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0 日

霰之蒼白

女士標槍

投擲傷害:9-54

單手傷害:13-41

數量:171

(限亞馬遜使用)

需要敏捷:47

需要力量:33

需要等級:23

標槍等級-急速攻擊速度

+2標槍和長矛技能

+66%增強傷害

+18最大傷害值

+74準確率

防止怪物自療

增加空間

這種以靈巧迅捷見長的亞馬遜專用標槍,傷害居然比米洛爾目前使用的重型標槍死亡之抓痕還要高出不少,而且還附帶兩級的標槍技能,著實強大。

難得的還是這防止怪物自療,彌補了他們隊伍缺少這一屬性的不足。

打開紙條,上面是字跡截然不同的兩段話。

第一段話的自己比較清秀,似乎是有意想寫得工整一些,所以整體看起來有些不流暢,卻還是透著一種掩藏不住的俊逸洒脫。

這應該是阿卡莉寫得,果然是字如其人啊,真好看。。。

莫北心中想著,笑得一臉憨批。

「這次回來又沒遇上你們,我們這次遇上了古墓群的木乃伊首領,掉落了這組標槍,米洛爾應該合用的吧?接下來我們想去遺失之城看看,會趕在十月之前回來的(笑臉)。」

簡單的幾句話,莫北反反覆復看了好幾遍,佩羅娜有些耐不住性子,踮起腳掃了一眼,忍不住撇了撇嘴,就這幾個字要看這麼久嗎。。

下面一段的內容是這樣的:

「我們22級了,嘿嘿。不過好累啊,我懷疑我開始脫髮了。。唉。。艾爾文說,想吃火鍋。」

嗯。。這是內德寫的,至於艾爾文。。這傢伙居然連那四個字都懶得自己寫。。。

吃個鎚子你吃。 臨近下午三點,陳宇和東子才從保衛處出來。

一起出來的,還有輔導員馮雅楠。

這事最後還是驚動了系裡,由系裡出面進行調停。

好在沒有驚動派出所,否則就麻煩了。

事實上,起主要作用的卻是東子等幾個富二代。

他們在交大這幫京城富二代和二世祖中間,影響力很大。

再加上小迷糊快速剪輯和渲染過的視頻,那幾個被胖揍一頓的孫子,只能咬著后槽牙認栽,吃了這個啞巴虧!

他們非常清楚,這事絕不能報警。

有沒有理先不說,一旦報警,他們就別想在交大的京城學生中混了。

消息傳到外面,他們的名聲也會瞬間變臭!

至於說通知家長,根本不存在,除非有人致殘!

事情解決的還算比較順利!

接受了一番思想政治教育,陳宇就離開了保衛處,連醫藥費都沒付。

那幾個挨揍的孫子也沒開口,丟不起那人!

「東子,叫許峰的孫子什麼來路?」

剛走出保衛處,陳宇就低聲問道。

「南城的一個拆二代,手裡有倆糟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見天嘚瑟,招貓逗狗的,早晚出事!

這次栽在你手裡,也算他們倒霉,不過你丫出手也忒狠了,許峰本來就難看,現在徹底變豬頭了!」

東子開著玩笑說道,滿眼不屑。

這也難怪,他這樣一個超級富二代,哪裡看得上拆二代暴發戶。

不過大家都是京城孩子,又在同一所大學,低頭不見抬頭見,所以才認識!

接下來,陳宇又打問了另外幾個傢伙的身份,以防萬一。

正說話間,他突然看到一個美麗的身影,

那正是李雨霏,就站在保衛處門口一側路邊,顯然是在等自己。

至於旁邊的趙琳,完全可以忽視。

看到陳宇出來,李雨霏立刻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並向這邊跑了過來。

「你丫果然放棄方媛了,但這美女一點不比方媛差,甚至更美,艷福不淺吶!」

東子羨慕地低聲說道。

「你丫嘴上最好有個把門的,別壞哥們好事!」

陳宇警告了一句,隨即向李雨霏走去。

來到近前,李雨霏上下打量了一番,關切地問道:

「你沒事吧?陳宇,保衛處和系裡有沒有給你處分?」

陳宇笑著搖了搖頭。

「放心吧,雨霏,我沒事,保衛處和系裡也沒給任何處分,不是有視頻資料嗎,足以證明一切!」

「沒事就好,擔心死我了!」

李雨菲長出一口氣,拍著胸口輕聲說道。

「他是沒事,有事的是別人,被他揍的那幾個傢伙,那叫一個慘!」

旁邊的東子吐槽道。

「還不是那些孫子自找,怪不了任何人」

陳宇不屑地說道,李雨霏則輕輕吐了一下舌頭。

就在此時,馮老師也已走出保衛處大門。

出來之後,她先是打量了一下陳宇和李雨霏。

身為過來人,她一眼就看出。

自己這兩個學生走到一起了,已確立戀愛關係!

但這並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她看了看陳宇,沒好氣地說道:

「你也太能惹事了,開學這才幾天?你就跟別人打了兩次架,而且一次比一次誇張,你還是以前的陳宇嗎?」

「事情經過您也了解,馮老師,兩次我都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真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那些挨揍的傢伙!」

陳宇微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馮老師只能無奈地翻個白眼。

「好吧,這次證據確鑿,算你有理,但以後可別惹事生非了,下次你未必會這麼幸運!」

「知道了,馮老師,謝謝您出面幫忙!」

「我是你們的輔導員,可不就是干這事的嗎!」

閑聊幾句之後,馮老師就回學院了。

約好周末叫上高中同學一起吃飯後,東子也開車離開,呼嘯而去。

轉眼的功夫,現場只剩下三個人。

陳宇和李雨霏、還有一個電燈泡趙琳。

他們一起向教學樓走去,後面還有課呢。

行進過程中,趙琳好奇地問道:

「保衛處和系裡是怎麼處理的?你把那幾個傢伙打的那麼重,這就沒事了?」

「那幾個孫子本來就不佔理,再加上我拿出來的視頻,徹底堵住了他們的嘴,保衛處和系裡也想息事寧人,所以才有現在的結果」

陳宇解釋了幾句。

聽到這番解釋,李雨霏和趙琳還是有點疑惑,但也沒有追問。

沒一會兒工夫,他們已進入教室。

看到陳宇還能回來上課,班裡其他同學頓時都鬆了一口氣。

大家明白,事情基本已解決,頂多還有點小麻煩。

……

教室里。

坐在後排座位的陳宇,再次將意識透入混沌空間。

處理完打架的事情,他這才想起,讓小迷糊進行股票投資的事。

這小傢伙把自己交給他的200萬人民幣一把梭哈了,不知道結果如何。

意識剛一進入混沌空間,陳宇就看到這樣一幕。

小迷糊正無精打採的坐在那塊黑色石頭上,滿臉沮喪,連心愛的網游都不玩了,任由筆記本電腦和手機懸浮在眼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