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青花茶盞啪的一下砸在掌柜的腳下,碎了個四分五裂。

武仁抬頭,陰沉的眸子眯了眯,掃向渾身發抖的掌柜的。

「徐侍衛。」她的雙眼冰冷,看向掌柜的的目光,宛若跗骨之蛆,陰沉狠毒。

聞言,一旁的徐侍衛持刀走上前去,刷的一聲抽出腰間的佩刀,將之架在了掌柜的的脖子上。

三國之黃巾神將 「爾,有何企圖?」他的目光冷厲而又狠辣,因著常年見血,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些血腥味,雖然不是很濃,但湊近了也是能聞到的。

他的手下越發兇狠,幾息的功夫掌柜的脖子上就已見了紅。

「大人冤枉,小人真的沒別的什麼企圖。

只是心疼各位大人,一早起來便奔波勞累。小人心想著,大人們此時可能還未用早膳,便想著讓后廚弄桌好的給大人們接接風。」

赤紅色的血液,順著脖頸流入胸膛,冰冰涼涼的刀子刺入肌膚,疼痛時刻在刺激著掌柜的的神經。 「這一大早的,就有瘋狗在這兒狂吠,真掃興。」

半個身子倚在門扉處的鳳蘭夏央接著便是一陣狂懟,直接懟的這一大堂的夜鷹衛,咬牙切齒,臉色黑的不能再黑了。

不過,這一大幫的夜鷹衛倒也能忍,就算鳳蘭夏央說的再難聽,他們也沒有絲毫想要干架的衝動。

一個個像是沒聽見似的,依舊站的筆直,像根柱子一樣。

「沒意思……」

鳳蘭夏央吹了吹手指,面上掛著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然而,說出的話卻能讓人嘔死。

「怎麼?武大統領這一大早的,是來一苑仙塵尋刺激來了?」

「貌似,您老人家找錯地方了吧!」

前一刻,她還言笑晏晏,宛若一位鄰家少女。

隨著她的鳳尾一挑,女王氣場全開,一言一語之間,霸氣彰顯。宛若換了一個人般。

「夜鷹衛統領武仁,恭迎賢安親王。」武仁從首位上走下,雙手交疊在一處,放在心口,恭恭敬敬的朝著鳳蘭夏央行了一記標準的勾曳禮儀。

「武大人,真是好大的架勢啊,帶這麼多人,是想拆了這一苑仙塵呢,還是想抓了本王去邀功呢?」

當她遇上他之給我一個擁抱可以嗎 鳳蘭夏央嘴角噙著抹冷笑,眼底是無盡的冰霜。

她的地盤上,豈容旁人撒野?打狗都要看主人,更何況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想打就打,想殺就殺,真當她鳳蘭夏央是死的不成?

「武仁不敢。」武仁單膝跪地,向鳳蘭夏央行了勾曳臣子對待外使最高規格的禮數。女媧書庫

武仁能屈能伸,為了完成元帝交給自己的任務,為了自己家族的榮辱興衰,這一跪,算是徹底放下了她的臉面給人踩。

「呵呵……」鳳蘭夏央眯了眯眸子,笑意不達眼底。

「不敢?本王看你武大統領膽大的很啊,怎麼會不敢呢?」

她直接上手捏了武仁的下頜,逼迫著她抬起頭來與自己對視著,「收起你的小心思,你想什麼本王都知道。」她附在她的耳邊,說了這麼一句話。

鳳蘭夏央望著眼前這雙陰沉的似埋了一層霧氣的棕色眼眸,忽的就大笑了起來。

「怎麼,想殺我?」她啪啪的拍著武仁的側臉,片刻功夫,武仁的臉頰便又紅又腫了。

「武仁不敢。」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又是這句話。

不過,武仁眼下說出來的這句話,卻遠沒有方才那句的那樣平靜。

他面上雖然不顯什麼,不過,在她的心中,早已將鳳蘭夏央給殺了個千百遍了。

這草包廢物,不過是仗著自己母皇的寵愛,作威作福罷了,還真以為自己有多能耐!

等著,等這廢物一踏出勾曳境內,今日的屈辱,勢必要讓她拿命來償!

武仁自認為掩飾的很好,不過她的心中想什麼,早已被她看的透透的。

這噁心扒拉的女人!

殺了她,她還怕髒了自己的手。

「呵呵……本王勸武大統領還是別太折騰了,畢竟,本王這條命比你的可值錢多了。

若是不想拉著整個勾曳為你的愚蠢而陪葬,那麼,從今日起,就算你是條龍,也給本王盤著。」 「沒意思……」

鳳蘭夏央吹了吹手指,面上掛著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然而,說出的話卻能讓人嘔死。

「怎麼?武大統領這一大早的,是來一苑仙塵尋刺激來了?」

「貌似,您老人家找錯地方了吧!」

前一刻,她還言笑晏晏,宛若一位鄰家少女。

隨著她的鳳尾一挑,女王氣場全開,一言一語之間,霸氣彰顯。宛若換了一個人般。

「夜鷹衛統領武仁,恭迎賢安親王。」武仁從首位上走下,雙手交疊在一處,放在心口,恭恭敬敬的朝著鳳蘭夏央行了一記標準的勾曳禮儀。

「武大人,真是好大的架勢啊,帶這麼多人,是想拆了這一苑仙塵呢,還是想抓了本王去邀功呢?」

鳳蘭夏央嘴角噙著抹冷笑,眼底是無盡的冰霜。

她的地盤上,豈容旁人撒野?打狗都要看主人,更何況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想打就打,想殺就殺,真當她鳳蘭夏央是死的不成?

「武仁不敢。」武仁單膝跪地,向鳳蘭夏央行了勾曳臣子對待外使最高規格的禮數。

武仁能屈能伸,為了完成元帝交給自己的任務,為了自己家族的榮辱興衰,這一跪,算是徹底放下了她的臉面給人踩。

「呵呵……」鳳蘭夏央眯了眯眸子,笑意不達眼底。

「不敢?本王看你武大統領膽大的很啊,怎麼會不敢呢?」

她直接上手捏了武仁的下頜,逼迫著她抬起頭來與自己對視著,「收起你的小心思,你想什麼本王都知道。」她附在她的耳邊,說了這麼一句話。烈火書吧

鳳蘭夏央望著眼前這雙陰沉的似埋了一層霧氣的棕色眼眸,忽的就大笑了起來。

「怎麼,想殺我?」她啪啪的拍著武仁的側臉,片刻功夫,武仁的臉頰便又紅又腫了。

「武仁不敢。」又是這句話。

不過,武仁眼下說出來的這句話,卻遠沒有方才那句的那樣平靜。

他面上雖然不顯什麼,不過,在她的心中,早已將鳳蘭夏央給殺了個千百遍了。

這草包廢物,不過是仗著自己母皇的寵愛,作威作福罷了,還真以為自己有多能耐!

等著,等這廢物一踏出勾曳境內,今日的屈辱,勢必要讓她拿命來償!

武仁自認為掩飾的很好,不過她的心中想什麼,早已被鳳蘭夏央看的透透的。

這噁心扒拉的女人!

殺了她,她還怕髒了自己的手呢。

「呵呵,本王勸武大統領還是別太折騰了,畢竟,本王這條命比你的可金貴多了。

你若是不想拉著這偌大個勾曳為你的愚蠢而陪葬,那麼,從現在開始,就算你是條龍,也得給本王乖乖的盤著。」她就草包了,就仗勢欺人了,你能咋的?

她呵呵的笑著,說出來的話卻沒有半分客氣。

臉上掛著抹欠扁二世祖的表情,差點沒將一屋子的夜鷹衛給氣死。

「是。」武仁垂了腦袋,態度恭恭敬敬的,面上很是和氣。

不過,這只是表面上虛偽的做派罷了,其實,在心裡她早已恨毒了鳳蘭夏央。 名聲什麼的,她不在乎,但她卻也有自己堅持的底線。自古以來,家國一體,若沒有大家,又何來的小家?

更何況,若因她武仁一人,而導致勾曳而淪陷在藍月的鐵騎之下,這樣的千古罪名,她武仁還真擔不起!

片刻功夫后,大堂里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巴掌聲,在武仁的怒視下,一個個兒的夜鷹衛絲毫不敢懈怠,掄圓了巴掌往自己臉上招呼著。

她們知道,這下子,她們的統領大人是真的生氣了。

因此,一個個手下發狠,使了大力氣往自己臉上招呼著,就為了看著自己慘一點,博自家統領大人美人一笑。

這些彎彎繞繞,她們當中的一些小心思,一旁的鳳蘭夏央自是不知曉的。

全程下來,那掄巴掌的力道之狠,看的鳳蘭夏央都驚呆了,簡直嘆為觀止。

她摸摸臉頰,身為一個旁觀者她都覺得臉疼的慌。

差不多掄了二十下左右,那一個個,上一刻還長的人模人樣,清秀小臉的夜鷹衛們,眼下已經不能看了。

一個個的面如豬頭,鼻子、眼睛、嘴巴都快要找不見了。

等這四十個巴掌全部輪完后,堂下的這十幾名夜鷹衛已基本喪失了戰鬥力。

「統領大人治下果然嚴格,本王今日算是受教了。」鳳蘭夏央彎了眸子,瞧著堂下的一個個新鮮出爐的豬頭們,不厚道的笑了。

鳳蘭夏央揖了一禮,方道:

「勾曳有統領大人如此人才,實屬幸事。 新妻上任:搶婚總裁,一送一 改朝一日,若武大人覺得勾曳煩了,歡迎來我藍月做客,屆時,本王必定敞開大門,歡歡喜喜的迎接武大人的到來。」牛牛中文網www.nnzw.net

鳳蘭夏央此時也正了顏色,不若方才那般輕佻。

若是撇開此人的種種過往與狠辣的行事手段,就單是這一條能屈能伸,便值得鳳蘭夏央著以同等禮數相待了。

這方鳳蘭夏央挖牆腳挖的明顯,聽在武仁的耳朵里卻不是那麼個滋味。

「賢安親王謬讚了。武仁能得陛下賞識,實乃三生幸事,如今勾曳正值用人之際,武仁定當鞠躬盡瘁,以報答陛下當年的知遇之恩。」

武仁言辭鑿鑿,不曾有片刻的猶豫,當下便拒絕了鳳蘭夏央的邀約。

說的不好聽點,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眼下她與這賢安親王的對話,不用等她出這樓門,便會傳入元帝的耳中。

就論元帝那多疑的性子,別說她今天說什麼了,就算她什麼都沒說,也會引來元帝的無端猜忌。

她好不容易才坐到今天的這個位置上,為了幼魚,為了他們的孩兒,她絕不能因為鳳蘭夏央幾句不切實際的撩撥話語,便輕易葬送了他們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幸福。

在二人的一番交涉下,鳳蘭夏央也基本摸清了武仁的脾性。除卻陰沉狠辣的性子外,雷霆萬鈞的行事手段的確是掌權者手中最鋒利的一把刀。

也唯有這樣的人,才能在這亂世中站的住腳跟,活的最長久。

尚翎城——謝府

丫頭小廝們忙進忙出,一大早的,天色還泛著灰白,位於謝府東院的西廂房裡便傳來了一聲聲中氣十足的臭罵聲。

南離少音自夢中醒來,一時間不知自己身處何方。 「公子。」

小安輕喚了幾聲,將手中托著的喜服放在了床頭,卷了帘子,服侍著謝疏起了身。

「公子,您真好看。」

小安站在菱花鏡前,將謝疏鬢邊的碎發理了一理,伸手拿起案上正紅色的喜服,為謝疏仔細的穿了起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謝疏略施粉黛,面若朝霞,再添上三分慵懶,七分清冷,整個人俱是少年風流。

今日,整個尚翎城,怕是都找不出像謝疏這樣氣質出塵的新郎官兒了吧。

此時,小安正眯著星星眼,望著眼前謝疏好看的過分的面容,直接犯起了花痴。

瞧著小安這副痴迷模樣,謝疏並未說什麼,只是無聲勾了勾唇角,撩了衣袍,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菱花鏡前。

可能,也只有小安覺得自己是這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了吧。

望著鏡中面若桃花的自己,眉眼間俱是溫柔。

想到那年火炎城外的驚鴻一瞥,便定了終生。

荒唐嗎?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此生若不能嫁給那樣的女子,這一輩子他的面上都不會再有笑意。

幸好,是那人……是那人接的繡球。

他想,這大概便是冥冥之中,府中老一輩的長輩們,口中常說的緣分了吧。

想到此處,謝疏忽然鬆了一口氣。

「小安,她……今日可還安分?」謝疏點了唇脂,眉眼泛著溫柔,望著鏡中面若芙蕖的自己,輕語問道。

小安自然知道自家公子問的是誰,恐怕也只有西院那位,能入得公子的眼了。

「聽看守的侍衛說,夫人一大早就在鬧了。眼下,去伺候梳洗的嬤嬤們,都被夫人給攆出來了。」小安手上不停,一面為謝疏戴著發冠,一面應著他的話。510文學

「嗯……」謝疏雙手交疊在一處,手心都濕了一濕,眼中再不復方才的一絲溫柔。

她,就這麼不願意嗎……

「隨她鬧,愛怎麼鬧就怎麼鬧。既然接了我的繡球,今日這婚,不想結也得結。」

他忽的抿了唇,眸中泛出一道光華,那是堅定。

「走,去西院。」

謝疏眸光一轉,不再顧忌什麼,在小安詫異的目光下,邁著風華絕代的步子,出了房門。

這方西院還在僵持著,因著南離少音的極度不配合,嬤嬤們此刻全都端著大喜之物,候在院外干著急著。

謝疏領著小安來到西院時,看到的便是這副場景。

「孫少爺!」掌事的嬤嬤見了謝疏,忙行了一禮。

「怎麼回事?」

謝疏皺了眉頭,望著面前的嬤嬤冷聲問道。

「回孫少爺,未來夫人將門從裡面給堵死了,奴婢們進不去。」

掌事嬤嬤擰了擰手中的帕子,眼神躲躲閃閃,不敢望向面前一身大紅喜服的謝疏。

「堵死了?」謝疏輕聲複述了一遍。

輕抬眼眸望向對面的那扇木門,好似能穿透眼前的木門,望見門裡的那抹人影。

南離少音……

他的眼裡似起了霧氣,卻又轉瞬即逝。

「來人,將門給我砸開!今日這婚禮,缺了誰都不行!」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這一院子的侍衛婆子們都聽的十分清楚。 「諾!」

謝疏話音一落,院子里的一汪侍衛婆子們便立馬接了話茬。

只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一向清冷寡淡,事不關心的孫少爺,竟有如此魄力的一面!

不過十幾息的功夫,在一眾侍衛婆子們的合力下,眼前這扇重新刷了新漆的堅實木門,便顯的脆弱不堪了。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過後,整個兒一扇寸厚的木門便緊擦著門縫兒,從外朝內,啪嗒一聲,直直倒了下去,濺起片片塵土。

「咳咳…」立在門邊的一名婆子,不免被濺起的煙塵給嗆了一嗆。

「孫少爺,您請進。」婆子挽了帕子清了清嘴角,反應過來后,忙給立在一旁擰了眉頭的謝疏讓了道。

跨過門檻,謝疏進了屋。

入目的是一片狼藉,地面上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只見門窗上貼著的大喜色的雙喜字,被人撕的七零八落,有的被隨意的丟棄在地上,有的就那樣破破爛爛的半掛著,而一應瓜果盤子也一樣遭了殃,像撒花一般碎的四處都是。

就連床邊的燭台也不能倖免,都被人給掀翻了,東倒西歪的躺在一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