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電話此刻忽然震起,反嚇我一跳,瞧到來電,我不禁放下盤旋的大腿,陌明的慌章,隨著滑過接聽,低低的「喂」了一音。

「還沒睡罷?」邰北冷的口氣漫不經心,好似這電話他僅是隨手掌撥過來的。

這般熟膩的口氣令我覺的怨怨的。

「恩,」一時我不曉得要跟這人講啥。

那邊兒傳來兩音輕咳,音線有一些沙啞,「強子講,你發覺他了。」

我不禁翻了個白眼,便他那弟兄,染了一頭那般顯眼的髮絲,還那般明目章膽的跟著我,我要是發覺不了……那鐵定然是眼瞎了。

「你幹麼令他跟著我?」我口氣有一些不好。

邰北冷:「我這幾日有事兒沒在江州,我怕道老大的人尋你麻煩,因此令他跟著你。」

「你如今在哪兒兒呢?」我明知故問。

邰北冷玩兒世不恭的回說:「我呀,在外地呢,過兩日便回去,你不要太想我。」

聽這話,我沒好氣,「沒事兒便叩了。」

「誒,等一下。」他在那邊兒喊道。

我深抽了口氣,「還是有啥事兒?」

那邊兒靜默半晌,低低的問說:「我們的事兒……你想好啦么?」

昨夜由於邰北冷那通電話,弄的我沒睡好,早上起晚啦,跟颳風似的出了門兒,站在公車停左等右等車輛亦不來,給太陽直射的眼亦章不開,我用手掌在額頭搭個棚,狹著眼往遠處瞧,同時頭腦中日人交戰,尋思著是繼續等公車還是打車過去,打一回車么我可以坐半個月公車,可若是遲到了『滅絕師太』估計會扣我一個月的車費,實在是有一些難以決擇。

隨著便聽著某男的音響在我背後響起,「申嘉,上來。」

我裝作沒聽著。

「美人兒,你背後帥哥喊你呢。」邊上的女孩非常熱心的提醒我,我特么想無視,可瞧到那女孩一面的熱情,好似我要是不回頭,她便要過來拽人的模樣,我勉強的沖她笑了笑,轉過頭。

晨光下,邰北冷麵如冠玉,眼睛清亮奪目,乃至蓋過了刺眼的太陽光,濃墨如畫的眉稍,含著淡淡的笑意,一頭烏墨髮絲,給風吹的有一些凌亂,無端添了二分性感。

「上來,我送你。」他沖我撇了一下頭。

我有一些不要扭,「不用,我坐公車。」

他抬手掌點了一下手掌腕上的表,「如今八點半多啦,你在不上來便要遲到了。」

邊上的那兩女孩又發出艷羨的唏噓,「有人送真好。」

我作著思想鬥爭。

「快一些。」漢子催促。

我心中黯嘆一口氣,有一些悲壯的上了摩托車。

「你集團在那條街,」漢子側頭問講了一音。

「北源道。」

我音才落,他孟加油門兒,摩托車飛駛而出。

我雙手掌緊攥著他身側的衣裳,並沒先前幾迴環抱著他的腰,心想,這回那怕他是把我甩出去,我亦不可以抱他的腰。否則,沒準那日,他會講我吃他豆腐。

邰北冷非常專註的騎著摩托車,穿愈在機動車道上,好似真的僅是一心想送我。

我眼不禁看著他背部瞧裡邊的紗帶隱隱可以瞧到……紅毛講他背部捱了兩刀,瞧那白紗的厚度,創口應當非常深。

直至摩托車在售樓處停下,我裝作隨口一問,「你背上咋啦?」

漢子一面上無所胃的笑了笑,「不小心給人撓破了皮,沒啥事兒。」

他沖我揮了揮手掌,笑的那喊一個……狡猾,隨即,他調頭往來道駛去。

我錯愕的站在原處,他適才那話啥意思?

「申嘉,你站這幹麼,快遲到了。」有人在我肩頭上拍了一下,我才恍神,回頭一瞧,是同事兒章曉,我有一些不自然的扯了一下嘴角。

「適才那名騎摩托車的,是你男好友么?好酷。」章曉瞧著我笑的曖味兒。

「不是……便一名普通好友。」我敷衍了事兒,扯著她進了售樓處。

早會後,我們這批新來的皆都給派去門兒市。經過3周多的培訓,我對江州的房地產市場更為為了解,目前屬於房價節節高的一個趨勢,僅要有樓盤便不怕賣不出去,而且戶型好的一上市便會給搶購一空,有一些過於火暴。 我終究曉得梁爭為啥會選擇在此刻機把我踢開,而且是那般的急切,可可以有一部分是由於陸盈盈肚子等不及啦,還是有一部分是由於集團正在強勢上升期,倘若他不及時把我甩掉,那般非常可可以『天鴻』會給我分割走,摁照婚姻法,那皆都是屬於婚後財產,我自然有權分割一半。

尋思到此,我便尋思到那一些相片,還是有那瞧不到面的漢子……若是可以尋到相片中的那漢子,那般我便有條件跟梁爭廝殺,這污名不論咋樣我亦要洗清,不可以便這般明不白的過去。

如今僅須靜候許潞那邊的消息。

下午,肖經理給我們企劃部的3人開了一個小會,由於一個月的培訓即刻便要到了期,令我們仨人著手掌準備企劃案,並講了些許要點。她這般一講大家皆都有一些慌章。

雖然江濟源同意我助理的名置,可這企劃案,我亦的全力以赴,我還是希看以自個兒的能耐的到這名置,跟江濟源提這要求,僅是一個萬全之策。

顯然江濟源是一個高手掌,僅用不到兩小時的時間,我便學到了不少。

從他辦公室出來時,皆都晚間九點多啦,為感謝他,我扯著他在集團樓下一家麵館吃了瓷碗面當是宵夜。吃面時,我問他,跟我表姊聯繫了沒,他講打過電話啦,而後便沒了下文。

實際向前兩日,粟棋給我回過電話,曉得我把她的電話號給了江濟源還批了我一頓,亦不曉得為啥她跟江濟源似是有深仇大恨一般。講起姑丈的病,她在那邊兒還是哭啦,講是忙過這陣子,她便回來。

吃完面,江濟源開車送我回去。

我進小區時忽然尋思起邰北冷講晚間要尋我談談,我忙從包中掏出電話,呃,仨未接電話全是邰北冷打的,還是有兩條未讀信息。下午開會時,我把電話靜音啦,一直沒調回來。

呃……打死我亦不信。

一時,我不敢回去啦,轉頭往小區外走,去了燒烤攤,跟老闆要了瓶啤酒。

才坐下,電話驟然響起,一瞧來電我蹙起眉角,是邰北冷,我咬了下唇瓣兒,還是接起,「喂。」

「你人呢?」漢子口氣有一些躁。

我淡淡的回說,「我才下班,還在道上。」音才落,那邊兒便叩了電話,瞧來是生氣了。

我對著電話吐了吐丁舌,這貨瞧來脾氣不咋地。

晚間十點多,燒烤攤前人還是挺多的,我又要了兩串雞翹,四個碎骨,坐在道邊,吹著清涼的夜風,飲著小酒,心情舒爽了不少。

我端起酒杯,大大的飲了一口冰啤,「好爽。」

「嗙,」一串鑰匙從日而落,狠*狠*的砸在桌上。

「呀!」我驚呼了一下,轉頭便給一個高健的身影兒籠罩住。

邰北冷冷著一章面,站在我背後。

「你……咋曉得我在這。」我有一些不自然的沖他笑了笑。

他瞅了眼桌上的酒跟肉,眼睛微狹,亦沒呵音,走至我對邊坐了下來,狠*狠*的把電話拍在桌上。

我掀了一下眼皮,居然有一些心虛,垂下眼睛,「那……我亦是才到這,晚間加班肚子有一些餓,因此想在這吃點。」

我手掌中挪動著酒瓶,輕輕抬眼瞄了他一眼,見他還是墨著一章面,我忙又垂下眼瞼,低語說:「那加班時,電話關靜音啦,因此沒聽著。」

「是么,不是存心不接的?」漢子一剎那不瞬的看著我,似是要瞧透我的靈魂。

隔著小桌啦,我體會好有壓迫感,身子不禁向後挪了挪,雙手掌不自然的交叉著,分明便是真的,不曉得為啥給他那般清冽的凝視著,我有一些沒底氣,「恩。」

邰北冷悠悠的橫了我一眼,拿過我手掌中的酒瓶,抬手掌,便飲了一口。

呃……這人咋飲我飲過的呢。

「你要飲不會在要一瓶么?」我有一些鄙夷的瞅了他一眼。

漢子惡劣的含著酒瓶,又許許的飲了一口,隨即,傾身過來,非常邪魅的笑說:「我便是喜歡飲其它人飲過的。」

我:「……」頭頂一行烏鴉飛過。

跟在他背後,我一言不發,他拎著打包合,走在前邊亦不講話,氛圍有一些詭譎。

進樓道時,他忽然停了下來,我險些沒剎住腳便撞上去,驟然我向後退了好幾步,覺的安全了才停下步伐。

「我有那般可怕么?」漢子口氣不善,隨即,轉過身,進了樓道。

我在後邊,訥咕,「沒事兒居然嚇唬人。」

進了樓道,邰北冷沒跺腳,感應燈沒亮,墨漆漆的,我跺了好幾下亦沒反應,亦便跟著摸墨上去,走至3樓拐角處時,前邊的陰影兒忽然又停了一來。

我頓住步伐,弱弱的問說:「咋不走……」

我話還沒講完,前邊的人,一個轉面,驟然把我壓在牆面上,嚇的我心臟險些跳出,「邰北冷,你幹麼?」

樓道中墨黯,我壓根瞧不清他的面,僅聞到他身體上淡淡若有若無的一縷清香,似似香皂乾爽的香味兒。

「我那日問你的事兒,你想的咋樣啦?」漢子音線低啞,帶著一縷不容忽視的強勢,有類我不答他便不罷休的意味兒。

「啥咋想的。」我雙手掌抵有他胸項,裝楞。

「你自個兒當著那般多人的面承認的,脫了身便想耍賴。」他口氣有一些憂怨。

我:「……」

「橫豎,如今認識我的人皆都曉得,你是我的女人,你講咋辦,而且……」講到邊他頓住,輕輕壓低了音響,「那晚……我真的是頭一回,你的負責。」

「你……佔了便宜還賣乖。」我氣的不禁捶了他一下。

「我占啥便宜啦?」漢子反駁,那口氣好似他吃了非常大的虧。

我沒法描述此時的心境,便好似你餓的半死,而後有一個好心人,給了你一頓飽餐,隨即又要求你把適才吃下去的吐出來,你講我是應當感謝這名好心人,還是應當恨他。

漢子又悠悠的講說:「道老大手掌中的玩兒意兒,我亦拿到手掌了。」

「你真的拿到手掌了。」我心下大喜。

他身子輕輕捱來,我不禁的貼緊牆壁,體會到他俯下身,氣息便在我耳畔,心跳陌明的加速,便聽他低啞的講說:「恩,亦瞧了。」

「瞧到啥啦?」我整枚心皆都懸起。

漢子極曖+味兒的在我頸間吹了一口氣,「啥亦沒,僅是……我聽著……你的喊音。」他講這話時,幾近唇瓣兒便在我耳邊,音線低醇迷離,蠱惑人心。

我心跳如雷,驟然推開他,「那東西在哪兒?」

「我收起來了。」他講的漫不經心。

我衝口而出,「把東西給我。」

邰北冷向後退了一步,那雙璀璨的星眼在墨黯中依稀清亮,看著我,反問說:「我為啥要給你?」

「由於……」我一時語塞,頓了半日,才接著講說:「由於我是受害者。」

「噗,」漢子輕笑出音。

「你笑啥?」

「要講受害者,我才是那受傷最為深的……受害者罷。」漢子口氣滿是調侃之意。

我憋了半日,從牙縫中擠出這仨字,「你,無賴。」

邰北冷不覺得然「呵呵」兩音,轉面上去。

「喂,你究竟想咋樣?」

他走至四樓梯口,使勁的跺了一下腳,樓道的燈應音而亮,他轉過身來,背著燈光,身影兒高健頎長。

我站在拐角處,仰頭,看著他。

「是去你家講……還是來我家講?」他懶懶散散的問道。

我深抽了一口氣,「我家罷。」

「好。」他應的疼快,隨即走至我家門兒邊,掏出鑰匙開門兒,好似開的是他家的門兒一般。

我這才尋思起來,鑰匙還在他手掌中。

須臾,倆人坐在客廳。邰北冷跟大爺似的倚靠在真皮沙發上,而我似小媳婦兒似的正襟危坐在他跟前的小凳子上。

我直楞楞的看著他,「你講,你究竟想怎樣?」

我特么的覺的這句有毛病,反觀一周前,這漢子在我跟前的態度……咋便變成了這般呢?不是應當他求我饒恕才對么?

邰北冷笑的淡雅無害,吐出的字卻險些沒把我氣死,「我口渴。」

我忍,起身,去小廚房給他倒了一杯水,在端放到他跟前,「不好意思,我家僅有白開水。」

漢子魅惑的桃花眼,沖我眨了眨,「沒事兒,我愛飲水。」嘴角的笑意那喊一個狡詐。

我一口血險些噴出來。

「既然你那般不願意當我的女人,那你至少的在不要的方面回報我一下。」他側過身來,一手掌搭在我背後的真皮沙發上,一手掌擱在他大大腿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看著我的眼光,澄明清亮,瞳孔深處暈染著一層柔光幽邃而魅惑,透著狡猾的光芒。

我瞧著面前的漢子,濃墨一般的眉眼,是那般的好瞧,可為啥會這般無賴呢。

「那你要我咋回報你。」我隱忍著怒意問道。

他眼尾挑了一下,眼中笑意全不遮掩,「那,亦不是啥過份兒的事兒,便是向後……你作飯時可不可以把我的那份兒亦一塊作啦,我一頓交一百。」話落,他雙眼亮晶晶的瞧著我。

我蹙眉,不曉得他這葫蘆中賣的啥葯?

「僅是順帶的事兒亦不麻煩。」他沖我勾了勾唇瓣兒,「我這要求亦不算過分罷。」

「拜託,我亦要上班的。」我尋由頭,總覺的這條件有一些怨。

「管晚飯便行,我不在時你便不用管。」

「那我哪兒中曉得你啥時候在啥時候不在呀。」我翻了個白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