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6 日

青雲子嘿了一聲,說道:「你可先至中域了解一下我太乙劍宗,再做決定也不遲。至於你是否完成貧道的遺願,決定權在你。」

青雲子似乎是對太乙劍宗的聲譽極有信心一般。

吳澤點了點頭,看了眼青雲子幾乎要散開的靈體虛影,說道:「多謝前輩,晚輩沒有其他問題了。」

青雲子嗯了一聲,在靈體消散前,幽幽傳來一句話。

「你若見到落驚鴻,替貧道說一聲,是我負了她。」

說完,青雲子的靈體殘影就此消散。

「落驚鴻,你都沒告訴我是誰,我跟誰說去?」吳澤暗自腹誹了一句。

不過,吳澤還是對著青雲子的遺骨拜了拜。

接著,吳澤拿起了那件玉白色的五靈乾坤梭。之後,按照青雲子說的方法,對著乾坤梭噴出一口精血,默默煉化起來。

足足十日之後,吳澤才粗略煉化了這支靈寶乾坤梭。意念一動,乾坤梭就被收入了吳澤丹田之中。

略一檢查乾坤梭的功能,吳澤不由瞪大了雙眼,激動不已。

由於修為的原因,吳澤只能粗略地使用五靈乾坤梭。乾坤梭是一件飛行靈寶,能夠百倍放大使用修士法力,遁速奇快。

這件靈寶簡直就是逃跑保命的利器。

然而,五靈乾坤梭還有另一項功能。其本身自帶一個千丈見方的巨型儲物空間。像吳澤使用的宗門標配儲物袋,儲物空間極小,只有三尺見方。

真正讓吳澤驚喜不已的是,五靈乾坤梭中,還遺留著青雲子的不少靈石。

其中有自己熟悉的下品靈石一百三十二塊,還有多達五百三十四塊靈氣比下品靈石更加濃郁的中品靈石。

另外還有七塊靈氣格外濃郁的具有多面體切面的晶塊,雖然沒有見過,吳澤猜測一定是上品靈石。

吳澤看了碧玉琉璃蛹一眼,意念一動,將之收入乾坤梭中。接著從自己的小儲物袋中,取出一件乾淨的道袍,披在青雲子屍骨上,將之收入乾坤梭中。

之後,吳澤看了山嶽冰猿的妖骨一眼,又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將妖骨上的冰晶清理了一下,將之也收入了乾坤梭中。

這具山嶽冰猿的屍骨是煉屍的絕佳材料。煉屍堂煉屍,有嚴格的要求。必須按照人體的脈絡,輔以特殊金石,來進行煉屍。所以只有修士屍骸和類人妖獸適合。

而這具山嶽冰猿正好符合煉屍的要求。不過,如此大的屍骨,要消耗多少煉屍材料,卻是吳澤以後需要考慮的問題。

想到還要在這裡待將近一年的時間,吳澤將大廳其他地方也略微收拾了一下。然後,盤坐在冰玉床上,想了想,最終還是直接掏出中品靈石,打坐入定。

中品靈石內蘊含的靈力是下品靈石的十倍,吳澤吸收靈氣的速度也增加了十倍,耗散掉的靈力自然也是。

不過,中品靈石蘊含的法力過於濃厚,這股靈力遊走經脈時,傳來陣陣脹痛之感。

感到到經脈內容納的靈力已經達到極限,卻是能剛好吸收中品靈石傳遞過來的靈力的十分之一。

吳澤強忍不適,生怕浪費掉一絲一毫的靈力,痛並快樂地修行。

約莫三天後,手中的中品靈石已成為一堆粉末。吳澤臉上一喜,明顯感覺到丹田中法力的增長。

想起以前每個月只有兩枚下品靈石可供利用,頓時覺得現在這種豪橫的感覺那叫一個爽!

接著,吳澤又嘗試直接吸收這處地階靈脈中的靈氣進行修鍊。

三天後,吳澤從入定中醒來。感覺到丹田中的法力又有了增長,他臉上不由露出滿足的表情。

經過對比,吳澤發現地階靈脈不愧是高階靈脈,其靈氣濃度已經超過了下品靈石中靈氣的濃度。

不過,相比於中品靈石中蘊含的靈氣濃度,又要差一些。

靈脈只要使用得當,其中蘊養的靈力是可以無限供應下去的。

而靈石則不然,它實際上是靈力的結晶,是被壓縮了的靈力聚合體,其靈氣濃度自然是要比靈脈高很多。

之後,吳澤又掏出一塊中品靈石后,再次進入了入定狀態。 冷緒愣了愣。

一時間,他的腦子竟都有都沒繞過來。

這樣的問題,他還從來沒有想過。

「那……總裁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繼續給我查!」

在黑夜中的男人,如鷹隼一般的銳利目光,全是凜冽寒意。

冷緒馬上消失了。

而這一次,他的目的,直接是當年神英待過的軍營!

與此同時,在這院子的偏房裏,本來已經睡着的簫馥莉,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猛然睜開了雙眼,朝右側的窗戶望了過去。

「英哥哥……」她驚喜的叫。

——

家裏有人安排,溫栩栩便繼續在公司上班了。

「溫總監,早啊。」

「早。」

一大早到公司的溫栩栩,就接收到了部門員工對她的各種熱情問候,當然,其中不乏那些當初一點都不看好她的人。

溫栩栩微笑着點了點頭,提着包來到了辦公室。

「溫總監,我聽說省城有棟爛尾樓要拍賣啊,總監有沒有興趣?」部門姓吳的那個主管突然興沖沖的跑過來找她。

「爛尾樓?」

剛坐下來的溫栩栩,看着他疑惑地問了句。

跟着這位主管一起進來的助理沈蔓,馬上把那爛尾樓的資料遞過來了。

「溫總監,是省城一個房企大鱷開發的項目,本來是要做酒店的,但因為這個大鱷出了一點事,這樓便被政府拿來拍賣了,您看看,周邊的環境我都已經替您整理出來了。」

這個沈曼別說確實挺能幹的,一份資料,做得那叫一個詳細。

溫栩栩翻了翻,片刻,開口:「還行,不過考慮不要公司親自經營,可以將其竣工后,做成精品樓,然後招商。」

吳主管:「……」

靠!

這成了精的女人!

吳主管馬上開開心心的去辦了……

沈蔓也要跟着離開,可溫栩栩卻忽然叫住了她。

「小沈,你最近在公司做得怎樣?習慣嗎?」

「挺好的,溫總監,我感覺在這裏學到了很多東西,多謝溫總監當初可以留下我。」沈曼立刻露出了十分感激的神情。

溫栩栩笑了笑。

這個女孩子,她其實覺得也是挺不錯的,心細,對經融這一塊也有一定的天賦,以後時間久了,肯定是會有一番成就的。

溫栩栩從抽屜里拿出了兩盒燕窩。

「這個給你吧,看你這兩天都廋了,是壓力太大吧,要記得放鬆自己,別累著了。」

「啊?」沈曼一眼就瞧出,這是兩盒頂級血燕燕絲,頓時,她滿臉都是受寵若驚。

「這……總監,這怎麼可以?」

「沒事,反正你看放在我這裏,我也不喝的,你拿去叫物有所用。」

溫栩栩很隨意的寬慰了一句。

她確實不怎麼喝這東西,這些,都是自從她雙腿恢復后,霍司爵大把大把買回來給她吃的,說要幫她補身體。

一開始,她確實有喝,可現在行動自如了。

她也就懶得去碰這些東西了。

沈曼最後千恩萬謝的把這兩盒燕窩拿走了。

可是,溫栩栩並不知道,她拿走後,直接就進了洗手間,隨後,就在裏面一臉漠然的把它折碎后,扔進馬桶里就把它沖走了。

雖然以後她們是要共同服侍一個男人。

但是,在她的眼裏,她永遠都是她的敵人,她是不可能會接受她的恩惠。

沈蔓待在衛生間里,打開了手機。

【中島秋子:夫人,我現在已經獲得了溫栩栩的好感,她對我開始重視起來了。】

【楊瑤:很好,西京那起案件,很快就要開庭審理了,你們少爺會親自過去,到時候,你可以去見見他。】

這個女人,竟然為了嘉獎她,給了她這麼大的一個甜頭。

沈曼頓時狂喜極了。

少爺要過來?!!

天,那真是太好了,她終於可以看見他了,天知道這段時間,她是多麼的想念他。

沈曼決定,再用一個更大的驚喜來回報這位夫人……

——

溫栩栩還在辦公室里忙着,她並不知道這件事,直到中午的時候,她上去吃飯,忽然聽到總裁辦的人在討論。

「不會吧,那個喬時謙居然還敢親自為自己辯護?」

「就是啊,他還要不要點臉啊?雖然他是霍家人,但他連自己的父親都敢謀害,他就不怕出來被天下人罵死嗎?」

「人賤無敵唄……」

「……」

好幾秒,溫栩栩站在這個總裁辦的門口,人都是呆愣的。

喬時謙竟然要為自己辯護?

怎麼會這樣?

她腦袋空了一瞬,短短几秒鐘,那種巨大的不安感,就又像潮水一樣席捲了她。

「太太?您怎麼會站在這?是要進去找總裁嗎?他在裏面呢。」

總裁辦的人,終於發現這位總裁夫人了,頓時,都閉上了嘴巴,然後慌慌張張的打起招呼來。 「王晨航,這是留給同學們的課後作業,晚上那節外語課上完就可以佈置下去了。」夏雅將一張巴掌大的便簽遞給姜夜身邊的搭檔。

「好的老師。」接到了課後作業后,王晨航轉身就走了根本就沒有停留,上課前是她去請的,老師也和她說了話,如今肯定要和另外一位課代表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