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青花此時覺得機會來了,舉手道:“我去通知!”

“閉嘴!把手放下來!”唐術刑看都不看他,“伊風,你知道黑幫的所在地嗎?你告訴我,我朝着那個方向去,你就不用再管我們了,回去直接報信。”

“不行!就算我指明瞭大概的位置,你們也未必能順利過去,我必須引路,放心,我速度快,一去一回也很快。”伊風笑道。

“好吧,不過我們得快點。”唐術刑說着就朝着前面走,走到洞口的位置時,他朝着外面看去,發現真的是一處天坑,下面深不見底,而且攀着一側朝上看,發現距離洞口少說也有幾百米的距離。

“跟着我,我在旁邊鑿好了可以踩踏和攀爬的小洞,你們看着我的位置慢慢摸索着走,有燈都不要開,會被上面守衛的士兵發現,他們要是發現了,一定會用類似狙擊步槍的東西射擊。”伊風說着便率先攀爬了出去。

伊風慢慢地攀爬了一陣之後,扭頭過來道:“來吧,小心點。”

青花站在那等着,看着外面道:“大哥,你先請,我比較笨,還是走最後比較好。”

“你當我傻是不是?”唐術刑冷笑道,“我一走,你轉身就跑,我要回去追你都不可能,所以,你先走!別墨跡,否則我把你踹下去!”

青花見自己的想法被唐術刑被看透了,只得非常不情願地站在洞口,摸索了半天,終於抓到可以攀爬的位置,然後慢吞吞地爬了過去,卻在出去的瞬間,自己腳下一滑,直接摔落了下去。

唐術刑見狀不好,立即撲過去,一把抓住了青花的左臂,而伊風也眼疾手快,以極快的速度爬下,也伸手拉住了青花的右臂。

青花懸在那,哭喪着臉,慢慢朝下看去,但下面黑洞洞的什麼都看不到,這樣相反還降低了他的恐懼。

唐術刑和伊風咬着牙將其拽起來,伊風又輔助他抓着一個位置,讓他自行固定好,又讓他跟着自己朝着上面爬行了一段時間,這才示意唐術刑可以跟着出來。 伊風在上,青花在中間,唐術刑走在最後,三人保持上中下三個位置,從天坑壁朝着上端爬去。唐術刑在攀爬過程中,抓到那些個用來攀爬的小洞時,知道早先挖出這些洞穴來的異血族費了很大的功夫不說,還在裏面一個個填滿了某種固定的物質,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因爲有了那種物質,使得手腳放進去,踩進去之後不會感覺到鬆軟。

後來,伊風才告訴唐術刑,那種物質是異血族從眼睛中流出來的一種分泌物,如果硬要將這種分泌物與人類的相比較,那隻能算是眼屎了。

唐術刑爬了一陣,仰頭看向天坑上端,發現距離還是很遠,乾脆貼緊牆壁休息一下,低聲道:“伊風,休息下,等會兒再爬,我怕青花吃不消。”

話音剛落,青花就嘆了一口氣:“休息吧,我實在有些撐不住了,我的體重是你們兩個人的總和。”

伊風此時竟然倒着從上面爬了下來,爬到兩人之間道:“這和體重無關,主要是看四肢如何協調,你就是太畏懼了,僅此而已,不要害怕,每一步踩穩,伸手抓穩,一定沒問題。”

“說得輕鬆。”青花嘀咕道,剛嘀咕完,臉色就變了,看向下方道,“你們聽到了嗎?”

“什麼?”唐術刑和伊風幾乎異口同聲地問道,因爲他們什麼都沒有聽到。

青花戰戰兢兢地朝着下面看去,但因爲自己體積大,腦袋大,自己一低頭身體就得被迫向後一倒,險些滑落下去之後。他緊緊貼着洞壁道:“有東西在下面,發出‘咕嚕’聲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吞口水。”

唐術刑和伊風對視着,都搖頭表示什麼都沒有聽到。

“真的有東西,你們相信我。”青花說完,咬牙道。“爬,趕緊爬!我們還需要爬多久?”

伊風懸掛在那,計算了下道:“按照現在的速度,至少要四十五分鐘,多則一個多小時。”

青花臉都白了,但此時他又聽到了下面的那種聲音。立即道:“不管了,爬吧!”

唐術刑搖頭,覺得青花的膽子實在太小了,真不知道這樣的人爲什麼會是異族,他見過的熊人和狼人等異族都是非常殘暴的,青花簡直就是異族中的異族。

總裁閃婚厚愛 三人繼續朝着前面爬着。還沒有過十分鐘,青花又在上面說道:“我又聽見了,而且越來越近了,真的!”

唐術刑看着青花,覺得他不像是在撒謊,他也不是個會耍奸計的人,因爲說這種謊話。對他自己沒有任何好處——他們原本就身處險境。

“伊風,停一下,我們仔細聽聽。”唐術刑說道。

唐術刑說完,青花卻馬上反對:“不要!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不要停!繼續走!”說着青花自行加快了攀爬的速度,累得氣喘吁吁,他的四肢也在不停地顫抖,都不知道是累的,還是嚇的。

“那你就閉嘴!繼續朝着上面爬!”唐術刑說道,也加快了速度。

爬了一陣,下方的洞底突然發出了陣陣“咕嚕”的聲音。開始很小,隨後變大,就像是整個洞口是一個喇叭一樣,當那股聲音走到他們所在的位置時,他們完全能感覺到音波的震動。衣角都因此捲起。

“現!在!你!們!聽!到!了!吧!”青花大聲喊道。

上方的唐術刑和伊風緊緊貼着牆壁,根本不敢鬆懈半點,也無法回答青花的話。

音波經過他們所在的位置也足足有一分鐘,隨後一陣陣朝着天坑頂端涌去。

等音波度過後,唐術刑立即道:“不要再爬了!停下來!這聲音肯定會驚動上面的士兵!”

伊風扭頭道:“只有這麼一條路,不爬我們死定了,萬一他們用強光燈照下來,也會發現我們的!”

唐術刑看着下方,又仰頭看着上方,隨後道:“暫時停一下,等待下,等着那音波到達天坑頂端,看看情況再說,如果再爬,距離洞口更近,他們不需要夜視鏡裝備都能看見我們!”

伊風點頭,只能同意唐術刑的意見。

三人就抓在那等着,仰頭看着,許久過去,終於等到上方有燈光晃動了,他們也知道,音波到達了頂端,引起了士兵的注意,他們開始朝下查探了。

“又來了!”青花此時道,他又聽到了那咕嚕聲,他對這種聲音的敏感程度高於唐術刑和伊風。

“太好了!”唐術刑卻顯得很高興,立即緊貼着牆壁,而這次音波來得比上次還要快,很快通過他們這個方向,以急速到達頂端,隨後上方一團光掉落下來,同時也聽到有慘叫聲,聽起來還不止一個人。

隨後,那團光掉落到了唐術刑等人所在的位置,伊風眼疾手快,一個迴旋,將那電筒抓在手中,然後關閉,那手電筒的光晃動過去的同時,大致照着掉落下來的士兵——至少有4人。

“這音波具有一定的攻擊性,至少可以產生震動。”唐術刑仰頭道,“現在可以爬了,看樣子音波的頻率會越來越快,速度也會越來越快,這東西也可以掩護我們,只要有這東西在,天坑外面的士兵不敢輕易靠近。”

“但是……”青花在下面道,“但是他們要是站在距離天坑周圍較遠的位置,等待着怎麼辦?亦或者他們有狙擊手瞄着呢?”

“又不是一個天坑!他們盯不過來,而且他們只有探照燈,周圍沒有大型的照明光源!所以,探照燈就算晃動,也不可能那麼巧就能照着我們!”唐術刑看着青花,“你能不能有點骨氣?像個男人一樣!”

青花尋思了半天,使勁搖頭。

“媽蛋!你信不信老子一腳踹你下去!?”唐術刑罵道,又對上面的伊風道,“繼續爬!”

伊風的速度夠快,唐術刑緊追着,就只有青花速度最慢,他畢竟是異族,其實不算累,只是因爲內心害怕,他太怕死了。

終於,三人還差幾十米就到達洞口了,這期間已經經歷過了十次音波的攻擊,仰頭已經看不到天坑邊緣有士兵在駐防,雖然這些被那些疫苗控制的士兵不怕死,但他們的上級還是擔心兵力損失的問題。

“安靜!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我們得趁着下一波音波來的時候,利用音波的推力送我們上去,但我們只能一次前進大概十米,大家隨時注意抓着洞壁上的小洞!”唐術刑低聲道。

“明白!”伊風應道,但青花半天沒有迴應。

“青花!你死沒死?沒死吱一聲,要是不說話,等下我可不管你了!”唐術刑喊道。

青花不回答,但人還在那,唐術刑低頭,發現青花整個人貼在那一動不動,正在他準備下去用腳踩一踩青花的時候,卻看到了青花左右兩側有什麼東西,他立即揮手碰了碰伊風的腳踝,低聲道:“把手電給我,快!”

伊風扔下去,叮囑道:“這個距離開手電,容易被發現!”

“下面好像就有東西。”唐術刑解釋道,“就在青花的兩側。”

唐術刑說完打開了電筒,但只是閃了下,但只是閃這麼一下,卻讓他倒吸一口冷氣,他看清楚了,在青花兩側緊貼着那種他曾經在蠱獵場溼婆族禁地見過的蠕蟲,只是那兩隻體型不是太巨大,比一隻成年老虎要大一倍。

唐術刑開電筒的瞬間,伊風也看清楚了,吸了一口氣,問:“那就是你說過,可能見過的那種東西?就是挖出洞穴的蟲子?”

“應該是。”唐術刑點頭道,“青花現在嚇傻了,不敢走了,不能丟下他。”

說着,唐術刑往下爬着,用腳踩了下青花的腦袋,青花飛快拿出手來抓着他的腳踝。

唐術刑低聲道:“青花,鼓起勇氣,像個男人一樣往上爬,那些東西不會咬人,你就當它們完全不存在!”

青花只是搖晃着唐術刑的腳踝,表示自己沒辦法。

唐術刑都快絕望了,真想不管這小子直接就走,但既然都到這裏了,再拋棄他也不行,於是又爬回去,固定在離青花最靠近的位置,低聲道:“青花,你有沒有什麼願望?”

“有!”青花立即道。

“是什麼?”唐術刑心想有希望了,“你想想你的願望,你要活下去完成你的願望。”

“可是,我的願望就是從這裏活着爬出去!”青花的聲音帶着哭腔。

“你媽蛋!”唐術刑真的差點一腳將其踩下去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就補一腳送你一程!”說着,唐術刑真的用力去踩,這下青花慌了,被迫開始朝着上面爬,唐術刑則一直盯着他,讓出位置來,讓他爬在中間,他自己斷後。

青花好不容易爬了上去,可此時意外也發生了,那些蟲子也開始爬行了,同時音波也開始從下面衝擊了上來!

“好了!準備!音波到達之後,我們就鬆手,讓音波送我們一程,但記住了,只能有十米的距離!”唐術刑說道,腳部感覺着下面,終於等到音波觸碰到了腳踝,隨後他立即鬆手道,“鬆手!”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三人同時鬆手,青花閉眼咬着牙。

音波衝擊着他們,將他們朝着上面頂去,可此時最可怕的是那些蟲子也選擇了與他們相同的方式,也鬆開牆壁,讓音波頂着它們的身體朝着上方衝去!

“夠了!抓住!”唐術刑見狀不好,立即伸手抓着洞壁,其他兩人也按照指示抓住。

三人固定好自己身體的同時,看到那批蟲子隨着音波直衝上了天坑之上…… 蟲子飛出天坑的瞬間,上方立即響起槍聲,依然在深坑底部的三人很清楚地看到夜間四下射出子彈的彈道,那些蟲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控制的身體平衡,衝出天坑之後,直接落在周圍的地方,就像是從火山口噴發出來的岩漿一般。

“爬!”唐術刑喊道,三人立即加快速度朝着天坑上端快速爬去,這次爬了十來米之後,卻聽到上面的槍聲不再那麼密集了,彈道也是時有時無,緊接着又看到天坑邊緣晃動着電筒光和探照燈的光源,也能清楚看到有人影在那晃動。

糟了!再次爬到兩人中間的唐術刑停住了,但不敢說話,一隻手去觸碰在上面的伊風腳踝,同時也用腳去踩了踩青花的腦袋,示意兩人都不要動不要說話。

“強光燈!”上面有人喊道,最上方的伊風一下僵住了,他很清楚強光燈照下來,他們這三個已經非常接近天坑邊緣的人會被瞬間發現的,接着就會被槍林彈雨淹沒。

“下來!”唐術刑也知道情況危急,伊風聞聲立即滑下來,蜷縮在唐術刑的下方側面。隨後唐術刑又道,“緊貼着洞壁,千萬不要動,燈光照射過來的時候也不要動!”

唐術刑緊接着將自己屍化,牢牢抓在洞壁邊緣,等待着。

“你們幾個負責西面,你們負責東面,循環照射!”上面有人下令道,隨後燈光分別從東西兩面照射下來,慢慢晃動着,照射得很仔細。

唐術刑眼盯着燈光晃動過來,立即埋頭緊貼,燈光從三人身上掃過去,看樣子並未發現他們,隨後燈光晃動了兩圈之後熄滅了,上面的人影也消失了。

“走吧!”青花說道,“抓緊時間!”

“快!”伊風也說道。唐術刑想阻止,但想着也只能拼一把了,於是也順着洞壁朝着上面爬着。

“還有十米!”爬行一會兒後,伊風興奮道。雖然壓低了聲音,但因爲在洞口的原因,聲音被放大了,話出口,伊風自己也嚇了一跳,因爲他自己都能聽到陣陣迴音。

就在此時,天坑邊緣突然出現了一羣手持自動武器的士兵,同時,強光燈也亮起,準確無誤地照射在三人的身上。

你媽蛋!這是個圈套!唐術刑立即解除屍化。明白先前上面那羣士兵肯定是發現了他們,但因爲距離的關係並沒有開槍,裝作沒有發現,故意讓他們靠近,這樣可以看得更清楚。以便於辨別他們的身份。

三人僵住了,慢慢擡頭朝着上面望去,看到上面一個軍官蹲下來,低頭看着他們,目光先是放在了伊風的身上,冷笑道:“異血族。”

緊接着軍官又看向唐術刑和青花,搖頭道:“異血族什麼時候和人走這麼近了?他們是食物嗎?”

說這個冷笑話。 霸情冷boss:索愛成癮 士兵中發出陣陣冷笑,連笑聲聽起來都那麼怪異,非常機械,如同是情景喜劇的笑聲配音。

“帶他們上來!這次要活口!”軍官起身道。

完蛋了。唐術刑下意識去看青花,青花嚇得渾身發抖,面對這種情況。如果被俘虜,唐術刑保持屍化狀態,伊風以自己引以爲傲的速度,兩人要逃脫不成問題,麻煩就麻煩在青花這裏。這小子要是被抓住。不需要威脅用刑,一問他就竹筒倒豆子一樣不漏地把該說的都得說出來,到時候整個異血族遭殃不說,郊外剩下的黑幫也全部完蛋,這樣一來,紐約地區的抵抗勢力就會被徹底清繳。

此時,下面的士兵已經放下繩索,示意他們抓穩,要將他們拉上去,同時還朝着他們旁邊開了機槍示警,意思很明確,如果他們妄動耍花招,槍林彈雨就得降臨到他們的頭頂。

無奈,三人只得抓穩繩索,讓士兵將其拉上去,拉到天坑邊緣的時候,唐術刑擡眼就看到了遍地的蟲屍,蟲屍被打得千瘡百孔擺在四周,也沒有流出任何腐液出來,模樣很是怪異,看樣子與他早先在蠱獵場看到的那種並不一樣。

“雙手抱頭!”一名士兵喊道,“不要做任何多餘的動作!”說着,士兵朝着他們腳下開了一槍,青花嚇得渾身一抖,緊接着突然間就跪了下來,嘴巴一張作勢就要交代。

唐術刑下意識一膝蓋頂在青花的後頸部位,將其擊暈,此時旁邊的士兵直接一槍托砸了過來,唐術刑中了一槍托並未倒地,而是扭頭看着他,因爲那槍托的力道根本不至於傷害到他。

士兵下意識看着自己的槍托,彷彿堅硬的槍托變成了棉花一樣,隨後舉槍瞄準了唐術刑的面部。

唐術刑抱着自己的腦袋被士兵逼跪在地上,伊風畢竟是個孩子,也十分害怕,但看見唐術刑被抓依然面帶笑容,心裏也稍微安穩了許多,緊挨着他跪下,接受着士兵的審查。

後頸遭受重擊的青花暈暈乎乎的,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士兵將其架起拖到一側,他們也看出青花是要開口吐露情報,擔心他被唐術刑滅口,乾脆拖走。

“姓名、年齡、籍貫!”軍官上前問道,掏出一支大口徑手槍瞄準伊風的腦袋,卻是看着唐術刑。

唐術刑清楚,軍官是在以伊風的命要挾自己。

要不要說出自己的身份?說出來他們也許會停手,但自己也會因此暴露,這樣一暴露,尚都方面百分之百會推測出,自己是想集合紐約方面的抵抗力量,接下來的事情就付諸東水了。

不過,要是不說,伊風的小命就沒了,軍官絕對會開槍,在他們眼中,異血族的命沒有任何價值,青花更沒有價值,唯獨唐術刑這個看似人類的傢伙與他們混跡在一起,肯定有特殊的原因,必須查問清楚。

唐術刑此時心裏出現了一個非常冒險的計劃,他知道這個計劃要是失敗了,死的就不止是一個兩個,會是一大片,或許還會得罪黑幫,但事已至此。他只能這樣了,他仰頭看着軍官道:“我叫胡俊,來自中國的青幫,我是來找美國華清幫魏門。聯絡一批貨物的事情!”

唐術刑這樣說,也是爲了乾脆將魏門的大公子魏厲風給扯進來,這樣也省去了自己去找他的時間,而且看魏厲風的模樣,他並不是自願來上工的,說不定也是被抓,以囚犯的身份來做苦力的,只不過黑幫還是有點辦法,保住了他一條命。

軍官聽完,揮手叫來一名士兵。耳語了幾句,緊接着士兵轉身離開,近十來分鐘之後,一隊士兵押解着戴着手銬腳銬的魏厲風走了過來,直接將其推在唐術刑跟前跪下。

軍官左右看着兩人。問魏厲風:“你認識他嗎?”

魏厲風看着唐術刑,眼睛半眯着,搖頭道:“不認識!”

唐術刑早就預料到了,他也想到了應對的法子,但此時軍官卻衝他冷笑道:“魏門的人不認識你。”

唐術刑剛要說出自己早就想好的那套說辭,沒想到魏厲風竟然突然起身來,朝着唐術刑一頭撞去。但被士兵拉住,魏厲風開口罵道:“艹你麼的!你這個畜生!你背叛了幫會還敢回來!我要殺了你!”

唐術刑略微一愣,但立即意識到魏厲風其實在演戲,同時希望他配合,因爲這樣可以救下他們兩個人,雖然不知道魏厲風的目的爲何。但唐術刑還是臉色一沉,低頭道:“大公子,對不起,我也是逼於無奈!”

魏厲風繼續在那叫罵着,還看着軍官道:“開槍呀!打死他!打死他!快打死他!打死他我給你錢。很多的錢!”

軍官見了魏厲風這幅模樣,只是讓士兵將他壓倒在地,此時已經相信了他們兩人所演的戲碼,但他肯定是不會槍殺唐術刑的,他認爲唐術刑這個叛徒突然返回魏門,而且還與異血族的人混在一起,肯定有什麼大事。

“說吧。”軍官盯着唐術刑,“你說出來就能活命,我保證。”

唐術刑故作緊張,看着對面的魏厲風,魏厲風狠狠地瞪着他。

唐術刑搖頭:“說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軍官笑了:“意料之中,你們幫派的人就是這樣,自以爲什麼義氣,其實義氣和找死是一個詞彙。”

唐術刑只是緩慢搖頭,先前他已經觀察了周圍的環境,這裏非常的黑,有利於他們行動,不過事先得掙脫掉,先行救下魏厲風,同時要掩護伊風,伊風可以靠他的速度逃開。

“我要是說了,真的可以不死嗎?”唐術刑說話間,故意看了一眼魏厲風,目光很快落在魏厲風旁邊的士兵身上,魏厲風立即會意,唐術刑隨後低頭去看遠處手中抱着輕機槍的那名士兵,那是火力壓制點,先得解決掉那傢伙。

可就在唐術刑看向那名輕機槍手的時候,卻意外看到在其身後的兩名巡邏的士兵背後,突然有一塊像是布的東西從地上騰空而起,無聲地包裹住兩名士兵,又沉入地上,就像是有人在現場變魔術一樣。

唐術刑略微一驚,但並未聲張,只是繼續在那低聲胡說八道着什麼,用的都是中文,隨後四下看着,緊接着又看到遠處有同樣的事情發生,而且是在青花被擒的位置。

那他麼的是什麼玩意兒?唐術刑想不通,但可以肯定那不會是軍方的物件。

“好吧!我說!”唐術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於是他慢慢起身,起身的瞬間突然間屍化,屍化的剎那間,軍官雙眼瞪大,唐術刑已經掙脫繩索,一拳揍在軍官的面部,同時擡腳踹飛了在伊風旁邊的士兵,又是側身一個迴旋踢踹飛了制住魏厲風側面的人。

“趴下!”唐術刑對魏厲風喊道,隨後拔出士兵的匕首,先把其幹掉,再順手割斷伊風的繩索,“伊風!跑!去幹掉狙擊手和探照燈!”

伊風轉身就朝着高處狂奔而去,速度奇快無比,看樣子是用了最快的速度。

這一面,唐術刑按住魏厲風,拋出匕首命中遠處擡起輕機槍掃射的士兵,又抓了自動步槍打碎了魏厲風的手銬,將槍遞給他道:“自己把腳銬打開!”

說完,唐術刑撲向機槍手,抓起機槍,掃射了一陣,擊倒了幾名士兵,又朝魏厲風的方向跑去,同時朝着天空不斷開槍,向伊風表明自己的方向。 萬神祖師 整個工地已經亂成一團,因爲伊風已經解決了周圍高地上的幾處高明探照燈之後,營地之中的士兵只能靠着自己的強光燈和便攜式手電照亮,但這樣的後果便是活生生成爲唐術刑和魏厲風的活靶子!

唐術刑和魏厲風不斷移動着,朝着有亮光的地方射擊,而伊風也故意將探照燈打開,集中在工地出入口的位置,一來可以故意擾亂其他士兵的注意力,另外一方面也能讓唐術刑兩人看清楚城內跑來的援兵——收工之後,爲了避免士兵被遠處的黑幫狙擊手狙殺,所以只有少部分的巡邏隊在外面巡邏,同時駐紮了幾個排的士兵在高地左右隨時準備增援。

不過幾分鐘,所有士兵都很默契地關燈,趴下,戴上了夜視儀。

唐術刑和魏厲風也意識到他們聰明地改變了策略,立即也趴下,匍匐前進,朝着青花的位置爬去,唐術刑必須要把青花撈出來,否則這小子的那張嘴指不定會說出什麼來。

“你要幹什麼?”魏厲風低聲問道。

“還有個傢伙!得救出來!”唐術刑解釋道,“他知道很多事情,落在軍隊的手中,就全部完蛋了!”

“他爲什麼會知道那麼多!?”魏厲風顯然對這一點很是不滿。

“如果不是他,我也找不到這裏來,也無法找到你!”唐術刑繼續加快速度,此時已經有子彈擊中在旁邊,他們沒有還擊,也許那是試探,還擊會讓他們馬上暴露。

魏厲風爬到唐術刑一側,再問:“你他麼到底是誰?怎麼認識我?”

“我認識你爺爺!”唐術刑道,“以前的魏門老爺子!他收了我當徒弟。對外稱乾兒子,按照輩分,你得叫我叔公!”

“什麼?”魏厲風有點傻眼了。

唐術刑扭頭道:“現在不是解釋這個的時候,救出那個雜碎。我們馬上離開。安全之後我詳細給你解釋!”

終於,兩人在前方的一處天坑邊緣看到了被五花大綁的青花。青花看見他們來了,激動得都要哭了,不過此時,戴着夜視儀的士兵也形成了包圍圈朝着他們逐漸圍攏。這一切都被站在高處的伊風看到。

伊風立即操作着那挺大口徑機槍,朝着下面掃射着,但僅僅只是打死了幾名士兵之後,其他士兵的槍口就立即調轉,對他進行了火力壓制,伊風只得逃脫,不過在逃脫的瞬間。卻看到了從城內衝出來的幾輛裝甲車。

伊風立即繞開,決定去通知唐術刑他們這件事,不過跑着跑着,伊風覺得不對勁。因爲不知不覺之中在旁邊多了一些士兵,這些個士兵晃晃悠悠起身來,走在那羣持槍包圍唐術刑的士兵身後,其中有一些明顯是先前被擊殺的士兵。

伊風聞到空氣中瀰漫着一股高度腐爛的氣味,就像是殭屍身上散發出來的一樣,他立即以極快的速度靠近其中一名,晃了一圈後又返回先前的位置,他幾乎可以確定了,那些死去的士兵已經變成了殭屍!

此時,唐術刑和魏厲風已經救下了青花,唐術刑四下看着問:“往哪個方向跑!?”

魏厲風指着北面道:“北面,至少還要走八公里左右,才能到我們實際控制的範圍之內!”

“那就從北面找突破口!”唐術刑點頭道。

“不行!”魏厲風又否定道,“他們在北面還設置了許多觀察哨,都是兩人一組的狙擊手小組,隔兩天更換一次,有多少人我都不知道,我們貿然過去只能被殺死,只能繞行,從西面走!”

唐術刑點頭:“你熟悉情況,你領路!”

魏厲風點頭,剛起身來肩頭突然被擊中,唐術刑一把將其拽下來,魏厲風捂着肩膀,看着左右四下都是晃動的身影,知道他們是被徹底的包圍了。

“被圍死了!”魏厲風一拳揍在地上,埋怨道,“如果不救這個廢物,我們不會被圍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