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霸天點了點頭「既然,風小友不如等城主出來在說吧。」其實,霸天害怕風鎮天在半路遭到戰族的暗殺。

風鎮天搖了搖頭,也明白霸天說的什麼意思。「副城主,如果小子一直躲在這裡,那小子一輩子都不會進步的。」

話落,風鎮天便是走了,然而,霸天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去闖吧,到時候,等你在回來,老夫倒是要看看你到何等修為。」

話落,霸天便是消失在原地。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與火炎繼續向西走,穿過一片戈壁,來到一團火山,此處便是神武大陸的最西邊,在火山後,則是擁有著一大片的魔獸山脈。

但是這裡的樹木皆是紅色的,好像楓葉一般,來到火山群中后,火炎則是說道「大師兄,這裡就是火族的地方。」

然後,風鎮天便是來回看了看,但是卻沒有看到山莊一般的東西,就在風鎮天心中想的時候,火炎便是說道「大師兄,其實,火族就在火山內。」

「哦?這火山內也可以住人嗎?」風鎮天不解的問道。

「當然可以了,大師兄你看那邊,那最大的一座火山便是火族的族長所居住的。」隨後,火炎指向在最西邊的一座巨大的火山。

「然而,一些修為弱的人便是在這裡居住。」話落,火炎又指向另一個方向的火山。

「那火師弟住在哪裡?」風鎮天現在不關係別人,只是關心火炎而已。

火炎則是指了指中間的一座火山「那就是我家中的地方,大師兄過去看看吧。」


隨後,風鎮天便是跟隨著火炎走到了那座火山,然後,他們兩人在帶著雷妖虎一同跳入火山中,當風鎮天進入火山後,陡然的發現,這火山內部竟然暗藏乾坤啊。

一座座,紅樹所做的房屋,顯得格外漂亮,在配合著火山內部的煙霧,猶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美麗。

「爹,娘,我回來了、」火炎則是大盛說道。


突然,從一座看似龐大的房中出現了一男一女,這男的大概三十多歲,頭髮紅色,與火炎一樣,面容與火炎相似八成。

那名女子,則是滿臉血紅之色,頭髮黑紅,但是每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皆是在武天五階。

然而,這一男一女也正是火炎的父母,「炎兒,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這時火炎的父親則是問道。


火炎則是抱拳跪倒在半空當中「父親,母親,孩兒回來了。因為在戰族無法繼續停留了。」

「算了。既然回來,就回來吧。進屋說吧。這位是?」這時火炎的母親便問道。

然後,風鎮天便是抱拳說道「拜見伯父,伯母,小子風鎮天。」然後,火炎的父親與母親上下打量著風鎮天,那武天一階的修為在他們眼中一眼便是看穿。

「才武天一階,對了炎兒,你現在是何等修為,為父看不出啊。」火炎的父親隨便嘟囔一句便問火炎。

火炎看了風鎮天一眼,然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搖了搖頭,沒有在意,隨後火炎便是說道「父親,孩兒現在是武天八階的修為。」

[綜]撩遍全球 什麼竟然是武天八階?這樣就可以當長老了。」火炎的母親則是驚訝的說道。

「看來這戰族還是不錯的,孩子不行你就回去在忍耐一段時間。」這時火炎的父親則是說道。好像在火炎的父親,根本就不是什麼父子,而是,只要他的兒子強,那就可以了。無論是不是可以。

風鎮天聽著有些不悅,然而火炎也是習慣了。隨後說道「父親,母親,進屋說吧。」

「好。」

隨後,火炎的父母便是帶著風鎮天與火炎走了進去,但是一路上卻沒有對風鎮天說話,因為以現在風鎮天的修為他們根本不在意。

但是,風鎮天也沒有在意,因為在神武大陸這樣的人有都是。隨後當風鎮天等人進到屋內后,也沒有給風鎮天上一杯茶,只是冷冷的說道「小子,你做那吧。」隨後用手一指,指向一處不起眼的角落。

而火炎看到則是說道「父親,這位是我的大師兄,不能無禮。」

「哼,一個只有武天一階修為的人,何須讓我對他有禮。」這時火炎的父親便帶著怒意的說道。

風鎮天則是笑了笑「無妨,這裡安靜。」隨後風鎮天便是做在那角落裡面,聽著火炎與父母的聊天。 「炎兒啊,到底是為什麼回來的?」火炎的父親則是關切的問道,雖然聲音溫柔但是卻也帶著一絲質問的意思。

「父親,孩兒是因為得罪了副族長的兒子,所以才逃回來的。」火炎直接說了出來, 精靈之短褲小子

「什麼?戰族的副族長的兒子,你怎麼這麼糊塗那?」火炎的父親,對火炎說道,雖然言詞不是什麼重的,但是口氣卻是非常的重。

顯然是非常的不高興,但是火炎則是淡淡一笑「父親,他那麼欺負我,我怎麼可能會忍,如果我要是忍下去,現在也不會有這麼高的修為。」

火炎的父親,則是滿臉驚訝的神情,因為他的這個兒子根本就不會對自己這樣的說話「畜生,你這是跟誰這樣說話那?」

頓時,火炎的父親便是怒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然而,火炎則是沒有絲毫的畏懼之心,口中則是繼續說道「父親,你一直把我當做爭奪族長的用具,根本就不會關心我……」

「畜生,找死。」這時,沒等火炎說完呢,他父親就是一巴掌打向火炎。其實火炎說的也沒有錯,因為他的這個父親,只要是看到火炎的修為高了話他這個父親才會帶這一臉笑意。

但是,他這個父親心中始終都是不會對這個兒子好的,就在火炎小的時候,就因為一個武技沒有打出來,所以就遭受到了他父親的猛烈摧殘,險些喪命,然而火炎的母親也是如此,好像這火炎就不是他們生的一般。

只見,火炎父親的手掌已經來到了火炎的臉龐,火炎卻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然而,火炎現在的現在的修為要是躲開他父親的攻擊的話,那根本就是小兒科,但是火炎卻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

「啪」

脆響出現,風鎮天則是滿臉震驚,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卻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因為風鎮天要是跟火炎相比的話,那他真的是太幸運了。

因為風鎮天縱然是無法修鍊的時候,他的父母也沒有強迫自己,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的父母也沒有太多的限制。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則是流下了幾行淚,因為他想到他慈祥的父親,現在已經身引。

「啪」

又一道脆響出現,把風鎮天從回憶當中驚醒過來。

此時的火炎則是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在那裡自己生氣而已,然而,火炎的父親好像沒想就此罷休,頓時手中竟然凝聚出一股強大的紅色光芒。

欲要打向火炎的胸口,風鎮天見狀,頓時身影一動,瞬間來到火炎的身前,然而,此時火炎的父親這一拳馬上就要打在火炎的身上時。

風鎮天則是用手擋下,不僅擋下,還用勁力將火炎的父親震的倒退幾步。

「當家的,你怎麼樣?畜生,你竟然敢還手。」這時不知道狀況的火炎母親則是罵道。

「你們這樣的人根本不陪為人父母。」這時,風鎮天則是淡淡的說起來,隨後,當他們二人看到風鎮天後,才知道,剛才出手的不是火炎,而是風鎮天。

因為,風鎮天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讓他們根本看不見。

「是你出手的?」這時,火炎的父親則是震驚的說道,因為他感覺到那股強大的力量不是出自火炎的手中的,但是他寧願相信剛才出手的是火炎。

但是,事實始終是殘酷的,因為出手之人正是那只有武天一階的武者,風鎮天,此時風鎮天則是滿臉怒意的看著他們兩人。

「對,師弟不是打不過你們,而是因為尊重你們所以才不出手的,但是你門卻得寸進尺。」這時風鎮天則是冷冷的說道。

「這是我們的家事,與你這外人無關,小子,如果你要是想憑藉你這區區只有武天一階的修為主持正義的話,我不會介意,把你處死。」

這時,火炎的母親則是帶著滿臉殺意的看著風鎮天。

「大師兄,沒事,從小我就被打管了,不怕他們在打幾下,再說了他們打的也不疼。」這時,火炎淡淡的說著,但是語氣當中卻聽不出任何的感情,好像很是傷心的樣子。

風鎮天轉過頭來「如果你想自己處理可以,但是如果他們在對你出手,我不會客氣的,因為你是我的兄弟。」

話落,風鎮天轉身離去,繼續坐在那個角落,只剩下火炎傻傻的站在那裡,因為從來就么有人會對火炎這麼好,先前送給火炎赤炎蓮花,就已經感動了火炎。

然而,風鎮天則是說到自己是他的兄弟,這更是深深的觸動了火炎的內心,因為從小的火炎便沒有任何的關懷,在他的生命里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變強,這一件事情。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竟然敢管老子的事情。」這時,被風鎮天震退的火炎父親,則是怒吼道,雖然他覺得剛才是因為自己沒有出全力所以才會風鎮天給震退的。

「哼,我叫風鎮天,現在的事情,不是我與你的事情,而是火炎師弟與你的事情,如果你想殺我,隨時可以,但是你先想好,你有沒有能力勝我。」一直低調的風鎮天此時則是帶著滿臉怒意的高調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啊,老子現在就要取了你的性命。」話落,火炎的父親,身上那武天五階的氣勢陡然的爆發出來,那股恐怖的氣勢猶如翻江倒海一般,瞬間席捲著四周。

風鎮天見狀則是淡淡一笑「你的對手在你旁邊。」話落,一股更強大的力量陡然的出現,將火炎父親的力量給吞併。

然而,這股力量正是身為武天八階的火炎所散發出來的。

此時的火炎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意,看著自己的父親,然而他父親則是帶著驚愕的神情看著火炎「畜生,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敢對你父親出手?」

「你根本不是我的親生父親,你也不是我的親生母親。」這時火炎則是吼道。

風鎮天聽后,則是驚訝萬分,因為他沒想到,這火炎的父母不是親生的。

「你這個畜生說什麼,竟敢這樣說,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認了嗎?」這時,火炎的母親則是怒吼道。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雖然當時的我還很小,但是,我卻記得,我的父母不是你們這個樣子的,這件事情我已經埋在內心二十來年了,但是因為我是你們養大的,所以我對你們一直很尊重,但是你們卻這樣變本加厲。」

「我不想在忍受了,本來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幫你們奪得一個長老而已,但是你們竟然這樣對我,我決定不再是你們的人了。」火炎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將近是吼出來。

然後此時的火炎父親與母親也是驚訝的看著火炎,事實上火炎的確是他們撿回來的孩子,因為當初他們就是看上了火炎的屬性,所以才收火炎的。

因為,火炎的屬性是上等中級資質,雖然這資質是可以領悟的,但是卻沒有那麼簡單,除非借用外力可以增長外,剩下的人皆是不可能那麼簡單就領悟的。

縱然是火炎也是如此,所以當他看到風鎮天手中的那赤炎蓮花才會如此熾熱。

隨後,火炎便是繼續說道「我走了,你們保重吧。」說完,便是對風鎮天點了點頭「大師兄走吧。這裡已經不是我的家了。」

話落,風鎮天便是起身與火炎離開了這個以前火炎的家中,然而就在他們兩人剛走出這裡的時候,一道怒吼陡然的出現「你這個畜生給我站住。」 這時,火炎的父親則是猙獰的沖了出來,滿臉帶著濃濃的殺意盯著火炎「縱然我們不是你的親生父母,對於這樣的養育之恩,你也必須要報答。」

「怎麼報答?」火炎連頭都沒回便是問道。

「把你的火屬性的上等中級資質教出來,就算是報答我們的養育之恩了。」這時,火炎的父親則是帶著一抹奸笑的說道。


然而,火炎則是冷冷的說道「上等中級資質是沒有了,現在的我是上等高級資質,所以你要的東西,已經不屬於我了。」

「什麼?上等高級資質?你……你,你。」這時火炎的父親已經震驚到了極點,本來的資質提升就有很大難度更何況是上等資質的提升,況且還是上等中級資質提升到上等高級資質。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火炎的所謂的父親都是如此。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他們兩人。

「既然,你提升了資質,那也交出來。」火炎那所謂的父親則是不要臉到了極點,就連火炎的那上等高級資質都想要。

「這上等高級資質不是我的,所以我無法做主給你。」這時火炎淡淡的說著。

「是誰的?你這個畜生。」火炎的父親則是怒罵道。

然後,火炎則是看了風鎮天一眼,說道「是我大師兄次於我的上等高級資質,所以這上等高級資質是我大師兄的,而不是我的。」

「什麼,就一個武天一階的小鬼,還能賜予你?」火炎的父親不信的問道。

然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哼,即便我是武天一階的修為,但是這資質對於我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我還可以賜予我師弟到完美資質。」

「什麼?完美資質?有這樣的資質嗎?」剛開始驚呼的火炎父親,隨後低聲嘟囔一句,因為完美資質他是沒聽過。

不僅如此,就連火炎也是驚訝萬分,因為他也沒有聽過完美資質。

火炎用一臉驚訝的神情看了看風鎮天,然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無妨,怎麼說火神最少也需要到完美資質吧。」

火炎則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因為火炎對風鎮天所說的話,已經到了盲目的相信步驟。

「哼,大話誰不會說,你既然有那麼強大的本事,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話落,那火炎所謂的父親則是將體內那武天五階的氣勢也是一同爆發出來。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你是要看我的資質還是想看我的實力?輪實力,你根本不行,輪資質我摔你一百條街。」

頓時,風鎮天身上一股灰色光芒陡然的爆發出來,當灰色光芒爆發出來的瞬間,又有一股非常純凈的火屬性陡然的爆發出來。

即便是在這火山內,所有的岩漿都在蠢蠢欲動,好似在朝這火屬性朝拜。

然而,在火族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這股無比純凈的火屬性,所有的人都是向這裡奔襲而來。

就連在最大火山內的族長也是帶著一臉驚愕的神情向風鎮天這邊奔來,他想要看看可以讓這狂暴的火山都為之顫抖的人是誰。

然而,此時火炎的父親則是滿臉驚恐的看著風鎮天,因為他也知道風鎮天雖然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不是紅色的光芒,但是蘊涵的火屬性卻是清純無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