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靈族皇帝是誰?修為多高啊!贈送他法器不等於徒用功嗎?還不如送點玉佩香囊做定情信物,這面鏡子又是幾個意思?

不正常,太不正常。

「我覺得,這個鏡子有問題。」董箐璇的師父皺著眉頭看了半天,蹦出來這麼一句。 「能有什麼問題,不就是……」

「你是說,這鏡子也許就是鑒鏡?!」董箐璇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想來靈族常居南部昭林,自第一隻鑒鏡幻花出世,雖也經歷了兩次無妄之災,但不如其他種族損失慘重,所以靈族是有可能比任何一個種族都能更快恢復,發展至頂峰的。」

「若是鑒鏡幻花出現在靈族也是極有可能。」

「你說得不錯。」她師父點頭,「況且靈族向來不熱衷鬥爭,若是鑒鏡幻花出世這件事沒有幾人知曉,靈族也就不會有什麼異常。」

經他們這樣分析,董箐璇越發覺得這可能就是鑒鏡了!

「那這鏡子……」說起來,這鏡子就不能歸還了。可若是不歸還,被靈族皇帝發現的話,他們兩個也擋不住靈族皇帝的攻擊啊!

能得到至寶固然好,可想要守住至寶就很難了。

可是讓他們歸還,誰能捨得把至寶就這麼雙手奉上啊!

這可是能知禍福斷生死的鑒鏡幻花,她更是由靈族氣運而生,掌控了靈族的氣運啊!

董箐璇的師父咽了咽口水,「容我想想。」

董箐璇也在思考,她思考的並非鏡子去留問題,而是那個大佬的身份問題。

如果說,鑒鏡是靈族皇帝的私物,他的皇貴妃也只是一個普通身份,並不知曉鑒鏡幻花的存在。

可若這鏡子是皇貴妃送給靈族皇帝,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她必定是知道鑒鏡幻花的存在和意義,還能割捨出來贈送給靈族皇帝,當真就這麼情深似海?

還是有什麼東西比這至寶更讓皇貴妃看重?

至寶……所有人都瘋狂追求的寶物,還有什麼是比這東西更重要的?

親情?愛情?地位?實力?

對了!!

董箐璇恍然大悟,當然是命啊!

若是沒了命,這些東西又算得了什麼!加上每次那大佬的身份都非比尋常,董箐璇這次可以百分百肯定,靈族皇帝的皇貴妃,本身就是鑒鏡幻花的花妖!

她將原型交給靈族皇帝保管,的確是最為安全妥當的。

而她的身份也足夠驚人,很符合曆來那些男人們身邊的女子身份。

董箐璇笑了。

沒想到滿世界苦苦尋覓無果的至寶,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他們面前晃蕩,他們也看不出。

「師父,那靈族的皇貴妃,便是鑒鏡幻花的花妖。」董箐璇篤定道。

「你可有把握?」

鑒鏡幻花化作花妖之後,鑒鏡雖然還保存著,可若是花妖並未在其中,也只能當做普通的一面鏡子,除了能夠用它威脅花妖的性命外沒什麼大用處。

但,若是你連花妖是誰都不知道,你威脅誰去?

故此,除了得到鑒鏡,找到花妖也是很重要的。

「十成把握。」董箐璇眼裡閃爍著興奮,並不是因為她識破了寶物的身份,而是因為——

這位大佬此番的身份就是一個無窮無盡的麻煩,有這麼多人哄搶她,她麻煩纏身後,還怎麼抽得出空來針對自己?

董箐璇終於能鬆了一口氣。

無論以後的命運如何,至少這一次,她是能夠穩穩處在主動的地位,而不是被動挨打了。

你是我此生最愛的男主角 「師父,咱們把這消息捅出去吧?反正咱們也守不住這寶貝,不如讓他們爭奪一番,咱們在其中獲利即可。」

亂世出英雄啊。

雖說亂世生靈塗炭,可也是一個絕好的時機。抓住機會便能一躍而起直衝雲霄,其中的好處也不比爭搶至寶少。這也是為什麼鑒鏡幻花出世,每次都能引來全面戰爭的原因之一。

想要渾水摸魚的人太多太多了。

雖然她的師父也很想把至寶佔為己有,可是自身實力不足,也只能忍痛放棄。

「就這麼辦!」董箐璇的師父何嘗沒有想到這個,只是面對至寶的誘惑,他還是有點不舍,「只是可惜了,這樣的寶貝就在手裡,都得拱手讓出去。」

但,至寶再重要,也不如自己的命重要。鑒鏡幻花落在最強者手中,那便是無往不利的武器。可若是落在他們手裡,就變成了最危險的催命符。

「我這就去把鏡子還給靈族皇帝,只是他能不能守得住這寶貝,就不關我們的事了。」

董箐璇眼中有點可惜。

她可惜的並非鑒鏡幻花,而是可惜了靈族皇帝這麼驚艷的一個男子。

雖然才短短見過兩面,可她卻聽過無數關於這位皇帝的流言傳說。

可以說是一個極致美好的人了,就是話多了些。但這話多也因為他寵愛皇貴妃而變成了優點,那他便是十全十美的男子。

卻在不久之後,因為鑒鏡幻花而遭來整個上仙界的針對。

若是,若是那個鑒鏡幻花死了,靈族元氣大傷,她有沒有可能接手這個軟萌又漂亮的靈族皇帝呢?

董箐璇心神一盪,她師父的關門聲又讓她嚇了一跳。

冷靜。

在那個大佬沒解決以前,一切都是浮雲!

鏡花把董箐璇這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此時秦世安醉酒,鏡花倒是能夠和系統說話了。

「劇情果然來了。」鏡花不緊不慢的吃了一顆葡萄,對於算計她的兩個人一點兒也不在乎。

這也正是她想要的。

「任務者,你打算去死了?」系統問她。

大家都合作這麼久了,系統雖然還摸不著鹿茗的一些套路,不過看這個情形,應該是差不多。

「是呀。」鹿茗沒有否認,「不過他們算計了我,我也不能讓他們置身事外。」

「董箐璇是女主也就罷了,我還有一個身份跟她玩,暫且留著性命。至於她師父么……我看他不像是這麼甘心就把鑒鏡交出來的人。」

「秦世安可太喜歡你了,我擔心他可能經受不住打擊。」系統慢慢蹭到了醉倒在鹿茗身邊的秦世安面前,也不知是同情還是真的幸災樂禍。

「相處了這麼久,你就真的一點點感情也沒有?」

「怎麼沒有?」鹿茗反駁,她眼神溫柔地停留在秦世安身上,伸手揉著他柔軟的發頂,「像個孩子似的,以後我不在了他可得堅強一些。」

系統:……

任務者,你這是母愛? 不多會兒,果然女主的師父就從後邊出來了,直奔秦世安這裡。

他看著鏡花,眼神里還藏著貪婪。

「皇貴妃,在下想單獨跟你說兩句話。」

鏡花正在照看秦世安,順便等著他過來威脅自己,所以這個男人一開口,鏡花就同意了。

「好啊,不過我也不知陛下何時清醒,最好別說太多話。」她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清冷淡雅,如同高高在上睨視眾生的仙子。

只有在談及靈族皇帝時,她才會不同的情緒。

鹿茗叫了護衛長來幫忙看著皇帝,自己就隨著董箐璇的師父走到一個無人的偏角。

「何事?」

「皇貴妃便是鑒鏡幻花的花妖吧。」他終於露出笑容,從手中亮出鑒鏡來,「不知這面鏡子,皇貴妃是否眼熟?」

「不熟。」鏡花仍是面無表情,只看了一眼那鏡子,又將眼神定在他身上。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對方一噎,有點措手不及。

「這是剛才靈族皇帝散心時從身上落下來的,靈族皇帝一個男子,不會是自己要用的鏡子吧?」

他的反應還算迅速,立馬又接起自己早已準備的台詞,「若這不是皇貴妃的,那我可就摔碎了?」

「你想如何?」鏡花的語氣變得更冷,讓他越發肯定皇貴妃便是花妖。

「我只想貴妃幫我預言一下,明日這附近何處有至寶?」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嘖。」鏡花難得露出譏諷的表情,像是在嘲笑他,「你手中拿著的不正是至寶嗎?怎麼,還不夠?」

「這寶貝可貴重,我無福消受,還是留給陛下自己享用。我只想請貴妃幫我這麼個小忙而已。」今日徒弟結婚,明日他就走,恰逢得了鑒鏡,怎麼能不敲詐一筆?

鏡花冷哼一聲,盯著他不說話。約莫過了三分鐘,才再次開口:

「琴口港正東一百裏海域,申時一刻,有異寶出世。」

「可有危險?」 軍婚誘愛:老公,快來 他又問。

換來鏡花一個鄙夷的眼神,「自然危險,異寶出世不知多少人哄搶,加之海域妖獸數不勝數,你當你家後花園么?」

「有何法子避開危險?」他再問。

「給錢。」鏡花越顯得不耐煩,但還是回答了他,「那異寶可使魚躍成龍,龍升入神,難得一見。屆時會有海妖化人渡船而來,若是錢多,他們可有密道直通異寶陣法之內。」

「多謝了。」他總算捨得把鏡子交出來,可還要警告鏡花一句,「希望貴妃所言非虛,否則貴妃的秘密可就要大白天下。」

鏡花是無所謂。

還真當她不知道你和董箐璇都在房間里說了什麼啊!

她巴不得你倆快去宣揚呢。

孤高冷傲的走回來,鏡花還是那個受盡寵愛的皇貴妃。

等到宴席散了,秦世安也清醒點了,他們才回到靈族。

至於董箐璇那個師父,怕是再也沒命回來了。

她剛才所說異寶不假、海妖也是真。可問題是那異寶的伴生獸最厭惡人族,實力又強。海妖是清楚的,可他們不說。

這次尋寶的人族就沒有一個能回得來的。原劇情中鑒鏡也是以這個異寶欺騙了董箐璇,讓她差點喪命於海底,回來后都是元氣大傷養了很長一段時間。連女主都要搞不定的玩意兒,這貨又不是女主,他去了肯定必死無疑。

所以鏡花才會如實相告。

想要趁亂撿漏,她非要你連命都沒!真當她這個至寶白當的?

妖王宸奕成親第二日,董箐璇的師父便尋寶去了。

另一邊,董箐璇就把關於鑒鏡幻花正是靈族皇貴妃的事傳播出去。不過鑒於前幾次她的謠言手段都沒什麼好下場,還被揪出來,所以這次董箐璇學乖了。

她只當幕後操盤手,把謠言的鍋甩到別人身上然後成功達到自己的目的。

一開始,誰也是不信的。

鑒鏡幻花深知自己的重要性,怎麼可能還大大咧咧的出來晃蕩,這麼高調。

秦世安寵愛他貴妃的事幾乎都是天下之談了,如此高調,不符合一個至寶躲躲藏藏的跡象啊!

但也有不少人半信半疑的。

於是他們就去查探了。

發現這靈族皇貴妃是大半年以前突然出現,而至寶剛好也就在那一天出世。

怎麼可能這麼巧!

那就確認無疑了!

要等鏡花的身份徹底弄清楚,又是半個月過去,此消息確定下來,所有人都震驚了。

隨後便是瘋狂起來。

戰爭突然爆發。

靈族也很震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皇貴妃就是全世界都在尋找的至寶。不過眼下的情況已經容不得他們思考了,只能反擊回去,保住自己靈族才是最要緊的。

秦世安著急得抓狂,一天下來眼神都是紅通通的,「這消息怎麼會暴露出去?!怎麼會!」

鏡花卻沒有絲毫放在心上,「早晚都會有這麼一天,不如將他們都打服了,你才能名正言順的擁有我而不被他人記恨,不是嗎?」

這個世界,唯有實力才能說話。

只有靈族將那些心懷不軌的人都打服了,用實力告訴他們,靈族才配擁有這至寶。往後就算知道鑒鏡幻花在靈族手上,他們也不敢再動手。

開戰時,擁有預言是一項很厲害的本事。

董箐璇又不敢正面和鏡花對上,就怕被大佬惦記。沒有女主的壓制,這場戰爭對於靈族來說還真的有驚無險。

其他人的進攻路數甚至計謀,在無敵的預言面前真的沒什麼用。

加上靈族一向和睦沒有內訌,這場戰爭對於靈族的損失並不算大。

鹿茗一直在戰爭之餘注意著董箐璇,又是一場大戰過後,各個進攻的種族召集起來又開了會議。

雖然鹿茗不知那會議的具體內容,但她卻知道結果是個什麼情況,等了這麼久的戰爭終於等來了這個機會,鹿茗並不想放過。

「陛下,待會兒有幾隻小老鼠會從南門夜襲,我們的族人都在其他三個方向死守,已經無人能擋住這幾隻小老鼠了。」鏡花正在幫秦世安松絡筋骨,冷不丁開口。

「偷襲?又玩陰的,他們煩不煩!」秦世安嘟嘟囔囔,可還是起身前往,「鏡花,你先回鏡子里吧,免得他們又瞧見了你。」

「好。」 秦世安是不放心把鏡花獨自一人留在宮中的,所以每次出站他都隨身攜帶鑒鏡,而鏡花就藏匿其中。

這次他族再來夜襲,其他族人暫時無法抽過來,秦世安就自己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