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8 日

雖然慘白的腳骨露了出來,但男人竟還忍痛站了起來,想要向前跑。

可還沒走幾步,杜魯就撲了上來。

沾滿血液的骯髒牙齒深深地嵌入男人的後頸,牙齒一咬合,一股血液頓時迸射出來,濺了站在圍欄邊上的幾人一臉。

那幾人摸了摸臉上滾燙的血液,竟忍不住舔了一口。

「不愧是雜碎,就連血,都這麼噁心。」

第一個舔的那個男人,忍不住將嘴裡的血吐了出來,惡狠狠地罵道。

想要逃跑的男人倒在地上,想要掙扎著爬起來,可沒過幾秒,就沒了動靜。

血流如注,城門處,赫然一片人間地獄。 血腥而又殘酷的屠殺,只剩下最後一個獵物。

是之前那個女人。

肚子依舊高高隆起,衣著華貴,看上去是個富家夫人。

不知是巧合,還是杜魯和蓋瑞真的通了靈性,竟將她留到最後。

女人頭套下的髮絲已經被汗水浸濕,哪怕已經完全絕望,但身體依舊止不住地顫抖著。

並不是內心的恐懼,而是生物在面對死亡時,本能的戰慄。

「上啊!」

「撕爛她的衣服!」

「狠狠地咬她!」

被壓抑過久,整天提心弔膽的人們已經放下了一切理性,他們緊緊地抓著圍欄,如果不是怕那兩條獵犬,他們恨不得自己衝上去把那個女人撕碎。

漢克看著這一幕,淚水頓時從他的眼眶中流出。

杜魯和蓋瑞圍在那女人身邊,不停地轉動著,似乎在享受獵物在生命最後一刻的死亡和悲哀。

血腥而又狂熱的氣氛充斥著整個城門。

終於,兩條獵犬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流著口水,朝著一動不動的女人撲了上去。

漢克忍不住低下了頭。

周圍民眾的吼叫聲成為了他的保護傘。

至少,他聽不到女人在被撕咬時發出的悲鳴聲。

滾燙的淚水源源不斷地從他的眼角流下,甚至滴落在地上。

「這婊子皮膚真白!」

「哈哈哈哈,去死吧賤貨!」

無數污言穢語從人們的嘴裡傳出。

這是他們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得到發泄。

漢克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一米八的健壯青年,此刻卻彷彿一個無助的小男孩一般。

他怕自己忍不住拔劍將這些人都給殺了。

「漢克大人,您沒事吧?」

一個不知情的衛兵走上來,關心道。

漢克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無論他的內心有多麼悲傷,多麼憤怒,他都不能在此刻表現出來。

將嘴中還鮮熱的血肉吞進肚中,杜魯竟然開始在女人殘缺的軀體上撒起尿來。

「好!」

見到這一幕,人們開懷大笑起來。

對圍欄內剩下的血肉不感興趣,兩條獵犬耀武揚威似的轉了一圈之後,重新躍上高台,乖巧地站在安其羅男爵的身邊。

在吃了這麼多人後,兩條獵犬的動作卻不見絲毫減弱,反而似乎比之前更快速起來。

不僅如此,他們的體型也比之前大上一號,在配上滿身猩紅的皮毛,看起來就像是從地獄出來的異獸一般。

安其羅男爵蹲下身子來,臉上滿是欣慰與溫和的笑容。

「好兄弟……」

他不顧身上滿是血污的兩條獵犬,伸出兩隻手來,在他們的額頭上輕柔地撫摸著。

沒等人們的熱情散去,安其羅男爵站了起來。

在陽光的照耀下,穿著一塵不染的制服,男爵看上去是那麼的神聖威武。

「我的子民們。」

男爵剛一張口,原本還嘈雜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

上千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道偉岸的身影。

「馬上,我們就會面對如潮水一般的魔物……」

「他們說,魔物是無敵的……」

「他們說,魔物非常兇殘……」

「告訴我,面對這樣的敵人,你們害怕嗎!?」

安其羅男爵猛地從腰間抽出一把精鋼長劍,那鋒利的劍刃在陽光的照耀下耀眼無比。

「不害怕!」

「不害怕!」

人們振臂高呼著。

他們的眼神依舊通紅著,他們的呼吸依舊急促著,他們的意志依舊高昂著。

「這男爵煽動的能力倒是一流……」

艾倫看著這讓人狂熱的一幕,低聲喃喃道。

但在大戰即將打響之前,這樣的鼓動無疑十分重要。

「男爵大人邀請你們去城牆上。」

一個衛兵走上二樓,向艾倫三人說道。

艾倫他們是這次防衛戰最為重要的力量。

「好的。」

老奧克點了點頭,看著衛兵退下。

「老奧克,你也要去?」

艾倫剛打算從二樓的陽台翻出去,卻看到老奧克也想跟上來。

「當然。」

見艾倫似乎有些不放心,老奧克笑了笑,「放心,好歹也是亞法隆在灰石鎮的代理人,我沒你想象中的那麼弱。」

話音剛落,老奧克竟一腳踩上陽台的邊緣,跳了出去,精準無誤地落在不遠處那房子的屋頂。

矯健的身姿,看起來不像是六十歲,反而像是十六歲。

米婭並沒管這麼多,她的身影正在急速接近著正城門。

艾倫看著老奧克在房頂之間穿梭,想起來米婭對他說過的話。

老奧克,你到底有什麼瞞著我的……

心裡想著,他的速度卻絲毫不弱。

哪怕沒有用上隼之羽,但還是在幾瞬之間就已經超越了老奧克。

魔法師和凡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就在艾倫幾人趕向城牆時,安其羅男爵的演講依舊繼續著。

他看著下方興奮而又充滿戰意的子民們,臉上滿是笑容。

男爵大手一揮,一旁早已準備好的衛兵們抬著一車車兵器,從旁邊的側道中走了出來。

衛兵們將裝滿兵器的拉車停成一排,隨後站在一旁,站姿筆直。

「我無能,不能為你們每人都準備一套甲胄……」

「但兵器,卻是綽綽有餘,現在……」

「拿起你們的兵器吧!」

隨著男爵一聲令下,先前圍在圍欄旁的衛兵們讓出一條條通道,供民眾通行。

早已經紅了眼的民眾紛紛朝著那些兵器車沖了過去。

拿到兵器的人,從旁邊的道路離開,並在城門的一旁集結。

在訓練有素的衛兵的指導下,這些沒有任何經驗的普通人,竟然能組成看上去有模有樣的作戰方陣。

艾倫看著這一幕,不禁咋舌。

這些兵器看上去質量不錯,所耗費的金錢對於灰石鎮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這男爵是真有錢啊……

看了看那道沐浴著陽光的身影,艾倫快步走進城牆的入口。

等艾倫從旋轉樓梯中走出來時,米婭早就已經在上面等待著。

米婭佇立著,目光看向城牆外。

艾倫順著她的目光,朝著外面看去。

他呆住了。

老鼠。

無數的老鼠。

黑壓壓的一片,就像是黑色的迷霧一般,貼著地面行進。

然而在這黑色迷霧之中,竟還有三四隻如同小山般高,金色和紅色的觸手怪物。

那些是史萊姆。

哪怕前世看過無數科幻和史詩片,但卻沒有一部的畫面,能給艾倫帶來這樣的震撼。

老奧克走了上來,也同樣看到了這一幕。

隨著無數只哥布林奔襲著,哪怕相離至少也有一公里開外,但艾倫依舊隱約能聽到那地動山搖般的轟鳴聲。

起碼有上百隻……

不,上百隻太少了,至少也有兩三百隻。

魔物們的眼中閃動著血紅色的光芒。

那是對人類血肉的渴望。

「害怕了嗎?」

不知何時,安其羅男爵的身影出現在了艾倫三人的身邊。

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名穿著騎士鎧甲的衛兵。

惹春風 上好的精鋼將兩名衛兵從頭到尾都包裹了起來,只露出一對眼睛。

僅僅只是遠觀,艾倫就被震撼住了。

很難想象當他真正面對這如潮水一般的魔物群向自己衝來時,會是怎樣的場景。

「害怕也是正常的。」

安其羅男爵拍了拍艾倫的肩膀,嘴角含著笑容。

「別說你這個小夥子,就是我這個曾經面對過千軍萬馬的老兵,遠遠地望去,也會忍不住腿軟。」

離著這麼近,艾倫確實能夠感到安其羅男爵的腿正在微微顫抖著。

他果然沒有表面上這麼淡定。

「但你要記住,恐懼,只會讓你逃避。」

「只有將恐懼化為力量,你才能活下去。」

安其羅男爵的聲音很大,似乎不只是想讓艾倫聽到。

「準備弓弩!」

他的手高舉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