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雖然不知道才剛見面,對方怎麼就知道自己煉化過靈焰,但離央還是開口回了一句。

「果然,難怪我體內的靈焰對你生出了反應,怎麼樣,離央師弟不如轉投朱丹峰,來學習煉丹?」

得到了離央的回復,顧悠點了點頭,隨後話鋒一轉,竟是勸離央轉投入朱丹峰。

離央聞言也是一愣,但隨即搖頭拒絕道:

「我覺得清天峰挺好的,並且學習煉丹也不一定非要到朱丹峰。」

「果然想要撬清天峰的牆角沒那麼容易!」

眼見離央拒絕,顧悠並沒有感到意外,畢竟清天峰在青府中是最次的一峰,明知如此還選擇加入的,自然不會輕易地就轉投他峰。

「小師弟,這次清天峰不會就只有你們倆人進入星隕秘境吧?」

顧悠依然還是一副溫婉大氣的樣子,眼中帶著笑意,轉而看向了悄悄退後了一些的白秋。

「怎麼會,當然不止我們兩人了!」

還在繼續向後悄悄挪動著腳步的白秋,動作猛地停頓了下來,乾笑著回道。

「小師弟,看你的笑容似乎有些不自然,是不是身體有些不舒服,需不需要師姐給你特意煉一爐丹藥!」

看著已經退出去有些距離的白秋,顧悠臉上雖然笑容依舊,但話中的語氣,這次就連離央都聽出了不對。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看向前面面容略有些僵硬的白秋,離央心中不禁感慨了一句。

「這個,不是即將進入星隕秘境嗎?裡面的危險師姐是知道的,所以難免有點緊張,身體並沒有什麼不舒服!」

一聽到師姐要為自己開爐煉丹,白秋的身子明顯一哆嗦,忙開口婉拒道。

而離央則是從他的眼中看到有一絲驚慌之色閃過,可見白秋對這個顧師姐有多怕了。

然而白秋這話一出,顧悠臉上的笑容更甚,令附近的不少男弟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只有白秋越發地感到不妙,說起來他會選擇加入清天峰,也跟這位師姐有點關係。

果然,下一刻,離央就聽到顧悠出聲道:

「既然這樣,不如這次小師弟就跟著師姐一起進秘境吧!」

「這個……那個……」

眼看著師姐邊說邊朝自己走過來,白秋此時一個後悔啊,幹嘛非要到朱丹峰這邊蹭人氣,口中一陣支支吾吾,卻是再也拿不出婉拒的話來。

目光看向離央,發現他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白秋就知道靠不上他了,眼看師姐已經越來越近,白秋一副都快急哭了的模樣,要真一直跟在師姐身邊,還不知到自己會被收拾得有多凄慘呢。

忽然,白秋焦急的目光掃過青石廣場邊緣,發現了兩道孤零零站立著的身影,目中立時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忙道:

「師姐,清天峰的人在那邊,我先過去了!」

說完,也顧不上其它,逃也似的飛奔向了廣場邊緣的兩道孤零零的身影旁。

這忽然的一幕,不僅令顧悠一愣,就是離央也很是意外。

顧悠看著飛也似的跑了的白秋,知道這次又讓他逃過了一劫,銀牙一陣暗咬,不過卻也是無可奈何了。

「顧師姐,既然清天峰的人來了,我也過去了!」

見此,離央對著顧悠說了一句,也往白秋那一邊走去。

過去后,離央同另外的兩人打了一個招呼后,來到白秋邊上:

「你不是說要低調么,怎麼怕你的師姐怕成這樣子?」

「相比於面對師姐,我還是選擇矚目點的好!」

看著離央那調侃的表情,白秋翻了個白眼道,之後就默不作聲了,因為此時他們四人的確挺矚目的,其它五峰的弟子對著他們指指點點地說著什麼。

又過了不久,清天峰的最後一人也來了,也是五人中唯一的女修士。

相比於其它的五峰陣營,此刻每一峰都匯聚了有三四百人的模樣,清天峰這邊卻是只有五人,顯得孤零零的樣子,很快就引起了所有在場弟子的關注。

不過面對這些或是不屑,或是好奇的目光,離央五人神色如常,也並不作聲,只是靜靜地等著星隕秘境開啟的時刻。 「哼,三個月前合歡宗、鐵劍門、水月派三大真傳首席弟子圍攻於我,若是不付出一些代價,哪有那麼容易走脫?」尊者恨恨的說著。

「原來如此,那三人雖是女流之輩,但卻都有金丹中期的修為,三人合力,確實難以走脫,」何振山恍然大悟道,頓了一頓,繼續問道:「那不知尊者還需要多少血食才能完全恢復傷勢?另外,何時傳授我血魔經第二重呢?」

「你放心吧,你現在連第一重都沒有完全掌握,不必心急,這個月再幫我尋得八百血食,應該就差不多了,最好有一些修士的血食,等你尋來,我將第二重血魔經傳你。」

「好,多謝尊者。」何振山大喜道,「我這就準備準備,還望尊者賜下靈魂水晶。」

「嗯,聽說你何家的族長竟然將合歡宗的弟子召來了?」尊者貌似不經意的問道。

「稟告尊者,只因尊者數次自行出去尋找血食,導致我何家十數名弟子失蹤,烈風不知尊者存在,又以為我正在閉關,因此才將此事上報合歡宗,不過請尊者放心,那楊鳴只不過築基初期修為,不足為慮,這個月我為尊者尋來血食后便出關打發了他也就是了。」何振山趕忙解釋道。

「好吧。」尊者可能是想到確實是自己擅自擄走何家弟子才導致的這般結果,所以並未多問,拿出一顆圓形的水晶球,扔給了何振山,並囑咐道:「用靈魂水晶收集靈魂的時候會耗費你的神識,因此你最好多準備一些恢復神識的丹藥。」

「小人懂的,尊者放心就是。」何振山恭敬的回應道。

楊鳴又側耳聽了半天,裡面已經沒有了聲音,想著他們可能已經開始修鍊,楊鳴慢慢的從山洞之中退了出來。

回道小院,楊鳴關上房門,不由的沉思起來,現在看來,這尊者便是上次楊鳴聽說的那個經常屠戮村莊的血魔了,只是想不到,他竟然傷在了夏輕初和夏輕舞的手裡,更想不到,他竟然躲在了這何家老宅之中。

從剛才的對話中,楊鳴猜到血魔與何振山兩人之間也是相互利用,一個想要血食恢復傷勢,一個想要血魔經這本法決,雖然楊鳴感覺的出來血魔經應該是一本強大的功法,但要他因為練功而去殺人,甚至是大量的殺人,楊鳴還是接受不了,因此,他對血魔經沒有什麼佔有慾,反倒是血魔交給何振山的靈魂水晶讓楊鳴頗感興趣,因為,他要煉製大量的傀儡,需要的就是大量的靈魂。在此之前,他一直找不到收取靈魂的方法,現在總算是有了頭緒。

不過何振山已經是築基巔峰的修為,而他才築基初期,雖說距離中期已是不遠,但正面對敵,楊鳴還是沒有把握,想來想去,只能在何振山收取靈魂的時候偷襲了,畢竟,剛才血魔說收集靈魂的時候是極其耗費神識的,只有那個時候,可能楊鳴才有一絲勝算。

既然已經有了打算,楊鳴也就不著急了,靜靜的在房中修鍊,看似已經對任務沒有了興趣,直到五月的最後一天。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即便清天峰的五人只是靜靜地等著,依然有人欺上前來。

「喲!這不是雲湘師妹嗎?好久不見,沒想到竟然成為了清天峰的弟子!」

萬凌峰陣營中,一面容陰柔的青年男子,背後竟是跟著兩名姿色不俗的女修士,來到清天峰這邊。

雲湘,正是清天峰五人中的唯一一名女弟子,此刻目光只是平靜地看了一眼陰柔青年,便將其收回,根本沒有要理會的意思。

然而正是這平靜的目光,對這陰柔青年來說,卻彷彿是一個耳光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此番過來,就是想看到這不知好歹的女人,對自己露出怨恨的眼神,然而看到的只是對方的平靜。

「雲湘師姐,這看起來娘娘腔的傢伙是誰啊?」

雲湘沒說什麼,白秋卻是露出了一副惡寒的樣子,故意大聲問道。

「這不是那個號稱好吃懶修鍊的白秋嗎,沒想到竟然也進入了清天峰,當真是物以類聚!」

陰柔青年聞言,眼中有一絲陰霾閃過,不過隨即恢復了正常,目光看向了白秋,陰陽怪氣地開口道。

不過他這話一出,不止白秋,就連離央幾人的面色也陰沉了下來,冷冷地看向了這陰柔青年。

不過陰柔青年卻是不以為意,眼神挑逗性地掃了雲湘一眼后,便施施然地走回了萬凌峰的陣營中。

他知道這裡並不是自己能隨意撒野的地方,不過看到當初拒絕自己的雲湘,卻是忍不住想過來嘲諷一番,而這時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也意識到了有些不妥,所以一句話將清天峰的人嘲諷了后,就收手了。

「這人喚常群,乃是萬凌峰一長老的弟子,為人心胸狹隘陰險,進了秘境后若是遇上他要小心!」

看著陰柔青年在兩名女修的環侍下回到了萬凌峰那邊后,雲湘出聲提醒了一句后,又恢復了沉默不語的模樣。

而這件事也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大約過了半個時辰之後,此次青府六峰中所有修為達練氣五層以上的弟子都到齊了。

同時,東南方向的半空中,那個朦朧的光圈也逐漸呈現出了一個巨大門戶形態。

又過了有盞茶的功夫后,從高空上忽然有七道流光降臨而下,現出了七道身影,正是青府的府主以及六峰峰主。

方一現身,白易南便大手一揮,虛空中出現了一幅光幕,光幕中是一株長有五尺左右的小樹,整株小樹星光繞體,在其頂端則是結著一枚流光溢彩的果子。

「廢話不多說,此次星殞秘境開啟,你等進入后,只要獲得這化嬰果三枚,或是三百塊元核,便能晉陞內門弟子!」

「至於你們在星隕秘境中的其它收穫,則歸你等所有,算是這次試煉的獎勵!」

白易南目光掃過廣場上千多名練氣境的弟子,朗聲開口道,之後目光看向了東南方位即將成型的星隕秘境入口。

而此刻整個廣場上的練氣境弟子也沉默了下來,每個人眼中的神色都萬分凝重,因為他們知曉星隕秘境兇險至極,或許這一進入,有可能永遠出不來。

如此又過了一會,伴隨著東南方向半空中的門戶成型,一種奇特的能量波動源源不絕地擴散而出。

「星隕秘境已開啟,此時不進更待何時!」

門戶徹底成型的剎那,白易南包括六峰峰主齊齊出手,一道巨大的虹橋架通門戶與青石廣場,在場的所有練氣境弟子一一踏上了虹橋……

怨風亂林上空,此刻兩道身影悄無聲息的浮現,而隨著秘境開啟時擴散出的特殊波動,原本籠罩著怨風亂林的迷霧稀薄了很多,從高空上看去,甚至能看到怨風亂林的面貌。

下一刻,半空中的兩道身影其中一道隱去不見,另一道身影則是猛地爆發出了金丹境巔峰的修為,沖向了怨風亂林。

「好膽!」

隨著半空中身影氣息的爆發,下方怨風亂林中傳出了一聲怒吼,緊接著一道驚人的白色劍虹衝天而起。

感受著劍虹的威能,下沖的身影也不敢大意,手中一柄漆黑的魔刀出現,向下一斬,巨大的刀芒繚繞著黑色魔焰,迎上了白色劍虹。

隨著一聲轟鳴巨響傳出,半空中黑白兩色的光芒相互糾纏爆發,強大的能量餘波以氣浪的形式跌宕而開。

也就是在這能量混亂之際,一道黑芒剛好落在怨風亂林因秘境開啟變得薄弱的防禦大陣上,爆炸了開來,不過在迷霧翻騰間,爆炸的威力被抵消了。

當混亂激蕩的能量稍稍平復了下來后,兩道身影在怨風亂林上隔空對峙著。

「魔道修士!」

負責坐鎮怨風亂林的,乃是一名萬凌峰的劍修長老,同樣有著金丹境巔峰的修為,看著對面周身被魔焰包裹著的身影,臉色凝重之極。

然而對面周身包裹著魔焰的身影,根本就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只見他周身魔焰猛地暴漲,化作一條魔焰蟒蛇,散發出暴虐的氣息,搖頭擺尾地朝著對面的劍修長老撕咬而去。

「猖狂!」

眼見這魔道修士孤身一人,便敢來冒犯青府,坐鎮此地的劍修長老怒容滿面,身上爆發凌厲至極的氣息。

手中劍訣為引,懸在他頭頂的銀白色飛劍突兀的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在周身魔焰的魔道修士頭頂,白光熾盛間,狠狠地一斬而下……

就在怨風亂林上空激烈的戰鬥爆發時,另一道身影已然潛進了怨風亂林之中。

這道潛入的身影身上的氣息近乎全無,抬頭看了一眼上面的戰鬥后,知道陳伯為自己爭取的時間有限,翻手取出了半塊紫黑色的棱形斷玉。

接著又逼出了自己的一滴精血,以血為引構建出了一個充滿著死之氣息的符文,打入了紫黑色的斷玉之中。

下一刻,紫黑色的斷玉從斷口處有一道黑芒射出,連接著怨風亂林中的一塊不起眼的亂石。

見到這一幕,潛入進來的身影沒有猶豫,閃身就來到了這塊橫陳在地上的亂石前,伸手按在亂石上時,催動體內特殊的死劫之力,整個人瞬間就融入了進去。

怨風亂林上空,在激烈交戰了有那麼一盞茶的時間后,周身包裹著魔焰的魔道修士,虛晃著劈斬出一刀后,也毫不猶豫地化作一道遁光遠逃。

見此,坐鎮這裡的劍修長老身形一晃,意欲追上去,但下一刻卻是猛然頓住了,轉而回到怨風亂林中,強悍的靈識橫掃而出,直驚得亂林中的白色靈體瑟瑟發抖。

「沒有什麼異樣!」

不過任他怎麼仔細查看,都沒有找到任何的異樣,如此數次查探無果后,只能放棄。

「不管怎麼說,這魔道修士不可能吃撐了的來打一架就走,還是先報上去再說!」

查探無果后,坐鎮這裡的劍修長老一番沉吟后,決定先將這裡發生的變故上報。 這天晚上,楊鳴早早的離開小院,服下斂息丹后,便在那片樹林之外靜靜的等候,很快,一個黑色的身影出了樹林,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之後,祭出一把飛劍向西北方向飛去。

楊鳴等了一盞茶的功夫,也祭出飛劍朝著西北方向追去,約摸一個半時辰之後,楊鳴發現腳下有一個村莊竟被一片陣法包裹,知道應該就是這個村子了,楊鳴遠遠的落了下來,悄悄的靠近村莊,楊鳴發現何振山在村莊周圍布下的應該是一個幻陣,不過因為村民都是沒有修為的凡人,所以何振山布下的只是一個一階陣法。

一階陣法對楊鳴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干擾,但楊鳴還是在村外等了約摸半個時辰的時間才慢慢的進入村子,遠遠的,楊鳴就看見何振山坐在村子中間的空地上,手中拿著一個水晶球,另一隻手則掐著一道法決,隨著時間的推移,透明的水晶球慢慢變成了灰色,裡面瀰漫著許多灰色的煙霧般的存在,楊鳴猜測那可能就是靈魂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何振山終於將掐著法決的手放了下來,只見他此時一臉蒼白,上半身有些搖搖欲墜,穩了穩身體后,他從儲物戒指中摸出了一瓶丹藥,倒出一顆,正要放入口中時,旁邊準備許久的楊鳴向他發出了一枚神識刺。

可憐何振山剛剛收集完靈魂,正是神識見底的時候,再受到楊鳴神識刺的攻擊,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暈在了地上。

楊鳴走上前去,探了探何振山的鼻息,發現他還是有一口氣的,只是神魂已被重創,估計就是醒過來也要修養個一年半載。楊鳴考慮了片刻,收取了何振山的儲物戒指后,一個風刃術劃過了他的喉嚨,將何振山的屍體焚化為灰燼后,楊鳴便離開了這裡返回何家。

回到小院,楊鳴打開何振山的儲物戒指,將各種法器全部還原后,將剩餘的幾枚玉簡和水晶球放在床上。

想了一會,將水晶球收進了系統,楊鳴拿起那幾枚玉簡看了起來,第一枚記錄著何家的功法,楊鳴粗略的看了幾眼,發現還是由合歡宗的雙修之術演化而來,對此,楊鳴並不敢興趣。第二枚便是血魔經的第一重功法了,楊鳴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發現此功法果然強大,不過確是徹頭徹尾的魔道功法,此功法利用人的血液和靈魂修鍊,修為增長極快,但對心神修為的要求頗高,否則容易走火入魔,徹底墮入魔道。 此生唯你 第三枚則是何振山收集的一些丹方,裡面大多數楊鳴都已知曉,只是有一種名為定顏丹的丹方楊鳴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看名字,應該是可以保持容顏的丹藥,楊鳴仔細看向丹方,發現此丹其他藥材都還好說,就是其中的一味主葯,名叫養顏花,倒是頗不好尋找。還有最後一枚,則是凈化水晶球中那些靈魂的方法,楊鳴凝神觀看,發現此法倒有一些佛家的感覺,類似於超度,將靈魂中的怨念與不甘超度掉,只留下純凈的靈魂。

楊鳴心中有些欣喜,隨即開始修鍊起這凈化靈魂的方法來,對於此法,楊鳴不敢大意,足足一夜的時間,楊鳴才終於將此法完全掌握。

第二天,何家並沒有人來打擾楊鳴,這讓楊鳴知道何振山的事情還沒有被人發現,因此也就放心下來。 青石廣場上,隨著虹橋的架起並穩固了下來,白易南以及六峰峰主皆憑空凌立著,看著廣場上的弟子有序地踏上虹橋,一個個的進入了門戶消失不見。

不過這時白易南的忽有所感,目光看向了高空中,一道劍光朝著他這邊激射而來。

下一刻只見他伸手隔空一抓,還未臨近的劍光就被他給抓在了手中,掌心攤開,卻是一柄銀色的小劍,一個沉吟后,靈識沒入了銀色小劍中。

很快的,當白易南獲知了小劍中的傳訊內容后,他的神色驟然一沉,一抹厲芒從他的眼中劃過。

「府主,出了什麼事了嗎?」

見到白易南在讀取了銀色小劍中的傳訊后,神色驟變,萬凌峰峰主厲禛立即出聲詢問道。

而其他五峰峰主也紛紛將詢問的眼神看向了白易南。

「怨風亂林那邊,忽然遭到不明身份的魔道修士攻擊!」

「怨風亂林只是築基境弟子的試煉之地,魔道修士怎麼會忽然攻擊那裡?」

聽言,六峰峰主皆是露出了驚詫的神色來,但面色隨即也是一沉,不管魔道修士為何攻擊怨風亂林,但敢如此出手,無異於在拂青府的臉面。

「飛劍傳訊中,只是說了有一名金丹境巔峰的魔道修士,趁著星隕秘境開啟時,對怨風亂林造成影響之際,悍然發動攻擊,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后,又莫名離去!」

白易南沉著臉色,將詳細的情況緩緩說了出來。

「聽府主這樣說,怎麼感覺那魔道修士是在掩護著什麼一般!」

幽庭峰峰主葉飛舒聞言,目中露出思索之色來,片刻后忽然這樣開口道。

「坐鎮怨風亂林的崔長老,已經想到這一點,並第一時間搜索了整個怨風亂林,卻是沒有絲毫異常情況,所以這才傳訊與本府!」

邊上的譚同元聽完,眉頭一皺,忽然出聲問道:

「沒有絲毫異常情況或許才有問題,不知府主要怎麼處理?」

「譚師弟,你過去協同崔長老一起坐鎮怨風亂林,雖然目前沒發現異常,但說不定已經有什麼潛入了怨風亂林也不一定,若是如此的話,難保攻擊怨風亂林的魔道修士會來接應!」

白易南一番沉吟后,這樣對譚同元吩咐道。

「好!」

譚同元應了一聲,隨即身上光芒騰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目送著譚同元走後,白易南等青府高層又交流了幾句后,目光重新放回到星隕秘境這邊,只見青石廣場上的弟子皆都已經上了虹橋。

「據說進入這道門戶后,所有人會被隨機傳送到星隕秘境的任何地方,直到十五年滿之後,才會將存活的弟子傳送回他們所進入的門戶附近!」

虹橋上,清天峰五人并行在一起,由於白秋的身份,了解的比較多,所以邊走邊向離央他們介紹秘境中的一些情況。

很快的,他們也來到了巨大的門戶前,從外面看向裡面,只能看到一片迷濛混沌。

「希望我等五人十五年後還能出來,保重!」

離央五人一番告別後,各自踏入了迷濛混沌的門戶之中……

一踏入門戶中,離央就感到自己處於失重的狀態下,身體不受控制地往下掉,甚至就連靈力都動用不了。

不過這個過程也只是持續了一小會而已,等重新恢復視覺與身體的掌控后,離央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看似無邊無際的荒涼世界中。

放眼看去,這個世界到處坑坑窪窪,除此之外,便是各種形態各異的隕石,橫陳在這坑坑窪窪的荒涼大地上。

再抬頭看向天空,可以看到放大了無數倍的星辰,緩緩轉動間,散發著熾盛或是淡薄的星光,彷彿下一刻這些巨大的星辰就會墜落下來一般,給人一種很及其不安壓抑的感覺。

「這就是星隕秘境么!」

感受著這個世界的蒼涼壓抑,離央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同時立即將靈識放出來,警惕著四周。

靈識方一放出,離央就感到自己此刻站立的隕石似乎有些異樣,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身下的隕石就出現了劇烈的震動。

離央的臉色一變,沒有絲毫的猶豫,縱身一躍,便跳下了隕石。

跳下隕石之後,離央發現自己周圍的隕石,竟然又有兩塊開始劇烈震動起來,並且可以感受到隕石中似乎有什麼要蘇醒過來一般。

看著這詭異的一幕,離央面色變了又變,當即身形一動,就朝著前面飛掠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