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電話那頭還是沉默。

第十塊木炭倒說話了,冷道:「你要幫我,就得認真幫!」

聽這意思,那是雙方又能合作一段日子了。

「木炭兄,我都說了會全力幫你。你放心好了。剩下的兩樽夜傀,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都那樣說了,電話那頭的008則沒什麼好說的了。

不用問,也知她要考慮剛才說的話。

羅陽給一個台階她下,說道:「那個小姐,你告訴我,你想怎樣做吧?我已向你說過了,我會全力幫木炭兄。」

只聽008冷哼了一聲,說道:「那再給你一次機會!」

說完,就掛了機。

羅陽鬆了一口氣。

現今一道師太和花兒還在008等人的手裡,始終是個禍患。

若能救出一道師太和花兒,那看起來會好些。

不過羅陽有了新的想法。

假如008等人手裡沒了一道師太和花兒,那她可能又會對羅陽身邊的人發起新的進攻。

換言之,讓一道師太和花兒留在008等人手裡,那才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不然,又要生出新的麻煩。

「木炭兄,你不願意跟我多說夜傀的事,我不勉強你。不過以後你要行動,得先跟我打聲招呼。 重生問仙路 你懂的,否則我們合作可能會出麻煩。」羅陽說道。

「那把劍要是還敢壞我的事,下次我不客氣!」第十塊木炭怒道。

說起血煞子傷夜傀的事,第十塊木炭還是怒不可遏。

血煞子又不將第十塊木炭放在眼裡,冷道:「有種就放馬過來!看我怎樣再次斬殺你!」

兩個傢伙就吵了起來。

「莫邪小姐,先冷靜。」羅陽在心裡勸道。

「快把魂珠給我!等我吸收了魂珠的力量,我就可把它殺了!」血煞子催道。

當時羅陽說要跟血煞子平分魂珠的力量,血煞子不同意。

五五分,那是羅陽能接受的方式。

可血煞子連一成的魂珠力量都不給羅陽,這讓羅陽很不滿。

聽了血煞子的要求,羅陽冷道:「莫邪小姐,不要急。我會把魂珠給你的。你先不要說話,等我跟第十塊木炭來談。」

此時第十塊木炭還在喋喋不休的說道:「叫那把劍出來!看誰怕誰!」

羅陽連忙勸道:「木炭兄,請息怒。以後莫邪小姐不會再破壞你的事了。」

腦筋一轉,羅陽想做一件事。

早就聽血煞子說過曾殺過木炭十兄弟,這事看起來是真的。

不過血煞子的記憶也是不全的,羅陽倒可以向第十塊木炭求證。

只是這種事問出口,第十塊木炭也未必會回答。

不問,又一直會想這個問題。

羅陽只好拐彎抹角道:「木炭兄,你跟莫邪小姐的恩怨,是不是當年莫邪小姐曾殺了你和你的兄弟?」

此話一出,第十塊木炭毛髮倒豎,雙眼火星閃爍的激烈程度達到了羅陽以前沒有見過的猛烈水平。

由此可知,血煞子說的是事實。 今天,又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李沖吃過午飯,坐在院落中和李鐵城、牛遠山喝茶聊天。

可就在這時,他猛然感應到,有人觸動當初設置在房子周圍的陣法,面色當即一變。

要知道,陣法對普通人是沒有效果的,只有身懷靈力或者陰魂鬼怪才會觸發。

「嗯?花落。」李沖向遠處一看,那人一襲白衣,背後持劍,不就是在浩劫結束后,一直沒有出現的花城城主,花落嗎。

只見他有些灰頭土臉,一臉苦笑的走了過來。

「我說兄弟,你這是啥陣法啊,如果不是反應快,差點就栽跟頭了。」說著,吐了吐嘴裡的泥土。

「見過兩位叔叔。」花落對著李鐵城、牛遠山拱了拱手。

李鐵城二人對視一眼,他們倒是見過花落,且對對方的印象一直很深刻,總是一襲白衣,弄得跟古代人似的。

李沖有些疑惑道:「你這段時間去哪了?」

花落聳了聳肩,無奈道:「還不是我師傅的安排,去修鍊了,才出來。」

李鐵城二人見狀,對著李沖二人點了點頭,便回了屋子,外面只剩下兩個年輕人。

長輩一離開,花落也自然了許多,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倒了碗茶,慢慢喝了起來。

李沖坐在一旁,問道:「你不說你師傅已經死了嗎,怎麼還給你安排修鍊?」

花落放下茶杯道:「我師傅是死了,這些修鍊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當初浩劫結束,我就感覺到實力有所突破,對修行也有所頓悟,就立馬趕回去閉關修鍊了,如今修為大漲,再想精進也很難,索性就出來了。」

這些話說的很隨意,但李沖卻是聽的兩眼放光。

要知道,這些天他都憋壞了,也沒一個好的對手,小丫頭的實力雖然還算不錯,但也做不了他的陪練,畢竟他現在力量還無法完全控制好,一旦誤傷,後悔葯可沒地方買。

現在就不同了,出現這麼一個大高手,還是這世間僅有的修真者之一,李沖哪能輕易放過?

似乎是發現李沖的『不懷好意』,花落雙手捂著胸口,一副生怕被色狼侵犯的樣子,道:「你,你要幹什麼?我,我取向可是正常的。」

李沖嘿嘿一笑道:「你方才說修為大漲?」

花落依舊有些緊張,下意識道:「是啊。」

李沖臉龐露出笑容:「一直想和你切磋切磋,想看看傳說中修真者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不如我們比試比試?」

「比試?」花落眉頭一挑,嘴角挑起一抹弧度:「你當真?」

李沖點頭:「那是自然。」

花落眨眨眼道:「也好,反正這次我來,也是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如果你連我都打不過,那說了也白說。」

「走,去海邊,我剛剛從那裡過來,正好沒人。」花落二話不說,率先走了出去。

李沖眼中閃爍光芒,快速的跟了上去。

片刻后。

李沖和花落已經來到了海邊。

此刻正值晌午,許多人都在家中吃飯,所以海邊還真沒什麼人。

李沖、花落,遙遙相望,兩人之間的距離二十米開外,對於他們這種高手,十數米的距離瞬息而至。

李沖的目光,被花落背後的長劍吸引住了,從劍身的光澤來看,顯然是一件不錯的寶貝。

他記憶中的花落,一直使用的是一把扇子,可自從對方出現,也未曾拿出來過。

「那把劍是你新的兵器?」李沖笑著道。

花落嘿嘿一笑道:「這把劍威力太大,暫時還不需要使用,你先出招吧,我看看你的實力到底增長了多少。」

李沖撇撇嘴,雖然此番見到的花落與以往有所不同,想來也是實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他也不俗,和以前相比,他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你小心,我這招可是很強的。」

花落不在意的揮了揮手,但他眼裡還是有著一抹慎重。

「八門金身,第一門,開!」

伴隨著李沖一聲輕喝,體內的第一道閘門瞬間打開,無數的天地靈氣魚貫而入,氣息瞬息暴漲數倍!

花落見此,面色不由一變,就在他驚疑李沖的實力暴漲之餘,李沖的聲音傳了過來。

「嘿嘿,小心了,我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聲音落下,李沖身形便陡然消失。

花落雙眼劃過一抹震驚。

「好快,竟然捕捉不到!」

「砰!」

一聲悶響傳出。

只見花落的身形驟然爆退,地面的砂子都被劃出一條深深的印痕。

他抬起的雙臂都有一些紅腫。

很顯然,方才他雖然成功抵擋了李沖的攻擊,但還是在大意之下吃了虧。

此刻,他雙眼中不再有輕視之色。

「速度、力量,都很強,如果不全力還真不是他的對手……」花落目光緊緊盯著周圍,方才一擊過後,李沖的身形就再次消失。

「這傢伙……實力增長的真夠變態的,不過……我也不弱。」

心念至此,一股無形的波動自他身體周圍猛然擴散而開。

「嗯?找到了!」

花落雙眼瞬間睜開,轉身迅速一個迴旋踢。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隨之響起的還有李沖一道驚疑。

這一番交手過後,兩人都停了下來。

出現在花落背後的李沖,被這一腳踢了個正著,好在及時反應過來,抬手抵擋了下來。

「你能看穿我的速度?」

花落嘿嘿一笑道:「先前只不過有些大意,才著了你的道,如果你還想依靠速度占些便宜,我勸你還是認輸吧,這點速度,我還能看得穿的。」

「是嗎?」李沖咧咧嘴:「那你再看看這樣的速度,你能看穿嗎?」

「八門金身,第二休門,開!」

一聲大喝之後,李沖的氣息再次暴漲,比之先前至少增加了兩倍!

名門蜜婚 「嗖!」

腳掌猛踏地面,下一刻,他的身形再次從花落的眼中消失。

然而,花落卻始終帶著自信的笑容,道:「你真的以為…….」

話未說完,他的臉色瞬間大變。

「怎麼可能!」

震驚之間,他突然發現,李沖的氣勢還在暴漲!

「嘿嘿,八門金身,第三生門,開!」 見第十塊木炭快要失控了,羅陽只得好言相勸。

不然,雙方又要火併。

「木炭兄,那是以前的事,現在我們是合作關係,不要再計較了。莫邪小姐不會再為難你,你以後也不要再找莫邪小姐的麻煩。」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說話,但它雙眼的火星依然在茲茲的閃爍。

不用問,也知第十塊木炭內心的怒火依然爆棚。

若再問那件事,恐怕要把第十塊木炭氣炸。

羅陽只得又連忙道:「木炭兄,聽我說。我可以保證莫邪小姐不會破壞你的事。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吧?」

勸了好一會子,才讓第十塊木炭雙眼的火星減下去了。

不一會,有車子由遠而近。

正是無骨開車來接羅陽。

上了車,羅陽說道:「木炭兄,我們要去找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那得準備準備。」

第十塊木炭冷道:「準備什麼?!」

聽它的意思,便是同意去找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要夜傀了。

羅陽暗喜,說道:「木炭兄,那今晚休息一下,明日跟你去找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

這時第十塊木炭說了一句,讓羅陽有點擔心。

「把那個日苯人叫來,我要進他的腦袋!」第十塊木炭說道。

那個日苯人常念布舉知道的不多,若讓第十塊木炭進他的腦袋,那有些事就穿幫了。

畢竟常念布舉那廝不了解夜傀的事。

「木炭兄,進他腦袋有什麼用?我已問過他了。你現在動了他,那就是打草驚蛇。」羅陽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