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 雖然在飛劍和雷之衣的威力下,周圍的毒蜂紛紛跌落。但是越子墨卻發現這些體型小一些的毒蜂體內,居然沒有精神力結晶。這確實讓其一驚,而且更驚人的是,男子的腳下的巨蜂,其尾部居然開始快速的產出一隻只幼蜂。而且幼蜂在出生后不久,體型就瞬間變大。然後就紛紛向越子墨襲來。

越子墨看著這一切,暗道:「這三星毒蜂,是母蜂么。而且這幼蜂怎麼生長的這麼快。」

「主人,要小心了。這應該是此蜂的一種特殊能力,可以無限的產出可以瞬間生長的幼蜂。但是這也會有缺點,就產出的幼蜂,不在具備進階的能力,所以內體心臟也無法化為精神力結晶。」靈萱兒的聲音在越子墨的腦中響起。

越子墨點了點頭,看樣子自己的打算是無法完成了。越子墨本想通過這些數量眾多的毒蜂的精神力,來提高自己的修為,可是沒想到結果是這樣,而且剛才那名似乎叫黃烏的男子的魔獸屍體,也被眼前的大漢男子收走了。

眼前的局勢,可以說對於越子墨來說,確實糟透了。而且這幼蜂的產出速度,明顯高於自己殺死幼蜂的速度。

「看來只能盡全力一拼了。」越子墨暗道。

只見越子墨周圍的飛劍在次一聚,幻化成十多米的擎天巨劍,然後只見劍身銀紋一閃,火焰怒斥而出。

「吾劍之意,力可破天。禁制全開,最終一斬,破。」越子墨默默的念叨,將『破』的十重禁制全部催發而出,然後又全力使出魔法紋陣配合。並且連飛劍的最終一斬,『破』都使了出來。

然後只見巨劍,突破毒蜂的重重包圍,帶著一股斬斷乾坤,破開蒼穹之勢。就向男子砍去。

劍為及身,恐怖的氣勢,吹得男子的身形搖擺不定。男子也首次露出了慎重的神色,不禁眉頭緊皺了起來。

然後只見男子雙手伸向兩側,然後四周的幼蜂就像聽到命令一般的紛紛抬起后尾,開始向男子四周射來黑色的毒刺。

可是毒刺在男子的頭頂,紛紛憑空停了下來。組成了一道數米厚的黑色堅牆。

「錚」的一聲,金屬般的響聲傳來。巨劍斬在了堅牆之上,瞬間就砍了進去。但是在看進去幾米深厚,巨劍斬下的速度,越來越慢。最終停了下來。

而與此同時,越子墨忽然化身為一道驚鴻,向男子身邊被眾多毒蜂包圍的莉亞沖了過去。越子墨一拳轟了出去,並且伴隨著雷弧閃動。瞬間就轟出了一個豁口。

越子墨一飛而進,抱起莉亞,在毒蜂在次圍上來的時候,沖了出去。然後身下紫色光陣一閃,就消失不見了。在此出現的時候,就出現在了遠處數百米外。然後再次身下紫色光陣一閃,就又出現在了遠方。

就在這時,斬在堅牆之上的飛劍忽然火焰一熄,然後同樣的身下紫色光陣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

「想走。」男子怒喝一身,看著越子墨的消失的方向。然後不經意的看向自己的右邊,發現居然自己抓來的精靈族美女也不見了。

「找死。」男子又一聲怒喝,此聲比之先前更加的憤怒,而且隱約還有牙齒碎裂的磨牙聲。

接著男子忽然嘴中念念有詞,似乎在念動什麼咒語。接著其腳下的巨蜂的尾部忽然產出一隻和其他毒蜂不一樣的蜂種。

區別就是其他毒蜂的眼睛是漆黑之色,而這隻毒蜂眼睛則成一片血紅。而且身上還有些不同於其他毒蜂的花紋。

男子嘴中的聲音一停,就見此蜂忽然渾身紅光一閃,然後就朝著越子墨消失的方向飛快的追了過去。

「哼,在我的蜂追術下,你將無處遁形。」男子冷哼一聲,然後就一催腳下巨蜂,就帶著其他數百隻體型稍微小一些的毒蜂,追隨而去。

而在遠處數千米外的越子墨忽然手一招,就一把銀質的十字飛劍就出現在了手中。接著越子墨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就將劍別在了腰間。然後將懷裡的莉亞抱緊了幾分,然後速度猛然一提,化為一道驚鴻,迅速消失在了天際。

一個時辰后,在越子墨巨大的精神力的感應下,居然發現後面的男子居然還在追,而且距離自己也是越來越近。

「可惡。」越子墨怒道。然後只見其渾身霧氣一閃,在使用精神力控物飛行之後,又使出了修士的飛行術。而且越子墨更是又使出了雷之衣魔法,在次加快自身的速度。並且方向一變,急速飛逝。

就在這時男子忽然驚訝的停住了身形,望向了虛空某處。男子微微一皺眉,道:「奇怪,他居然逃脫出了我的精神力感應範圍。」

而隨著男子的停住了遁速,其周圍的毒蜂也紛紛停住了身形。

「哼,別以為這樣就能逃脫。」男子一聲冷笑,然後只見其嘴中念念有詞,雙手不停的揮舞足蹈。緊接著其前方的特殊紅眼斑紋毒蜂,忽然天空中繞八字飛舞起來。然後猛然停住了身形,身體紅光一閃,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見狀男子微微一笑,遁速一起,帶著眾蜂尾隨而去。果然不到片刻,越子墨的位置有出現在了男子的精神力感應的範圍。

「好驚人的速度,好傢夥,有些本事。飛了這麼久,居然還能提速。」越子墨身後的男子,忽然感應到了,越子墨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上許多,不禁有些驚訝。而且隱約間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應錯了,越子墨是不是並不是初級魔法士初期,而是中期。不過他當然不知道越子墨是魔靈雙休,而且掌握的魔法和修士功法根本不是其能比。

男子之所以會這麼輕易打敗越子墨,只是因為男子的境界要高出越子墨兩個境界。而且越子墨的修士修為要低於法士修為兩個境界。否則要是越子墨修士和法士的修為相當,普通的比他高兩個境界的人,他也不會放在眼裡。

越子墨雖然全力飛遁,速度之快,遠不是男子可比。但是男子的修為卻高出自己很多,精神力也要強上很多,所以能維持高速飛行的時間也要長很多。而且越子墨還是用了數種辦法才有眼前的驚人速度,耗費的體力當然更加驚人。

雖然暫時落後了,但是只要對方知道自己的逃遁方向,等待自己筋疲力盡之時,被追到是早晚的事。畢竟暗系瞬移術,相當耗費精神力,根本無法連續多次使用,否則越子墨也不會這般拚命了。

「奇怪,按理說自己早就逃開了男子的精神力感應範圍。為什麼每次剛擺脫,過不了多久男子就會又發現自己的蹤跡呢。」越子墨習慣的說道。

… 「奇怪,按理說自己早就逃開了男子的精神力感應範圍。為什麼每次剛擺脫,過不了多久男子就會又發現自己的蹤跡呢。」越子墨奇怪的說道。

眼看著,二者的距離越來越近,越子墨也開始有些焦急起來。就在這時,越子墨懷中的莉亞的身子,扭動了幾下。越子墨一怔,看著懷中的莉亞。

莉亞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見了自己正在越子墨的懷裡。當即臉色一紅,下意識的要掙脫開越子墨的懷中。

「小心。」越子墨並沒有因為莉亞的掙脫而煩躁,而是平淡的說道。


聞言莉亞一怔,然後迅速向四周打量起來。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身處空中。而且還在急速的飛行著,速度之快不禁讓其咋舌。幸好越子墨沒有因為自己的掙脫而放手,否則自己肯定會摔下去的。

四周的情形讓莉亞清醒了許多。似乎也想起了自己昏迷時候的事情。

「那個操控毒蜂的男子呢。」莉亞問道。

「他在後面,一直追著我們呢。」越子墨回道。

聞言莉亞一驚,迅速用精神力向後方掃去,果然發現後方正有一名男子和眾多毒蜂對二人窮追不捨。而且距離二者已經越來越近,越子墨的速度也越來越慢。看樣子是飛了很久了,而且還抱著自己。

「我們怎麼辦。」莉亞發現眼前的形式,不禁問道。

但是越子墨並沒有回答,只是繼續望著前方飛去。莉亞看著越子墨,雖然其沒有回答。但是她並沒有生氣,因為她知道此次估計二人是很難逃脫了。而且越子墨看上去已經有些累了,但是莉亞並沒有提出自己要飛遁,因為越子墨就算有些疲憊,但是速度也不是她能比的,這不禁讓莉亞多看了越子墨幾眼。

而且莉亞此時的身體,還有些虛弱。看樣子之前是受傷了。

一個時辰后……

此時的男子已經在越子墨二人身後數十米處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追上二人。

就在這時,越子墨猛然停下了身形。

「看樣子,只有一搏了。」越子墨轉身,放下懷裡的莉亞說道。

而莉亞,也抬起弓箭,準備好了殊死一戰。

「怎麼,知道逃不掉了么。嘿嘿,乖乖拿命來吧。」男子看著越子墨停止了逃跑,一笑說道。

男子說完,猛然看見越子墨身邊的莉亞,猥瑣的說道:「你醒了啊,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只要你乖乖的嫁給我。」


「做夢。」莉亞還不客氣的回道。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你身邊的男子,能救你么。我這就讓你看見他是怎麼死的。」男子不悅的說道。

說完男子抬起雙手,向二人一指。頓時男子身後的眾多毒蜂,紛紛沖向二者,將二者團團圍住。

「小心點,別殺死了我的美人。但是適當的給其一些教訓,也是可以的。誰叫她,這麼不停話呢。」男子得意的說道。

接著就見數百隻毒蜂,紛紛抬起尾刺,瘋狂的向二人刺去。

就在這時莉亞忽然拿出三支箭矢,搭在弓上,拉滿弓弦射了出去。但是箭矢並沒有襲向男子,而是以一化十的變成了三十支箭矢。圍著莉亞和越子墨四周飛轉起來,將來襲的毒蜂紛紛刺落在地。

越子墨也沒有遲疑,在箭矢防護出現的瞬間,使出了雷網防護,將二人包裹其中。而且將落網的毒蜂,紛紛電成了灰燼。

「不行啊,主人,對方的實力,不是現在我們能對付的。」靈萱兒看見此時的情景焦急的在神導書中說道。

越子墨也是眉頭一皺,渾身上下的雷之衣,更是暴怒的跳動不已。他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而且對方還根本沒有使出全力。看來必須抵拚命了。

這在這時,男子腰間的牛皮色的袋子忽然亮了起來。男子手一揮,袋中徑自飛出一塊漆黑的石頭,並且綻放著紫色的光芒。

男子看著這漆黑的傳音石上面的字跡,不禁眉頭一皺。因為上面的文字,是族中讓其馬上回去,否則軍法處置。

男子有些不悅的在石頭上一頓點指,然後收起石頭,暗道:「看樣子必須速戰速決了。」

然後只見男子嘴唇迅速的念動著,緊接著越子墨二人周圍的毒蜂就像瘋了一般,開始不要命的瘋狂攻擊。

而且更有一些毒蜂開始紛紛自爆起來,『砰,砰』的一聲聲巨響,直接震蕩的將箭矢和雷網的防護擊出一個巨大的豁口。眾毒蜂紛紛趁機而入。

此景明顯超出了莉亞的預料,有些搓手不及。而且豁口就在莉亞的附近,毒蜂一擁而進,眼看就要襲向莉亞。

忽然一陣雷弧閃動,莉亞的身前被越子墨擋了下來。越子墨一拳就將來犯的毒蜂化為了灰燼,儘管毒蜂數量眾多,但是越子墨在雷之衣的保護下,不但防禦力驚人,而且力量和速度也是驚人,幾個呼吸間就將毒蜂又逼出了雷網和箭矢的防護外。

男子在不遠處,周圍眉頭看著越子墨身上覆蓋的如衣服般的雷弧,暗道:「不行沒時間了,再不敢回去恐怕後果會很嚴重。而且這次帶隊的六星聖獸魔法士聶遠大人,可是出名的嚴厲之人,要是違抗了他的命令,估計會拿我喂他的魔蛇。」

「而且這小子身上覆蓋的雷電似乎很不一般,一時半會不太可能破開。看樣子只能先將其困住,等族中之事了結,在過來也不遲。」男子想了想自語道。

男子剛剛定計,然後雙手迅速憑空畫出一個不知名魔法陣,同時嘴中更是不停的念起咒語——蜂巢之術。

男子大喝一聲,然後只見原本攻擊和自爆的毒蜂紛紛停了下來,並且嘴中開始不停地吐出一些金色的不知名物體。

更奇怪是這些毒蜂居然將這些金色的物體,紛紛和其他毒蜂的金色物體組合在一起。而且速度出其的快。不多時一間蜂房就出現了,而且正好將越子墨和莉亞二人困在其中。緊接著毒蜂們開始迅速的搭建第二間蜂房。

第三間……

第四間……

… 越子墨看著周圍金色牆壁,不禁眉頭一皺。也不知道男子在搞什麼鬼。

「這是什麼魔法。」莉亞看著周圍問道。

越子墨搖了搖頭,然後就收回了雷網防護,莉亞見此也收回了箭矢,三十支箭矢瞬間就變回了三隻,飛回了其腰間的箭筒里。

越子墨徑自走進近處的一面金色牆壁上,然後拳頭之上雷弧閃動,一拳轟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越子墨猛地被震飛了出去。莉亞見狀大驚,連忙去接住越子墨。可是莉亞雖然抱住了越子墨,但是並沒有能阻止住其飛出去的勢頭。並且連自己也被撞飛了出去,二人紛紛撞在了後面的金色牆壁。

「這是…….」越子墨先一步的站起了身子,然後動了動由於撞擊劇痛的後背,之後又扶起了身旁的莉亞說道。

…………

外面的男子看著此時已經出現的數百間蜂房,面色也舒緩了許多。而且毒蜂仍然在飛快的搭建著金色的蜂房。

「數百間蜂房,已經夠將二人困在其中了。而且最終整個蜂巢的完成,會有數萬間蜂房,除了我沒有人能出去。也好,也該儘快返回族中了。」男子自語了幾句,然後猛然掉頭,向來路飛去。

而在蜂巢之中的越子墨,正用手觸摸這牆壁。暗道:「這是什麼東西,居然連我的雷之衣魔法的力量都不破。」

「主人,看樣子這應該是此蜂種的蜂巢吧。蜂類的蜂巢都是蘊含了強大的魔法能量,堅硬無比的。」靈萱兒的聲音在越子墨的腦中想起。

「蜂巢……」聞言越子墨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招呼了莉亞一聲。然後二人一飛而起,從頭頂的出口,到達了另一個房間。

一個時辰后……

越子墨和莉亞疲憊的坐在一間看似和之前的蜂房一般的房間里休息,而且二人發現這裡不但房間眾多,而且每間房間看似都一樣。唯一不同的也只是出口的方向不同。


「沒想到這蜂房,不但堅硬無比,居然還如同迷宮一樣,這樣根本沒辦法出去。而且男子為什麼會使用這種辦法困住我們呢。」越子墨用意識和靈萱兒交流道。

「我記得之前男子的傳音石亮了,我看多半是聖獸魔法士那邊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讓其馬上回去吧,否則以其的實力怎麼只會困住我們這麼簡單。」靈萱兒說道。

「這麼說,男子應該已經走了。只是可惜在這裡精神力很受限制,無法探出很遠,根本無法感應男子還在不在。不過萱兒你有什麼好辦法出去么。」越子墨問道。

「這種情況嗎,我暫時還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出去。等我一下啊,我好好回憶一下上代器靈的記憶,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靈萱兒說完就沒了聲音。

莉亞自然不知道這一切,而此時其忽然站了起來。開始四處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莉亞公主,你有什麼發現么。」越子墨問道。

「暫時還只是猜測,不過可能我會有辦法出去。而且叫我莉亞就行了,不用叫我什麼公主。要不是你救我,我現在還不知道會在怎麼樣呢。」莉亞笑著對越子墨說道。

說完莉亞也不管越子墨的反應,只是閉上雙眼,用手摸著地面。似乎在感應著什麼。不多時,莉亞睜開了眼睛,驚喜的說道:「我有辦法了。」

越子墨聞言,也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莉亞。只見莉亞手指向腰間的箭筒一指,然後手指一抬,就有一支碧綠的箭矢徑自飛了出來。此景到是有些像越子墨控制飛劍時的樣子。

而且莉亞並沒有將箭矢搭在弓上,而是手指沖著地面一指,箭矢就自行的向地面飛去。雖然並沒有擊穿金色的地面,但是卻自行立了起來。

然後只見莉亞嘴中念念有詞,地面之上的碧綠箭矢漸漸的開始綻放起碧綠之色的光芒。隨著莉亞嘴中的咒語聲一停,光芒猛地向內一縮,居然變成了一顆豆大的碧綠種子。

「這是……」越子墨看見此景,不禁詫異的問道。

「嘿嘿,我精通的是精靈族的木屬性箭矢。力量和速度我可能不如你,但是要是眼前的情況,我的箭矢魔法可是最見效的。」莉亞笑著說道。

「你是木屬性箭矢魔法?」越子墨曾經也數次參加每周三的精靈族美女的集會,自然也聽說過木屬性箭矢魔法的相關事情。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

「這不知道有多少一樣的房間相連,我想它應該是那些毒蜂建造的蜂巢。而且我剛才也仔細的感應了下此蜂巢的結構,其內部果然蘊含著相當驚人的魔法能量,而且所有房間的能量是相通的,所以才這麼堅固。以至於連你也打不破。」

「所以此種情況我的木屬性箭矢魔法,最適合不過了。」說著只見莉亞再次念起咒語,然後碧綠的種子居然開始漸漸發芽了,露出了稚嫩的兩片葉子。而且堅硬無比的金色地面居然被幼芽柔弱的根莖輕易的穿透了。

箭矢魔法——靈樹降臨。莉亞嬌喝一聲,然後幼芽迅速的開始生長起來,速度之快肉眼可見。

「我這靈樹降臨魔法,可以吸收四周所有的魔法能量。所以等待這蜂巢的魔法能量被吸食的差不多了的時候,打破這蜂巢輕而易舉。只不過這蜂巢巨大無比,構造奇特,吸食不易,可能我們需要等上好些日子才行。」莉亞用手縷了縷額前的金色秀髮,說道。

「沒事,想來剛才那名男子突然間拿出了傳音石。應該是被族中召喚,否則也不會用此法困住你我,而且其應該也不會那麼快回來才是。」越子墨說道。

「喂,主人,這應該是我告訴你的吧。你在那賣弄什麼。」靈萱兒的聲音在越子墨的腦中想起。

越子墨聞言立馬露出了尷尬之色,用意識回道:「那我也不能說是你告訴我的吧,一個初級魔法士初期和鍊氣八階修為的傢伙,居然有蘊含器靈的寶物,這是不是太驚人了些。」

「確實哦……」

… 數天後,越子墨和莉亞看著眼前要數人一起才能抱住的巨樹。莉亞說道:「差不多了,接下來就要拜託你了。」

越子墨聞言微微一笑,然後拳頭之上雷弧閃動,一拳想巨樹穿透的蜂房打去,轟的一聲,蜂房之上掉落下很多金色碎片。露出了上面的房間。

「莉亞你這靈樹降臨,果然厲害,這蜂房的硬度減少了很多。」越子墨說道。

「這是自然,我的箭矢可是用我們精靈族的生命之樹的樹根做的,吸收能量可是很厲害的。」莉亞看著越子墨真的打破了一間蜂房,臉上一喜的說道。

接著二人臉上一喜,飛向了上一層蜂房。然後越子墨再次揮舞著拳頭轟了上去……就這樣越子墨一路向上轟去,在足足打破了數百間蜂房后,越子墨和莉亞終於出了蜂房。不過就算越子墨再厲害,此時也有些累了。不過再累也擋不住二人死裡逃生的喜悅。

越子墨和莉亞飛出整個蜂巢才發現,蜂巢巨大無比,足有小半座山一般。而且裡面縱橫交錯如迷宮一般,幸好有此辦法,否則走是肯定走不出來的。

二人一出來,首先入目的並不是想象的那般強烈的陽光。而且此時正是正午,還晴空萬里,並不是陰天。原來莉亞的靈樹居然已經穿過整個蜂巢,並且比蜂巢還要高出足足一百多米。所以二人正處在巨樹下的巨大陰影。

這一幕就算是施展魔法的莉亞都為之一驚,她也沒想到自己的靈樹會長這麼大。但是二人也只是稍微感嘆了一下,就要飛遁而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