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電話那頭的瓊沒有說話,只是笑。

徐智媛只能有些鬱悶地吐了口氣:「瓊,我真為你對我的不信任感到傷心……」

掛斷電話,她看看掛了大鐘哥電話后一臉惶惑的李美華,打了個響指,「看看韓國網路,到底出了什麼大新聞!」

她的兩個經紀人,真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行事風格,雖然大鐘哥的辦事能力沒有瓊強,但徐智媛真的想說她更愛大鐘哥,不僅僅是因為大鐘哥對她付出更多,也把她看成家人,更是因為大鐘哥從來都是對她全心信任。

讓大鐘哥這個時間抓狂打電話過來的,也是同樣的新聞。

不知是哪家網站那麼消息靈通,美國這邊才報道不過兩個小時,已經在韓國爆出這條新聞了。

而且,除了美國這邊新聞上的內容之外,還另外添加了些內容,比如說徐智媛曾出入洛博比弗利山莊的豪宅,現在徐智媛租的房子也是在洛博名下的,而且徐智媛有很多帳單都是洛博名下信用卡刷的。

信息之詳盡,連徐智媛自己都有些驚訝。

這些帳單,有很多都是張慧給她買的東西,甚至有好些,她自己都記不得了,那些奢侈品,有的她用過,有的甚至還沒有拆封就丟在衣帽間里。

還有,她現在住的公寓居然是洛博名下的,她真的一點都不清楚。

「真是,早知道就不交房租了……」吐完槽,看著神情緊張的李美華,徐智媛笑了,「不用那麼擔心,這個事情也很好解決,雖然看起來事實俱在,但只要我坦白和洛博的關係,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只是——那個在背後坑我的人到底是誰?!」

光只是美國爆出這樣的新聞,還能理解為是她不小心,被狗仔拍到那樣的照片,但韓國能這麼快就暴出這樣的料,而且還更詳細,就不僅僅只是她不小心的問題了。

一定有人在背後坑她,而且還不只是一個人,而應該是某個團隊。像這種事,絕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做的。

幾乎是立刻,就否決了最初的想法。

如果說最可能害她的,應該就是朴信英,雖然她並沒有特別關注朴信英,但是她知道朴信英最近過得並不算好。

之前那部「為藝術犧牲」的電影並沒有給她帶來名利雙收,雖然在一開始,朴信英在電影里美艷的形象帶來了不少粉絲,甚至有一段時間,她被封為宅男女神,可是那部電影還是賠了。

不僅在票房上失利,更沒有得過任何一項獎項,到最後,那部電影也只是一部很平常的情//色電影,甚至評價還很低,遠不及一些經典片那麼受追捧。

在那部電影之後,朴信英又拍過一部片子,但仍是慘敗,甚至有粉絲毫不留情地批評她:「我們要看的就是你沒穿衣服時的樣子,誰要看什麼白領貴小姐呢?」


成敗皆是它,一部情//色片,讓朴信英再翻不了身,現在肯邀請她做主演的就只有那些情//色片,想再穿好衣服,觀眾已經不買帳。

雖然知道這樣拍下去,註定是被毀,可是現在的朴信英卻只能飲下這杯鳩毒,在徐智媛在韓國的時間,朴信英又一部艷/情片上映,號稱最大製作,但除了肉還是肉,甚至有人笑稱朴信英可以去日本發展了。

這個發展自然不是什麼好意思,可朴信英已經沒法後退,她的選擇讓她陷入了自己挖掘的泥沼,沒有辦法掙脫,只能慢慢陷得更深。

名利兩個字,總是會蒙住人的雙眼,哪怕明知陷得更深,就是地獄,卻無法清醒。

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在背後搞鬼,可是徐智媛可以很肯定,坑她的人為的也不過就是名利二字。

是她礙著誰的事了?影響到什麼人了?!

沒有給金大鐘打電話,徐智媛直接和瓊打了招呼,雖然和史泰龍談妥了,但還沒有簽合約,只是在這之前,徐智媛很有必要回韓國一趟。

本來也是打算簽完合約就趕回韓國進行《想起你》的配樂工作,完成最後幕後工作之後,才會回到洛杉磯,進行拍攝前的準備工作。

而現在,她則要提前走上幾天。雖然在歐美髮展是大趨勢,但她可不希望人在歐美還要被人在身後捅上一刀。

不管她對韓國有多少感情,但現在,韓國就是她的大本營,是她的後盾。


開拓前線,後方基地一定要保持安定團結,這是每個戰士都要確保的。

雖然和瓊打了招呼,但徐智媛還是親自拜訪了史泰龍,說明了情況,表明她並不是不重視雙方合作,而是真的有特殊情況。

她見到史泰龍的時候,史泰龍正在畫畫,很難想象,這個以硬漢形象美名遍全球的男人,居然同時也是個藝術家,甚至還曾在多個藝術博覽會開辦個人畫展。

不僅是這樣,史泰龍還是個編劇、導演、製片人,《敢死隊1》就是史泰龍自編自導自演的,而現在《敢死隊2.》,雖然編劇、導演、製片人都已經換了人,但史泰龍仍然有絕對的話語權。也正因為這,史泰龍才能夠直接邀請徐智媛參演。

對徐智媛的到訪,史泰龍很是寬容,甚至在徐智媛毫不隱瞞,對他說明回韓國要處理什麼問題時,還笑著給出意見:「看不見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你知道,在戰爭時,一旦確認敵人是誰,那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看著徐智媛,史泰龍想想,忍不住還是笑了,「真是奇怪,克萊拉,我的記憶中,東方人是很含蓄的,他們總是把自己藏得很深,似乎是害怕傷害——不僅僅是東方人,就是西方人,也有很多人不願意把自己的事告訴別人,很少人像你一樣,第二次見面就如此坦率。」

被史泰龍一說,徐智媛也笑了起來,「嗨,西爾,你要傷害我嗎?!」

在史泰龍大笑時,她微笑:「雖然是第二次見面,但我們不是要一起戰鬥的嗎?西爾,你忘了,我們將是可以把後背交付給對方的戰友嗎?如果我對你不夠信任,那怎麼可以?!」

說的是電影里的事,可是除了電影里的事外,又隱喻著其他。

史泰龍看著徐智媛,沉默片刻后,笑著伸出手,「是,我們是戰友——克萊拉,你可以把後背交付給我。」

友好的午後時光,徐智媛離開時,史泰龍還親自送她到門口。

徐智媛相信史泰龍,或者說她選擇相信她。

這個好萊塢著名的硬漢,她信任他的品性與人格。

雖然她知道不可能一番談話就讓他們真的成為可以交託一切的朋友,但她坦率一些,卻可以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至少,在她回韓國之後,史泰龍不會輕易因為別人的誹謗或是盅惑,就換掉她。

昨回韓國之前,徐智媛最後一個見的是洛博。

這個時候,瓊已經在準備公布她和洛博的關係,徐智媛要親自和洛博說這件事。

就如同面對史泰龍一樣,她很坦率地把事情的明暗兩面都交待清楚了。

洛博抵著下巴,審視著她,過了好一會兒,忽然笑了,「克萊拉,我很開心你選擇最直接也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親愛的,你知道,我一直在等著你告訴別人,我是你爹地,從你十歲一直等到現在……」

「洛博……」徐智媛有些哽咽,情緒上有很大的波動,「我真的很感激你為我做的一切,真的——謝謝!」

「我喜歡感恩的女孩,但親愛的,你不需要對我說這句話。」洛博站起身,走到徐智媛身邊,輕輕撫著她的頭髮,就如同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他想做的這一樣。

而這一樣,他的小女孩沒有再像從前一樣逃掉。

「能為你做這些,我很開心。」低頭親吻她的頭髮,洛博笑著轉身,又轉過身繞到辦公桌后,從抽屜里拿出一個文件袋。

「這些東西,你應該用得上——要記住,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人!不管是多麼撲朔迷離的事情,到最後,只要你找對了人,那就是件很簡單的事——歸根到底,複雜的是人。」

對洛博的話,徐智媛並不是完全明白。但等她和張慧告別時,張慧看著她翻那隻文件袋,就笑了起來。

「啊,這個人我知道,這些年我們都是從這個人那裡知道你的消息,大概每個星期,都會有錄像帶寄過來。」

「錄像帶?」徐智媛有些驚訝地挑起眉。

張慧自知失言,有些尷尬,「就是你訓練的視頻,還有你在參加一些活動的視頻,有時候,還會有你在宿舍的視頻,那個時候,你還是S//M的練習生。再後來,就是一些你在圈裡的新聞,還有參加活動的視頻,但很少有生活上的視頻了——洛博說,你的警惕性很高,生活的視頻不太好拍……」

「後來的視頻也是這個人發過來的?」徐智媛低下頭,看著寫在紙條上的那個名字,好像捕捉到了什麼。

「我不太清楚,怎麼了?」張慧翻著文件,拈起一張名片,「這個是洛博的朋友,好像之前洛博有投資過他的公司。」

「AK?」這個名字,徐智媛聽過,是最近五年韓國最著名的高科技企業,雖然比不上三星那樣的大財閥,但在韓國商界卻是新星。

仔細翻找,文件袋裡還有幾張名片,都是那種很精緻的名片,而名片上的人名,也是徐智媛曾經在報紙上看到過高頻率出現的名字。

難怪洛博說人才是最重要的,這個文件袋裡,就是洛博幫她在韓國備下的人脈。

拈起一張看起來普通的名片,徐智媛挑起眉,嘴角卻微微勾起。

這張名片,不像其他名片那麼精緻,卻是最舊的一張,甚至還有些染上汗漬的感覺,很明顯,這是洛博最常用到的一張。

「私家偵探?!」嗯哼,她想,她找到了這些年為洛博提供她信息的那個人。

難怪,有時候她會覺得被跟蹤,還以為是唯飯,她根本就沒有留意過那些事。

不過,之前提供她練習還有宿舍視頻的可不是這個人。

再看那張名片,徐智媛忽然就問:「這個人,是S//M公司的職員是嗎?」

而且,並不是S//M的高層,只是一個被洛博收買的職員。

要是那些高層的話,她就不會被趕出S//M了。

S//M?!

輕輕點著手指,徐智媛忽然間有了點思路。

帶著李美華趕回韓國,徐智媛沒有立刻就利用洛博給她的人脈,而是第一時間就趕回了Keyeast,沒有通知金大鐘,也沒有讓人來接站,兩個人悄無聲息地從特殊通道離開了機場。

徐智媛到公司時,甚至沒人知道她回來。

在做事之前,徐智媛覺得自己很有必要了解一下最近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巧,才進公司,就看到了金賢重。

早就聽說金賢重改簽了Keyeast,但雖然已經在同一家經紀公司,卻一直沒有見過面。

可以說,徐智媛在韓國演藝圈裡,是出了名的好人緣,但是和金賢重的關係,那真是——要呵呵了!

不管怎樣,見到面還是要打招呼。

聽到聲音,金賢重抬起頭,停下腳步,目光忽閃了兩下,才取下耳塞,「嗨」了一聲。

「看起來,賢重xi還要去趕通告的感覺,那——以後再聊了!」

揮揮手,徐智媛想要穿過金賢重的身邊,金賢重卻突然說了句話。

腳步一頓,徐智媛回過頭,金賢重卻已經走了。

「賢重xi……」她叫了一聲,可是金賢重卻連頭都沒有回。

徐智媛眨巴著眼,想了一會兒,突然明白過來金賢重說的是什麼意思。

事實上,他說的不是什麼名,而是一個名字:金鐘國!

一個男人,曾是韓國最熱門的歌手。曾經有一個傳說,說金鐘國那一年太火了,一舉拿下三個歌謠大賞,被有些人視作了眼中釘,從中作崇,逼得金鐘國在最熱的時候,最開藝壇,參軍以避開迫害。

這個傳說,只是個傳說。偶爾會有人提,卻沒有真憑實據。

而現在,金賢重突然對她說起了金鐘國這個名字,是什麼意思?是在說她是下一個金鐘國?

不,這不是詛咒,而是提醒,提醒她現在發生的一切,幕後黑手是誰。

偏了下頭,徐智媛忽然笑起來。

迫害她?封殺她?!

好啊!不管你是誰,來吧!

要戰就戰!戰爭面前,她可從不後退,絕不後退——

作者有話要說:最大的戰爭開始啦! 「還有什麼……」金大鐘眨巴著眼,撓著頭,真的想不起最近還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好像也挺平靜的啊!哦,對了,S//M最近很捧林允兒,好像現在真的要往演藝界進軍了,有聽說最近在談電影拍攝的事務,但具體的還不清楚,你知道了,現在李秀滿又不管事,那個姓金的社長很捧女團,除了少婦時代,又推了個F(X),我覺得好像SJ都沒有以前那麼受捧了——也是,組合這種,就是受時間考驗,隨時都可能會被淘汰掉的。」

「大鐘哥,」有些好笑地叫了一聲,徐智媛很想說大鐘哥你又把話題繞到別處去了。

大鐘哥說得其實不少,最近兩個星期韓國娛樂圈裡的事情大多說得清清楚楚,可是卻不怎麼在重點上,她聽了很多,卻仍然沒有找出到底那個在背後做手腳的到底是什麼人。

揉了揉鼻樑,徐智媛眯起眼,接著就聽到金大鐘在說:「我聽說,那個金社長還想讓允兒往海外發展呢,說是要為大韓民國再創造一個國際巨星。真是好笑!國際巨星那麼容易出?對了,智媛,你們在好萊塢,應該有聽過消息啊,說是有一部大片,想要選幾個亞裔女演員,怎麼樣?瓊是不是已經找好門路了?」

「大片?」先是一怔,徐智媛很快就搖頭。

應該說的不是《敢死隊2》,這部電影只要一個女性角色,而且她相信史泰龍不會在和她接洽的同時還要傳風聲再找其他人試鏡。

「智媛姐,那個什麼《雲圖》……」

猛地坐直身,徐智媛突然間就有了頭緒。

《雲圖》這部電影,她有聽說過,事實上,《雲圖》是一部小說,大衛米切爾著作,曾經被人說過是最不可能搬上大銀幕的小說,但從05年開始,著名導演兼編劇的沃卓斯基兄弟就已經開始進行劇本改編。

這幾年,其實已經不只一次傳出過將要開拍的消息,但始終都沒有成事。之前娜塔麗也曾打過電話給她,說是沃卓斯基兄弟曾有意讓她在片中出演一個角色,但現在娜塔麗有孕在身,已經拒絕。

特意打電話給徐智媛,是想問一下徐智媛是否有興趣,可以幫她引見,但那個時候,徐智媛正在拍攝《想起你》,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所以婉拒了娜塔麗的好意。

現在雖然有了檔期,但已經接了《敢死隊2》,徐智媛倒沒有再想過是不是要再轉頭吃回頭草。

如果,《雲圖》真的拍攝,那還真的是一部大片。

雖然還不知道演員陣容如何,但沃卓斯基兄弟,嗯,或許該說沃卓斯基姐弟,的確是很有實力的導演。

之前的《黑客帝國》三部曲,可以說是令人驚艷,然後的《V字仇殺隊》也很棒,不過和Rain前輩合作的《忍者刺客》就差強人意了。

這兩兄弟中的哥哥拉里,從《黑客帝國》第三部時,就一直人傳聞說他已經做了變性手術,成為了女性,不只是和妻子離婚,而且現在連名字都聽說已經改成拉娜了。

當然,這是花邊新聞,不管是不是真的變性了,對導演功力來說,毫無影響。

「原來,不是最近……」

一部好萊塢大片,一個可能搶到手的角色,或許就此成為新的好萊塢明星,這真的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事。

只是,到底是誰?!

想起剛才金賢重看似無意中說的名字,徐智媛忽然就笑了。


金鐘國可不是被一個公司逼去參軍的。

「大鐘哥,裴前輩怎麼說?這件事發生后,他有沒有說過怎樣處理?」

表情一正,金大鐘說話謹慎了很多,「嗯,裴先生……」

金大鐘還沒有說出後面的話,徐智媛已經笑了。

裴先生啊?之前大鐘哥可沒有這麼客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