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雙靈的元氣進入葉雄的身體之內,讓他的身體變成一半紅一半藍,還夾著金色。

「你讓開,我來!」

葉雄握著冰火珠,狠狠地撲了過去。

黑袍女見他氣勢洶洶地撲過來,本能地退出去。

「小子,想送死,成全你。」

萬蝠王一點也不客氣,直接迎上來。

「噬魂大法。」

「冰火爆!」

兩鼓攻擊碰撞在一起,頓時地動山搖,氣罡四射。

整個皇宮,終於承受不住如此驚人的一擊,轟隆隆,無數的石頭從天而降,露出頭頂灰濛濛的天空。

地下皇宮,倒塌了。

反震之力太強大,葉雄直接倒飛出去,沖穿幾十米的岩石,這才停了下來。

萬蝠王也不好過,他完全沒有想到,葉雄能發出如此爆炸性的攻擊,也被震飛幾百米,撞在石壁上。

妃本無鹽 這麼好的機會,黑袍女怎麼可能放過,身體一閃已經落到萬蝠王頭頂之中,一掌拍出,冰雪寒氣如狂風暴雨,所過之處,所有的東西都冰封,碎裂。

萬蝠王的身體瞬間也被冰封,但是僅僅片刻,他就一聲大孔,聲波功再次施展。

強大的攻擊力,直接讓所有的冰雪寒氣,直接摧毀,化為虛無。

不愧是鬼界地下世界的王,這實力不是蓋的。

黑袍女正想繼續攻擊,遠處葉雄手裡握著一顆冰火珠,再次氣勢洶洶地撲來。

「萬蝠王,再來。」

葉雄衝到萬蝠王身邊,準備再次引爆了冰火爆。

「你瘋了,不要命!」

萬蝠王臉色大變,沒想到他這麼瘋狂,

剛才那一記冰火爆,讓他吃了不小的虧。

弱的怕狠的,狠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萬蝠王覺得自己現在就遇到了一個不要命的。

「住手,我認栽,蝠王血給你們。」

萬般無奈之下,他只得認輸,為了兩滴精血,賠了性命,那只是大大的不值。

葉雄及時將冰火爆調轉方向,向頭頂的天空擊去。

轟!

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在半空炸開,餘波颳得整個山洞,如同暴風襲擊。

萬蝠王目光震驚地看著面前的傢伙,臉黑了又黑。

(本章完) 十分鐘之後,萬蝠王將兩隻裝有精力的瓶子,遞了過來,給葉雄跟黑袍女,一人一個。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金山寺什麼時候出了你這麼牛叉的人物?」萬蝠王遞瓶子的時候,忍不住問。

不打不相識,萬蝠王知道眼前這個傢伙,遲早有一天會超越自己,既然不能報仇,希望能交個朋友。

「我不是金山寺的人,至於出處,保密。」葉雄回道。

萬蝠王知道對方不肯說實力,嘆了口氣:「沒想到本蝠王幾十年來沒吃過虧,今天還是吃了一虧,又要廢心思建了一個地下宮殿了。」

他身影一閃,消失在地下道之中,不見蹤影。

現場,只剩下葉雄跟那黑袍女子。

「東西已經到手,就此別過吧!」黑袍女說完,轉身欲走。

「等一下。」葉雄恢本來的聲音。

黑袍女目光閃爍,震驚地看著他。

「你是葉雄?」她也恢復了原來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見,葉雄覺得她的聲音都有點陌生了。

葉雄哈哈大笑,眼睛都快濕潤了,張開懷抱,直接抱了上去。

黑袍女沒想到他突然之間會擁抱自己,沒反應過來,被抱了個正著。

王者風暴 不過很快她就推開他,急道:「等一下,易容拿下來,讓我看看。」

葉雄一愣,問道:「我的聲音,你難道聽不出來嗎?」

「對於易容高手來說,喬裝聲音太容易了。」黑袍女說道。

葉雄正想將自己的易容摘下來,一想到自己改過容,摘下來也沒用。

「想證明我的身份,那還不簡單。」葉雄笑了一下,說道:「海島幻境,記得不?」

海島幻境是他跟幽冥之間的秘密,只有兩個人知道,說出這些,幾乎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他的身份。

「哦……原來真是你啊!」黑袍女有些激動,話音一轉:「你怎麼會出現在鬼界?」

「此事說來話長,咱們找個地方,慢慢詳細談吧!」葉雄建議。

「好,咱們去外面的樹林。」

「外面樹林太容易被竊聽,咱們還是進入地道裡面吧?」

葉雄說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走進一條地道。

黑袍女頓了一下,跟在他的後面,進入洞中。

走了十分鐘,葉雄這才停下來,問道:「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鬼界了?」

「我這次來,是為了尋找煉製金元丹的靈藥而來的。」黑袍女說道。

「九幽果?」葉雄問。

「難道你也是?」

「沒錯,我也為了九幽果而來的,沒想到,咱們心靈相通。」

「當然,咱們是夫妻嘛!」黑袍女笑道。

葉雄瞳孔一縮,不動聲色地說道:「當然,咱們是老夫妻了,對了,心怡,你現在收集到幾顆靈果了?」

「一枚,龍血果。」黑袍女說完,話一轉,問:「你呢,收集幾枚?」

「兩枚,一枚奇異果,一枚焱火果?」葉雄回道。

「太好了,這麼說,咱們已經收集三枚了。」黑袍女有些激動,把手一伸:「快給我看看。」

葉雄將焱火果拿出來,走了過去,準備塞進她的手中。

下一刻,葉雄束勢已久的左掌,狠狠擊出,直接拍向黑袍女的胸口。

這一下,快若迅雷,又是短距離出手。

正在他以為肯定能一擊即中的時候,哪知道黑袍女早有準備,身影瞬間後退,險險躲過一擊,凌空落下幾十米遠,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說道:「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不得不說,你裝得很像,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裝成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她身上所有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如果被你騙過,我還有資格當她的男人嗎?」葉雄冷笑著。

白髮王妃逆襲記 「我本來就沒打算騙過你,知道你身上有焱火果,這就足夠了。」黑袍女傲然以對。

「這麼說,你很有把握,讓我把焱火果交出來了?」葉雄目光凜冽地盯著她。

「沒有把握的事情,我從來都不做,不過我很是好奇,你是從什麼時候才開始懷疑我的?」黑袍女問。

「從咱們擁抱那一刻。」

「那麼短的時間之內,你就能感覺出來,不愧是夫妻。」黑袍女似乎早就猜到了,說道:「我就猜是那一刻,但是我又找不到躲的理由,如果躲開,怕你懷疑了。」

「恰恰相反,如果你躲開,我就不會懷疑了。」葉雄哼了一聲。

真實的幽冥,是絕對不會讓他擁抱的,儘管每次見面,葉雄都想擁抱她賺便宜,但每次都遭遇冰冷的目光。

「廢話已經說了那麼多了,把東西交出來吧,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黑袍女身上爆發強大的氣勢,瞬間將周圍籠罩在壓威之下。

「不愧是精靈族前女皇,看來今天我是插翅膀難逃了。」葉雄聳了聳肩膀。

蒙莎盯著他,見他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半點慌亂都沒有,不由得暗暗提防。

「你怎麼猜測到我的身份?」她問。

「我易容的事情,整個五界之中,只有兩個知道,蒙莎跟鼠妖,鼠妖自然不可能將我的事情說出去,所以,真相只有一個,就是你。」

「我一直覺得,跟老婆這麼多年沒見,怎麼會這麼巧,在鬼界意外見到,看來這都是你設的一個圈套,將我從修羅界引過來,再對付我。」葉雄分析。

「對付你還不容易,我只想得到你身上的焱火果而已。」蒙莎冷冷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身有焱火果?」葉雄問。

「火國將最後一枚焱火果送給金山上人,下一次想要得到焱火果,要十年之後,這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你得到奇異果,又為金山寺做出了那麼大的貢獻,不可能不要獎賞,這焱火果就是你最需要的。」

「看來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原本以為,你是盟友,歌姬才是對手,現在才發現,我完全搞錯了。」

「現在知道已經遲了,把焱火果交出來吧,你不可逃得掉的。」蒙莎冰冷地說道。

葉雄從身上掏出那顆焱火果,說道:「想殺人還是想取果,選一個吧!」

他突然將焱火果朝其中一個出口甩去,然後身體朝另外一個地方逃去。 「真是個狡猾的東西。」

蒙莎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狡猾,破口大罵。

這附近都不知道有沒有凶獸,那焱火果可是異果,一旦被凶獸給吃了,或者落在萬蝠王的手中,那就麻煩了,所以她不加思索就朝那焱火果的方向追去。

她的身體化成一道流光,在半空將焱火果抓住。

但她看清楚手中物品的時候,氣得肺都快爆了。

那是一個假焱火果,用石頭雕刻而成的。

「臭小子,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你都別想逃。」

她化成一道流光,朝葉雄所在的地方追去,可是追了片刻,眼前出現無數分岔道,葉雄早就不見蹤影。

葉雄落荒而逃,一口氣逃出幾十公里,見背後沒有人追來,這才坐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

「好在老子機靈,將焱火果跟奇異果做了幾份假貨,不然今天真要交待在這裡了。」

他從身上掏出一顆回元丹,服下之後,繼續逃起來,不敢再逗留。

蒙莎的境界可是金丹後期,屬於歌姬那一層次的,跟她斗,只有死路一條。

除非使用神雷天引,但是對方是絕對不會讓他有機會施展三色神雷的。

跟她硬撼,只有死路一條。

葉雄心裡更加迫切要提高實力,好在今天也有收穫,得到蝠王血,只要再找到忘憂草跟煉天石,把靈藥湊齊,就能煉製九轉造化丹,突破到金丹中期了。

正在趕路的時候,突然,面前出現一道人影,擋住他的去路。

萬蝠王突然出現,一臉陰笑地望著他。

「蝠王,怎麼這麼巧?」葉雄尷尬地打著招呼。

「不巧。我一直跟著你,你們內鬨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萬蝠冷笑地看著他。

葉雄內心一凜,這次真是剛脫虎穴,又入狼巢啊!

「蝠王這話是什麼意思?」葉雄喬裝震靜。

「我是什麼意思,還用說嗎?」萬蝠上前兩步,戲笑地看著他,喝道:「把精血,奇異果跟焱火果交出來,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如果我說不呢?」

「別說大話了,你那冰火合壁是厲害,但是我之所以忌憚,是因為你有一種同伴在,現在她不在,你覺得你能威脅到我嗎?充其量,我最多就是受了傷,但是能到得焱火果跟奇異果,別說受傷,剩半條命都值得。」

葉雄馬上吞服一顆潤氣丹,見他這樣,萬蝠王的臉沉了下來,冷冷道:「看來你是不打算交出來了,那我只好親自來取了。」

說完,他就準備動手。

就在這時候,一道嬌喝聲傳來。

「萬中海,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敢對我的人動手?」

葉雄身體之內,突然一道流光疾射出來,在半空漸漸幻化,最後化成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女。

少女一頭雪白長發,臉龐十分精緻,就像瓷器娃娃一樣,氣質說不出的高貴。

「這是……冰兒突破到幻化境了?」葉雄望著半空中的美少女,頓時又喜又意外。

見突然之間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萬蝠王臉色大變,震驚地看著冰靈,顫聲問:「這位姑娘是何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大膽萬中海,見到本神靈分神,還不下跪?」冰靈突然大喝。

她的聲音雖然很清脆,卻有種自有的威嚴。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萬蝠王嚇得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屬下罪該萬死,不知道他是冰靈大仙屬下,要是屬下知道,給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動他分毫。」

萬蝠王說完,撲咚叩著響頭,一連叩了十下。

可是真叩啊!

額頭上鮮血淋漓,流到了眼睛里,都不敢去擦。

「現在你知道他是誰了吧?」冰靈語氣冰冷。

「知道了,冰靈大仙,知道了。」

先前不可一世的萬蝠王,瞬間變身奴才,葉雄看了,暗暗驚奇。

「滾!」

萬蝠王轉身,正準備離開,冰靈突然喊住他:「等一下。」

「大仙還有什麼吩咐?」萬蝠王回頭,戰戰兢兢地問。

「拿十滴精血過來。」冰靈命令。

「十滴會要了本蝠王……不對,本奴才的命,五滴行不行?」萬蝠王討價還價。

「少一滴,待我本尊駕到,取你的狗命。」冰靈喝道。

萬蝠王思考再三,終於還是不敢違抗,從身上拿出一個瓶子,滴了十滴精血進去。

這十滴精血,都是他的修為精華,這次沒三五年,別想恢復。

「大仙,請笑納。」萬蝠王陪笑地將瓶子遞過去。

冰靈將瓶子收了起來,這才喝道:「給我滾得遠遠的。」

萬蝠王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朝一個洞中跑去,連飛都飛不起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