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雖然依舊很害怕,但是她還是努力的支撐着身體,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來到門前,小不點深吸了一口氣,但是那帶着血腥味的空氣頓時讓她渾身一緊,緊跟着胃部一頓的翻騰

一把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吐出來,小不點的眼淚不斷的往外涌着。

時間不多,雲天知道小不點堅持不了多久,於是一伸手,將虛掩着的門一下子推開。

樓道里,猶如地獄一般,鮮血四濺間,幾具屍體倒在那裏。

突然出現的屍體,猶如帶着衝擊波一樣,一時間小不點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

雙眼之中,她看到的太多太多,但到底都有什麼,她卻記不清楚了。

眼前一黑,小不點直接昏死在雲天的懷中,巨大的刺激下,她真的無法承受這麼強的衝擊。

抱着昏死過去的小不點,雲天擦了擦眼角的淚,他當然知道自己對小不點做了一件多麼過分的事情。

可是,他卻必須要這樣做,因爲只有這樣,她的未來才能更加的堅強。

“夜梟,你應該能夠理解我吧,她的路還長着呢,既然要和我們一樣穿上軍裝,她就要接受這一切。”

雲天一伸手,將小不點抱了起來,邁步向着房間走去的他,臉上的神情也異常嚴肅。

喃喃自語,雲天輕輕的把昏迷過去的小不點放在牀上。

驚嚇過度的她休息一會就差不多了,而云天則轉身離開了房間。

總統套房之中,現在還在緊鑼密鼓的清理着。

將這些屍體拉走之後,也找來了新的地毯更換,至於樓道里,則立刻用強力水槍徹底清洗。

原本薩琳想要讓雲天搬出去,但是雲天卻拒絕了,他就要住在這裏,這是一種挑釁。

“怎麼樣了?”

走到薩琳面前,雲天開口詢問道。

“差不多了,你真的不用人保護嗎?”

薩琳點了點頭,現場基本清洗完畢,就連空氣也都用淨化器噴過了,不過那血腥味依舊殘留着。

“不用了,收隊吧,天一會才亮,我還要休息一會。”

雲天搖了搖頭,殺了這麼多蝦兵蟹將,相信對方暫時是不敢再來騷擾了。

“那好吧,你一切小心,副總統那邊暫時沒有什麼異常,如果有,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薩琳點了點頭,轉身向外走去,隨着她的離開,各個隊伍也立刻離開了這五星級的酒店。

一切完畢,房間之內再一次安靜下來,雲天獨坐在沙發上,沒過一會,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快步走來,雲天打開了房門,緊跟着潘瑤、唐曦和牛博宇紛紛走了進來。

“怎麼樣了?”

看到潘瑤,雲天急忙問道,這一次他可並不僅僅是爲了示威,纔會幹掉這些蝦兵蟹將的。

這就是計謀,有的時候子彈搞不定得事情,就要用腦子了。

“發現了,這個傢伙剛纔鬼鬼祟祟的推開你的房門了。”

潘瑤點了點頭,雲天這招引蛇出洞果然有效,和他們的猜想一樣。

敵中有我,我中有敵,這就是真正的戰場。

現在那變色龍的具體位置依舊不能確定,所以雲天準備從自己身邊動手。

幹掉了這麼多人,對方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王牌到底在那裏。

所以雲天故意讓薩琳交代下去,絕對不能進入自己的主臥,但實則,潘瑤他們早就下樓了。

在門口安裝了針孔攝像機,而云天一直都坐在外邊,和主臥還有幾個房間的間隔。

這也是他故意爲之,爲的就是讓那個隱藏在薩琳隊伍裏的臥底去找,而他也順利的進入到了自己的圈套裏。

“這小子我知道,那天和幾個醉漢爭執的時候,也是他第一個上去阻攔的。”

雲天看着畫面上那個二十出頭的傢伙,他是那安保隊裏的人,右臉上那一撮黑毛讓雲天對他記憶猶新。

“那我們現在就動手?”

契約小萌妻 唐曦看着屏幕上的人,這個內鬼被找到,他一定知道那個變色龍的具體位置。

“暫時不要打草驚蛇,既然我們確定了,那就先養精蓄銳,等下午在行動。”

這一晚上基本就沒有怎麼睡覺,這對於隨時都會爆發的戰鬥來說絕對是不利的。

身在異國,沒有支援,連對方到底是誰都不清楚,所以他們必須儘可能的保持旺盛的體能。

“剛纔你對小不點做的是不是有點過了?”

潘瑤看着小不點的房間,剛纔的那一幕,三個人在樓下,通過監控器看得一清二楚。

讓一個小女生去看如此血腥的畫面,雖然她們知道這是爲了小不點的從軍路好,但畢竟太殘忍了。

“沒辦法,我只是害怕不能親眼見到她穿上軍裝的模樣。”

生生死死,誰知道什麼時候會來呢,而云天的話,讓三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雲天說的沒錯,當走上這條路之後,他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去。

在活着的日子裏儘可能把心願都完成,這或許就是他們最想做的事情。

說道這裏,唐曦忍不住看了看雲天,即便是她知道雲天有了潘瑤,可那愛意卻從未變過。 一聲尖叫,突然在小不點的房間內傳來。

四個人急忙推門而入後,就看到小不點坐在牀上。

那哭紅的雙眼再一次流出眼淚,嚇昏過去的小不點再一次清醒了。

剛纔的夢境,讓她是那麼的害怕,無盡黑暗中那一雙雙死不瞑目的眼睛,讓她膽戰心驚。

尤其是那黑暗中伸出的手臂,不斷的向着她抓來,驚恐的小不點一下子從噩夢中驚醒。

渾身上下被冷汗浸溼,剛纔的一幕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恐怖了。

“哥!”

大叫一聲,小不點快步向着雲天撲了過來,直接鑽入他的懷中,眼淚浸溼了雲天的胸口。

“別怕別怕,我們都在的。”

輕撫着小不點的秀髮,雲天笑着說道,這次考驗雖然殘忍,但是對於她的未來有太多的幫助了。

緊緊抱着雲天的小不點卻不敢鬆手,靠在他的懷抱中,這纔是最寧靜的港灣。

四個人相互看了一眼,很顯然她真的被嚇壞了,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殺人的場景,現在也會感覺到一陣後怕。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走過來了,尤其是牛博宇,從一個憨厚的胖子,變成了恐怖的殺人機器。

剛纔有一半的暴徒,死在了他的手上,那毫不留情的殺心,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洪荒來了 “好了,小不點,別哭了,一切都過去了。”

小不點哭了好一會後,這才漸漸的止住了哭聲,雲天安撫着她的情緒,恐怕這噩夢還要持續幾天。

“可是我不敢自己睡!”

小不點是真的怕了,現在讓她一個人誰在這邊的話,她一定會瘋掉的。

緊緊地抱着雲天的胳膊,她來自於內心的恐懼是無法言喻的,若不是因爲潘瑤在的話,她一定要讓雲天陪她睡。

雖然說不出口,但是她依舊死死的抱着雲天的胳膊不肯放手,她好希望雲天可以陪她一起。

“我陪你睡好不好?”

潘瑤笑着拍了拍小不點的肩膀,作爲姐姐,這種時候要一馬當先。

“好!”

雖然她更希望雲天,但人家女朋友可是在這裏,如果再說出那樣的話,恐怕會被誤會。

點了點頭,小不點只能同意。

“算了,還是我陪着吧,你們都會去吧。”

唐曦攔住了潘瑤,心知肚明的她可不相信雲天會老實的睡覺。

久別重逢的情侶需要空間,反正她也是睡覺,倒不如由她留下好了。

“那也好,早點休息,睡一覺就會好了。”

潘瑤感激的看了一眼唐曦,她也明白唐曦的用意,於是安撫了幾句之後,這才轉身離開。

“睡覺嘍,如果這些王八蛋再敢來打擾的話,我管殺不管埋!”

在雲天面前,牛博宇就是一個嬉皮笑臉的傢伙罷了,但是別看這胖子憨厚,殺起人來絕對不會手軟。

各自回房,雲天自然也不假裝,一把拉起潘瑤回到了他那最寬大的臥室之中。

此時外邊快要黎明,但是嚴實合縫的窗簾,讓整個房間都是黑濛濛的。

一把抱住潘瑤,雲天早就等不急的吻了下去,而黑暗之中的潘瑤也不羞澀,直接迎了上來。

一番纏綿,黑暗之中他們是那麼的默契,不斷的配合着對方的攻擊。

直到一切結束,兩個人又一次抱在一起,潘瑤把頭鑽入到雲天的懷抱之中,享受着這片刻的寧靜。

“早點睡吧!”

親吻了一下潘瑤的額頭,現在時間不早了,下午還有工作呢。

“睡不着,剛纔你的話讓我心裏很難受。”

潘瑤把頭緊緊地貼在雲天的胸膛上,聽着他那強壯的心跳聲。

“怎麼了?害怕我死了做寡婦嗎?”

雲天笑着掐了掐潘瑤的臉,從踏上這條路,她應該就知道,特種兵絕對是危險係數最高的職業了。

再見野鼬鼠 “不許胡說,有我這麼好的女朋友,你捨得嗎?”

認清和接受,並不代表可以提及,畢竟死亡這種事情,沒有幾個人可以看開的。

尤其是他們還年輕,還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呢,死亡無異於一道陰影。

“這就對嘛,爲了你,我拼了命也要活着啊。”

雲天掐了掐潘瑤的鼻子,郎情妾意甜甜蜜蜜的日子可是非常的難得。

“你又沒有覺得,唐曦真的是一個好女孩?”

突然,潘瑤擡起頭來,對着雲天說道。

“她確實不錯啊,人漂亮又厲害,出類拔萃的女兵。”

雲天突然感覺到氣氛不對,當着女朋友的面誇別的女人可是大忌,於是雲天不忘在後面加上一句。

“如果不是我們相遇的話,你會不會就愛上唐曦了?”

潘瑤咬着嘴脣,其實這個答案她早就心裏有數,之所以雲天沒有和唐曦在一起,就是因爲自己搶佔先機。

若是自己慢了的話,恐怕雲天和唐曦絕對會成爲一對,畢竟如果不是雲天,她不可能成爲女兵的。

唐曦這軍花可是公認的美麗,配上英雄雲天,可是一點都不遜色。

“這個世界沒有如果,沒有發生的事情我可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你是我最愛的人。”

雲天可不會去回答這不管是怎麼都不會滿意的答案,將潘瑤抱緊的他在她的耳邊說道。

“你什麼時候也變得油嘴滑舌了?”

真沒想到現在的雲天竟然也這麼皮了,潘瑤用粉錘錘了一下雲天的胸膛說道。

“還不是你這油滋滋的小嘴親出來的嗎。”

雲天壞笑着吻住了潘瑤的脣,同時也阻止了她進一步的話語。

這邊的愛侶相擁而眠,而隔壁的小不點卻沒有這麼容易睡得着覺。

抱着唐曦的胳膊,小不點還是感覺到害怕,這段時間竟讓抱着雲天胳膊,她真的習慣了那種感覺。

“睡吧,沒事了,有我在呢。”

唐曦感覺到小不點沒有睡着,立刻微笑着轉過身來對着她說道。

“姐姐,我真的不敢睡,你能陪我聊聊天嗎?”

小不點搖了搖頭,現在一閉上眼睛就都是那恐怖的眼睛,她真的不敢睡。

“好啊,你想聊什麼?”

唐曦微笑着點了點頭,雖然只比小不點大四歲,但是她的閱歷可不是小不點可以比擬的。

“你爲什麼當兵啊?”

小不點開心的拉着唐曦的手問道,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理由,有的是爲夢想,有的是沒事做,也有的則是爲了親人。

就好像小不點之所以報考軍校,不僅是爲了繼承哥哥的道路,幫他走完沒走完的路,也因爲她想要裏離雲天更近一點。

“我想爲我母親報仇!”

一說起這句話,唐曦的心跟着一緊,死在魔術師手中的母親,是她向前的動力,這也是她最原始的動能。

“我也想爲我哥哥報仇,我覺得我哥哥不是死於意外事故!”

因爲小不點害怕,所以房間的燈都開着的,她可以看得到唐曦臉上的表情。

那是想到仇人的表情,憤怒的渴望報仇,而這個眼神,小不點也在鏡子裏見到過。

而小不點的話讓唐曦也是一愣,驚訝的看着小不點的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對於夜梟的犧牲,官方給出的是駕駛意外,但是誰都看得出,那絕對不是意外身亡。

但對此,夜梟的母親什麼都沒有說過,直到雲天上門賠禮道歉她才說出口,不管兒子是怎麼死的,但是他絕對是英雄。

至於聰明的小不點也堅信,哥哥絕對不是死於意外,雖然雲天對此什麼都不肯說,但是她猜得到。

尤其是這一次異國之旅,她更加堅定了這份信念,哥哥的仇她一定要血債血償。

“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沉默了一會,唐曦只能說這樣的話,因爲她不能泄密,對於夜梟的犧牲,她不能透漏隻言片語。

雖然兇手死了,但是背後那個隱藏的內奸,卻還在呢,而他纔是真正害死夜梟的兇手。

“姐姐也一定可以!”

因爲彼此的共同點,小不點覺得唐曦更加的親切了,緊緊抱着她的胳膊,小不點笑着說道。

“嗯,我也相信!”

魔術師的不共戴天之仇,唐熙一定要用他的性命來償還罪孽,握緊了拳頭,她好似對着自己說道。

一番攀談下,小不點也漸漸的睡熟了,因爲聊天也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而一旁的唐曦則閉着眼睛,強迫自己儘快睡着。

黎明伴隨着日出,大地再一次恢復了喧鬧,不過激戰了一夜的幾個人現在卻睡的很香。

只不過在另一邊,得到自己手下全部陣亡消息的領頭人,頓時不好意思的看着魔術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