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霍玄點點頭,這規矩,他知道。

走過往生橋,前方山峰有一處門戶,進入之後,便是一座大殿,內部裝飾奢華,兩旁站立陰兵鬼將,一個個凶神惡煞,鬼氣森森,殺氣十足。

「來者何人?」

一道低沉男聲響起。

霍玄抬頭看去,在殿前方有一案桌,端坐著一名男子,身穿蟒服,頭戴冠帽,青面獠牙,相貌獰惡。

「賀判,這位是來自仙界的霍道友,受道尊玉牒,有公務前來……」馬騰屁顛屁顛上前,稟明緣由。誰料,他話還沒說完,已經被那人打斷。

「住口!」

被稱呼為賀判的獰惡男子一聲大喝,馬騰立刻閉嘴,不敢多言半句。霍玄在旁看得清楚,這賀判道行極高,乃是一位帝尊強者。

「本座問話,你說!」賀判手指霍玄,大喝一聲。

「在下霍玄,來自廣靈天北天宮,供職大德正將,受道尊法碟,前來覲見泰山王大人。」霍玄不亢不卑,緩緩說道。

「玉牒拿來!」賀判也不多問,大手一伸。

霍玄立刻呈上法碟,對方掃了一眼過後,竟然甩手將法碟扔在地上。

「此法碟只許你進入冥界,卻未言明,使你拜見泰山王大人。」賀判一臉不善,面容更顯猙獰,一字一字道:「你假傳道尊諭令,究竟意欲何為?」

霍玄也是臉色一變。他此行冥界,有法碟在身,形同路引,雖沒有直接表明憑此法碟可以覲見十殿法王,但是法碟卻真真切切為元洞天兩大道尊頒發,這賀判視若無睹,褻瀆法碟不說,還向自己興師問罪,這番舉動足以證明對方根本就不將道尊法碟放在眼裡,更是對他心存蔑視。

大手一招,法碟收回。霍玄目視那賀判,淡淡道:「你一小小通判,敢視道尊法碟如無物,膽子不小啊!」此刻,他也是來了火氣,言語中沒有半點客氣。

「大膽!」

那賀判果如馬騰所言,脾氣火爆,在聞聽霍玄這番話之後,勃然大怒,一聲厲喝,站立兩旁的陰兵鬼將立刻圍了上來,欲要緝拿霍玄。

「給我滾!」

只見霍玄雙臂一振,體內散出磅礴仙力,逼近而來的陰兵鬼將一個個被震飛,不能逼近分毫。

「種善因,得善果。我只求拜見泰山王,閣下若心存刁難,不怕來日結下惡果,難以善了!」霍玄一字一字說道。言語間,充滿威脅之意。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旁邊的馬騰見到形勢不妙,心中大急,連聲相勸。

「此乃冥界,你小小仙界天官,也敢放肆!」

賀判大怒,身子一晃,化成無數黑色蝙蝠如烏雲般朝霍玄直撲而來。霍玄見狀冷笑一聲,右手伸出,掌心激蕩五色靈光,瞬間將襲來蝙蝠群籠罩住。

『嗤嗤』聲不絕於耳,伴隨還有悶哼慘叫。那蝙蝠群在五色靈光照射下,一個個化成青煙湮滅消散。

「元磁神光!」

那賀判大叫聲從蝙蝠群內傳出,想要擺脫,已然不能。

此行冥界,霍玄早已預料,行程坎坷,兇險萬分,故而早就做好準備,在陰神離開之前,藉助元磁山之力,打入一縷元磁本源融入陰神體內。此刻其陰神正是藉助元磁本源,祭出元磁神光,照射之下,鬼邪之軀如遇剋星,縱有通天手段,也是難以抵抗。

「既然要見本座,那就進來吧!」

就在賀判神通顯化,被元磁神光所克之際,一道威嚴男聲傳盪而來,下一刻,一股黑氣襲涌而來,裹住賀判所化蝙蝠群,脫離磁光束縛。

霍玄右手一晃,收起元磁神光,沖著殿前右側一條通道,拱手行禮,淡淡道:「泰山王召喚,在下榮幸之至。」說罷,他大步走了過去。

此刻,蝙蝠群一變,化成賀判身影,立足殿上,滿臉忌憚看向霍玄,心有餘悸,再也不敢阻攔半分。

「你這傢伙,終於遇上硬骨頭了吧!」

馬騰在旁幸災樂禍,心裡暗罵了賀判一句,隨後沖霍玄喊道:「霍道友,且等我一等。」他快步跟了上去。(未完待續)。

… 25_25114走過賀判衙司,前面不遠有一扇石門,門戶大開,兩旁各有一鬼奴,身高十丈,青面獠牙,*上身蹲在地上,血紅眼眸盯向霍玄,透出凶煞之意。

以霍玄眼力,看出這兩頭鬼奴道行極強,幾乎不下於帝尊強者。有這兩頭實力強橫的鬼奴看門,估計不錯的話,門戶後方應該就是泰山王行宮。

馬騰從後面跟了上來,隨同霍玄一前一後走去。來到近處,那兩頭原本蹲在地上的鬼奴霍然起身,低吼咆哮,張牙舞爪,凶戾殘暴,卻未敢對霍玄出手,只是做出恐嚇狀。

霍玄輕輕一笑。兩頭鬼物而已,也想嚇唬人。他視若無睹,大步走了過去。

進入石門,一眼看去,來到一座殿堂。此殿堂不算大,內部裝飾也很普通,在正前方一張案桌旁,有一黑袍男子背對大門,負手而立。

「大人。」

馬騰先一步上前,大禮拜見。從這位語氣神態不難看出,這黑袍男子應該就是陰司十殿法王之一,泰山王。

「在下霍玄,見過泰山王大人.」霍玄此刻也拱拱手,上前見禮。

這時,黑袍男子緩緩轉身,露出一張剛毅冷漠的臉龐。其雙目直視霍玄,盯了良久,方才緩緩道:「你要見本王,所為何事?」

從這位話語聲中,不難判定,馬騰並未向他稟明霍玄來意。

「在下有一親友。昔年輪迴往生,歷經數萬年,在下遍尋不得。想拜請大人行個方便,容在下借閱生死簿一觀,查找她轉世之身下落!」霍玄也不羅嗦,直言說出來意。

「哦。」

泰山王聽后神色一動,沒有同意,也沒有否決,淡淡說了一句:「生死輪迴。自有天定,三界眾生皆不可干預。你難道不知?」

「在下並非想干預三界輪迴,只是想找到親友轉世之身罷了!」話到此處,霍玄取出一玉瓶,雙手奉上。「在下前不久曾入神山爭奪道果,無意獲取些許道韻靈泉,此瓶內數量不多,只有五滴,還請大人笑納!」


「道韻靈泉!」

在霍玄取出玉瓶之際,泰山王顯然知其用意,臉上閃過一抹譏誚神色,隨後聞聽瓶內裝有道韻靈源之後,眉頭一揚。大袖卷出,霍玄手中玉瓶立刻朝他飛去。

「果然是道韻靈泉!」

察看過後,泰山王臉上泛出一抹喜色。正如黃眉仙帝所說。這道韻靈泉對冥界帝尊強者,有著難以抗拒的誘惑力。

「你出手倒是大方,馬功曹想來也得了不少好處,才會替你盡心儘力張羅!」泰山王翻手收起裝有道韻靈泉的玉瓶,臉上露出似笑非笑表情,看向馬騰。

馬騰有些尷尬。手足無措,不知說什麼好。霍玄卻清楚。這位收下道泉,自己所託之事有門。

果然,隨後泰山王便吩咐一句:「跟本王來吧。」他身子一晃,朝殿堂左側一通道遁去,霍玄不敢怠慢,緊隨其後。馬騰也跟了過去。

幾息后,他們隨著泰山王身後,來到一座巨大祭壇前方。此祭壇應該位於山腹內部,呈環形建築,通體泛出白色靈光,直衝朝天。山腹中空,在頂端有百里大小洞口,通往外界天穹。

極目看去,可見白光環繞,無數生靈魂體像是受到莫名召喚,從外界匯聚而下,鑽入祭壇,消失不見。

霍玄見了嘖嘖稱奇。他初臨泰山殿,在城外所見那處奇景,想來就是面前這座祭壇引動。此祭壇堪稱奇絕,竟能收集三界生靈魂體,匯聚而來,往生輪迴。

在祭壇前方,可見一黑色碑石,四四方方,高百丈,寬也有百丈,表面熒光閃爍,透出難以形容的古樸玄奧氣息。

「這就是生死簿!」


泰山王走在前面,手一指那黑色碑石,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替霍玄介紹。在霍玄原本以為,生死薄應該是一本書,卻不料竟然是一塊碑石。

「三界生靈,輪迴往生,皆歸我冥界。但在冥界陰司有十殿,生死簿也有十本,各自收納來自三界魂體,無特定規則可言。」泰山王此刻目光看向霍玄,緩緩道:「也就是說,你那親友輪迴往生之所,有可能在陰司任何一殿,歸附我泰山殿的機會只有一成。本王可以替你察看,卻不能保證肯定能找到此人!」

這一點,霍玄早就知曉,點頭回道:「大人肯幫忙,在下已經感激不盡,至於結果如何,只要大人盡了心,在下絕無怨言!」他心中早就下定決心,如果泰山殿找不到,他就去往下一處,就算尋遍陰司十殿,也一定要找到琴珂轉世之身下落。

泰山王點點頭,隨後右手一指,一張黑色紙箋顯現,懸浮在其面前。

「報出你要找的人生辰八字、姓名和出身來歷。」

「秦珂,出身小元界,生於大秦歷三千一百二十二年,猝於大秦歷……」

對於愛人身世來歷,霍玄牢記在心,此刻朗朗開口道出。另一邊,泰山王手指虛划,關於秦珂的訊息,盡皆寫入那張黑色紙箋。過後,其袖袍一揮,喝道:「去!」

黑色紙箋立刻冉冉朝前方那塊碑石飛去,泰山王同時施法,打出道道印決,鑽入碑石內部。幾息后,那碑石騰起濃濃黑氣,一巨大鬼首突兀從碑體鑽出,血盆大嘴張開,一口便將飛來的黑色紙箋吞噬。過後,只見那巨大鬼首雙眼微閉,搖頭晃腦,似在斟酌些什麼。

半響,只見鬼首雙眸暴睜,泛出通紅血光,血盆大嘴張開,吐出先前吞下的黑色紙箋,沖著泰山王發出一聲低沉嘶吼:「無此人……」

話音落下。鬼首縮回碑石,消失不見。

「看來你運氣不好,在我泰山殿生死薄。並無你要找的人!」泰山王大袖一揮,鬼首吐出的黑色紙箋飄向霍玄,「拿好它,你去別家試一試吧!」

身影一晃,泰山王已經離開。對此結局,霍玄雖有些失落,但是早有心理準備。倒也沒有氣餒。

離開陰司殿堂,走在城內寬敞街道上。霍玄心中沉吟,尋思下一站去往哪家?

「霍道友,距離我泰山殿最近就是楚江殿,楚江王大人跟我家大人脾氣差不多。只要你奉上道韻靈泉,拜請他查閱生死薄,應該沒多大問題!」馬騰好心在旁指點。

「多謝道友。」

霍玄報以一笑,隨後,他又道:「在下準備立刻動身,前往楚江殿,臨行之前,還有些小事拜託道友幫忙!」

「沒問題!」馬騰痛快答應下來。

冥界不分晝夜,約莫三個時辰后。霍玄離開泰山殿,循著馬騰指引方向,前往楚江殿。此番啟程。他身上多了不少冥石,皆是拜託馬騰,拿自己身上靈寶所換。

在冥界,有冥石在身,可以隨時派上用場。陰司十殿,運氣好的話要找兩三家。運氣不好的話,或許要跑遍十殿。身上多備些冥石,有備無患。

冥界廣大,泰山殿距離楚江殿,相隔足有仙界兩方天域遙遠。但是對於霍玄陰神來說,遁跡三界,眨眼間便抵達。

目光眺望而去,楚江殿無論格局還是外觀,跟泰山殿幾乎一模一樣。此殿天穹上,也是呈現漏斗狀巨大光環,源源不斷收納來自三界各方往生魂體。

來到城門口,此次沒有馬騰相伴,霍玄立刻被守門陰兵攔下。


「你這仙家,進入我楚江殿所為何事?」一紅臉鬼將目視霍玄,滿臉狐疑喝問道。霍玄雖是陰神之軀狀態,但是其體表逸散出的仙力,跟冥界鬼仙截然不同,一眼便被看穿。

「在下受道尊法碟,前來冥界公幹!」霍玄取出法碟的同時,不動聲色塞給那鬼將十多塊冥石,對方稍一察看,點點頭,揮手放行。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句老話還真沒說錯。霍玄進入楚江殿外城,行走在大街上,瞅見不遠處有家酒樓,大步行了過去。

冥界酒樓,只供酒水,無其它食物。這主要因為冥界多為鬼仙,無肉身,故而不需要飲食。酒樓提供的酒水,乃秘法釀製,飲用之後對魂體凝聚有不小好處,故而價格也是不便宜。

霍玄點了一壺名叫陰魂露的靈酒,僅此一壺,就花了他五十塊冥石。過後,他從儲物仙器取出一物,湊在嘴邊低語幾句,立刻將之捏碎。

在不到半個時辰后,一道男聲傳來。

「真是你!」

來者是一黑衣漢子,見到霍玄,滿臉驚喜。

「道友別來無恙!」

霍玄奇起身,拱手見禮,看向來人的眼眸,卻是閃過一抹複雜意味。此人,正是他叔祖遺體所化屍魔,經過數萬年修行,衍生靈智,成為冥界奇才,名曰千韜。

當年神山之戰,霍玄念及舊情,對此人頗多照顧。對方感激,在臨別之前,留下聯絡方式。其人為楚江王部屬,故而霍玄來到楚江殿之後,第一時間試著聯繫對方。

「請坐!」

在霍玄邀請下,千韜入座,二人對飲起來。酒過三巡,霍玄瞅了對方一眼,問道:「道友,你真身是否還在閉關煉化道果?」

當日在神山,霍玄可以照顧下,千韜也得了一枚道果。而今,其本尊未至,來得只是一縷神魂分身,霍玄故而才有此一問。

說起此事,千韜滿臉苦笑,道:「在下福緣淺薄,雖有道友相助,獲得一枚道果,在返回途中,還是被人奪走,本尊受到極大傷害,潛修百年,至今尚未恢復痊癒!」

話到此處,他神色不甘,恨恨道:「若有機會讓我碰見那人,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從其話語中,不難看出,他將奪了自己道果之人,心中恨極。

「不會是杜大哥吧!」

霍玄皺眉想道。據他所知,阿杜當日奪了一枚道果,按照所形容對方相貌,應該是好友蘇銓身上那枚。

「對了,道友此番前來,所為何事?」千韜話語一轉,目光看向霍玄。

霍玄直接道明來意,希望對方能幫忙引見楚江王。千韜聽后,無比痛快答應下來。

「這件事包在我身上,走,咱們這就前去!」

霍玄聽后一喜。看樣子,千韜道行雖不及馬騰,但是在楚江殿地位不低,從當日楚江王親自出手接應他,就能看出。

二人隨後離開酒樓,在千韜引領下,前往楚江王陰司大殿而去。

也就半日工夫,霍玄從陰司大殿走出,整個人看上去有些失落。有千韜引薦,他順利見到楚江王,奉上道韻靈泉之後,楚江王痛快答應,替他查閱生死薄,尋找秦珂轉世之身下落。

誰料,這一回還是沒有收穫。楚江殿生死薄,並無秦珂消息。

「霍道友,陰司有十殿,你要找的人……很有可能在其它殿堂!」千韜在旁出言安慰。且自告奮勇,願意引領霍玄,前往剩餘八大陰司殿堂。

有這位在,自然要省卻不少麻煩。霍玄聽后,感激不盡。

「距離我楚江殿最近的就是閻羅殿,不過……咱們最好將閻羅殿放在最後,先去其它殿堂。」出城之後,千韜給霍玄介紹,陰司十殿,十殿法王,其中閻羅最貪,也是最難說話。故而,若能省去閻羅殿一環,最妥當不過。

「一切聽從道友安排!」

霍玄沒有異議。在冥界,他自然不及千韜閱歷豐富,對方做說的話,肯定有其道理。

過後,他陰神帶上千韜,一晃之下,已經遁飛千萬里,朝秦廣殿方向遁去。最多也就十個呼吸間,二人已經抵達秦廣殿城外。

「道友,你這法身好神通!」

停下之後,千韜讚不絕口。看著他那熟稔的臉龐,甚至連語氣跟自己叔祖也是酷似萬分,霍玄心神一晃,不禁脫口道:「修鍊這陰神法身並不難,你若想學,我傳你!」

千韜聽后一呆,隨後明白過來。他深深看了霍玄一眼,良久,方才說出一句:「我並非道友所想那人,道友厚賜,怎可接受!」

是啊!他是千韜,而非叔祖霍千韜。

霍玄心中感概,回憶往事,不禁神色黯然。(未完待續)。

… 25_25114進入秦廣殿,千韜先行前去打探。霍玄找了家酒樓,獨自等候消息。

也就兩個時辰,千韜返回,他通過秦廣殿的人脈關係,順利替霍玄獲得覲見秦廣王的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