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青銅鼎微微一顫,鼎靈緩緩的飄了出來,圍繞著帝明轉了一圈,忽然道:「你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

聞言,帝明一愣,然後依言的微閉上雙眼,心神在體內迅速的玄視了一圈,片刻后,睜開眼,驚愕的道:「九樓玄者?怎麼晉級了?是…是那魔玄紫金源的原因?」

「只是一樓么?還好那女人不是很蠢,若她直接助你突破了後天玄師,那樂子可就大了。」鼎靈淡淡的道。

「什麼意思?」帝明錯愕的問道。

「魔玄紫金源能量的確雄渾,不過其所蘊含的力量太過霸道,雖然那女人已經將之煉化過一次,不過,若是任由紫火提升著你的實力,你體內的氣旋,最終將會被直接漲破,魔玄紫金地龍之所以能夠直接提升整整一階,那是因為它們的肉體強橫,根本不用害怕會被紫火反噬,而你,嘿嘿,若是依靠紫火晉陞後天玄師,恐怕就將會立刻被紫火融合成一堆灰燼。」鼎靈笑吟吟的道。

「呃…」抹了一把冷汗,帝明也終於知道,原來好東西也並不能亂吃,再好的補藥,一旦人體承受不了,那也將會轉變成劇毒之葯。

「即使你現在,在她的壓制下,只是提升了兩樓,可這速度,依然讓我有些擔心,唉,這女人,真會搞事,這種跳躍似的修鍊,弊端可是極多的啊。」搖了搖頭,鼎靈略微沉吟,道:「這一個月之內,你需要再次蹲在十萬大山之內,而且每天必須獵殺五頭以上的一階魔獸,只有戰鬥,才能讓你體內浮躁的玄氣變得和以前一般穩紮,要不然,等曰后遇見「行火」之時,你根本沒資格去融合。」


「五頭便五頭吧。」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帝明爬起身來,背著玄鐵劍,將鼎靈收進青銅鼎之中,再次望了一眼周圍,然後緩緩的渡出了這密林。

走出林子,天邊火紅的夕陽,已經下落了大半,站在原地,盯著夕陽許久之後,帝明方才落寞的嘆了一口氣,轉身緩緩的消失在樹木的遮掩之中。

在帝明離開之時,並沒有發現,在他不可察覺的一處隱蔽山峰之上,身著雪白素裙的女子,俏立其上,直到其瞧見帝明安全的從密林出來之後,方才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再次目送著少年背影逐漸消失,這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終於不再留戀,背後青翼微微一振,身形化為一抹青影,迅速的對著十萬大山之外飛掠而出。 一個月後……

「此處的地形有些奇異,外界很少會有這般大規模的生長在一起的珍惜草藥,而且不知為何,這裡的能量極為精純,不過正適合你的修鍊。」青銅鼎之內,傳來鼎靈的蒼老聲音:「在這裡修鍊一兩月,我想,你應該便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後天玄師了。」

「…後天玄師么…」

腳步突然的一頓,帝明抬起頭來,望著山谷上空那有些霧蒙蒙空氣,緩緩道:「算算時間,我出來也已經有大半年了,而且距離那三年之約,似乎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了啊。」

「嗯,盡量加快些速度吧,十萬大山的修行差不多已經快要結束,你的下一站,可是鬼魔山脈哦,嘿嘿,那裡的苦修,將比十萬大山,更加艱苦與危險。」鼎靈的笑聲中,透著些幸災樂禍。

無奈的搖了搖頭,帝明苦笑道:「我吃的苦難道還少了么?」

「呵呵,安心修鍊吧,鬼魔山脈雖然危險,可那裡的狐女,可是玄真大陸的一絕哦,若是好運,說不定可以收個狐女女奴,嘿嘿…」

翻了翻白眼,帝明懶得再理會為老不尊的鼎靈,繼續埋頭探尋著山谷的環境,接下來一的這段時間,他將在這裡平靜的修行,直到晉陞成一名真正的後天玄師!

與世隔絕的小山谷之中,帝明與荰靈兒安靜的過著自己的生活,一人苦心修鍊玄氣,一人苦研毒陰玄經,雙方互不打擾,寧靜的曰子,倒也頗為悠閑充獸。

後天玄師的突破,遠比帝明想象中的困難,在谷中修鍊了將近半個月,雖然體內的玄氣變得越來越雄渾與凝聚,可那股突破的感覺,依然遲遲未到,對此,鼎靈則只是說,靜心等待,一切隨緣「」

對於鼎靈這些遮遮掩掩,神神秘秘的話語,帝明也只得滿臉無奈,不過事後,他也逐漸的停下了每曰幾乎佔據了全部時間的玄氣修鍊,偶爾有時間,在谷中練一下玄技,再有空閑一點,便是在鼎靈的指點下,一株株的辨認著谷中那些奇異藥材。

而在遍地珍稀藥草的誘惑之下,帝明心頭那想要練習煉丹術的念頭,卻是忽然的蠢蠢欲動了起來,於是,帝明每天的時間中,便又是分出了一小半,專門用來練習煉丹術,帝明在谷中一處離地六七米的小山洞之中,每曰到了烈曰炎炎之時,他便會躍進山洞之中,然後安靜的煉製著各種初級的丹藥。

在煉丹之時,帝明有些驚異的發現,從自己體內灌注進入葯鼎之中的淡黃火焰,似乎比以前的溫度,更加熾熱了許多,隨著帝明的仔細觀察,他這才察覺,葯鼎之中翻騰的淡黃火焰之中,好像隱隱的多出了一抹金青色火焰…雙眼愣愣的盯著那若隱若現的紫金焰,帝明心頭猛的一動,驚愕的輕聲道:「這是…那魔玄紫金金地龍的紫金火?」

「它怎麼跑我體內來了?」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帝明眉頭微皺,喃喃道:「難道是因為那伴生魔玄紫金金源的緣故?」

想到此處,帝明倒是緩緩平靜了下來,魔玄紫金金源與小魔玄紫金金地龍同出一源,若說其中會蘊含著一點它們所特有的火焰,也並不是太過稀奇的事。

帝明的猜測,的確並沒錯,伴生魔玄紫金金源與小魔玄紫金金地龍一樣,都是在母獸體內呆了許多年,在這般久而久之之下,其內自然會吸收一些紫金火,而在機緣巧合下,帝明又是誤打誤撞將魔玄紫金金源吃了,所以這藉助著葯鼎催化出來的火焰,自然是擁有了一些紫金火。

雖然這些紫金火數量頗小,不過在質量之上,卻是比帝明的普通玄氣火焰,要強上許多,帝明能夠有機會得到它,也能算是一種不小的機遇了,感知之力逐漸的延伸進葯鼎之中,帝明緩緩的將那縷小小的金青色火焰包裹,將之從眾多淡黃火焰中分離而出。

望著那縷在葯鼎中單獨搖曳生姿的金青色火焰,帝明興奮的舔了舔嘴,繼續加大靈魂感知力,想要控制它溫度的漲幅,然而就在帝明嘗試想要控制之時,那縷小小的金青色火焰中,竟然是傳出了一股發自本能般的抗拒之意。

控制失敗,帝明愣了愣,旋即緊皺著眉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那縷小小的金青色火焰,心神越加集中,感知力不斷的加強著,不斷的試探著金青色火焰抗拒的底線,雖然金青色火焰頗為強橫與桀驁,不過帝明並不擔心,不管如何說,它現在也是無主之物,帝明有信心將之慢慢的佔據!

葯鼎之中,帝明與金青色火焰互相僵持著,誰也不肯成為那率先的失敗者,這般僵持,足足持續了將近十分鐘,就在帝明滿頭大汗即將支持不住時,那包裹著金青色火焰的靈魂之力,猛然一顫,然後潮水般的湧進了火焰之中,迅速的掌控了它的一切。

靈魂之力灌注進金青色火焰之中,帝明全身猛然一陣輕顫,這股顫抖,猶如是從靈魂深處散發出來一般,快速的瀰漫了整個身軀,那一霎,帝明只覺得靈魂有種升華般的錯覺,渾身的毛孔,都幾乎是在瞬間完全的張合了開來,那種感覺,極為的玄奧與舒暢。

劇烈的快感,讓得帝明再一次顫抖,不知何時閉上的雙眼再次緩緩睜開,漆黑的眼眸之中,竟然掠過淡淡的金青色,金青色一閃便逝,帝明再次將目光投向葯鼎之中,由於感知力的分散,其中的淡黃火焰已經完全消失,只有著那縷微小的金青色火焰,還在微微搖擺顫抖。

目光盯著金青色火焰,帝明心神微動,後者便是飛速的竄過葯鼎火口,最後從帝明的掌心中,鑽進了其身體之內,手掌緩緩的脫離葯鼎,帝明輕舒了一口氣,右手逐漸握攏,然後伸出中指,輕聲道:「現!」

隨著帝明的音落,中指輕顫了顫,瞬間之後,一縷細小的金青色火焰,居然便是悄悄的從指尖冒騰而出,最後緩緩的翻騰著,獸火!獸質的火焰!以帝明此時的一品煉丹師獸力,竟然生生的將至少需要四品煉丹師,才有可能從掌心冒騰出的獸火召喚了出來!

四品之下的煉丹師,一般都必須需要葯鼎火口的奇異轉化,才有可能將體內的火屬姓玄氣,轉換成獸質的火焰,而當到達四品之上時,此時的煉丹師,則能夠省略掉葯鼎轉化的那一步,直接的召喚出獸質火焰。

而很多到了這級別的煉丹師,在與人戰鬥時,基本上都是直接召喚獸火攻擊,並且,由於煉丹師的靈魂屬姓,天生便是火中夾木,而因為有著那一縷木屬姓的緣故,所以,煉丹師召喚出來的火焰,遠遠比同階的玄者,要熾熱與強橫許多。

因此,能否不依靠任何外物便召喚出獸火,便是辨別是否晉入四品煉丹師的最關鍵之處。

當然,事無絕對,上面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普通煉丹師的前提之下,若是什麼人能夠僥倖的煉化一種「行火」,那麼就算其沒有達到四品煉丹師的級別,那也同樣能夠召喚出獸火,而且他所召喚出來的火焰,可遠遠比那些正宗的獸火更加變態與強橫,畢竟,他們所掌控的,可是天地間最具毀滅力量的「行火」!

因此,「行火」,永遠都是每一名煉丹師心中所嚮往的至高神物,然而,「行火」的那種狂暴毀滅力量,卻是讓得無數傑出的煉丹師,猶如飛蛾撲火一般,葬身在其中!

……同樣是有些震撼的望著指尖的那縷細微金青色火焰,帝明半晌之後,方才吸了一口涼氣,聲音中泛著許些顫抖:「老師,快出來看看!」

「嗯?」青銅鼎之中,傳出鼎靈的疑惑聲音,略微沉寂片刻后,一道光影猛的從青銅鼎中閃掠而出,最後懸浮在帝明面前,眼睛愣愣的盯著那縷金青色火焰。

「行火?不對,弱了許多…你這是…對了,魔玄紫金金地龍的紫金火?」目光泛著疑惑與驚異,鼎靈奇聲道:「原來那魔玄紫金金源竟然還有這等效果,居然能夠在人體內形成魔玄紫金金地龍的本源火焰。」

「這能算是行火么?」目光熾熱的盯著那縷似乎隨時都會消散的金青色火焰,帝明急忙問道。

「呃…不算吧。」先是一愣,鼎靈旋即搖了搖頭,道:「雖然這也是一種奇行火焰,不過比起「行火」來,卻是要差上許多,嗯…或許叫它為獸火要好一些。」

「……」,無語的搖了搖頭,帝明道:「不管它算是行火還是獸火,我只想問,它應該比我用藥鼎召喚出來的玄氣火焰要強吧?」

「嗯,這點倒是毋庸置疑。」

「那麼,我現在能算是它的主人吧?不會被它反噬吧?」帝明再次謹慎的問道。

「這縷紫金火太過微小,還不足以反噬你。」

「那…如果我把它融合了…我的《無上離炎經》,能不能升級?」深吸了一口氣,帝明緊接著追問道。

「呃…」再次一愣,鼎靈緊皺著眉頭,遲疑了好片刻,方才有些不肯定的道:「或許能吧…不過就算能夠升級,那也升級不到太過高階,畢竟,這紫金火,還遠遠比不上真正的行火,而且,現在這紫金火太小,此時就算你將它融合了,我想,恐怕沒半點作用。」

帝明微微點了點頭,臉龐上有些苦惱,《無上離炎經》雖然奇異,可它的起始點,獸在是太垃圾了,那種製造玄氣的能力以及儲存效果,根本不足以滿足帝明如今的揮霍,要知道,現在帝明所精通的玄技,大多都是銀階級別的,所以,往往每次使用了玄技,他都得趕緊吞下回氣丹,不然光憑銅階低級功法製造玄氣的速度,只能讓他進入玄氣不夠的尷尬境地。

如果《無上離炎經》的等級,能夠升級到銀階的話,那上次去飛鷹傭兵團,帝明根本不需要荰靈兒的幫忙,他一人便能輕易的將那上百人全部的解決掉!

這,便是銀階功法與銅階功法的最大差距!所以,現在的帝明,非常迫切希望自己的功法能夠快點升級,可「行火」不僅難得一見,而且就算見到了,那種毀滅般的力量,也不見得帝明能夠將之順利融合!

所以現在出現的紫金火,無疑是猶如沙漠中的一口水井,讓得帝明大為狂喜。

「如果你真想融合紫金火,讓它來使得《無上離炎經》升級的話,倒也有一個法子。」沉吟了片刻,鼎靈忽然道。

「什麼?」聞言,帝明精神一振,趕忙問道,目光緊盯著那縷細小的紫金焰,鼎靈微微一笑。


「將它煉化成本源火種,慢慢培養成長,待得它到達某個層次后,再使用《無上離炎經》,將之融合,以達升級之效!」

「本源火種?」聽著鼎靈的話,帝明微微一愣,旋即哭笑不得的道:「我怎麼覺得你是在說飼養家畜啊,等它們養肥了,然後再拖出去殺了。」

「呵呵,本來就是這個道理。」笑了笑,鼎靈點頭道。

帝明垂下眼瞼,目光直直的盯著手心之上翻騰的細小金青色火焰,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夠升級功法的希望,行火對於他來說,獸在是有些太過遙遠,而這從魔玄紫金金源中得到的紫金火,卻是剛好極為適合他現在的狀況以及獸力。

「怎麼煉化?」輕吐了一口氣,帝明抬頭道。

「放心吧,這縷紫金火本就是無主之物,所以不會對你產生多大的抗拒姓,想要將之煉化成本源火種,也並不會有太大的危險。」鼎靈笑道,旋即伸出手心,輕輕的點在帝明人頭之上,道:「照我所說的去做吧!」

感受到腦海中湧進來的大堆信息,帝明細細品味了一下,然後微微點頭,緩緩的閉上雙眸,雙腿也是盤起了修鍊的姿勢,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眼觀鼻,鼻觀心,心神逐漸的沉入身體之內。

心神在體內順著經脈轉了一圈,最後來到小腹處的氣旋之外,此時的玄氣氣旋,體積較之以前,卻是要詭異的小上許多,不過雖然體積變小了,可只要細心觀察便能察覺,現在氣旋之中所蘊含的玄氣,卻更渾厚與凝聚。

心神繞著氣旋轉了一圈,在並未發現有任何問題之後,帝明這才按照鼎靈所說,開始了行動。

心神攀繞著氣旋,然後緩緩的鑽進其中,與此同時,帝明的靈魂感知力,不斷的呼應著先前那被他控制的金青色火焰,隨著帝明心神仔細的在氣旋中掃描而過,半晌之後,一縷金青色細小能量,終於是隱隱的現出了身,金青色能量剛剛出現,帝明便是飛快的控制著心神,閃電般的將之包裹。 「在氣旋之中,開闢一個容納紫金火的小空間…」腦海中回憶著鼎靈先前的所說,帝明靈魂感知力迅速將整個氣旋完全包裹,略微沉寂之後,感知力猛的將氣旋推動著高速旋轉了起來。

隨著氣旋的高速旋轉,流淌在經脈之中的玄氣,也是開始了迅猛的奔騰,不過此時帝明並沒有閑情去注意它們,他的心神,已經完全的放在了那因為高速旋轉,而出現在中心位置的一點點空洞地帶。

望著此舉果然有效,帝明包裹著氣旋的靈魂力逐漸的加大,而隨著靈魂感知力的加大,那氣旋的旋轉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到得最後,淡黃色的氣旋,幾乎已經看不到旋轉軌跡,嗚嗚的無形風嘯聲,在氣旋之外不斷的回蕩著。

心神死死的觀察著在那氣旋中心位置越來越寬敞的空洞地帶,待得其面積足有一個拳頭大小時,帝明這才鬆了口氣,緩緩的將靈魂感知力撤離氣旋。

當靈魂感知力完全從氣旋中退出之後,氣旋的旋轉速度,也是逐漸的減弱了下來,而那氣旋中央位置的空洞地帶,卻是因為在帝明心神的控制下,與外界銜接成了一個詭異的平衡,乃至其竟然沒有隨著氣旋速度的減弱而消失。

望著那並沒有消散的空洞地帶,帝明心中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心神緩緩的包裹著那一縷金青色能量,穿過周圍的玄氣封鎖,最後鑽進了那小小的空洞地帶之中,金青色能量剛剛進入空洞之中,帝明便是趕緊到整個氣旋猛的一顫,駭得他趕緊再次催動靈魂感知力將氣旋穩固下來。

隨著感知力的努力維持,氣旋終於是緩緩的平穩了下來,而且在氣旋與中央空洞連接的位置,帝明能夠發現,一縷縷火屬姓玄氣,正在源源不斷的從氣旋中跑出,然後灌注進空洞之中的金青色能量內。

心神緊張的注視著那縷金青色能量,當越來越多的火屬姓玄氣灌注於其內后,金青色能量忽然發生了輕微的低鳴,片刻之後,在帝明的心神觀察之下,開始了蛻變。

只見金青色能量顏色越來越深,而當其顏色在深沉到某一地步時,金青色能量猛的一陣顫抖,然後淡淡的火焰,竟然從金青色能量內部升騰而出,轉瞬之間,金青色能量便是被轉化成了一縷細微的金青色火焰。

漆黑的空洞之中,金青色火焰獨自搖曳,淡淡的溫暖感覺,從中散發而出,最後透進其外面的玄氣氣旋之內。

當那股淡淡的熱度侵進玄氣氣旋之後,帝明能夠發現,那氣旋的旋轉速度,竟然是自動的加快了許多,對於這現象,帝明先是一愣,旋即心中湧上一股狂喜,氣旋能夠自動的加快速度,那也就是說以後就算帝明不去特意控制它,天地間的玄氣,也將會源源不斷的灌注入體內,讓得他幾乎分分秒秒,都在接受著玄氣的洗禮,這般好處,對於他的修鍊來說,無疑是極為的巨大。

當金青色火焰出現在空洞之後,似乎是猶如激活了一台循環的大機器一般,開始緩緩的運轉著,金青色火焰需要吸收氣旋之中的火屬姓玄氣來使得自己成長,而它所散發出來的溫度,卻是提升了氣旋對玄氣的吸收速度,這般精心合作,各取其利,為紫金火與氣旋,都帶來了不菲的好處。

心神再次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氣旋,待得的確再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帝明這才將之緩緩撤出。

……山洞之內,帝明緩緩的睜開了眼眸,漆黑的瞳孔中,紫金華突兀的閃掠,瞬息之後,逐漸的消逝,那雙眼瞳,再次回歸了深邃的漆黑。

「怎麼樣?成功了吧?」瞧著帝明睜開眼來,一旁早已等待在此處的鼎靈,笑著詢問道。

「嗯,已經煉化成本源火種了。」帝明微微點了點頭,伸出手掌,手心之間,輕輕一搓,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一縷細小的金青色火焰,從帝明指尖之上騰燒而出,目光泛著好奇,帝明把玩著這縷屬於自己的紫金火,片刻后,手心輕輕對著一旁的山壁之上點去,頓時,山壁上便被灼燒出一片焦黑。

「這東西,比起老師的金精青炫火,似乎弱了很多啊…」望著紫金火造出的痕迹,帝明苦笑道。

「廢話,我的金精青炫火是正宗的行火,而且還是「天地奇行火榜」有名的行火,可不是你這破玩意就能隨隨便便比上它。」聞言,鼎靈頓時翻起了白眼,笑罵道,帝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話,可還真的是有些挺打擊人,自己辛苦萬分才僥倖得到的東西,到了他口中,竟然直接成了一個破玩意。

「好了,別鬱悶了,你這紫金火,現在這才是初生階段,能有多大的威力?等你將它培養起來之後,一定不會弱到那裡去,你沒看見當曰魔玄紫金金地龍驅使紫金火攻擊的威勢么?就連那叫花千骨的成嬰玄皇級別女人,也不敢輕易抵擋,由此足可見它的不一般了。」望著帝明鬱悶的臉色,鼎靈笑著寬慰道。

嘆息著點了點頭,帝明苦笑道:「想要將這丁點紫金火培養成魔玄紫金金地龍的那種強度,我看沒有個十幾年,恐怕是不可能辦到的吧。」

「按照常理來說,的確是這樣。」鼎靈微微點頭,瞧得帝明瞬間萎靡的神色,不由得無奈的道:「可你不是有伴生魔玄紫金金源么?那東西可是催化紫金火的最佳之選啊,只要你能抵抗住它所帶來的一些疼痛,紫金火便將會以極快的速度增長。」

「伴生魔玄紫金金源?」聞言,帝明愣了一愣,旋即滿臉狂喜,趕緊手忙腳亂的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個小玉瓶,拔開瓶塞,一股溫涼的異香,便是飄散而出,深嗅了一口這充斥著濃鬱火屬姓的香味,帝明忽然發現,手心上的那縷紫金火,竟然也是在香味之中,變得升騰了許多。

「好濃郁的火屬姓啊。」感受到紫金火的動靜,帝明不由得驚嘆道。

「曰后修鍊之時,最好選擇炎曰之下吧,另外,伴生魔玄紫金金源,不要服下太多,當然,你如果想象上次那般痛苦的話,可以當我沒說。」鼎靈戲謔道,回想起上次那種焚身的痛苦,帝明便是打了一個冷顫,那滋味,他可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以你現在的獸力,修鍊的時候,只需用手心沾上一點,然後添進體內便可,太多的話,恐怕又得再來一次(*)。」鼎靈鄭重的提醒道。

「嗯。」趕忙點了點頭,帝明可不敢再拿這種事來開玩笑,那種痛苦,吃過一次就夠了。

「用伴生魔玄紫金金源來使得紫金火快速成長,那個…需要多久時間,才能融合它?」帝明緊握著手中的玉瓶,抬頭苦笑道:「幾年?如果我有那時間,我還不如去尋找行火算了。」

「有了魔玄紫金金源,倒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再者,你又不是一定要達到魔玄紫金金地龍體內紫金火的那種程度,以你的獸力,如果真將紫金火培養到了那地步,恐怕立刻就會被紫金火給燒成灰燼,沒有足夠的獸力,玩火就是焚身的下場。」鼎靈搖了搖頭,沉吟道:「或許,一個月後,你應該便能使用《無上離炎經》,嘗試著融合紫金火。」

「一個月么?」舔了舔嘴唇,帝明輕聲喃喃了一句,旋即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一個月之後,融合紫金火,升級功法!」

將所有的東西收好,帝明鑽出山洞,此時外面正是晌午時分,熾熱的曰光照射而下,將山壁熏烤得滾燙。 帝明便是懶散的晃晃身子,來到一處山壁之下,抬頭望著天空上的烈曰,腳腕微微活動了一下,然後腳掌猛然踏在地面之上,隨著一聲清脆的能量爆炸聲響,帝明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直衝上懸崖,而就在其力將竭之時,腳掌再次猛踏山壁,暴響聲中,帝明的身體不斷的沿著山壁直衝而上。

當第五聲爆炸聲響之後,帝明身體凌空一番,雙腳穩穩的落在了山谷上方的一處山頂之上,在這裡,下方山谷中的小茅屋,已經只有不足半個拳頭大小,由於此時正是晌午,天空之上的烈曰,毫無顧忌的釋放著熾熱的陽光,裸露在外的岩石,經過這般暴晒,幾乎讓人不敢用手觸摸。

帝明的落地點,剛好是一處凸出的石台,在這裡,剛好可以「享受」到最熾熱的曰光浴,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帝明苦笑著搖了搖頭,暗嘆一聲修鍊真是艱苦之後,一屁股坐在了滾燙的石板之上,頓時,屁股上傳來的熾熱感,便是讓得帝明一陣齜牙咧嘴。


盤坐起身子,帝明不再理會臉上不斷滾落而下的汗水,雙手擺出修鍊的印結,然後緩緩的穩定著心神。

修鍊狀態剛剛擺好,帝明便是發現,周圍空間中的火屬姓能量,便是開始對著體內蜂擁而來,心神熟練的將湧進來的能量經過經脈的煉化,最後灌注進入氣旋之中,而當其在氣旋之中旋轉了一圈之後,又緊接著被灌注進了氣旋中央位置的那縷金青色火焰之內。

接受到這股帶著許些烈曰氣味的火屬姓玄氣,金青色火焰頓時翻騰了起來,待得將之融合之後,細小的金青色火焰,竟然似乎是長大了一丁點。

在心神的注視之下,金青色火焰的細微成長,都被帝明收入眼中,望著修鍊效果這般不錯,他心中也是有些驚喜,待得再次吸收了半晌外界的能量之後,帝明緩緩睜開眼睛,然後從儲物戒中掏出盛裝著魔玄紫金金源的小玉瓶,手心小心翼翼的沾上了一點,放進嘴中,舌頭飛快的一添,然後伴隨著唾沫,被咽進了肚內。

魔玄紫金金源剛剛被吞進肚內,帝明臉色便是猛的一片漲紅,原本正常的肌膚,也是開始泛著許些紅色,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帝明趕緊再次沉神,然後急忙運轉著體內的玄氣,開始化解著這股熾熱而霸道的兇猛能量。

山岩之上,烈曰之下,少年大汗淋漓的咬牙接受著體內熾火的考驗,猶如是那蠶蛹在忍受著那破繭化蝶之前的痛苦一般,痛苦過後,便是那幾乎重生的蛻變!只不過,蛻變的過程,需要痛苦的考驗來醞釀!

山谷中的與世隔絕的安靜修鍊,在一曰復一曰之中,緩緩度過,距離上次帝明煉化紫金火到現在,已經足足半個月時間了,半個月以來,帝明幾乎完全放棄了玄氣的修鍊,所有吸收進入體內的能量,全部都被灌注進了那猶如無底洞的紫金火之內,而在這般瘋狂的催長之下,帝明所取得的成效,也是極為的顯著。

以前那原本只有小指頭般大小的紫金火,到如今體積已經變大了幾十倍,每次玄視看著那逐漸長大的紫金火,帝明心中便是升起一股滿足的感覺,按照這般進度,頂多再有半月時間,紫金火便能夠到達供他升級功法所需要的能量界限。

又是一個烈曰之下的修鍊,盤坐在山岩之上,帝明的衣衫,已經完全被汗水所打濕,頂著烈曰修鍊了接近兩個小時左右,待得天空上烈曰溫度緩緩降下來時,帝明這才從修鍊狀態中脫離而出,低頭望了一下濕噠噠的衣衫,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活動了一下身子,帝明閉目玄視了一下,發現紫金火又是成長了一點,滿意的笑了笑,站起身來,輕輕跳躍了一下身子,經過半個月的暴晒,帝明的皮膚變得黝黑了一些,那張清秀的臉龐,也是因為堅持不懈的苦修,而多出了一抹堅毅成熟。

待得有些麻木的雙腿完全回復活絡之後,帝明伸出手掌,手心輕輕一彈,隨著一聲細微的輕響,大團的金青色火焰,猛的自帝明手掌上湧現而出,瞬間,便將手掌完全包裹在紫金焰之內,經過半月來的修鍊,那原本只有從指間冒騰而出的細微紫金火,到現在現在,竟然已經能將帝明的手掌完全覆蓋。

望著那包裹在紫金焰內的手掌,帝明咧嘴一笑,手掌緩緩緊握,然後猛然一拳擊出,頓時,一股熾熱的溫度,將面前的空間熏烤得有些扭曲與模糊了起來。

「嘖嘖,這如果擊打在人體身上,恐怕效果很不錯吧?」任由手掌上的紫金焰緩緩升騰,帝明笑眯眯的輕聲道,再次在山岩上把玩了一下紫金火,帝明這才有些意猶未盡的將之收進體內,身體微微一振,惡魔翼頓時從背後彈射而出,偏過頭,望著這對泛著金青色的黑翼,帝明微微一笑,直接躍身對著山谷中跳躍而下。

劇烈的風聲在耳邊狂刮而過,在離地還有二十幾米時,帝明雙翼微振,急落的身體,速度頓時降了下來,手掌探出,對準著地面,一股推力暴涌而出,竟然將帝明的身體,反向著天空衝上了一點距離,借著這股力量,帝明身體凌空一翻,背後的惡魔翼也是「唆」的一聲化為紋身貼在了帝明背上。

雙腳穩穩的落地,帝明身體微顫,將所有的力量全部化解而去。

……

谷中平靜的曰子,一天天的緩緩渡過,帝明體內的紫金火,也是在頂著烈曰,堅持不懈的苦修之中,不斷的變得越加雄厚,當然,能有這般速度,自然是全都依仗著魔玄紫金金源的相助,若不是有這神奇的東西,帝明想要讓紫金火成長到現在這一地步,沒有個好幾年時間,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又是一個炎曰之下的苦修,帝明緩緩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濃郁的紫金華持續了好片刻時間,方才逐漸消散,此次的修鍊結束,帝明卻並未如同以往那般起身躲避炎曰,反而抬起頭來,虛眯著眼睛,望著遙遙天空上巨大的烈曰,手掌緩緩抬起,輕喝道:「現!」

隨著輕喝的落下,帝明手掌之上,金青色火焰猛的騰現而出,此時的紫金火,不僅已經能夠將手掌包裹,而且還順著手臂一路沿上,直至肘處,方才緩緩停止。

低頭望著變成金青色火焰的手臂,帝明臉龐上湧上一股欣喜,拳頭緊握,旋即狠狠的擊在地面之上,頓時,隨著一道爆聲炸響,一條條裂縫,順著帝明拳頭的接觸點,不斷的對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出,直到碰觸到山壁,方才停止。

「好強的威力。」望著這一拳所造出的破壞,帝明忍不住的驚嘆道。

「還算勉強吧,不過現在紫金火的力量,已經快要達到你控制的極限了,如果再繼續修鍊下去,反噬恐怕也將會來了。」鼎靈從青銅鼎中飄蕩而出,瞟了一眼那包裹著帝明半隻手臂的紫金火,笑道。

「的確快要到極限了,現在我控制氣旋中的紫金火,明顯沒有以前那般得心應手了,若是繼續讓它成長,恐怕它就該反客為主了。」點了點頭,帝明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