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隨音直接蹲了下來:「我真的,不想啊!」

辛吳跟著隨音蹲在了地上:「這便是你一直以來的真實想法了嗎?」

「我好不容易給父君說了那件事,我不想接受任何的求婚貼。」

「這些事,到現在終歸還是沒有實現的。」辛吳道。

隨音搖了搖頭:「你不懂,我不想有這樣的束縛,之前我門前像你這樣的人真的很多的!」

辛吳疑惑道:「什麼人?」

隨音站起來指了指辛吳後頭:「就是這一塊,我每天出來都會看見好多人!」

辛吳笑了出來:「那現在怎麼就剩下我一個了?」

「當然是我自己設了結界啊!」隨音開口。

辛吳點了點頭:「這樣啊。」

之後,隨音便因為辛吳口中的那件事泄氣了,打不想去找天君了。

「你怎麼不去了?」辛吳跟著隨音走到了後者的宮殿。

隨音給辛吳泡了茶。

「坐。」

辛吳順著隨音的話坐了下去。

隨音雙手捧著自己的臉,就這麼看著辛吳:「我不想去了。」

「這才是本來的你嗎?」辛吳笑了起來。

隨音瞪了辛吳一眼:「你什麼意思?」

辛吳道:「我就是覺得很有意思,明明等等你若是給天君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必定是乖順的,但是天君不會想到,在你的乖順之前的狀態。」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隨音將辛吳不喝的茶拉到了自己眼前。

辛吳道:「很累嗎?」

「還好。」隨音道。

她知道辛吳在說什麼。

將自己的本性掩飾,去做一些不是自己本性主導的事,很累嗎。

不累。

習慣成自然了。

只是,隨音看了一眼辛吳。

他可是第一個試圖了解自己的人。

辛吳最後還是喝了幾口茶:「不然你就白給我倒了。」

「沒事的。」隨音說。

辛吳:「我要聽到你真實的想法。」

「我都給你倒一回了!你竟然不領情!」隨音道。

辛吳笑的肚子疼。

「乖順與叛逆並存。」辛吳道。

走的時候辛吳朝著隨音擺了擺手:「你別送了。」

隨音靠在門口看著辛吳:「我就是看看你的背影。」

「好,那你看不成了。」

「為什麼?」

「因為我打算倒著走。」

「你……」

辛吳又笑了。

然後,一口血噴了出來。

跟第一次一樣,直接噴到了隨音的衣裳上。

隨音愣在了原地:「你的身體是不是太不好了點?」

辛吳站好后眼中多了些愧疚:「像上次一樣,你將你的衣裳給我,我給你洗。」

之前辛吳在說同樣話的時候隨音問了句:「是你自己洗嗎?」

辛吳說:「我的衣裳都是我自己洗的。」

這次隨音沒有答應辛吳,只是道:「你還是去找藥師好好看看吧,你的身體。」

「我從小便這樣,習慣了。」

「但是不能走到哪裡都噴血吧?」隨音說。

辛吳一口血又噴了出來。

這次是直接笑噴的。

隨音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辛吳,然後道:「你還是注意點吧。」

「我知道。 重生之戀傾城 我會注意的。」辛吳說話的時候

,一直盯著隨音,彷彿要直接將她印在心裡。

「但是你會不會嫌棄我?」辛吳問。

隨音:「我嫌棄你什麼?我疼愛你還來不及呢。」

「真的?」

隨音推了辛吳一下:「你還是趕緊去找藥師吧!我怕你直接躺在我宮殿,到時候你阿爹找來我都說不清了。」

「說的清的。」辛吳說。

不過這個時候辛吳說的並不是這件事。

而是關於隨音的畫像被扯的事。

隨音想起這件事的時候,她把自己的鴛鴦手帕剛綉好,眼神有些不好了。

站在天君前面的時候,是一貫的謙遜乖巧的姿態。

不過,只有辛吳能知道隨音這些乖巧背後是由什麼壘起來的。

天君看著隨音:「那件事,父君會好好考慮的。」

隨音看了一眼天君,天君看見隨音明顯是哭過的眼睛,嘆了口氣:「我知道你一貫不喜歡這些事,可是父君會給你還有辛吳一個交代的,辛吳的阿爹是對天族的幫助很大,我不想讓天族跟水族有什麼樣的過節。」

「父君,那件事其實是我做的。」隨音說,「都是我沒有為天族著想。有什麼懲罰便都給我吧。」

「你……」天君愣住了,「你的意思,那也是你的本意?」

隨音沒有聽出來那個「也」的意思,於是點了點頭:「是我的本意,我只是不想這樣等下去了,於是便上手了。」

隨音這裡的「上手」在天君處聽來是很讓他感到吃驚的,但是吃驚歸吃驚,天君最後點了點頭:「既然是你跟辛吳共同的本意,那我便准了。」

「什麼?」隨音沒聽明白。

天君道:「我現在終於理解辛吳為什麼要撕畫了,都是因為你的授意啊。」

「畫?」隨音抬起了頭,茫然不知所措。

「辛吳這孩子也是有擔當,可以承認畫是他撕的,你是他的人。」

隨音:「……他到底做了什麼?」

「昨天辛吳帶著畫來找我……」

天君將昨天的事一併說給了隨音聽。

隨音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因為反應都在心裡。

震開了。

還開花了。

「他說他了解你,也欣賞你,所以喜歡你。但是我知道,他就是隨便說的,你們又沒有互相了解過。」

確實,自己跟辛吳沒有互相了解過。

隨音的眼睛在天君的身上,但是魂早就跑出去找辛吳了。

「可是他說你不需要去了解,有些事一開始就可以看的很清楚。我也不懂你們現在孩子們在想什麼……」天君搖了搖頭:「但是既然兩情相悅,我便答應你們……」

隨音直接轉身跑了。

(本章完) 找到辛吳的時候,隨音氣喘吁吁的。

「你怎麼了?」辛吳在跟隨音初遇的那棵樹下。

隨音道:「我要問你一件事。」

辛吳點了點頭,然後道:「你慢慢說,我不著急。」

隨音聽見這話后大聲道:「可是我著急!」

辛吳輕輕笑了一下,然後道:「你到底怎麼了?」

隨音直起了身子,就這麼看著辛吳。

辛吳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濃。

「你怎麼能沒有任何話想對我說?」隨音說。

辛吳疑惑道:「我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婚事!你跟我之間的婚事!」

聽見隨音這麼說以後辛吳才好像「反應」過來,撓了撓頭后道:「不是很正常嗎?」

「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隨音的聲音慢慢高了起來。

辛吳看了看四周,然後湊近隨音道:「你小聲點兒,就不怕別人聽見嗎?」

「你是不是等真的到了那一天才會告訴我?」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辛吳搖了搖頭:「那好吧,你不在意我就更不在意了。」

隨音都快奔潰了,辛吳一直在轉移話題。

而且在現在的隨音看來,辛吳根本就是事不關己的態度。

這可是兩個人的婚姻大事啊!

「我還沒有答應!」隨音說。

辛吳慢慢的湊近隨音,聽見她的這句話后眼中都是痛色:「是不是因為,你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到我是個藥罐子……病秧子,所以便不想跟我在一起?」

「才不是!」隨音說。

「那便好了。」辛吳及時截住了隨音的話。

「什麼?」隨音在辛吳這裡是最反應不過來的。

辛吳依舊含著笑,或者說從看見隨音的那一刻,笑容就沒變過。

「我想不通,除了我是個藥罐子的事情讓你接受不了以外我還有什麼是你接受不了的。」

隨音搖了搖頭:「你太衝動了。」

辛吳這才將話題轉到正事上,「我不認為我很衝動,相反,我的這種衝動就是你口中的深思熟慮。」

隨音說:「我從來沒有想到要跟什麼人在一起的。」

「那是以前的你,是在遇見我之前的你。可是現在的你不同,不是這樣的。」

隨音背過了身:「我們並沒有認識多久。」

辛吳追到了隨音的對面,堅定的看著她道:「有什麼,就不能試試嗎?」

「這不是試不試的問題。」

「那是什麼?」辛吳等著隨音接著往下說。

隨音終究還是沒說什麼。因為在她心裡,她確實如辛吳口中說的,從一開始就認清楚了自己的心。

其實有些事從一開始就已經定好了。

有的只是人的選擇。

最終,隨音在辛吳的眼神中默許了這件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