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離落芊將糖咬在了嘴裡:「魔力不是被封了嗎?」

「精神力。」離落瑤神情清淡,已經給自己施展了冰情。

為了防止自己被認出來,最好少說話。

如果被認出來,又是一場風波了。

這次,她不要在連累離落芊了。

離別這種事情,她一個人經歷就夠了。

其他的人,也一樣……

這一次,她絕對不要在讓其他人因為她的錯,而去承受不該由她們承受的東西了。

離落芊看著眼前那人,背脊筆直,側臉清冷,一雙與姐姐不同卻一樣好看的湛藍色眸子。

是這個年齡乾淨的模樣,卻因為一雙眸子里的情緒波動小到了一定地步。

顯得穩重。

離落芊嘴裡含著糖:「她們都去哪兒了啊?」

離落瑤將碗清洗好之後,才開口說道:「去找食材了。」

「為什麼要去找食材?」離落芊回眸,不解道:「你不是可以從手鐲里拿東西的嗎?」

離落瑤抬眸,嗓音淺淺:「我也是剛剛才發現這事的。」

離落芊「哦」了一聲:「那她們去很久了嗎?」

離落瑤側臉清雋:「還好,不會有事的。」

離落芊舌尖抵著糖:「為什麼不會有事?」

「她們的實力都不弱,而且不是還有幾個男生在嗎?」離落瑤並不是很擔心她們的安危。

畢竟都有人會保護的。

莫紀羽雖然還沒有明確認出夏陌歆就是十一年前的夏沫欣,但卻已經很在意了。

就連離落芊不見之後,何禹微去找了,他也沒有跟著去。

季洛辰雖然也沒有跟著去,不過大概是因為他的性格使然。

本就冷淡,並不會很在意一個人。

更何況還是一個才轉來幾天沒有的一個人。

他之前雖然說過喜歡她妹,但是,後來離落瑤想了下,。

季洛辰不知道離落芊是她的妹妹啊,那當時她的想法就不可能成立了。

但是他說喜歡她妹,在他的認知中,她的妹妹,貌似就是她自己哦。

不過現在這個不是重點。

重點是樂宇軒為什麼跟去了?

這是讓離落瑤不明白的地方。

樂宇軒不是喜歡葉雨晴的嗎?

雖然她所知道的是樂宇軒喜歡赤陽,但赤陽就是葉雨晴。

如果是真的喜歡,那喜歡的應該就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這個人吧。

雖然和莫紀羽一樣,沒有認出來,但是對葉雨晴是上心的啊。

可為什麼在離落芊掉下懸崖的時候,去找了呢?

何禹微去找是理所當然的,要是不找…… 葉雨晴甚至還低眸去看了一眼離落瑤的手腕,卻發現沒有看的必要。

離落瑤的手腕本來就細,一手都能握住,甚至還能空出半節指骨骨節。

和這樣的手腕等粗的蛇身本就小,更別說還是更小一點的了。

離落芊在不遠處,卻是眉心微擰了。

怕蛇?

又一個相似點。

真的,越看越像。

夏陌歆在一旁倒是鬆了口氣的樣子:「先扶她去休息吧。」

季洛辰眉心微擰:「不先檢查一下傷口嗎?」

葉雨晴將離落瑤扶進帳篷里去了,夏陌歆還在外面:「不用,你不是抱了一路嗎?不知道她受沒受傷?」

季洛辰不慌不忙:「內傷。」

夏陌歆挑眉,嘴角帶笑:「哪怕是內傷,從外面看也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你沒看?」

季洛辰眸光微深:「沒看。」

夏陌歆聞言,嘴巴嘟了下,嘴角的笑真的是忍不住了:「好吧,沒看,不過落落真的沒什麼事,只是被嚇到了,讓她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季洛辰很明顯是不信的:「只是被嚇到會這樣?」

夏陌歆嘴角的弧已經綳不住了,直接笑出了聲:「不用擔心,真的沒事,落落的身體我還會不清楚嗎?」

夏陌歆說完,就要轉身。

卻又聽見了季洛辰清冷的嗓音:「你很清楚他的身體?一個女的對一個男的?」

夏陌歆簡直了,才轉了一半的身形又轉了回來:「我說的是身體情況,不是內在構造,你一天到晚腦子想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啊?!」

季洛辰眉心微擰,清雋著一張臉:「是你想歪了?」

夏陌歆雙眸微睜:「??」什麼東西?!她想歪了?!

夏陌歆已經不想再和這個人說話了。

真的是氣死她了!

葉雨晴在裡面還是聽得到的,出來的時候看到一臉不想和人說話的夏陌歆。

只是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路還長著呢。」

夏陌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我很想揍他。」

「忍著吧。」葉雨晴很明顯也是一樣的想法:「為了落落,加油。」

夏陌歆苦笑道:「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奇迹了真的是。」

葉雨晴拍著她的肩:「我們見過的奇迹還少嗎?」

她們從小到大,多少次差點死掉,最後卻死裡逃生。

卻后餘生之後自己都不敢相信。

夏陌歆嘴角還是勾著淺笑的:「我是在想,他這種情商,是要怎麼追到我家落落啊?」

葉雨晴突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身形一頓,連帶著眸子里的光都是一滯。

是啊,這兩個人的情商貌似都不太,嗯……

不太,高。

等離落瑤醒過來之後,已經很晚了,外面的天早就黑了。

離落瑤到外面時,沒有一個人,大概是都睡了。

大概是因為睡了一下午的時間,離落瑤現在一點也不想睡。

由於手上手銬的特殊材質問題原因,體質也增強了不少,葯也還沒吃。

副作用就更不會有了。

倒是肚子餓了。

不過像是早就知道她會在半夜醒過來一樣,外面一個用草根掩蓋的地方下,有著十幾個果子。

可是吃完之後,離落瑤還是肚子餓。

嗯……

她的手鐲里雖然還有吃的。

但是這時候拿出來做的話,引來些什麼東西可就不好玩了。

但這樣待著更無聊些。

這麼想著離落瑤就散起步來了。

這座山很大,林子更是茂密的很。

卻能清晰的看到滿天星辰。

離落瑤坐在一片較為空曠的草地上,雙腿弓著,雙臂環繞著雙膝。

一雙湛藍色的眸子里像是能倒映出藍紫色空中的星河爛漫。

耳後,是風輕輕吹過,樹葉婆裟間的微小聲音。

卻有一道人聲出現在了耳後…… 「你醒了?」

離落瑤回過頭去時,看到的就是一道修長人影。

單手搭在樹上,長發飛揚,一雙淺紫色眸子像極了此時頭上的星空。

卻是不一樣的深邃。

離落瑤看著那人:「你怎麼還沒睡?」

離落芊走到了她身邊,在她旁邊坐下:「睡不著,你不也沒睡嗎。」

「我睡太久了,現在不怎麼想睡覺。」離落瑤看著那人,長發飛揚,一張臉的稜角分明,已然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總是走在她旁邊,黏著她,甜甜的叫著姐姐的小孩了。

離落芊「哦」了一聲,沒在說話。

甜戀虐寵:蒼少,難馴服 而是抬眸看向了天空,我見她這樣。

頭微低,嘴角的弧度微勾,也是抬眸看著天空。

卻不知道,在她轉眸看向別處時,離落芊的眸,微微的移了下。

那雙眸里的情緒很多:「你很怕蛇嗎?」

離落瑤聞言,「嗯?」了一聲,眸光落了過去:「算是吧,小時候被蛇咬了,所以有點陰影。」

離落芊「哦」了一聲,眸光又收了回去。

離落瑤卻像是低著頭笑了一下。

離落芊聽到點聲音,回頭看去。

就看到那人低著頭,嘴角的弧度微深。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眉心擰了下:「你笑什麼?」

離落瑤抬眸,嘴角弧度依舊:「沒什麼。」

離落芊眉心微擰:「怎麼可能沒什麼,到底怎麼啦?」

離落瑤卻抬眸看向了天空,嘴角的弧度勾著:「沒什麼。」

離落芊看她這樣子,也抬眸看了眼,卻沒看見什麼不尋常的地方:「到底怎麼啦?」

離落瑤卻依舊是嘴角微勾,頭抬著,下巴的弧度清晰清冽:「沒什麼。」

離落芊湊近了點:「怎麼可能,你說說啦,到底怎麼啦?」

離落瑤還是那個回答:「沒什麼。」

神魔因果 離落芊直接要上手了:「你再不說,我可就要動手啦。」

說著,她還舉起雙手,五指一屈一屈的,嘴巴還故意張著。

離落瑤卻是嘴角一勾,抬手摸了摸她的頭:「走啦,回去睡覺咯。」

離落芊看著那人的背影,淡泊清冷,和剛剛那個在她面前有著溫暖笑容的少年不同。

卻並沒有讓她覺得難以接近,相反,這個人身上,有一種味道。

一種,能讓她心安的味道。

等離落瑤和離落芊看到她們的紮營地的時候,卻看到兩道人影。

離落芊側眸:「這兩個人是誰?」

她不認識這兩個人,但好像在哪裡看到過。

並不是兩個都有這種感覺,只是其中一個。

妖惑六界 感覺那道人影像是在哪裡見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