麼時候該辦正事。

在這件事上,趙均衡絲毫不敢有任何搶功勞的想法,若陳珂真的出問題了,而原因是他隱瞞了消息導致的,那他就真的完了。

所以,事情說的很明白,可結果依然不理想。

“繁州就這麼點大,按理來說,我來此這麼多天,兄弟盟的通緝令追捕令也取消了,甚至兄弟盟都不復存在了,如果她還在繁州不可能沒有得到消息啊,她能去那?”陳默眉頭緊皺,坐在侍者搬來的椅子上。

“有消息了!”

忽然,一個身穿戰鎧的男子匆匆衝入大殿內。

“陳珂姑娘有消息了?什麼消息?快說!”

陳蓋世看到來人,忍不住眼前一亮,因爲這人是他的人,是他手底下負責情報的人。

“有個叫魏齊的人,說他找到了關於陳珂姑娘的消息,但是我們詢問他他不肯說,非要見到陳默大人才願意說。”

說着,那人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陳默,陳默彷彿身上發光一樣,只看了一眼他就忍不住底下了頭,陳默的威名太盛了,在繁州這個地方,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魏齊?讓他進來!”陳默眉頭再次皺起,魏齊不就是魏大頭的大名麼?

“是!”

片刻後,魏大頭的身影出現在陳默的視線中,魏大頭進入大殿後直接就乾脆利索的跪在了地上。

這一幕看呆了陳蓋世,但是旁邊的趙均衡卻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相對於陳蓋世,趙均衡更瞭解魏大頭和陳默的關係。

“魏大頭,你可要想清楚了,騙我是什麼下場你應該知道!”陳默盯着跪在地上的魏大頭,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

“閣主,我絕沒有騙您的意思,這一次是真的有消息了。”

魏大頭深吸一口氣,擡頭看向陳默,有些激動的說道:“在繁星湖,在邊界和您分開後我們就一直在追查陳珂姑娘的消息,耗費了好些天時間,我們終於順着陳珂離開時的蛛絲馬跡找到了線索,她肯定是去繁星湖了。”

“繁星湖?爲什麼?”陳默有些詫異,繁星湖就是繁州那疑似大型副本的地方,陳默覺得應該是上古遺蹟的地方。

可陳珂,爲什麼會去繁星湖?

按理來說,繁星湖不是最近纔開始出現異常的麼?

“我尋到了原本陳珂姑娘手底下的一個倖存者,是她告訴我的,她說前段時間陳珂一直處於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不自覺的會念叨繁星湖,說什麼傳承,什麼甦醒之類的,後來他們在逃亡的路上距離繁星湖很近的一塊區域分散,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陳珂的消息,所以根據我們的推測,陳珂姑娘現在應該就在繁星湖!”

魏大頭激動的說道。

“走!”

看了一眼魏大頭,陳默起身向着外面走去,趙均衡和陳蓋世二人互相對視一眼,隨後趕緊帶人跟上。

一羣數十人的隊伍很快抵達繁星湖所在區域,此時正是上午天空最亮的時刻,但繁星湖所在區域卻與外界完全不同。

踏入繁星湖範圍,彷彿整個天空都暗淡了下來,天空呈現灰藍色,一顆顆虛幻星點存在於繁星湖的上空,密密麻麻,如同一片星空。

“這是……!”

陳蓋世幾人都露出了震撼的表情,在前幾日雖然有所異象,但是卻遠沒有現在這麼震撼。

前幾日的異象還能解釋得通,可現在呢?踏入繁星湖附近,整個人就行是來到另一個世界一樣。

這種感覺……!

“次元洞天?”

陳默忽然開口,眯着眼睛巡視周圍。

“老大,什麼是次元洞天?”陳蓋世聞言好奇。

“以後你自然會知道!”

陳默隨口說了一句,對於次元洞天他前世更多的是在傳聞中聽說過,根本沒有見過,所以一直不信。

而今生雖然信了,但是卻也是一直沒見過。

現在這種情況,陳默除了次元洞天之外,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的。

這完全是從一個世界走向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砰!

“哎喲!”

忽然,魏大頭一聲痛呼,捂住了腦袋。

“怎麼了?”

衆人驚疑不定的看了過去,卻發現什麼都沒有。

然而,陳默卻是眼中精光一閃,魏大頭走在最前面,剛剛發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在了眼裏。

在魏大頭前方有着一面空氣牆,看不見卻摸得着,魏大頭是直接拿腦袋撞在了空氣牆上。

陳默伸出手,緩緩上前,隨後,手掌受到阻攔,上下摸索片刻,陳默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是一面牆!”

“看不到的牆壁,完全擋住了我們繼續往前走。”

“奇怪,前幾天還沒有這個東西。”

“感覺和邊界光膜很類似,不過這面牆不發光,所以看不到。”

“……!”

衆人上前摸索,議論起來。

“都讓開!”

這時,陳默眸子中精光閃爍,揮手間弒神槍出現在手中,渾身裝備出現,綻放着淡淡的紫色光芒,全盛狀態的陳默再一次出現在衆人眼前。

“快,都讓開!”

陳蓋世和趙均衡見此連忙喊人。

待到衆人讓開兩側,都以爲陳默會動手強行破開空氣牆的時候,陳默卻再一次緩緩的伸出了手,伸向那空氣牆。

粘稠,柔韌,如同蜂蜜一般。

陳默皺着眉頭感受片刻,全盛狀態的他五屬性破千,邊界光膜都能穿越,而這面空氣牆也如同他猜測的一樣,抵達破千屬性便可以穿過。

可這東西終究是和邊界光膜不同,邊界光膜是考驗實力,而這面牆壁卻是阻攔他人進入。

陳默雖然可以擠進去,但是進去後的感覺卻不是類似於邊界光膜,邊界光膜穿過了就自由了。

可這面空氣牆,穿過了之後還如同在牆中。

那種感覺就像是人在蜂蜜般粘稠的液體中穿行。

沉吟片刻,陳默轉頭對衆人說道:“在此等我,我進去看看。” “是!”

趙均衡和陳蓋世聞言抱拳後退幾步,其他人見此也都跟着後撤到一邊。

眼看着陳默一步步緩慢的踏入空氣牆深處,陳蓋世忍不住轉頭看向趙均衡。

“裏面是什麼情況我們也不知道,你怎麼不攔着點?”

“我?”

趙均衡微微愕然,隨後看向陳蓋世,無語的說道:“以閣主的實力,繁州沒有不可去的地方,而且閣主決定的事情豈是你我能夠阻攔的?再說了,我也沒見你攔着啊。”

“……!”

……

時間一分分過去,空氣牆中粘稠的阻礙力量讓陳默很難快速通過,只能一步步慢慢往前走,足足走了近五分鐘的時間陳默才踏入繁星湖邊緣。

嗡!

忽然,就在陳默一隻腳踏入繁星湖的瞬間,繁星湖整個湖面綻放出了一層淡淡星光。

進入特殊區域,經驗獲得……!

進入特殊區域,經驗獲得……!

……

密密麻麻的提示不斷的出現在陳默眼中,凝神盯着自身的經驗,陳默忍不住瞳孔收縮,心中極爲震撼。

“這到底是什麼?”

縱觀前世今生,陳默還真未見過這種情況發生。

踏入湖中便獲得經驗?這湖中的星光,到底是什麼東西?傳說中的靈氣?

皺着眉頭盯着淡淡星光,隨後陳默沉吟片刻,另一隻腳也踏入湖中,一步步深入,慢慢的整個人徹底融入湖水中。

進入特殊區域,經驗獲得……!

進入特殊區域,經驗獲得……!

……

經驗獲得的速度更快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大量經驗出現,陳默甚至感覺這比他親自去殺怪得到經驗的速度還快。

因爲早上剛剛升到82級,陳默本身經驗已經空了,可就這麼一會兒的時間,陳默便已經發現,他的經驗增長了百分之0.3左右。

百分之0.3看似不多,但是對於陳默的等級來說,這已經是很多了,這些經驗放在四五十級的人身上完全足夠升一級了。

如此對比,也就是說如果來個四五十級的人進入這裏,幾個呼吸間就能升一級。

“以我的經驗計算,一分鐘大概能獲得百分之三的經驗,只要半個小時多就能升一級,此行無論如何,賺了!”

一路前行,雖然是在湖水中,但是到了陳默這個等級後,就算是不呼吸也能堅持一整天,真氣在體內流轉,完全可以吸納水中存在的氧氣分子供用給陳默。

半個小時過去,陳默83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