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離藍天最近,離世界最遠”,這是不丹王國的真實寫照,即使是在全球經濟一體的今天,不丹依舊是遠離塵囂的一片淨土。

潔淨的空氣、傳統的服飾、無拘無束繁衍生息的黑頸鶴、雪豹,甚至傳說中的雪人,都讓不丹成爲一個神祕、寧靜、純潔乃至保守的代名詞。

張誠原以爲拉姆總統說的地方是在印國境內,沒想到居然會是在不丹。

不過他轉念一想,隨即也就恍然了。

地球上靈氣枯竭,靈脈潰散,就算是幾百年前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而喜馬拉雅山脈作爲世界屋脊,向來是一條無比巨大的龍脈,加上位置偏遠、遠離城市,地脈之力依舊濃郁。

只不過那地方的生存環境實在是太惡劣,別說修煉了,能活下去都不容易。

所以就算靈氣再足,也沒有那個宗派願意把山門設在那裏。

但是拉姆總統所說的那個古時強者可不一樣,擁有先天聖體碎片,他的身體自然比普通修煉者強橫很多,哪怕是光着身子在冰天雪地裏LUO奔都沒問題,自然也不會在意喜馬拉雅山脈的苦寒。

一念成癮,莫少的大牌嬌妻 “大人,那地方位於喜馬拉雅山南脈,平均海拔在7000以上,附近根本沒有人煙。”拉姆總統提醒道:“雖然以大人的實力,肯定不在乎這些,但是據大巫神說,那位強者藉助山脈之力,佈下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陣,陣法一開,沒人能闖進去,而進去的人,也將永遠被困在裏面。”

聽見這話,張誠興奮的表情也忍不住一滯。

藉助山脈之力佈陣是很尋常的事,許多山門的護山大陣都是如此佈置。

但就算是華夏那些名山大川,跟喜馬拉雅山脈比起來,也不過就是一座座小土坡而已。

山脈越大,地脈之氣也就越難掌控,能借用如此巨大的地氣,看來當年的那位強者實力絕對不低啊!

畢竟就算是現在的張誠,也絕對不可能做到這點。

見張誠表情凝重,拉姆總統連忙說道:“大人也不用擔心,據我掌握的情況來看,那地方每隔九年,會受到天文潮汐影響,力量會降低到最低,也是唯一能闖進去的機會。大巫神每次都是趁着這時間進去,既然他都沒事,大人肯定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還有這種說法?”張誠眉頭一挑,“九年一次,那下次是什麼時候。”

拉姆總統想了想,說道:“按照時間計算,應該在七八天之後!”

“只有七八天了?”

張誠點了點頭,雖然時間不算短,但是也不能耽擱了,否則錯過這次,就只能等九年以後。

還好總統府的裁縫手腳麻利,這纔不到一會兒的時間,一套專爲張誠定製的衣服就已經做好。

現在的張誠也顧不上好不好看,立刻就讓拉姆總統安排飛機,送自己回國。

雖然從印國直接去不丹要近上很多,但是大巫神探尋的百年,都只探了一小半的地方,肯定是有些兇險,自己還是先回神君觀一趟,多帶幾個幫手再去。

一個小時之後,印國總統專機就從新德理機場起飛,直飛華夏江城。

此時張誠的一舉一動自然都受到無數雙眼睛的關注,一聽說他回來了,而且還是坐總統專機直接到了江城,軍整各界的人馬立刻尾隨而止,全部涌向神君觀。

結果讓這些人沒想到的是,他們這一去居然撲了個空,張誠回來之後,居然只是交代了幾句,然後就帶着幾個人再次出門,不知所蹤。

一時間,不少國家領導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張誠剛剛大鬧了印國,不會還沒過癮,又要去其他地方吧?

不過接連幾天過去,世界上依舊是一片風平浪靜,張誠這次出門,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任憑各大國家用盡手段,也不能查到一點線索。

而此時,張誠帶着一行人已經穿過了不丹王國中部的山谷區域,抵達了喜馬拉雅山腳下。

雄偉到極點的山脈,宛如一條上古巨龍一般,蜿蜒橫臥在雲彩之上,無比的壯闊,巍峨宏偉到了極點。

這裏,是世界最高大最雄偉的山脈,橫跨五國,也是海拔最高的世界之巔,其中有110多座山峯超過海拔7350米。

也正是因爲這些,喜馬拉雅山不光是許多人心中的聖山,也是登山愛好者的終極目標。

不過登山者一般都是從尼泊爾方向進山,其次便是華夏西藏方向,因爲這兩個方向山勢較緩,海拔低的地方還建有補給站,便於攀登。

但是張誠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卻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南方,是整個山脈最陡峭最險峻的地方。

因爲海拔太高,溫度太低,這裏的物質也極其匱乏,從山腳開始,方圓上百里之內都是無人區。

如果在這裏喪命,很快就會被積雪覆蓋,只怕過上千百年都不會有人發現! 緊接着,又是一段視頻,視頻上顯示的是方雪嫣給經紀人陳敏兩個人在商議着怎麼樣謀殺蘇薇兒。

然後鏡頭切換,直接切換到了蘇薇兒被人撞到了大海里的一幕。

還有方雪嫣對蘇薇兒做的任何的事情,證據都確鑿的擺放在所有人的面前,包括錄音和視頻,以及賬戶交易的單據。

可謂是證據確鑿。

“這什麼東西?一看就是假的?”

“我們的雪嫣女神怎麼可能那麼心狠手辣?”

“你們給我閉嘴,被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矇騙了還不自知,一羣蠢貨。”

“簡直太不要臉了。”

……

視頻在短短的時間內播放量已經超過了五十萬,並在以迅猛的速度網上增加。

有一些方雪嫣的粉絲表示在看見了方雪嫣的視頻之後無法接受。

天知道,在方雪嫣知道自己被人侮辱了之後,整個人就屬於自暴自棄的態度,每天跟不同的男人一起翻雲覆雨。

視頻上的剪輯非常的精準到位,可以清晰的看見方雪嫣的臉,而且看不出來任何意思的P圖痕跡。

以及,方雪嫣在從業這麼多年以來,偷稅漏稅非常嚴重,足足有兩億之多。

並且跟經紀人之間產生了巨大的矛盾,毆打經紀人,蓄意買兇殺人。

所有的證據,被陸少宸全部精心整理出來,擺放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時間,方雪嫣清純女神的形象瞬間消失於無。

同一時間,蘇薇兒也向警方報案了,警方第一時間去LK國際抓走了經紀人陳敏。

在視頻上,就連方雪嫣用鐵鏈綁着蘇致遠的視頻也被上傳了,不過蘇致遠做過精心的處理,所以看不出來他本人的樣子。

也算爲蘇致遠保留了最後的顏面。

蘇薇兒原本不想讓這一段視頻播放出去,但最後她還是同意了。

畢竟方雪嫣在衆人心中形象極好,想要打破她的虛僞面孔,沒有一定的證據是根本不可能的。

證據上有她豪賭,吸賭的視頻,所有的視頻放在一起,足足一個小時那麼長久。

方家人在第一時間接到了信息,全面打壓視頻,但是因爲視頻不是通過正規渠道上傳的,即便是全力打壓,也根本壓制不住已經散播的新聞。

方雪嫣被推上了熱度排行榜,蘇薇兒也連帶着上了排行榜。

排行榜上有一個熱點新聞《我們欠蘇薇兒一聲對不起》,這條新聞很火很火,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之內,居然下面的留言達到了兩萬多條。

而此時,蘇薇兒人卻在陸家老宅,跟陸家人對峙着。

對外面的情況一無所知。

“陸老爺子,好歹你也是一家之主,不覺得這麼做事跌份嗎?”

一等貴婦 蘇薇兒跟冷寒兩個人出現在了陸家老宅中庭的會客廳,站在會客廳裏,她冷眼掃視着坐在高堂上的陸家老爺子,面色陰沉似墨,“我根本想不到,你們陸家人可以做事如此的卑鄙無恥。不覺得不配你們的身份嗎?”

陸家老爺子杵着手裏的手杖,眼眸微眯,睥睨着蘇薇兒,“哼,倒是我小覷了你,沒想到你還能翻出點浪花來。現在人盡皆知方雪嫣的事情,連帶着我們陸家都跟着遭殃,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

“就是啊,你也太不是個東西了。”

“根本不配跟陸少宸在一起。”

“我們陸家永遠不可能要你這種女人。”

“不要臉!”

……

客廳裏坐了不少的人,紛紛指着蘇薇兒議論着。

蘇薇兒聽着他們的話,脣角揚起一抹譏笑,“我不要臉?陸老,我不妨告訴你,如果我想要讓你們陸家顏面無存,只需要我稍稍把你們做過的那些卑鄙的事情抖出去就好。你以爲還會像現在這樣平安無事?讓幾個人將我丟到後山,還在後山養了那麼多的獵物,你們想要幹什麼?你們陸家在怎麼家大業大,也不可能權力滔天。只要我把你們那些事情交給上面的人調查,你覺得,你們陸家還能像現在這樣風光?”

說着,她搖了搖頭,“不,應該說會比現在更加的風光,人盡皆知。因爲,那個時候就都是你們的醜聞!”

蘇薇兒討厭陸家的人,因爲陸家的人做事心狠手辣。

但不管怎麼說,因爲陸少宸的原因,她斷然不會對陸家人那麼做的。

“呵呵,你小小年紀倒是輕狂的很,在威脅老夫?” “冷……冷死佛爺了!”

一陣夾雜着冰屑的寒風吹過,諶小冰立刻縮了縮脖子,將領口扎到最近,嘟嘟囔囔的抱怨道:“我說老張!你這一天天的怎麼跟發神經似的!剛去印國鬧了一轉,回來也不說消停幾天,就又把我們拉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這到底是想幹嘛!”

張誠翻了個白眼,“你以爲我想啊!據那阿三總統說,那地方九年只開一次,算時間應該已經快了,如果我在華夏多留一會兒,肯定會被那些當官的纏住,要是錯過了時間,可就只能等九年以後了!”

說到這兒,張誠頓了一頓,瞪着諶小冰說道:“而且話說回來了,我又沒讓你來,是你自己死皮賴臉要跟過來的,現在好意思怪我!”

一聽這話,諶小冰的一張臉瞬間拉得老長,嘟囔道:“你特麼回來又不說清楚!我還以爲你沒過足癮,準備再去別的國家鬧一圈,我跟着也能拉風一回……誰特麼想到你居然跑來爬山,而且還是喜馬拉雅山!要是早知道,打死佛爺也不跟着來!”

“行了,既來之則安之!”一道青影從張誠的口袋裏飄出,正是葉小曼。

“先天聖體對張誠的重要性不需要多說,如果不盡快湊齊,只怕渡不過天劫!這遺蹟既然建在這種地方,當年那位強者肯定不簡單,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很可能真的要再等九年,那時候可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我就是說說而已,都到這兒來,我還能回去不成嗎?”諶小冰一攤手,看向一旁的少女,擠眉弄眼的說道:“小靈啊,你說我一個糙老爺們,受點苦也沒什麼,你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幹嘛也跟着來受罪?”

小靈皺了皺鼻子,“師父把我從屍界帶回來之後就不管我了,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一起出來,我怎麼可能錯過,而且……師孃還交給我一個特別任務。”

“啥?”聽見這話,張誠耳朵一下變大,回頭問道:“你師孃給你的啥任務?”

“當然是盯着師父你了!”小靈抱着膀子,笑嘻嘻的說道:“師孃正在衝擊天師的關鍵時期,不能出關。所以就讓我代她走一趟,如果你有什麼花花腸子,我回去就會告訴師孃!”

“我靠!”張誠嘴角一抽,指着周圍的茫茫冰雪說道:“這種地方,我特麼就算想泡妹子也找不到機會啊!你們一個個的,至於這麼防着我嗎!”

小靈嘻嘻一笑,抱住張誠的膀子說道:“還不是因爲師父您太厲害了,你不去招惹別的女人,但是別的女人會主動來招惹你啊!那個詞是怎麼說的來着……對了,師父您就是國民老公!”

小靈越說越起勁,接着說道:“可是師孃說,這不是你花心,而是有些女人不自重,老是主動往上貼……這個叫……第三者插足!這段時間就有個叫華凌菲的,老是來神君觀找你,她是不是就是師孃說的第三者。”

即使現在天寒地凍,張誠也突然生出一種冒冷汗的衝動。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可別亂說,華凌菲是華龍的女兒,我們只是朋友而已……對了!你這些都是從哪學的?”

“電視上啊!”小靈眨巴着眼睛,“阿肥跟我一起看的。”

“我去……”一聽這話,張誠突然生出一種吃狗肉煲的衝動,咬牙道:“這傢伙一天不好好看門,盡看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自己看也就算了,居然還拉着你一起,看我回去怎麼收拾它!”

其實當初聽小靈說要一起,張誠是堅決拒絕的。

雖然自己是個甩手師父,真正是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但不管怎麼說,他還是要爲小靈的安危考慮。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次林婉兒和葉小曼的態度都很堅定,最後頂不住雙重壓力,只能點頭同意。

至於諶小冰,其實是張誠故意不說清楚,因爲以他對這傢伙的瞭解,一旦知道是來這種地方,諶小冰肯定是撒潑耍賴,說什麼都不會幹的。

但是留下遺蹟的強者既然能利用喜馬拉雅山的地氣結陣,說明在陣法一道上有很高的造詣。

而張誠現在根本不清楚對方是何教派,如果是道家或者散修,憑藉葉小曼現在的陣法水平應該能夠應付,但如果是佛門弟子那可就難辦了。

而諶小冰雖然實力不咋的,但怎麼說也是孔雀明王轉世,萬一遇上佛陣,這傢伙也能派上點用場。

除了這幾人之外,相柳這次依舊隨行。

畢竟是上古神魔,雖然在某些方面比不上其他人,但是論戰鬥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可以說是除了張誠之外,神君觀現在的最強戰力了。

“行了,別說了!”葉小曼白了張誠一眼,說道:“這次讓小靈來,也是我的主意。雖然她資質不錯,修煉速度很快,但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作爲一個修煉者,不經磨鍊是不可能成大器的。”

“可是……”面對葉小曼,張誠也沒了硬氣,小聲道:“這裏畢竟不比其他地方,萬一有危險……”

葉小曼哼了一聲,說道:“如果你加上乾坤八卦鏡都保護不了小靈,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力量能護得住她了。而且我剛纔說過,修煉者必須要經受歷練,你護得了她一時,護不了她一世,現在讓她在我們保護下接觸一些危險,總好過以後讓她一個人面對!”

“是是是……”張誠無言以對,只能舉手認輸,“你們都有道理,我聽你們的還不行嗎!”

“先別扯這些了,說一說吧,裏面都有什麼古怪?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諶小冰問張誠。

“有什麼東西說不好,聽阿三那些話,反正是有些邪門,以前大黑天教的人進去,經常會發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相柳咕噥。

“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諶小冰一愣,追問道:“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簡單點說,就是進去後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據印國總統從大黑天教打探回的消息,裏面似乎非常妖異和玄祕,讓人摸不清頭腦。”張誠補充道。 不過今天倒着實沒有看見方家的人。

似乎因爲方雪嫣死了,所以他們方家的人到現在還沒有走出陰影。

“我看你們誰敢上前一步?”

見到有幾名保鏢走了上來,冷寒立馬站在蘇薇兒的身後,冷眼掃視着走進來的四名保鏢,只見着他右手一旋,掌心內多了四枚飛刀,每一把飛到都尖銳無比,寒光乍現。

就那麼輕輕一甩,飛刀飛射而出。

“啊,疼死我了。”

“哎喲,怎麼了。”

“好疼,我的腿。”

“我的手,救命,我的手要廢了。”

……

幾個保鏢應聲倒地,或捂着肚子,或者捂着手。

每個人不同程度的受傷,手背上,膝蓋上,腹部和胸口,雖然不在要害處,但真的疼的讓他們臉色蒼白,嗷嗷直叫。

“放肆!”

在陸家老宅的會客廳裏見了血,陸家老爺子臉色極其難看,指着冷寒,質問道:“你是哪兒冒出來的砸碎,竟然敢在我陸家的會客廳造次,好大的膽子!”

蘇薇兒一笑置之,雖然心中驚豔於冷寒驚人飛鏢技術,但也沒有表現的過於明顯。

反而是鎮定自若的看着陸老爺子,說道:“這是我的人。有他在,你以爲你能拿我怎麼樣?尊稱你一聲陸老爺子,是因爲你是陸少宸的爺爺,我尊貴你,可奈何你爲老不尊,做的那些事情做事卑鄙無恥,無法讓人原諒!”

這件事情蘇薇兒非常清楚,陸少宸不知道陸家人的所作所爲,可是……

居然撬走了她爸爸的骨灰,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不能讓人接受,蘇薇兒心中怒火難平,無法原諒陸家的人。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她的底線,把她當做軟柿子捏。

“你開什麼國際玩笑?用得着你來原諒我們?”

“就是啊,這個小賤蹄子我看就是閒的。得好好教訓一頓纔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誰說不是呢,太可惡了。”

“爸,別廢話了,狠狠地教訓她就行了。”

……

在場的人紛紛提出意見,指責着蘇薇兒,怒火三丈。

蘇薇兒深吸一口氣,再一次說道:“我今天過來只是想要拿走我爸爸的骨灰,如果你們不配合,我今天就火燒了你們陸家老宅!”

任何的事情都可以不計較,但是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妥協,不能原諒。

“胡鬧!”

陸家老爺子杵着手杖狠狠地敲擊着地板,“我再說一遍,我們陸家絕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就是啊,這簡直就是觸黴頭。”

“荒謬。”

“誰說不是呢。”

“我覺得也非常有可能。”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