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雲回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最後受不住,連忙閃到了內室去將衣服換了下來,穿好了鞋子才再次走出來。

她發誓,以後再也不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了,這男人根本就是一匹狼,根本沒有她佔便宜的份!

下午,兩人又窩在屋子裡,楚陌摟著她的腰教她寫字,一筆一畫,格外的認真。

直到很晚,他才走出她個閨房。

楚陌走後,楊嬤嬤就很快的走進來,臉上帶著擔憂:「姑娘,你這成日里將自己關在屋子裡,可是有什麼事情?」

她看著雲回明顯瀲灧水潤的眼睛,心裡總覺得奇怪。

雲回心裡一愣,想到剛剛她和楚陌兩人呆在屋子裡,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天,她摸了摸肚子,伸手摟住楊嬤嬤的手臂:「嬤嬤,我肚子餓了,你給我弄點吃的吧!」 楊嬤嬤本來還擔心姑娘有什麼事情,聽到她喊餓了,她心裡一松,笑著看著這個眼巴巴的瞅著自己的小丫頭,拍了拍她的手,聲音慈愛道:「姑娘先坐一會,奶嬤去給你煲湯。」

雲回乖巧的點頭。

楊嬤嬤一出去后,她連忙來到鏡台前,看著自己微微泛紅的臉頰,想到剛剛她和楚陌兩人,怕是剛才楊嬤嬤看出了一點端倪。

她走到內室,用涼水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想著自己現在還小,一直到現在,她覺得和楚陌還是有一些不真實,心裡有些不肯定,可是既然決定嘗試一下,她就和他順其自然好了。

至於楊嬤嬤和常嬤嬤,她若是真確定楚陌是她的良人,再和她們說也不遲。

雲回等在屋子裡好久,都不見楊嬤嬤回來,她心裡覺得有些奇怪,往常這個時候,奶嬤煲個湯是很快的,可是今日怎麼去了這麼久?

她走到門口去張望,正好看到黑色中,一個身影急沖沖的朝這邊跑來。

「小姐,小姐,不好了……」碧茶提著裙擺跑過來,額頭上面沁了一層冷汗,眼裡寫滿了慌張,拉過雲回的手臂。

「這是怎麼了?」雲回心頭一緊,突然有不好的預感生出,連她也意識不到,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她的眼睛死死盯著碧茶。

碧茶重重的喘氣,捏著雲回的手臂,眼眶有些紅,急的眼淚都出來了:「小姐,你快去救楊嬤嬤,她出事了……」

雲回心裡咯噔一下,一股涼意從腳底板襲到全身的四肢百骸,楊嬤嬤出事了!

她腦海中晃過前世,那被砍的血肉模糊的身體,她身子一陣眩暈,緊緊的拽住碧茶的手臂:「出什麼事了?奶嬤在哪裡?」

她的聲音帶著顫抖,腦海里一個弦繃緊,只要輕輕一觸碰,她就難受的緊。

「嬤嬤剛才為小姐去煲湯,在廚房守著,可是環兒也在那裡,說是給二小姐在煲人蔘茶,不知怎的,那茶潑了,環兒一口咬定是嬤嬤撞的她,二小姐生氣讓人將嬤嬤架出去打板子!」

雲回等不及就沖了出去,她心裡只有一個聲音,奶嬤不能有事。

雲嫣然,你要是敢動奶嬤一根頭髮,我不會饒了你的,一定不會!

來到廚房院子這裡,她就聽到一陣陣悶哼聲,彷彿是尖刀插入了她的心頭。

雲回走進去時,正好看到雲嫣然端坐在那裡,環兒站在她身邊伺候著,她的嘴角噙著笑,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前面。

即使燈光模糊,雲回還是一眼就看到了楊嬤嬤趴在那裡,那一聲聲悶哼聲就是從她嘴裡出來了。

「奶嬤!」雲回尖叫一聲,連忙沖了過去:「你們都給我住手!」

這聲銳利的聲音在漆黑的晚上格外的清晰,執行的兩個小廝身子一僵,舉起的棍子還來不及放下,胸口就一疼。

青尋很快將兩個男人踹在了地上,雲回和碧茶立刻上前去:「奶嬤……」

雲回的聲音帶著哽咽和顫抖,看著楊嬤嬤褶皺的臉上泛著青灰的白色,嘴角殘留著血絲,那從骨子裡傳來的疼痛凝聚了全身。 「奶嬤沒事,姑娘別哭……」楊嬤嬤忍著頭疼,朝著雲回擠出一抹笑,抬手想給她擦拭眼淚。

可是手顫顫巍巍的舉到半空中,又收了回去。

雲回連忙握住她的手,和碧茶一起將她扶了起來。

「好大的膽子,你們竟然敢公然行兇!」雲嫣然尖銳的聲音嫌棄,她站在燈光下,一臉的陰暗,沒有想到雲回這麼快就過來了,她本來還想將這個老傢伙打死,將屍體扔在沁明園門口,讓雲回痛不欲生。

可是沒有想到,雲回竟然這麼快來了,甚至她身邊還有一個會功夫的丫頭。

她的眼睛彷彿的染了毒的尖刀一般,直直的射向雲回。

雲回聽到這一聲,眼裡一寒,轉身看向雲嫣然,正好對上了她惡毒的視線,她嘴唇緊抿,心裡壓抑著憤怒。

將楊嬤嬤托給趕來的常嬤嬤和紫香送回去,她就一步步朝著雲嫣然走了過去。

雲嫣然本來心裡暗恨,可是對上雲回冰冷的眼,那眼裡閃爍的冷意,讓她打心裡涼了一下,有不安和害怕生出。


她記得之前幾次算計雲回,可是每每倒霉吃虧的都是她。

「你,你別過來……」雲嫣然往後退了兩步,聲音帶著她都沒有察覺的慌張。

雲回嘴角勾起一抹冷然,垂在身側的手握成拳,往前走之時,突然踢到了一根棍子,她俯身撿了起來。

一個眼神示意,青尋立刻上前去將想要逃跑的雲嫣然給抓了回來,然後將她的雙手桎梏在身後,逼迫她無處可退。

雲嫣然看著雲回拿著棍子朝她走近,心裡顫顫的,她連忙出聲:「雲回,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不然我娘是不會放過你的,我會告訴爹,爹也不會饒恕你的……」

驀地,雲回揚起棍子,直接朝著雲嫣然的肚子砸去。

肚子一疼,彷彿腸子都絞在了一起,雲嫣然臉色扭曲,慘叫了一聲,可是接近著兩下三下四下……

雲回是卯足了力氣用棍子狠狠抽打雲嫣然的肚子,將她揍的慘叫連連。

環兒連忙上前阻止,可是剛剛靠近,迎面就腦袋一疼,額頭上面一陣溫熱,碧茶眼眶通紅,捏著棍子的手發緊,她惡狠狠的盯著環兒:「我讓你欺負我們,讓你污衊嬤嬤,我打死你……」

她抬起手就砸了下去,環兒連忙抱頭逃走。

汀水園裡,曹春華聽到雲崇明今晚去了三姨娘的院子里,氣的將梳子狠狠砸在了梳妝台上。


立刻就伸手將頭上的髮飾給扯了下來,扔在了地上,她還不覺得解氣,狠狠的踩了幾腳:「該死的舒蘭,什麼大家閨秀出身,我呸,我看根本就是一個狐媚子,竟然將老爺留了三天,也不怕榨乾了老爺,臭不要臉的!」

她臉上寫滿了嫉恨,原本完好的髮髻被她扯得一團亂。

李嬤嬤連忙上前安撫:「二姨娘,你別這樣,這老爺只是一時鬼迷心竅,這一道菜吃個幾天,總有膩味的時候,姨娘可不能亂了分寸!」 「膩味?」曹春華眼裡閃過一層暗沉,陰冷的眸子看了過去:「你是說老爺對本夫人膩了,所以去了三姨娘那裡?」

李嬤嬤心裡咯噔一下,連忙俯下身子低下頭解釋:「老奴不是這個意思,老奴沒有這麼說……」

「那你是個什麼意思?」曹春華逼近幾步,冷冷的瞅著這個老婦,心裡卻很是在意她剛才的話,她伸手摸了摸臉,雖然她一直在保養,可是她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即使她再花多的銀子保養,也比不過那些個十六七歲的丫頭。

李嬤嬤心裡一緊,連忙回道:「老奴是說這老爺去了三姨娘那裡好幾天了,遲早會膩味了,回到二姨娘身邊,二姨娘畢竟和老爺是共過患難的青梅竹馬,這有著三姨娘比不得的情分在,老爺,他,他只是貪圖一時的新鮮,姨娘只需再忍耐一下!」

「新鮮?她也不年輕了!」曹春華嗤了一聲,臉上寫滿了不屑。

李嬤嬤聽著她這一聲,心裡一顫,連忙跪在了地上:「老奴糊塗,求姨娘恕罪!」

曹春華睥了她一眼,心裡卻在琢磨著,她也不年輕了,這要是不趕緊再懷個孩子,生下兒子,怕是以後有新人進門,她的日子會不好過。

她臉色緩和了一下,「起來吧,你的意思我也明白,我這正有事情讓你去辦!」

李嬤嬤聽到這樣一句話,懸著的心終於放下,連忙點頭:「老奴一定給二姨娘辦好!」

曹春華輕輕點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二姨娘,二小姐出事了!」

曹春華心裡一緊,連忙走到門口拉開了門。

雲回打的肩膀酸痛,杵著木棍重重喘著氣,看著那半死不活的雲嫣然,捏著木棍的手緊了緊,恨不得現在就這麼打死她。

雲嫣然此刻渾身都疼,肚子那裡彷彿被人剖開了一般,裡面絞的疼痛。

她額頭上面滲著冷汗,已經不能再說話了,整個人怏怏的被青尋提在手裡。

這時,青尋眉色一皺:「小姐,有人過來了!」

雲回捏著木棍的手一松,木棍應聲落地,她朝青尋和碧茶使了個眼色,幾個人連忙閃出了院子。

曹春華看到不遠處趴在地上的兩個人之時,頓時心頭一緊,連忙驚慌出聲:「嫣然!」

她立刻命人將人搬回去,請了大夫。

這一晚丞相府是不平靜的。

雲崇明摟著三姨娘,看著燈光下,女人如玉的身體,他下腹一陣火熱,忍不住就撲了上去,剛剛剝完了衣服打算進入主題,可是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他不悅的皺了下眉頭,出口呵斥:「有什麼事情明日再說,不要擾了老爺的興緻!」

敲門聲一下停了。

三姨娘眼裡劃過一抹瞭然,怕是又是曹春華那邊出了什麼幺蛾子,她這次可不會傻,不能讓她將老爺搶了去。

晶瑩的玉臂勾住男人的脖頸,看著面前人到中年,依舊風流倜儻的男人,三姨娘心裡說不出的得意,當年要不是真心喜歡上這個男人,她怎麼會甘心做妾? 她抬首湊近他,艷紅的唇瓣貼上了他的嘴,雙手忍不住的游弋在男人的身上。

雲崇明被她摸的一把火氣,眼裡冒著火花,聲音沙啞的輕笑道:「這麼快就忍不住了,來,老爺我現在就滿足你!」

舒蘭輕輕呻吟了一聲,越發的抱緊了身上的男人。

兩人情到濃時,門口再次傳來敲門聲。

雲崇明的身子一僵,被這聲嚇的渾身一緊,臉色不愉:「吵什麼吵,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你是沒長耳朵?」

門口陡然一靜,幽幽哀怨的女聲響起:「老爺,是妾身,求你開開門,嫣然出事了……」

舒蘭眼裡一冷,看著身上的男人,她連忙伸手去撥動他身上的敏感。

可是,雲崇明只是遲疑了一會,聽著那嚶嚶的哭泣聲,他還是起身披上了衣服。

「老爺!」舒蘭臉色不滿,聲音嬌柔的喊了一聲。

雲崇明看了她一眼,不甚耐煩道:「你先睡,我去去就來!」

沒有再看舒蘭,他轉身就推門走了出去。

一陣涼風襲進,他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舒蘭心裡不甘,狠狠抬手捶在了床鋪上,她今日可是專門按著那個女人的穿衣風格來的,好不容易讓老爺連續三日只留在她身邊,她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懷上兒子,可是沒有想到這曹春華竟然堵在了她房門口。

曹春華,我跟你勢不兩立!

雲崇明聽著女人的哭訴,他心裡不愉,皺著眉頭:「嫣然又去找回兒的麻煩了?」

曹春華拿著帕子的手一緊,眼裡閃過一抹暗恨,可是她知道這個男人的性格,遂壓下了那層不滿,她哽咽道:「老爺,這大小姐實在是太過分了,嫣然只不過是稍微輕懲一下那刁鑽的老婦,可是偏偏她就瞅准這件小事,將嫣然狠狠打了一頓。」

看著床上時不時呼痛的女兒,曹春華心裡彷彿被刀割一般,難受的緊,恨不得直接掐死雲回那個臭丫頭。

「老婦?楊嬤嬤?」雲崇明眼裡一冷,看了床上的女兒一眼,將目光鎖在曹春華身上:「她教訓了楊嬤嬤?」

曹春華聽著他陡然嚴厲的聲音,大概也知道他在意什麼,她心裡閃過一陣悲哀,不就是那個女人身邊的老人嗎?這人都死好多年了,他既然還在意一個老嬤嬤,還是,她的女兒在他心裡連個下人都比不上?

在他逼視的目光下,曹春華掩飾住眼裡的憎恨,開口道:「老爺,你又不是不知道嫣然的脾氣?她就是任性了點,有什麼事情都藏不住,這次在太傅府出了那樣的事情,她心裡本來不在意的,畢竟這大小姐是她的親姐,她也不好去計較那些流言蜚語,可是沒想到自那日起,就沒有任何人上門提親了。」

雲崇明倒是不管這內宅的事情,聽到這話,眉頭皺了下:「發生了什麼?」

曹春華借著這個時候,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遍,眉眼間帶著哀戚,擦了擦眼角:「老爺,我就這麼一個女兒,說她不成氣候也好,可是畢竟是我這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現在整個京都都傳遍了,說她陷害嫡姐,德行有失,這以後還有哪家願意要她這樣的兒媳婦?」 曹春華想到那日女兒回來對她的哭訴,心裡就恨得直咬牙。

她是知道自己的女兒愛找事,可是沒有想到這雲回竟然這麼狠,將嫣然陷害到了如此地步。

她的女兒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極優秀的,可是偏偏落到了如今這個地步。

想到那幾日那些貴婦人對她的明嘲暗諷,她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之前她們可是求著她將女兒給她們兒子相看,想要早早定下嫣然的。

可是如今出了這事,迴避的比誰都快。

「老爺,你可得為嫣然做主,這次大小姐實在是做的太過了,」曹春華聲音帶著哽咽,眼裡閃過嫉恨。

雲崇明聽著那聲『陷害嫡姐』,看了床上那上氣不接下氣的女兒,心裡是瞭然的。

可是,再怎麼樣,這嫣然都是自己的女兒,是她的妹妹,雲回竟然絲毫不給他面子,不幫襯一下就算了,還竟然為了一口氣讓嫣然落了一個這樣的惡名。


這嫣然雖然行事不用腦子,但是這才藝和容貌算是上層的,可以給他以後的雲家鋪路。

想到這裡,雲崇明對這位大女兒就有意見了。

這時,張大夫捋了一把花白的鬍子,臉上微微有些蹙起,他走到桌前拾筆就寫了一張藥方。


「大夫,我女兒怎麼樣了?」曹春華連忙上前詢問,臉上帶著緊張。

「這腹部受到重擊,怕是傷及內里,老夫在這裡開一張方子,按這個去抓藥,以後好好調理,切不可再有此事發生,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張大夫搖搖頭,直嘆息,將方子遞了過去。

雲崇冥以為還是和之前幾次一樣,雷聲大雨點小,無礙,可是沒有想到,還有後果……

他心裡這下揪緊,急忙問道:「什麼後果?」

張大夫看了面前緊張的男女,他搖搖頭嘆了口氣:「好好調養不會有事,只是若再有今日之事發生,怕是以後不能再有孕了。」

「什麼?」曹春華睜大眼睛,聲音尖銳,彷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能生孩子?」她氣的顫抖,腦海一陣眩暈,險些栽倒在地。

雲崇明聽到這聲,看著周圍伺候的丫鬟,冷冷的呵斥道:「你胡說什麼?大夫這話都沒有說完,你別自己嚇自己!」

「可是老爺,我就嫣然這麼一個女兒,」曹春華這下心裡是將雲回恨上了,她以為只要讓老爺生厭,她再處理雲回是易如反掌,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雲回在老爺心裡有這麼重要的地位,現在這雲回將她的女兒害成了這般。

她不能再忍下去了!

「你們都下去!」雲崇明冷聲吩咐。

待屋子裡只剩下他們幾個,雲崇明臉色不怎麼好,詢問道:「張大夫,我這女兒以後都不能有孕了對嗎?」要是這樣,這個女兒就沒有什麼用處了,即使才藝和容貌再好,也只是曇花一現,不能生下子嗣,哪個高門願意要這樣的主母?

更別提他還想將這個女兒弄進宮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