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隨後一旁的吳劍仁插口道「三位師兄,那六耳獼猴被人抓到沒有?」。

「他就差點被古家的人給擒抓住了,不過那傢伙倒是狡猾,往著禁區逃去,讓得古家的人都不敢前往!」裂風應道,頓了一下他又道「但是好戲還在後頭,就在古家放鬆警惕的時候,那六耳獼猴居然再次殺了出來,幹掉了古家幾尊大帝,然後領取了帝皇之爭的入場令,進入帝皇戰場,讓得古家的人無可耐何,兩天前還傳出在帝皇戰場當中有兩名古家的年輕一代被這六耳獼猴給幹掉了呢,那傢伙還揚言總有一天會和他老大一起去問候古家祖宗十八代!當真是初生不怕牛犢啊!」。

「沒錯,那傢伙實力等級沒有多高,但是總一副天下獨尊的樣子,當真與萬年前傳說的地個六耳大聖一個樣,真懷疑是六耳大聖的後代,現在讓他出來磨練的!」逝陽在一旁說道。

「話雖如此,但是這小子現在被古家結隊圍殺,還有其他勢力的人也在找他麻煩,只怕他是出不了帝皇戰場!」農崗說道。

當農崗這話說完之後,姚躍在一旁已經是忍不住拍桌而起「古家好大的狗膽!」。

啪!

姚躍將這千年木所製成的桌子給拍成了粉末,將旁邊的人嚇了一大跳!

「混蛋你幹什麼!」吳劍仁早看不慣姚躍,他被姚躍拍碎的桌子的木屑濺到了後腦,痛得他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裂風、逝陽、農崗他們皆是站起來怒視著姚躍,還有其他酒樓內的人。


他們都覺得姚躍敢在風門酒樓當中生事,簡直是自尋死路!


姚躍自知失態,對著四周的人拱了拱手道「抱歉,在下失態了!」,頓了一下他向著裂風他們問道「請問幾位,這帝皇之爭入場令在哪領取?」。

吳劍仁被姚躍無視掉,很是不憤地先開口道「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敢前往參加帝皇之爭,簡直是不知死活!」。

「我不是什麼東西,只不過幹掉過古家幾個人罷了!」姚躍應了一聲之後,將披著的斗蓬給扯了下來。


姚躍那妖俊的臉龐露了出來,剛毅的帝皇氣在他身上迅速地流轉著,那磅礴的氣慨壓得吳劍仁再也開不了口!

「是你!」裂風等幾人立即認出了姚躍來了!

如今姚躍可是古風地界上熾手可熱的通緝人物呢!

現在不僅是古家在通緝他,就連虛天宮也發出了通緝令,要將姚躍通緝擒拿住!

裂風等人消息靈通,能夠認出姚躍根本不出奇,就連在場的酒客們也是認出了姚躍,目光都變得灼熱了起來!

姚躍的出現就代表著不死葯皇人蔘果不遠了啊!

「還請告知領取帝皇之爭入場令在哪?要是諸位想要姚躍我的人頭,也請先告訴我在哪之後再來奪取!」姚躍很是淡定從容地說道。

裂風幾人立即被姚躍這霸氣的樣子給震懾住了,一時間都不知道回答姚躍的話!

反倒是一旁的林靈很快恢復清明道「在天盪山入口就會看到了!」。

姚躍對著林靈拱了拱手道「多謝姑娘告知!」。

說罷,姚躍轉身便往著酒樓外走去!

「客人,請把損壞的酒桌錢一塊留下來!」店小二迎上了姚躍笑眯眯的說道。

姚躍點了點頭道「好,一起多少!」。

「不是很多,留下十方上品元石吧!」店小二很是和善地說道。

「十方上品元石?」姚躍輕皺了一下眉頭道。

那酒桌木材是比較珍貴,但是賠償幾方中品元石是綽綽有餘了,但是對方張口就要十方上品元石,這價格已經是比之那酒桌高出數千上萬倍了!

其他人玩味地看著姚躍,臉上儘是看戲的模樣!

這酒樓可是風門的產業,誰敢在風門這裡鬧事,簡直是不知死活!

「沒錯,鑒於你還沒在酒樓內生事,這十方上品元石已經是給你打了一折了!要不然你留下來的就不是這點元石這麼簡單了!」店小二再一次笑道。

他這話沒有半點威脅的語氣,都是笑眯眯的,但是誰聽了都知道這是笑裡藏刀的話!

「好!」姚躍瞬間明白過了是怎麼回事,毫不猶豫地取出了十方上品元石交給了對方。

「多謝客人惠顧,歡迎下次繼續光臨!」店小二收好了這十方上品元石之後,立即變成了一個卑恭屈膝的模樣說道。

不得不說這店小二是一個變臉高手呢!

姚躍可以肯定這店小二實力不弱,但是真正的高手並不是他,而是扒在案台之上的掌柜,那個才是讓姚躍感到忌憚之人!

姚躍出了風門酒樓之後,那掌柜終於是微抬了一下腦袋,對著姚躍看去了莫名的一眼。

就這麼一眼,讓姚躍覺得渾身不舒服了起來,彷彿被萬針所扎在身上那樣難受!

姚躍加快了步伐快速地離開這裡而去,他很明白對方這只是給他一個警告,要是下次他再敢在風門酒樓內生事,那他就完蛋了!

姚躍剛離開,在酒樓之上立即有不少人動身跟著離開了。

「我們也過去看看,這小子能夠在古家和虛天宮的通緝之下還能夠逃跑到底有什麼能耐!」裂風拍案而起的說道。

其他紛紛贊同,也立即出了酒樓跟了過去。

在酒樓之外,姚躍已經是被幾人給圍住了!

「幾位攔著我去路何故?」姚躍淡然地問道。

「把不死葯皇交出來,否則死!」其中一人陰冷地說道。

「那你就先死吧!」姚躍幽幽地說了一聲之後,身形已經是到了這人身邊,一隻殺拳毫不留情地打了過去。

此人跟本沒有反應,便被這隻磅礴的可怕殺拳給打中,腦袋立即開花!

砰!

噁心血腥的血漿爆裂了出來,一具無頭屍直勾勾地倒在了血泊當中了!

其他那幾人為之一寒,立即有人驚呼道「一起合力殺了他!」。

就在他聲音落下之時,姚躍已經是出現在了他身後,又是一隻殺拳直接轟在了這人後背心,將他的身體打爆而亡了!

兩尊半帝級別的人也敢來挑釁姚躍,當真是不知死活!

其他那幾人立即慌了,他們皆想要四下分散開去。

「都想打我主意,那就別走了!」姚躍冷酷地說了一聲之後,一隻圓形磨盤乍現,藍色的大光罩將這幾人給籠罩在了其中,使他們無法逃跑得了!

下一刻,姚躍雙拳連續地拍動了起來!

砰砰!

拳勢無情,剛猛霸道,一拳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別在這裡裝十三,看本帝斬了你!」一名從后而來的大帝,手提著一把鬼形大刀,攜帶著陰深的鬼氣,對著姚躍便怒斬了過來。

這大帝一出手,迫得官道之上的路人紛紛地退避了開去。

這一刀之威無比地強大可怕,完全是將這大半官道給籠罩住了!

這一刀下來絕對能夠將這地面開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但是就這麼強悍的一刀,居然被姚躍單手直接抓住了!

「什麼!」不管是那要殺姚躍的大帝,還是四周的人看到了這一幕,皆是震驚了起來!

姚躍另一隻手以指化劍,迅速地對著這大帝脖子之間抹了過去。

噗!

人頭翻滾,鮮血飛揚!

與此同時,在不同的方向有三尊大帝,手持著不同的帝兵,對著姚躍圍殺了過來。

他們三人聯手,威力無窮,誓要將姚躍滅殺在眼前!

瞬移秒殺!

砰砰!

姚躍直接到了他們身後,狂殺拳無情地怒轟而出,三尊大帝就如同草芥一般,被他直接給轟炸而亡了!

當姚躍再次回到地面之時,地面之上只剩下幾攤鮮血在緩緩地流躺著,顯得十分地觸目驚心!

姚躍飄然而去,只給那些打他主意的人留下了一個冰冷無情的背影!

(感謝和、閱讀豪賞以及投月、票的道友們,謝謝你們的點滴支持,其他道友覺得本書還行的話,就請多多支持,哪怕是一張票,都是純潔寫作的動力,謝謝你們!)

【作者題外話】:感謝戒一、姚尊者、流雲W天下這三位道友打賞!特別感謝姚尊者豪賞3064塔豆,以及戒一1888塔豆! 柳辰劍起初不知道這些人圍着自己幹嘛,還有些受驚,但被這些人一下一下的拋在空中,漸漸地也被這些少年同伴的熱情氛圍給感染了。

他生平,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給簇擁起來,這種情景,頓時令他的心中,涌起了無限豪情。

他將雙手,高高地舉了起來,跟着衆人一起肆意的狂呼了起來。

柳辰劍身在半空,回想起自己前一刻,還在被衆人質疑,這才一會兒功夫,就被衆人當成了英雄,一下又一下的拋在空中,這樣巨大的反差,令他的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

這一刻,年紀幼小的他,第一次覺得,原來,被人追捧的感覺,竟是這麼的令人開懷。

他在空中時,眼中的目光,不經意地,便落在了那東南方向,正在奔流不止的望月瀑布之上。

眼中看着那瀑布的水光,在陽光的照射下,不時閃爍着晶瑩的亮光,令他不由得又想起了,數月之前,自己第一次跟着大牛哥來這往仙山上狩獵時的情景……

彼時,自己還只是一個一無所有的懵懂少年,那時站在半山腰的自己,只能擡起頭,仰望着這高高在上,矗立雲端的玄瀟天閣。

而如今不過短短月餘之間,自己便親身站在了這望月絕頂的最高處,享受着這千百少年的簇擁,不得不說,這人生之事,端的是變化無常啊……

看着眼中,那壯麗的瀑布一瀉而下,柳辰劍的思緒,卻在不知不覺間,恍若又回到了那寧靜的往仙村中,又回到了自己第一次見到瑤兒、張大牛、李大哥他們一幫村民的那個時刻。

然而,這充滿了溫馨地回憶,沒能持續多久,他的記憶之中,便又浮現出了那一日的驚世雷光和滔天火海!

腦海中,那場熊熊大火,正在煅燒着寧靜村莊的一切,也煅燒着柳辰劍的心……

在回想起了這悲慘往事的一刻,柳辰劍那原本被衆人的熱情所感染的心扉,就像是猛地被人潑了一盆冷水一般,就這麼漸漸地、悄悄地冷了下去。

他看着那遠處飛流湍急的瀑布,心中卻只剩下了一個念頭:瑤兒、大牛哥,你們等着,等我學藝有成之後,一定會找到殺害你們的兇手,並親手爲你們報仇的,大牛哥,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們等太久的……

就在柳辰劍正想得出神之時,望月臺西邊的人羣中,又是猛然爆發出了一陣陣地喧鬧之聲,柳辰劍側耳聽去,只聽得人人都在放聲大喊:“結束了!這次試煉的所有人,都被傳送出來了!”

西邊的人羣這樣一陣大喊,頓時令原本圍着柳辰劍的這些人,也忍不住心中產生了好奇,都放下了柳辰劍,一齊向着那西邊的黃色光幕之處,涌了過去。

畢竟,人人都很想知道,這次試煉,除了柳辰劍已經是擺明了過關之外,另外奪得令牌積分最多的,那四十九個人,到底會是誰。

柳辰劍見幽魂洞的衆人,終於被傳送出來,心中也不由得暗暗爲自己的三個兄弟緊張了起來,他也無法知道,在自己離開了李興文,李興武和梅仁品之後,這三人到底又收集了多少枚妖獸令牌。

雖說,當初他離開前,爲這三人留下了二十四枚令牌,按理說,拿個前五十名,是沒有多大問題的,但這種試煉,有時候也是很靠運氣的。

運氣要是不好,便如那裘飛宇四人等,辛辛苦苦的打了一堆妖獸令牌,結果,卻被別的實力更強的人,給搶了去,最終卻是爲他人做了嫁衣。

所以,一聽到幽魂洞試煉結束了,柳辰劍也不由得慌了起來,趕忙和衆人一起擠了過去,想看看自己的三個兄弟到底取得了怎樣的成績。

人羣如一股河流一般,呼啦的一下,迅速地向着那西邊光幕地方位涌了過去,柳辰劍也跟着這擁擠的人潮,亦步亦趨地慢慢行了過去。

衆人剛一到那巨大的黃色光幕之前,便看到,那“流光界”的光幕之上,正在泛起道道漣漪,那光幕就在這陣陣漣漪中,不斷晃動。

隨着那光幕每晃動一次,便有一個年輕的身影,從那光幕之中,被重重地摔將出來,不到一刻鐘中功夫,那光幕之中,便被擲出了接近上百個年輕弟子。



柳辰劍本就離那處略遠,此時又被人潮擁擠着,卻是無法看清,那李興文三人,到底出來了沒有。

這樣的傳送,持續了大概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本次試煉的所有弟子,便全部被傳送了出來。

孤鴻子等一衆長老,見弟子們,都已經平安出來,便運起真元,將那流光界給關閉了。

那些弟子,從幽魂洞裏出來之後,大部分都顯得模樣狼狽,只有少數幾個,看上去比較從容,傲立在一衆年輕弟子之中,臉上帶有傲色。

柳辰劍向那幾人看去,發現這幾人都是在自己闖到幽魂洞較深位置處,見過的那幾人,想來這些人,便是那孤鴻子,曾經說的“天賦不錯”的那些人了。

忙亂了一陣,待衆人都安頓好之後,柳辰劍才終於在人羣之中,找到了李興文三人,只見此時梅仁品那胖子也已經清醒了,此時正一臉憔悴的站在李興武的後頭,三人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議論些什麼,臉上還似帶有氣憤之色。

柳辰劍看到他們都平安無事,心中也是一陣高興,便奮力地推開了,那擋在他身前的人羣。

花費了好大的功夫,柳辰劍才終於的擠到了李興文三人的旁邊。

此時那三人還在小聲的嘀咕着什麼,竟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柳辰劍已經到來。

柳辰劍臉帶興奮之色,趁着他們三人不注意,悄悄地潛到了李興武的背後,伸出右手,用力的拍了李興武的頭一下,口中笑嘻嘻地大喊道:“興武兄!你們在說什麼呢!”

柳辰劍這突如其來的一拍,頓時把李興文三人給驚得一跳,待看清來人是柳辰劍以後,那梅仁品才苦着臉,沒精打采地嘆了一口氣道:“唉!是你啊,柳兄……”

柳辰劍這才發現三人的神色,似乎有些沮喪。

撓了撓頭,柳辰劍疑惑地問道:“咦?怎麼你們三個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此前一直譏諷嘲笑過姚躍的吳劍仁幾人,看到如此兇悍的姚躍,頓時都傻眼了!

他們額頭之上冒現了不少細汗,雙腿突然有點發抖!

要是他們剛才再繼續招惹姚躍,只怕他們就與眼前這些人一樣,成為了一灘血水不覆存在了!

「厲害,難怪能夠從古家面前逃跑,還能夠在虛天宮殺人之後仰長而去!這傢伙真強大!」農崗忍不住輕嘆道。

「看得我都有些熱血沸騰了,真想和他過過招!」逝陽戰意昂揚道。

裂風開口嚴肅地道「別去招惹他,他不是我們能夠招惹得起的,他就算不比大師兄厲害,但也相差不會太多,這絕對是一尊殺帝!」。

「我們追過去看看,古家和虛天宮的人肯定會收到消息,看他能否走得出天盪城!」農崗提議說道。

「嗯,我也想去看看,這口氣如此狂妄的傢伙到底強大到哪一步了!」逝陽附和道。

緊接著,他們一行人便跟著姚躍的方向而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