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隼那頭沉默了一陣,芬奇的電腦叮一聲傳來一份加密郵件。點開一看,是隼發來的一些高清晰度的照片,在夜視器材的拍攝下,營地附近的近衛士兵相貌清晰可見。

“博士,我給你發了照片,就這樣吧,我馬上通知水手,讓他趕去叛軍營地接應幽靈小組……”

掛了電話,芬奇有些心神不寧,摘下眼鏡用力按摩着太陽穴。

查韋斯看了一眼倒後鏡,說:“博士,爲了一個龍雲,讓我們的人身處險境,值得嗎?”

芬奇苦笑道:“值得,龍雲這個混血種有些特殊,他的天賦是‘混亂’,只是他自己還不知道而已。”

查韋斯顯得有些吃驚:“精神類天賦?已經很多年沒看到這樣的天賦了,確實是稀有的品種……難道是關於那個預言的?”

芬奇沒有正面回答查韋斯,而是靠在軟綿綿的後座上,眼睛定定看着車頂天花,許久才道:“長老會的獵魔騎士已經插手,這事麻煩了,萬一真的是磁歐石出土,恐怕我們必須要面對一筆交易,是保住龍雲還是要拿走磁歐石……”

查韋斯愈加吃驚,忍不住道:“難道龍雲比磁歐石更重要?”

“或許……”芬奇看着車窗外的夜色,喃喃道:“其實我也不知道……”

查韋斯感覺得芬奇藏着一些祕密,不過作爲一名“天幕”公司的司機,他不能追問自己的老闆。

夜色中,勞斯萊斯幻影在肯特郡梅德斯頓的鄉間公路上捲起一層落葉,飛馳而去。

塞拉利昂,凱比礦區營地。

隼放下衛星電話,按下通訊器,大叫道:“大塊頭!博士有新的指示,你必須馬上趕回去叛軍大本營,必須確保龍雲安全。”

通訊器裏傳來水手難以置信的聲音:“什麼?博士真的這麼說?不過隼你那裏頂得住嗎?我可不想回來替你收屍。”

“不用擔心,我這邊就快完成了。”格格插了進來:“底下的神邸是個德洛米(Dromi)符咒封印的,我快解開了。”

“束縛符咒?”隼感到有些意外:“格格,徳洛米符語一般是用來束縛惡魔的,如果下面是磁歐石,爲什麼會用這種封印?我覺得事情不對勁!”

隼轉頭望向礦坑,礦坑深達三百多米,地熱蒸發了底下的積水,坑口一直冒着熱氣,不過隼卻感到一陣寒冷,黑暗的空氣中驟然冷了下來,一些白色的小冰晶從天而降。

隼知道這是極低溫度下,空氣中的水分凝結而成。

“格格!你打算用‘霜’凍開徳洛米?”

他的詢問沒有得到回覆,礦洞周圍的土地上漸漸結滿了冰霜,在月光的照耀下,亮晶晶一片。

隼打了個哆嗦,暗暗罵道:“瘋女人!”

營地外,阿部信發現營地裏一片寂靜,剛纔還猛烈攻擊自己的狙擊手此時似乎已經消失。

這讓他幾乎相信剛纔的“掠奪者”導彈已經將營地裏的狙擊手炸死,不過,面對靜得出奇的營地,阿部信心中卻泛起一絲隱隱的不安。

“看到什麼沒有?”他按下通訊器,詢問隊裏的狙擊手。

爲了確保成功獵殺對方,阿部信讓隊裏架好槍死死瞄準營地,只要營地裏有一個活物露頭,馬上會被狙掉。

狙擊手在綠油油的夜視鏡裏看了半天,整個營地像沉睡了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那個可怕的地方狙擊手似乎再也沒有出現。

“阿部隊長,營地裏沒動靜。”通訊器裏傳來狙擊手的回答。

沒動靜?

阿部信很清楚自己面對的對手是誰,“天幕”公司雖然成立時間不算悠久,但是它的行動部成員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沒那麼容易被一顆“掠奪者”搞定。

本來按照原定計劃,阿部信是打算用米171強行索降到凱比營地的中央,直接突入地方的中心,對於兩架加載了導彈系統和機關炮的武裝直升機,本來不是難事。但意外來得實在突然,也令他感受道對方的強大。

這個簡單的營地已經被對方佈置成了一個防禦堡壘,自己還沒靠近,就被“標槍”導彈鎖定,兩架直升機瞬間就在空中被打成碎片。

潛入是幾乎沒有任何可能的,突襲也失去了意義,阿部信決定強攻。

他從背上抽出第二把刀,和剛纔那把虎徹不同,這把刀身上隱約閃爍這一種淡淡的紅色,如同剛從血液中抽出一樣。

阿部信掃了一眼營地周圍,回過頭朝自己的隊員做了一個偵察的手勢。

兩名黑衣近衛士兵從背上抽出一塊地上躍起,一左一右呈戰鬥隊形開始朝營地躍進。

阿部信有些緊張,目前自己的兩支小分隊距離營地只有短短的兩百米,作爲一名曾經在黎巴嫩參加過實戰的指揮官,他可不相信營地裏的對手會輕易把他們放進去。

派出的兩名近衛,與其說是探路,不如說是炮灰。

兩名近衛士兵離營地越來越近。

兩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噌——

一個奇怪的聲音響起,地上鑽出兩個小東西,一下子跳到三英尺的高度……

是跳雷!

嘭——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負責探路的兩名近衛士兵身上發出嗤嗤的響聲,幾百片地雷破片急速射入他們的身體。

在所有人撤出之後,隼開始在營地周圍佈雷,時間緊迫,這些雷其實布得並不高明,但是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裏,足夠給近衛士兵們造成極大的麻煩。

被跳雷碎片擊中的兩名近衛士兵雙雙跪倒在地,發出“呃”的一聲呻吟。這一切,都逃不過隼的天賦“螟”,那些聲音都在空中被帶回耳鼓中。

但他還沒來得及高興,便看到了讓人驚詫的一幕。兩名近衛士兵只是搖晃了一下,卻很快就穩住了身子,從地上緩緩站起來。

“FUCK!”隼驚叫一聲,問格格:“格格,這些近衛真麻煩,跳雷居然炸不死!簡直是怪物!”

格格不以爲然道:“當然了,近衛雖然是最低等的亞特蘭蒂斯混血種,連三級混血都算不上,但是他們變異種羣,身體裏骨骼強壯,尤其是胸腔的肋骨數量,比普通人類要多兩倍,而且硬度十分高,跳雷的彈片破不開骨頭,打不中心臟,他們基本不會死。”

說完,很奇怪問道:“你不是有一支MX109嗎?足夠穿透他們的身體了。”

隼看了一眼被“掠奪者”炸燬的鑽探機旁那支已經七零八落的MX109,忍不住懊喪道:“沒了,讓那些混蛋炸了。”

營地外,兩名近衛士兵已經完全恢復過來,身上的痛楚對於這些已經從人類變異過來的異種來說簡直算不上什麼,血腥的味道讓近衛更加瘋狂。

隼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有兩個聲源,正在急速朝他所在的位置撲來。他趕緊抓起身旁的AR-15自動步槍瞄準其中一個猛然扣動扳機。

右邊的一名近衛被AR-15打中前胸,撲倒在地上,還沒來得及瞄準另外一名近衛,遠處的狙擊槍聲響了起來,一顆子彈打中拖車的鋼製包角,跳彈撞在AR-15槍身上,在擦過隼的右臉頰。

隼趕緊縮回腦袋,卻發現被AR-15擊中的那名近衛搖搖晃晃站起來,又開始瘋狂發動衝鋒。

“艹!”隼驚叫一聲,除了在空中降落時候被自己用MX109狙殺的5個近衛之外,現在營地外頭還有十四名近衛在一名“神僕”帶領下朝自己發動攻擊,要擋住這些普通槍械打不死的怪物,實在讓隼覺得力不從心。

他抄起掌上電腦,在屏幕上接連激活了營地外的爆炸裝置。

轟轟轟——

預埋在營地外的炸藥全部被引爆,爆炸引起的震盪波又引發第埋在地上的跳雷和各種步兵地雷,甚至有定向雷。

隼算是發了狠,把家底都壓上去了。

兩名近衛士兵就像驚濤駭浪中的兩葉小舟,被強烈的衝擊波還有數不清的地雷破片炸得飛了起來,掉在地上又被其他地雷炸到空中,接連幾次爆炸過後,營地外終於恢復了平靜,兩名近衛最後連屍首都成了碎片。

“不是不會死嗎?”隼咬牙罵道:“這麼多地雷,不炸死你王八蛋!?”

他朝近衛開火,已經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地,一枚古斯塔夫M3火箭彈很快在營區外兩百米的地方朝拖車的位置射來。

“我的媽呀!”隼朝不遠處大樹躥去,離開拖車的隱蔽點,子彈馬上潑水一樣朝他打來,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隼終於跑到大樹背後,子彈將大樹打得木屑紛飛。

這時候,他才感覺自己的大腿有些發涼,手一摸,都是血,趕緊低頭一看,原來一顆流彈擦破了點皮肉。

他檢查了一下手裏的AR-15發現剛纔撞擊槍神的流彈已經把這把精密的槍支給廢掉了,機匣蓋已經變形,卡住了槍機。

隼絕望地把槍扔到一邊,一屁股坐在樹下。

營地外的地雷和炸藥爆炸後,近衛們在阿部信的帶領下開始發起衝擊,瞬間已經到了百米之外。

水手不可能回來了,格格還在坑底,營地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隼覺得情況已經糟糕透頂了,就連逃都沒機會了。

只要自己一露頭,肯定會被那些十幾個近衛打成馬蜂窩。

到了這種地步,實在是不能再糟糕了。

天空傳來飛機發動機的轟鳴聲,三架閃着燈光的戰鬥機從天上呼嘯而過。

耳機頻道里忽然傳來一個純正的英國口音:“呼叫天幕小組,呼叫天幕小組,這裏是英國皇家空軍,聽到請回答。”

“英國空軍!?太他媽及時了!博士這次真夠意思,皇家空軍都叫來了!”隼高興得要跳起來,“我是天幕小組!我這裏情況危急,請求支援!”

“放心吧!我們有你們的座標,現在請引導我們進行攻擊。”

隼從口袋裏掏出一個MS2000求救信號燈,用力投向營地外圍。指示燈上有紅外線濾光罩,肉眼無法看到光亮,但是在夜視器材的下卻十分扎眼。

“天幕小組,看到指示燈,不過目標離你太近,我們要抵近攻擊……”

“海鷂”戰鬥機是從“鷂”式戰鬥機發展而來,繼承了前輩可以垂直起降的優點。很快,三架“海鷂”緩緩降到五百米的高度,準備用空地導彈對阿部信和他的手下進行轟炸。

戰鬥機駕駛員從機艙駕駛臺上清楚看到阿部信和手下,在屏幕上只是十幾個小亮點,他將瞄準框套住這十幾個近衛,打算用一枚“阿拉姆”(ALARM)空地導彈解決問題。這款導彈精度相當高,命中率在90%以上。

正準備發射導彈,駕駛艙中的雷達警告系統忽然警鈴聲大作!

“規避!規避!”機師快速拉昇戰鬥機,“我們被鎖定了!”

漆黑一片的大地上,忽然騰起三枚蘇制針式對空導彈,直撲天上的“海鷂”戰鬥機。

“糟了!”隼在營地大樹後面看到這一幕,急得直跺腳。

三架“海鷂”在急速拉昇的同時釋放了大量的熱誘餌彈,天空頓時一片明亮,如同慶典上鳴放的煙花匯演一樣壯觀。

轟——

一架“海鷂”躲避不及,被擊中後化作一團火球,從空中落下。

“該死!”隼皺起眉頭,擰頭不願意去看。

另外兩架“海鷂”幸運躲過了針式導彈,卻不敢再降低高度,拉昇到高處,飛行員在通訊頻道里開始咒罵。

“FUCK!他們有防空導彈!”

“天幕小組,我們不能降低高度進行攻擊,太危險了,你馬上離開隱蔽處,我們要讓這些傢伙嚐嚐集束炸彈的威力!”

“什麼!?”隼差點嚇尿,媽的!集束炸彈?覆蓋面積可以達到兩個足球場,別說自己在近衛狙擊手的監視下根本逃不出去,就算讓自己甩開膀子跑,也跑不出轟炸範圍。

“Oh,****!”他驚恐的叫道:“格格,那些英國佬瘋了!他們要用集束炸彈連我一起炸死!博士真是不靠譜,這就是他叫來的支援!我第一次出外勤任務!不想死啊!”

“你跳下坑裏來!”格格的聲音從通訊器裏傳來。

“跳下坑!?”隼眼睛都圓了:“有三百多米啊!會摔死我!”

“蠢豬!有一條鋼索,你順着鋼索滑下來!”格格罵道。

同僚的死亡讓英軍飛行員滿腔怒火,發誓要將這幫地上的近衛炸成肉醬。 惡魔之吻 他們是受MI6指派過來執行任務,知道底下的人並非英軍同袍,哪還管隼的死活。

兩架“海鷂”迅速劃過天空,一前一後扔下兩顆BL755子母炸彈。

天空中,兩顆巨大的BL755子母炸彈降落到500米高度,彈倉順利打開,42枚集束炸彈像一羣危險的馬蜂一樣撲向地面。

隼衝出樹後,根本顧不上背後響起的槍聲,像頭逃命的野豬一樣向礦坑口躥去,看到鑽探機頂垂進坑口中的鋼索,想也不想便飛身撲上去,死死抓住那條救命索,開始向下滑行。

“以後我再也不出外勤任務了! 我的武魂特別多 該死!”

隼的聲音迴盪在空洞的坑洞中,一路落向大坑的深處。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叛軍大本營外,吊橋。

翻在溝裏的“蜜獾”20冒着濃濃黑煙,龍雲被劇烈的翻滾震得胃裏翻江倒海,爆炸產生的震盪讓他雙耳嗡嗡直鳴。

他掙扎要站起來,卻站立不穩,眼前的景象都是重影。

“撤出去!車子要爆炸!”老魚扯住龍雲,狂叫着命令大家逃生,待在一輛裝滿彈藥又着了火的車裏的確不是個好主意。

衆人紛紛爬出車外,吊橋旁的叛軍看到步兵車裏的人還活着,調轉槍頭朝這裏掃射,子彈打在公路上,塵埃紛飛。

看到自己的隊友被壓制在溝裏,準星和傑克中尉還有兩名愛爾蘭團的英軍士兵朝武裝皮卡上的叛軍瘋狂射擊。

準星的MSG90幾乎是一槍一個,叛軍陣腳大亂。

“有狙擊手!”

聯盟陣線的叛軍士兵紛紛跳下皮卡,像老鼠一樣鑽進車底,朝山上的準星還擊。

一時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只看到黑暗中的到處閃起槍口焰,十分熱鬧。

受損的米171轟鳴着,拖着長長的黑煙,搖搖晃晃掙扎了一陣,最後一頭栽在吊橋附近的山坡上,螺旋槳掃斷了周圍的樹木,把一片小樹林切成了平地,所幸的是飛機重要部位受損不算嚴重,並沒有引發爆炸。

趁着土路上的叛軍被準星幾人壓制住,幽靈小組和英軍士兵們紛紛爬出了“蜜獾”20步兵車,幾乎每人身上都掛了彩,不過都是皮肉傷,龍雲頭頂被嗑開一道口子,血順着臉頰流到了脖子,又滴在胸前的迷彩服上。

北極熊總算清醒過來,看到罪魁禍首的直升機墜落在山坡上,端起自己的XM214加特林朝那裏狂掃,很快打光了一個彈箱裏的500發子彈。

“別浪費子彈!”老魚衝着已經進入瘋狂狀態的北極熊吼道:“媽的!你沒看到他們已經撤離飛機了!?”

公爵最後一個從駕駛室裏爬出來,詩人一把扯住他問:“怎麼沒看到卡馬拉?”

他警覺地環視一下週圍,又大聲問道:“有誰看到卡馬拉了?”

所有人都搖搖頭,老魚見狀命令道:“都拿上自己的武器裝備,現在沒車用了,咱們要撤入叢林,儘量撇開這些追兵,先到沼澤和凱比他們匯合。”

正說着,山谷對面傳來“通通”的奇怪聲音。

“炮擊!”龍雲大喊一聲,俯倒在地。

所有人趕緊又趴在溝裏,幾顆120MM迫擊炮彈落在土路和準星所在的山坡上。

轟——

炮彈似乎沒多大的準頭,距離龍雲他們所在的土溝還有十來米元,只是把地上的土炸得到處亂飛,蓋了所有人一頭。

龍雲知道這是基準炮打出來的調試炮彈,蹲在吊橋旁那些武裝皮卡後面的叛軍肯定有人在爲對面山谷大本營裏的迫擊炮手提供修正彈道,如果還不趕緊撤離,恐怕一會兒對面的炮手修正了密位後,會進行一次齊射覆蓋。

到時候,想跑都跑不掉了,肯定要炸成炮灰。

“撤撤撤!”龍雲扭過頭向詩人狂打手勢道:“不管卡馬拉了,咱們撤離這裏再說。”

北極熊重新裝好XM214的彈藥箱,朝吊橋旁的叛軍狂掃,十幾輛已經過橋的皮卡和上百名叛軍士兵沒壓制在車後不能動彈。

等所有人跑到公路另一邊,鑽進了樹林了,展開隊形一起開槍,接着北極熊的火力繼續進行壓制射擊,而北極熊在火力掩護下撒腿狂奔,很快也過來馬路,衝進了樹林。

“人都到齊了?”老魚一邊射擊一邊詢問所有人。

男人婆點了點人頭,說:“除了卡馬拉不見了,其他都到了。”

老魚說:“走,到山坡上和準星他們匯合,然後穿過這個山谷,朝東面去,五公里後就能達到沼澤,凱比和他的僱傭兵在那裏等着我們。”

一羣人開始往山上猛跑,準星在山坡上看到皮卡後面鑽出一個叛軍軍官,拿着對講機跳着腳狂叫。

片刻後,幾顆迫擊炮彈便呼嘯而來,所幸的是龍雲他們早已經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他瞄準這個軍官扣動了扳機,子彈準確地擊中左胸,一團血花濺起,那名軍官馬上倒斃在車旁。

上了山坡,準星帶着傑克中尉加入了大部隊。

“傑克中尉,你們的SAS特種部隊和傘兵團的人什麼時候能到?”老魚現在最關心的是支援問題,如果沒有支援,即便現在炸掉了吊橋,只要叛軍肯繞道,頂多是多耽擱半個小時時間就能穿過山谷這邊來。

雖然現在叛軍的步兵車和火箭發射車都被炸掉,但是還有其他的輕重武器,加上人數衆多,剛纔那家神祕的米171出現,老魚估計這些叛軍還有精銳部隊支援,自己這8個人加上11個英軍,恐怕不夠叛軍部隊塞牙縫。

傑克中尉十分肯定地答覆道:“老魚隊長,我已經通知SAS了,他們應該在弗里敦的機場起飛了,只是最近弗里敦周圍的叛軍‘西部男孩’忽然多了許多‘針’式的防空導彈,爲安全起見,SAS必須繞開弗里敦周圍的危險區域,估計要繞個圈子,兩個小時後才能達到。”

龍雲看了看錶,已經凌晨兩點半,兩個小時後,就是四點半,按照現在的夜間在叢林裏的行軍速度,估計兩小時之後剛好能達到沼澤地。

“中尉,請告訴你們的特種部隊,讓他們在東面五公里的沼澤降落,我們現在出發去那裏,估計路途剛好需要兩個小時的時間。”

“沒了卡馬拉,這些叛軍會瘋狂追擊我們的!”詩人懊惱道:“怎麼就沒人看到那傢伙跑哪去了?”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公爵摸着被撞腫的肩膀,說:“也許是翻車的時候甩出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