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雖然在很多林家子弟眼中林玄仲的實力不會有多強,但林光耀總有種感覺林玄仲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至於圍觀的那些年輕子弟,不論男女在比試要開始時,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場上的兩人身上,眾人對林光耀的評價之高可想而知,只是當他們的目光落在林玄仲身上時,一個個難免有些疑惑。

林家子弟倒還好,經歷過昨天的事,他們已經知道林玄仲的實力足矣躋身與林家的天才行列。但是對於其他家族的年輕子弟來說,他們卻看不出林玄仲有什麼不凡的地方,除了那頭髮白些。不過作為各個家族得出色後輩,今日有機會開林家觀戰,他們也明白林家不會要故意出醜,林玄仲肯定實力不弱。只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想不明白林玄仲為什麼會從一個廢物轉眼變成一個天才。

在一個個年輕子弟大感疑惑的時候,那些家主和貴賓們卻隱隱看出一些門頭。林玄仲雖然身上氣息不強,但他們可以看出林玄仲絕對像個習武之人。如果林玄仲不是故意為之,那麼林玄仲必定是氣息內斂。以他們的實力都無法收斂氣息到林玄仲那種程度,可想而知,林玄仲若真是氣息內斂那實力又會有多強。

等到眾人想明白這一點時,一個個則眼中光芒閃爍不停地打量林玄仲來。只有林滄海神色還算自然,當然林滄海心裡同樣有不少想法。在那些家主和貴賓紛紛猜測林玄仲的具體實力時,那近百名優秀子弟都在等著看看關於林玄仲的傳言究竟是一場鬧劇還是一場奇迹。

沒讓眾人多等,台上兩人在相互示意后,已經出手。林玄仲學的劍術不多而且還都是基礎劍術,所以在招式上沒有可看的地方。相反林光耀精通武學,在劍術上有一定的造詣,一招一式都不是林玄仲能比。兩人才剛交手,林光耀憑藉高超的劍術已然佔據上風。

另一邊,越來越吃力的林玄仲也完全看出自身不足。在劍術方面,林玄仲知道自己與對方相差太多。於是,還沒打幾個回合,林玄仲完全放棄主動攻擊的機會,轉而以防守的形式觀察林光耀的攻擊特點。

對於林玄仲的打算,林光耀心裡一清二楚,在佔據上風后,林莫就想著讓林玄仲拿出些真本事。現在林玄仲卻沒像期望中的那樣做,反而以另外一種更加明智的方式與自己交手,不知不覺間,林光耀又對林玄仲高看幾分。

接著,在確定林玄仲在劍術造詣上完全不如自己后,林光耀不再憑藉這個優勢繼續對林玄仲施壓,而是增加了一些攻擊力量。簡單較量一段時間后,兩人的打鬥情況沒有多少變化。一攻一守,場下的年輕子弟都覺得沒什麼意思,只有那些家主和貴賓們還有耐心繼續看著。

片刻后,林光耀將威力增大到一定程度,緊接著林玄仲可以感覺到來自對手的壓力,不過心神卻更加輕鬆。因為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林玄仲已經注意到林光耀的攻擊特點。在林玄仲看來,林光耀的每次出手都是沖著自己露出的破綻而來,所以每一次攻擊都有跡可循。現在對方只是增加一些攻擊威力,林玄仲並不害怕,只是加快了一些自己的防守速度。

另一邊,林光耀見此嘴角缺露出一抹笑意,心裡無奈地想著林玄仲依舊沒看出自己的用意。心念一動,林光耀雖然沒有改變正在使用的劍術卻在增大力量的同時,陡然加快攻擊速度。以林光耀鬥氣五階實力為基礎,儘管依舊沒有使出全力,但是現在林光耀展現出的實力已經不是鬥氣四階武修能敵。

才剛穩住局勢準備找機會反擊的林玄仲,突然面對現在林光耀凌厲的攻擊不由心下一驚,趕快增加防守力量,不敢有絲毫大意。

場中的情況才剛發生變化,台下的圍觀人員立刻發現不對,沒想到兩人的打鬥會突然精彩起來,一個個趕緊打起精神。至於那些家主和貴賓則各自面帶微笑的看著,互相之間還說上兩句,顯然場中兩人的表現沒讓他們失望。

接著,在無數道目光下,林光耀的速度越來越快,配合著林家的步法,轉眼將林玄仲逼入困境。

在苦苦抵擋的同時,林玄仲驚訝地發現不管自己向哪個方位躲避,林光耀手中長劍總能第一時間出現在自己的躲閃位置,現在連續被對方打的措手不及,林玄仲已經有一種氣喘吁吁的感覺。

與昨日林千木的打鬥相比,林玄仲不由覺得林千木的實力不值一提。不過話說回來,昨日林玄仲完全是以速度擊敗對手,但是今天在林光耀面前,林玄仲根本不敢依靠自己的速度反擊。因為林玄仲一直在想著萬一露出的破綻太多,恐怕會因為自己的速度太快導致落敗。

在暗暗感慨自己現在的情況非常尷尬時,林玄仲不由想到恐怕只有眼前的林光耀才真正能被稱為天才,怪不得能在二十三歲時擁有鬥氣五階實力。當然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還是不會坐以待斃,對方的速度的確很快,但是林玄仲的速度同樣不慢。現在只要能看到林光耀手中的長劍所在,林玄仲覺得自己還能憑藉極快地反應速度躲過攻擊,如果實在依靠平常的躲閃躲不過去時,林玄仲會通過連續走出八荒步來躲避。

只要能在關鍵時刻走出四步,林玄仲覺得自己在短時間內還能立於不敗之地。眼下來自林光耀的壓力越來越大,林玄仲已經開始使用八荒步。

另一方面,林光耀在發現林玄仲使用八荒步時,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心裡想著總算把林玄仲逼到一定程度。在林光耀看來,現在自己的攻擊雖然不強,但是一般的四階武者還是很難抵擋,所以不管怎樣林玄仲的整體實力已經不比一般的四階武者差。既然如此,林玄仲的確有要求林家為其正名的資格。當然現在的林光耀更想看看林玄仲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在林玄仲使用頻率越來越高后,林光耀不知是因為性子太急,還是太想儘快逼林玄仲用出全力,不知不覺間,林光耀又增大了攻擊威力。

片刻后,五階武者的實力突然展現,看的圍觀人員無不愕然,誰都沒想到林光耀會突然使用全力。那一道道劍氣,足以證明林莫此時的強大。

一片驚訝聲中,場中的林玄仲根本不明白怎麼回事,像是還沒反應過來般連連被林光耀的劍身拍中幾次。若不是林光耀手下留情,在擊中林玄仲時故意將劍刃換成劍背時,林玄仲此時身上已經多出幾道傷痕。

連連被對方擊中幾次,林玄仲的眼神不再那麼平靜。在林玄仲疑惑的目光投出時,林光耀的聲音如春風般吹來:「玄仲,再不用全力,你就要輸了。」語氣里沒有任何嘲笑的意思。 想想剛才只是被劍身擊中幾次完全是對方手下留情,現在林光耀這麼一說,林玄仲知道自己若再保留實力,無非是自討沒趣。

對著林光耀微微點頭,林玄仲直接揮劍向林光耀攻去,兩人再次交手。

鬥氣五階的實力展露無疑之下,憑藉八荒步的優勢,林玄仲以極快的速度出招,完全不給林光耀出招的機會。如此一來,即便林光耀在劍術上佔據多少優勢,依舊無法發揮出那種優勢。

在連續抵擋的同時,林光耀已經感受到來自林玄仲的壓力,暗暗心驚的同時,林光耀陡然想到林玄仲的境界恐怕比自己還高。在繼續觀察一番后,從林玄仲的表現中,林莫越發肯定自己的想法。再次望向神色平靜而專註的林玄仲時,林光耀眼中多出一絲驚嘆,本以為林玄仲實力不弱,沒想到竟然比自己還強,一種反差情緒油然而生。當然對於林玄仲能這麼強大,林光耀倒沒有別的想法。

現在林玄仲已經要用全力,林光耀不敢怠慢準備與林玄仲比試一下兩人在八荒步上的造詣高低。

沒多久,運用八荒步的林光耀漸漸扳回劣勢。緊接著,在林玄仲攻擊露出破綻時,林光耀漸漸轉守為攻,等到可以攻守並用時,兩人已經打個旗鼓相當。

限時婚寵 長劍不停擊撞,劍氣激蕩,圍觀的人可以看到兩人中間劍光閃動。現在無需說明,光憑那激射的劍氣,眾人都可以看出林玄仲有著鬥氣五階實力。以二十歲之齡,擁有鬥氣五階實力,放眼整個幽城能夠與林玄仲相比在明面上的天才一個沒有,可以想像林玄仲現在的表現帶給眾人多大的震撼。

無論是林家子弟還是其他家族的年輕後輩,一個個眼中充滿震驚,沒有人說話,每個人心裡卻翻騰著驚濤駭浪。不管以前他們對林玄仲的看法如何,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林玄仲已然是他們無法逾越的存在。而且以後他們只能仰望林玄仲。那麼原本自以為是的天才子弟,站在一幹家族族長貴賓各家高層身後,一個個神色不同。有的人神色驚訝不已,有的人面色陰沉無比,有的平靜依然,有的人一臉驚慌,像是見到什麼可怕的事情。

那些神色緊張不安的人有一些是林家的天才後輩,他們以前可沒少欺負過林玄仲,如今林玄仲的實力遠遠超過他們,今日過後在族中的地位直接位於年輕一輩第一人,甚至是整個幽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可想而知若是林玄仲來找他們麻煩,他們又能如何應對。

在那些人停止議論,一個個想著各自心事時,那些家主和貴賓們可沒閑著。「林家有這樣的天才,竟然一直瞞著,林家主實在過分。」半是羨慕半事指責,坐在林滄海旁邊的李家主如此說道。跟著又是一連串類似的聲音,很多家主言語中都帶著羨慕和指責的意思。不過不管他們是表面上還是發自心裡,面對眾多家主和貴賓的言語,林滄海都是一臉無奈。因為在不久前,林滄海同樣不知道林玄仲竟然已經有鬥氣五階實力。

剛才發現林玄仲展現鬥氣五階實力時,林滄海先是神色震驚,隨後情緒激動異常,不過一想到以前林家對待林玄仲的方式,林滄海的情緒冷靜不少。現在即便滿心無奈,林滄海還是笑著答覆眾人:「關於林玄仲的情況,林某也是今日才得知,對於林玄仲的為何會有現在這樣的實力,老夫實在是提前不知。」言詞懇切,明眼人都能看出林滄海沒有說謊。只是即便如此,眾人依舊不願相信林玄仲的實力會在一夜之間變得如此之強。

「林家主就算不知道家族子弟如此出色,至少知道一點原因吧。」果然沒過多久,李念塵就給出這樣的追問,頓時引來不少人的注意。連那一直神色淡然的黑市負責人,此時都撇過頭望向林滄海,顯然眾人都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各位家主和貴賓們投來的目光,林滄海越發無奈只能將之前林玄仲的解釋對眾人複述一遍,當然中間林滄海還說了些別的,借著那神秘人的身份來震懾一些家主。

在聽完林滄海的解釋后,那些家主和貴賓反應各異,大多都是一臉疑惑。如果說林滄海在捏造事實,那麼眼前的情景又是怎麼回事,那一道道劍氣普通武修可捏造不出來。如果說林滄海說的是事實,那麼林家背後的神秘人又有多強大,可以讓一直背負十三年廢物之名的人一夜之間成為受人矚目的天才。仔細分析一下,很多人都更願相信第一種可能,林滄海只不過是在捏造事實,至於林玄仲的情況多年來只是林家故意為之,其實一直以來林玄仲並不是廢材。

在很多這樣想著的時候,一些家主卻抱著別的想法,或許還有別的可能。特別是另外三大家族家族長此時都在想著其他可能,他們還不想因為林滄海的一段言詞,取消他們之前精心設置的計劃。不管怎樣,三位家主都沒了之前觀戰時的從容自然。

另一邊,林無憂雖然對林玄仲的具體實力比較清楚,但是親眼看到時依舊有些驚訝。帶著淡淡笑意,林無憂繼續打量著擂台上的兩人。

一旁的林飄雨神色激動不已,沒想到自己一直想保護的兄長如今實力比她還要強大,心裡的意外和驚喜不言而喻。相較於林飄雨,或許是因為想的太多,白青藍的表現則安靜的多,臉上並沒有太過激動的神情。對於白青藍來說如今的情況是好是壞還說不一定。

在青藍考慮一些關於以後問題的時候,林楓因為看到林玄仲現在如此厲害,在不斷震驚的同時,更是激動的臉色通紅。也不怪林楓會這樣,只要林玄仲能擁有幽城第一人之名,從今以後他林楓在林府將會從一個下等僕人,變成身份比一般的內族子弟還要高的存在,只可惜三家聯盟想剷除林家。至於婉兒同樣內心激動不已,只是臉上表現沒有林楓那麼明顯。不管怎樣,五人都在等著林玄仲獲勝。

無數道目光下,場中兩人的激戰已經達到白熱化狀態,眼界好些的人已經可以看到林玄仲在林光耀的壓制下,八荒步每次都要走個三步,相反林光耀只是走個兩步而已。與林光耀相比,林玄仲在劍術和對戰經驗上要差太多,如果不是林光耀有意只用一種劍術,或許林玄仲早就在林光耀的攻擊下吃虧。現在林光耀略佔上風,林玄仲雖然有些吃力,但還不至於無法抵擋,雙方處於僵持狀態。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較量,林玄仲也徹底明白,如果一直防守下去,自己將毫無取勝的可能。因為即便體內蘊含的鬥氣更多一點,在不斷的消耗下,遲早還是要落敗,畢竟林光耀不是以蠻力佔據上風。現在每次躲閃都需要連續走出三步才能避免不受傷害,實在太過被動。況且若是林光耀連續走出三步、四步自己又該怎麼辦,越想林玄仲越覺得自己應該主動反擊。

沒多久,不管是一時衝動,還是忍無可忍,已經無法再用防守與林光耀僵持下去的林玄仲不再猶豫,身形一動,八荒四步走出。巧妙地躲開林光耀的攻擊,隨即林玄仲一揮長劍陡然攻向已經出劍的林光耀。

與此同時,圍觀的人可以看到林玄仲的移動速度明顯加快,而且身影飄忽不定。緊接著,在眾人還沒看清時,林玄仲的長劍已經接近林光耀的右肋不足一尺。

情急之下,林光耀要做抵擋的同時,趕忙揮劍擋開林玄仲的攻擊。結果在眾人的目光下,林光耀險而又險地躲過攻擊。

另一邊,對於林光耀能夠躲開自己的攻擊,林玄仲毫不意外。不過既然已經出手,林玄仲也沒有後退的餘地。在林光耀穩住身形之前,林玄仲幾個箭步再次逼近林光耀,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

面對林玄仲緊接而來的攻擊,林光耀像是有所防備般直接揮劍去擋。二人再次戰到一起,雖然沒有分出勝負的趨勢,但林玄仲的反擊已經徹底打破僵局。 另一邊,林光耀驚嘆不已。果然林玄仲可以走出四步,雖然被林玄仲的反擊打個措手不及,但此時林光耀依舊一臉冷靜。想想之前林玄仲能打敗林千木,林光耀心裡沒有任何意外。

接著,在雙方攻擊力量保持平齊的情況下,林玄仲的一輪反攻,直接改變局勢。圍觀的人可以看到林光耀不停躲閃後退,顯然林玄仲帶給林光耀的壓力太大。

那些家主們此刻心情已經無法形容,在林玄仲連續走出四步后,他們完全意識到,林玄仲比他們之前看到的還要強大。而且能走出四步,也意味著以後林玄仲的前途將會超過他們所有人。

「此子不可留」,一直以來神色還算平靜的李念塵,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殺意。緊接著,吳家和周家家主同樣如此。至於其他家主有的人見此已經開始討好林滄海來,在他們看來,有林玄仲在,未來的幾十年裡,林家可以穩坐幽城第一家族之位。

一句句祝賀恭喜的話傳入耳中,即便是林滄海臉上都是笑意連連,只可惜一想到早先從林玄仲口中得知的另一件事,林滄海又實在高興不起來。

在林玄仲表現出現在的實力后,林滄海心裡已經三家聯盟的消息確認無疑。如果林家不能挺過今晚,那麼一切都將變得毫無意外。只可惜對於林滄海而言,眼下同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場上的兩人打鬥情景越發激烈。

在八荒步的造詣上,林光耀並不差。三步走出,雖然沒能扳回局勢,但已經不再像剛才那樣處處受到壓制。

短兵交接,一陣兵器撞擊聲響,林玄仲四步一出,在林光耀走完三步時直接攻向林光耀的胸口。林光耀無奈趕緊收劍去擋,一揮長劍向外震開林玄仲斜著劈來的劍身。

與此同時,林玄仲似乎早有意料,連連移動兩步,突然出現林光耀的左側,抓住林光耀的防禦死角一劍刺去。

沒想到林玄仲是故意讓自己賣個破綻,林光耀頓時心下一驚,緊接著身體鬼魅般地向右後側退去,堪堪躲過林玄仲的一擊。不過才走出兩步的林玄仲並沒放棄,又是連續兩步繼續逼近林光耀。圍觀的人可以看到,兩人幾乎順著同樣的方位移動,而林玄仲手中的長劍距離林光耀越來越近。

緊接著在劍身距離林光耀不足一寸時,許多圍觀的人不由得緊張起來。結果「當的一聲」,不知何時林光耀已經用手中長劍挑開林玄仲的攻擊。不得已,林玄仲只能停下,然後準備再次攻擊。

不得不說,儘管每次都沒有失誤,林玄仲發現要打敗林光耀依舊差那麼一步。現在佔據優勢並沒用處,因為林光耀總能擋開或躲開自己的攻擊。

在林光耀始終沒有改變劍術的情況下,林玄仲已經完全熟悉林光耀的招式特點,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兩人比的不是鬥氣,不是劍術,是各自在八荒步上的造詣。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短短几個回合交手,雙方都已明白維持現狀只會以平手收局,要想分個勝負,還得其中一人拿出更厲害的招式。

眼下沒有別的辦法可用,在毫無取勝的可能下,林玄仲打算借著身體內最後的一些鬥氣嘗試連續走出五步。五步與四步最大的不同是五步可以有近有退,進退範圍有三步之遠。相對於於五步而言,四步則不同,進退都有局限。

經過剛才不斷地磨合,在八荒步的使用上,林玄仲已經達到隨意使用的程度。現在嘗試連續走出五步,林玄仲真能做到,結果原本旗鼓相當的比試情況立刻發生改變。

走出五步的林玄仲每次都有兩次攻擊機會,或是可以一次將攻擊速度提升兩倍。在絕大的優勢下,林光耀即便對敵時再冷靜,依舊無法在看穿林玄仲的動作,若不是全力躲閃,林光耀此時已經渾身是傷。短短几個呼吸時間,林光耀已然被逼到絕境。

在心裡驚訝萬分之時,林光耀臉上沒有半分冷靜可言,一臉震驚的想著現在自己面對的可是兩個可以走出三步的鬥氣五階強者。作為林家的出色後輩,林光耀非常清楚一旦將八荒步走到五步之後的恐怖。沒想到林玄仲竟然可以做到,即便一向覺得本身資質尚可,林光耀此時都有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不過林光耀還沒有打算放棄,因為林光耀還沒有用盡全力,雖說只能勉強走出四步,但林光耀不得不試一試。

另一邊,林玄仲已經完全感覺到八荒步第五步的優勢有多大,來去自如不說,簡直把對手的一舉一動控制於股掌之中。之前林光耀在林玄仲的心裡一直很強大,但是現在林玄仲總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隨時都能擊敗對手。只是話說回來,林玄仲能走出五步同樣勉強,所以等到林光耀連續走出四步時,林玄仲雖然依舊覺得勝利在握,但還是不能一舉擊敗對手。

台上的兩人所有精力都專註在比試中,根本無法注意外面的情況。因為兩人著裝不同,現在兩人出現在眾人眼中的只是兩道顏色不同的影子。

林楓婉兒兩人從剛才激動不已的情緒中平靜下來,現在已經無法用肉眼鎖定林玄仲的具體位置,一旁白青藍同樣如此,他們只能看到一個青藍色的影子在演武台上不斷移動,速度快到令人無法想象。

與三人一樣,很多低階武修都已經無法看清兩人的身影。對於林家子弟而言,林玄仲此時的表現已經不止超出他們想象那麼簡單,完全是一個另類。

對於外人而言,那近百出色子弟在見識到林家絕學的恐怖后,對於林玄仲的敬畏已經無法言喻。現在無論是像李碩那樣的天才,還是林悠那樣的天才,他們此刻都已明白未來的幽城將會是林玄仲的天下。

在他們一個個為林玄仲震驚不已之時,那些家主和貴賓們同樣震驚無比。之前他們已經對林玄仲擁有鬥氣五階的實力驚訝不已,現在在看出林玄仲竟然還能將林家的絕學學到如此程度后,他們眼中有的只是震驚。

由於八荒步如此恐怖,除了四大家族的族長和一些貴賓們,其他人此時對林家的敬畏都增加幾分。可想而知,若是讓林玄仲成長起來,將來一定能夠統一整個幽城。

之前三家聯盟密謀剷除林家的事因為他們覺得十拿九穩,所以並沒有私下聯繫其他家族的人。現在林家出了林玄仲這樣的天才,一些依附於三大家族的一些中等家族,現在不得不為以後考慮,或許以後他們該選擇站在林家一邊。

「林家主果然培養出一個好苗子,紅玉代表黑市恭喜林家。」說話的竟然是一直沉默不語的黑市負責人,而且一向高高在上的黑市負責人此刻竟然在林滄海面前道出名諱,可想而知,黑市負責人此刻是什麼態度。

一旁的林滄海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因為紅玉的聲音驚擾陡然回過神來,頓覺自己有些失態,尷尬地笑著回應一句,「多謝紅玉夫人稱讚。」

一旁的其他家主和貴賓見黑市負責人都客氣地祝賀林家來,一個個趕緊緊隨其後,一時間,林滄海周圍熱鬧異常。才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林滄海,面對眾人的祝賀,險些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好在林滄海終究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心續略微平靜一點后,還是笑著應付起來。不知不覺間,因為林玄仲的關係,林家已經是眾望所歸。

在各位家主和貴賓恭喜林家時,只有三大家族的族長此時臉色難看異常,雖然表面上也恭賀一番,但是心裡三人實在是說不出的感覺,連一向將一切事情都能掌控的李念塵此刻都無法保持平靜。林玄仲的出現完全是一個意外,一個影響到三家聯盟的意外。

看著那些中等家族家主們不停祝賀林滄海,李念塵眼中厲芒閃爍,殺機騰騰,不過很快又被壓制下去。

「林家不除,老夫寢食難安。」心裡如此想著,李念塵已經下定決心要儘快動手剷除林家。

與李念塵相比,另外兩位家主的心情好不到哪去,雖然極力隱藏各自眼中的不滿,吳家家主臉上明顯有些身上躁動,一向冷靜的周家家主眼中也是眼神飄離,看不出在想什麼。

不過在外人眼中倒也並不奇怪,畢竟同樣是四大家族,林家現在的聲望遠遠超過他們,三位家主會有此刻的異常表現倒也正常。

一旁的林滄海雖然同樣注意到三位家主臉上的異色,但只要想想一切都是因為林玄仲,林滄海便沒有多想什麼。不管怎樣,林滄海都不會覺得因為林玄仲,三家聯盟會改變他們原本的計劃,所以今晚林家還會撤離,越早離幽城越好。 拋開林滄海這邊的情況不提,林家一干長老那邊,原本還對林玄仲的實力抱有懷疑的眾人,現在反而都有一種自愧不如的想法,因為在眾多長老中沒有一人能夠將八荒步修鍊到如此程度,而且就林玄仲表現來看,不要多長時間,林玄仲的實力將超過他們中很多人。

在很多人不停地改變對林玄仲的評價時,林無憂同樣給出自己的評價,「若是老師知道兄長在步法還有這樣的造詣,恐怕老師會當場收兄長為徒。」想著林無憂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越發看好林玄仲。

一旁的林飄雨此時心情已經無法形容,只是愣愣地望著那青色身影,不停地想著那是不是一直對自己很好的兄長。

在無數道驚訝的目光下,林玄仲的動作越發熟練,現在連續走出五步並無難度。

另一邊,林光耀則苦笑不語,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施展出的四步八荒,反倒成為林玄仲磨練步法的墊腳石。在自己步法毫無進步的情況下,望著林玄仲越發敏捷的身影,,再繼續堅持一段時間后,早就滿心無奈的林光耀乾脆地選擇認輸。「玄仲,我不打了。」一邊說著,林光耀還不忘小心地退後幾步。

與此同時,一直如痴如醉的林玄仲陡然驚醒,望著一臉苦笑的林光耀有些尷尬的停下動作。「多謝兄長承讓,」沉默片刻,林玄仲滿懷感激地對林光耀謙虛一句,當然心裡林玄仲覺得自己對林光耀的感謝遠遠不夠。

「不用客氣,林家能出你這樣的天才,是林家的福氣,希望你以後可以不計前嫌,帶領林家走向強大。」面對林玄仲的謝意,林光耀沒有過多在意,反而表達出更常遠的想法。

只是對於林光耀口中的「不計前嫌」,林玄仲此刻還無法做到。「兄長不必多言,玄仲自有打算。」

林光耀能理解林玄仲的情緒見林玄仲如此回答,有些失望但並未勉強,反而笑笑對林玄仲道:「玄仲,希望今晚我能與你並肩作戰。」之前商量撤離的事事,林光耀一直在場,所以現在才能說出這樣令林玄仲有些意外的話。

等到林玄仲反應過來時,只是神色堅定地點點頭,「一定。」兩個林家的傑出天才,在此刻達成約定。

在兩人約定晚上並肩作戰後,林方青才從剛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臉上還有激動的神色殘留,現在正向演武台中央的林玄仲走去,只是腳步不像往常那樣穩健。

林方青年過半百,頭髮半黑半白,等走到林玄仲面前時。望著林玄仲一臉淡然的樣子,林方青久久說不出話來。

直到林玄仲望向大長老時,林方青才清醒一點。「今日的正名儀式到此結束,林玄仲獲勝。」儘管有著鬥氣六階的實力,強健的身體,此刻大長老的聲音還是顯得顫顫巍巍,給人一種有些虛弱的感覺。

原本在林玄仲與林光耀的比試結束,若林玄仲表現出色,林家還打算安排其他家族的後輩挑戰林玄仲,但是此刻大長老已經無需提及此事。因為以林玄仲的實力,年輕一輩沒有人敢主動挑戰。

對於林玄仲而言,其實與林光耀的比試只是一個開始,現在心情平靜下來,林玄仲的心思很快都放在晚上的事情上。現在已經快到傍晚,林家的宴席應該已經準備的差不多,現在可以請來賓入宴。

晚宴會持續幾個時辰,昨日的計劃顯然已經成功一半。心裡這樣想著,神色一振,收起長劍,林玄仲打量一眼周圍的所有人員,最終目光停在林方青身上。

「今日的正名儀式已經結束,有請各位家主和貴賓參與林家準備的宴席。」與此同時,林方青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林滄海直接起身請那些家主和貴賓們入席。然後一幹家主接連起身與,跟著林滄海一起向林家設宴的地方走去。

與此同時,演武台上的林玄仲已經走到青藍他們那邊。只是還沒與青藍他們說上兩句,很多別的家族的年輕天才卻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過來,有的是來賠罪有的是來結交,男男女女都是像林悠、李碩那樣的天才子弟。至於那些是普通的林家族人只能站在演武場邊干看著,現在與林玄仲交談還沒他們的份。

對於突然到來的各大家族子弟,林玄仲面色無奈應付起來,畢竟林玄仲同他們中很多人都沒有過節。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等到所有家族年輕子弟都能和林玄仲說上一句話時,林家一位長老過來,通知眾人過去參加晚宴。如此一來,林玄仲總算是可以抽身離開。

離開人群后,一轉眼林玄仲旁邊只剩下青藍五人。「飄雨,你帶著無憂、青藍他們找個地方吃飯,我到林家高層那邊看看。」說完林玄仲告別幾人,神色平靜地向宴會的中心區域走去。做為今日正名儀式的主角,林玄仲有必要在那些家主和貴賓們面前露面。

在林玄仲離開后,那些年輕子弟漸漸散去,三五成群不停地討論著剛才林玄仲與林光耀的比試。今時不同往日,談到林玄仲時,每個林家子弟都不敢用不尊敬的語氣。對於整個林家來說,今天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晚宴按照正常的秩序進行,一直持續到一個半時辰后才堪堪結束。 八零後修道記 送走那些家主和貴賓后,林玄仲獨自一人回到住處。而林無憂幾人也正在等著林玄仲回來。

「兄長,此次我帶來的人並不多,只能盡量幫你們林家一點忙。」見林玄仲回來,林無憂緩緩說道。

沒想到一回來林無憂就提到晚上的事,林玄仲不由得皺起眉頭。想想林無憂帶來的人的確不多,況且都是用來保護林無憂的人。現在三家聯盟要剷除林家卻是林家的事,所以林玄仲不希望林無憂過多參與。於是,回過神來,林玄仲直接對林無憂道:「今晚的撤離是林家的事,到時候你和那些部下不用參戰,只要保護好青藍他們就好。如果林家未能順利出城,無憂你要遠遠地帶著他們離開。」

話說回來,儘管按照林玄仲的計劃,一切順利的話,林家成功撤離的幾率很大,但是在說話時林玄仲總有一種底氣不足的感覺。仔細想想,林玄仲越是覺得心裡有些不安,只是林玄仲想不到是因為什麼。

「公子,要不你跟我們一起走?」在林玄仲考慮問題的時候,一旁的林楓突然開口。結果林楓這麼一說,青藍和婉兒臉上明顯有些期待之色,只有林飄雨和林無憂臉色還算平靜。一直以來,林飄雨都覺得林玄仲不欠林家什麼,更不用對林家的人負責。而且心裡林飄雨其實也希望林玄仲離開,畢竟青藍以後還需要人照顧。

在林飄雨為林玄仲著想的時候,林玄仲打量眾人一眼,見幾人都在自己身邊,臉色反而輕鬆一些。「其實你們不用擔心,如果林家撤離失敗,我自然會用全力殺出重圍,到時候再與你們匯合。」簡單安慰一下青藍主僕二人,林玄仲又考慮起晚上的事。

估計林家已經準備妥善,現在只要等家主通知便可撤離。不過青藍他們必須提前離開,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又開口對林無憂道:「無憂,你先帶青藍他們從後門離開。」

「兄長保重」,對著林玄仲點點頭,林無憂已經準備離開。

「既然如此,玄仲你在城裡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會在外面等著你回來。」同以前一樣,遇到危難的事,青藍一個外表柔弱的女子總是會表現出剛強的一面。現在見林玄仲心意已決,為了不給林玄仲增加心裡負擔,青藍也並沒有表現出太多擔心。

這麼年來,兩人因為各自的身份,經歷過不少風風雨雨,現在情況剛有好轉,卻又要面對更大的挑戰,說實話林玄仲和白青藍活的的確不容易。不過不管是林玄仲還是白青藍,在危難來臨之時兩人都沒有選擇退縮,反而表現的越發堅強起來。

現在白青藍只是用簡單的言語表達內心的期盼,雖然會讓林玄仲心裡的包袱更重,但又更是讓林玄仲變得洒脫起來。握起白青藍的雙手,林玄仲第一次用柔情的目光說著:「藍兒,不管結果如何,只要有我在,你都不用怕。」說著、說著林玄仲的語氣陡然堅定起來。

在兩人對話期間,其他人只是靜靜的看著。 沒多久,林玄仲緩緩放下青藍的手,轉而對林楓說道:「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帶他們走。」

沒有意見,林楓帶著另外三人直接離開小院。

等到四人走後,林玄仲與林飄雨一起向林家大殿走去。那些家主和貴賓們已經離開一段時間,此刻林家內部有些混亂,男男女女到處都是略顯匆忙的身影。兩人可以看到有的人手中拿著兵器,有的人手裡拿著包袱,只是所有人臉上都有些驚懼不安。

不過當那些人看到林玄仲與林飄雨時,還是停下腳步,轉而討好般地問候起二人來。而且當他們的目光停在林玄仲平靜的臉上時,不知怎麼回事,他們竟然不知不覺間內心平靜不少。直到林玄仲不想搭理他們時,他們才神色疑惑地移開目光。

對於那些人的有意討好,林玄仲沒有在意,更懶得關注。與那些人分開后,兩人繼續向李家大殿走去。

與此同時,李家密室里,三家家主又圍著一張桌子坐著。之前離開林家時,三家家主雖然分開離去,但很快周、吳兩家家主又繞回去暗中前往李家議事。

現在李家的密室里氣氛不像平常那樣輕鬆,每個人臉色都有些嚴肅。

「林家竟然出了這樣一個絕世天才,李家主,你看怎麼辦?」只見吳家家主一臉不可思議之色,似乎都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吳家主,何必驚慌?只要我們三家的計劃成功,一個林玄仲又能算的了什麼?」看著吳家主那誇張的樣子,李念塵忍住沒讓自己露出鄙夷之色,轉而一臉陰沉地說道。

妖孽美男十二宮 「李家主的意思是我們的計劃不變?」察覺到李念塵言語毫不掩飾的殺機,周家主立刻出聲問道。

「難道因為一個林玄仲的出現,二位家主就開始害怕起林家了嗎?」沒有直接回答周家主的問題,李念塵反而反問周家主一句。

「李家主不必誤會,周某隻是擔心林家高層里會有將八荒步學到那個程度的人物。」見李家主似乎有些誤會,周家主立刻解釋一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