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陽頂天能理解她的心態,進去,把小瓶蜂蜜拿給項嬌嬌,道:“你喝了後,睡一覺,有利於藥性的吸收。”

“那我晚上喝嗎?”項帆有些失望:“我現在根本睡不着的。”

陽頂天看一眼應春蕾,他知道應春蕾想知道藥效,他想了一下,道:“這樣好了,上樓去,先看一下你皮膚的情況,以確定服藥量,然後我幫你按摩,讓你睡過去,那麼,最快一個小時左右,應該就可以恢復了。”

“一個小時。”

項嬌嬌喜叫出聲:“那你們快跟我上樓。”

到樓上,坐到牀邊,項帆直接把衣服撩起來:“陽醫生,應姐,你們看,醜死了。”

她的皮膚很白,但這會兒,肚皮搭拉出老長一塊,就象老黃牛脖子下的那些皮子,確實極爲難看。

“這麼嚴重,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恢復嗎?”應春蕾仔細看了一下,有些懷疑的問陽頂天。

反派攻略女神[快穿] 試試看,我也不確定。”陽頂天搖搖頭,對項嬌嬌道:“項小姐,你這個確實比較嚴重,這一瓶藥,一次全喝了吧,然後躺下,睡一覺。”

“苦不苦。”項嬌嬌打開瓶塞,聞了一下:“呀,好香,是蜂蜜?”

“是。”陽頂天笑着點頭:“我用蜂蜜配的藥,放心,不苦的,蠻好喝。”

“我喜歡。”項嬌嬌這下開心了,一口氣把一瓶蜂蜜全喝了下去,秦露在邊上道:“還沒幹淨,我放點水,衝一下,全喝了。”

“可以。”陽頂天點頭:“用溫水,別用開水,開水會破壞蜂蜜的成份。” 秦露倒了溫開水,衝了瓶子,項嬌嬌一口全喝了下去,立刻在牀上躺下,她倒也有趣,撩起的衣服也不放下,道:“陽醫生,你快幫我按摩讓我睡着,你們就看着我肚子,要是藥起作用了,肚皮崩緊了,就叫我,否則你乾脆讓我死了算了。”

“說什麼傻話呢。”秦露嗔罵。

“要是一直這樣,我寧可死了。”項嬌嬌嘟嘴。

“放心。”陽頂天笑笑,安慰她:“肯定可以崩緊的。”

說着,他走到牀邊,讓項嬌嬌閉上眼晴,然後輕撫她眉心,不到一分鐘,項嬌嬌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周喬一直不吱聲,就在邊上看着,眼見陽頂天伸手摸了兩下,項嬌嬌立刻就睡着了,一時大是驚奇:“蕾蕾說他是真正的江湖奇人,內家高手,看來是真的了,現在居然還真有這樣的人?”

應春蕾眼晴卻緊緊的盯着項嬌嬌肚皮,大約一分鐘左右,她突然輕咦一聲。

項嬌嬌的肚皮,竟然好象是在崩緊回收。

她以爲自己眼晴看花了,眨巴眨巴眼晴,邊上的周喬已經叫了起來:“藥起作用了,項小姐的皮膚在崩緊,肚皮在回收。”

“真的嗎?”

秦露又驚又喜,她跟應春蕾一樣,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這藥起效這麼快?”

“是真的。”周喬點頭,她眼珠子一轉,道:“阿姨,你可以拍下來,項小姐醒了後,給她看,這樣的奇蹟,又是發生在她自己身上,她一定會喜歡看的。”

“對對對。”秦露連聲應:“是要拍下,是要拍下來。”

真個就拿了手機來拍視頻。

周喬趁機道:“阿姨,我們也想拍下來,用作醫學參考資料,可以吧。”

陽頂天在邊上,佩服得不得了:“不愧是女記者,果然是聰明啊。”

她自己想拍,怕秦露有意見,就先鼓動秦露拍,然後自己跟拍,這樣秦露就不會有意見了。


“當然可以,你們拍就是了。”秦露果然就沒有拒絕,道:“不過別拍臉,如果是拍了臉的,就請注意保密。”

“阿姨你放心,我們不拍臉。”應春蕾連忙答應。

周喬可沒答應,但也把手機掏了出來。

項嬌嬌的肚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回收崩緊,半個小時左右,項帆也回來了,上樓,看到一堆人舉着手機,好奇的道:“怎麼回事?”

秦露道:“你看,嬌嬌的肚皮回收一多半了,我們拍下來,做紀念。”

“哦。”

項帆點頭,看了一下,喜道:“果然是回收很多了,太好了。”

他對陽頂天點頭致謝:“陽醫生,真是謝謝你了,否則嬌嬌天天哭鬧,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可以理解的。”陽頂天點頭:“女孩子嘛,都愛美,這麼皮子搭拉的,她肯定不高興。”

“是啊。”項帆感嘆:“我們就這一個女兒,她不開心,我們全家都不開心。”

說着話,時間慢慢流逝,到四十五分鐘左右,項嬌嬌的肚皮幾乎已經完全收回去了。

先前搭拉着皮子,難看之極,這會兒纖細的小蠻細,配上一個深深的肚臍眼,看着就讓人動心。

不僅是肚皮,身上其它氣脹的部位,也徹底復原了,還真是一個大美人。

“全部復原了呢。”秦露幾乎是喜極而泣,看着陽頂天道:“她全部都好了是不是?”

“嗯,基本好了。”陽頂天點頭,到項嬌嬌面前,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還按了按項嬌嬌的肚皮,他診病全靠靈力,這純粹就是佔便宜,不過項帆夫婦也好,應春蕾周喬也好,都不會懷疑他,反而全是緊張的看着他。

陽頂天試了試手感,滑膩如絲,不過不好多捏,道:“這樣吧,你們讓她睡,別叫她,讓她自己醒來,那就徹底的崩緊了,也就完全好了。”

“太好了,真是謝謝你。”秦露項帆連聲道謝,當即請陽頂天幾個下去,叫傭人泡茶,項帆當場拿出一張銀行卡,雙手遞給陽頂天:“陽醫生,這是我們全家的一點小小心意,請你無論如何要收下。”

上次要陽頂天報帳號陽頂天不報,這次直接掏銀行卡了。

陽頂天不接,搖頭道:“項總,你上次給我開單,已經—。”

他話沒說完,項帆卻直接打斷了他,道:“陽醫生,那是兩回事,生意歸生意,我不做你的生意,也要做別人的生意,你說是不是,再說了,如果你們的貨不好,賣不掉,我該退貨,也不會半分猶豫,然而這是治病,你不但給嬌嬌治了病,還辛苦上山採藥,這樣我要是不報答,到哪裏都說不過去。”

說着,堅決的把銀行卡塞到陽頂天手裏。

他態度十分誠懇,陽頂天沒辦法拒絕,只好收下。

再聊了一會兒,陽頂天也就告辭。

重回花園來,陽頂天揚了揚手中的銀行卡,對應春蕾道:“應姐,這錢,可是你幫我搭橋掙的,我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怎麼樣?”

“這錢我可掙不到。”應春蕾微笑搖頭:“要是沒有你,我說不定那天還下不來臺,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呢。”

陽頂天一聽笑了,道:“那麼,就給我個面子,晚上我請兩位美女姐姐吃飯。”

“可以啊。”應春蕾還沒開口,周喬搶先答應了。


魔帝,給小爺站住! :“那不喝酒,我回去還要做試驗。”

“不喝酒有什麼意思?”周喬搖頭,挽着應春蕾胳膊:“你的試驗哪天做不得,放心,明天太陽照舊升起。”

應春蕾拗不過她,只好答應。

“她果然是受。”陽頂天暗叫。

周喬找了家酒樓,進去,點了菜,也點了酒,也是紅酒,但不是什麼82年的拉菲,就是百多塊的乾紅,這纔是正常人喝的。

先前周喬只聽應春蕾多次說過陽頂天,下午陽頂天給項嬌嬌治病,那瞬間催眠的手法,還有那神奇的藥效,讓周喬對陽頂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陽頂天,你醫術這麼好,爲什麼不申請執照呢?”

她疑惑的問。 應春蕾也同樣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考不上。”陽頂天搖頭:“我有考試恐懼症,只要一進考場,我就頭暈噁心四肢無力口角抽搐。”

“胡扯你。”應春蕾笑着嬌嗔。

陽頂天也笑,道:“實話實說,現在信中醫的不多,真要開中醫診所,會氣死的。”

他這話又怪了,應春蕾奇了:“會氣死是什麼意思?”

“你想啊。”陽頂天叫道:“我開個方子,三塊錢,撐死五塊吧,現在大醫院的專家號也就五塊八塊呢,難道我這一個中醫還能高過他們。”

“你可以自己賣藥啊。”

“自己賣藥更氣。”陽頂天搖頭:“中藥不值錢,平常的藥,一大包也就賣幾塊幾十塊,而西醫呢,隨便一個衛校出來的二年級學生就敢給人治病,進來了,不管你什麼病,直接給你掛吊瓶,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抗生素,一支五毛錢的青莓素,配四支,加一瓶葡萄糖,撐死幾塊錢成本,他就敢要一百多,一天有得十幾個病人,就是上千的收入,你中醫能比?”

陽頂天說的這些,應春蕾做爲醫生,當然是知道的,輕輕嘆了口氣。

陽頂天卻來了勁,喝了口酒,道:“應姐,就算你這樣的名醫,工資收入其實也不高吧,還弄不過那些小疹所,有些私人疹所黑心的,那收入叫一個高。”

應春蕾又點了點頭,再又嘆息一聲,她工資確實不高,一個月也就是幾千塊,她雖清高,但袋子裏其實是有些清水的。

“不過你的醫術神奇,你開疹所,收入應該不錯的。”她反倒鼓勵陽頂天。

“沒興趣。”陽頂天搖頭:“我還不如做做業務呢,自由得多,收入也不錯,應姐,這次其實真的要謝謝你的,因爲你我認識了項總,拿了紅帆的單子,提成相當不錯呢。”


“你是業務員,哪個公司。”周喬好奇的問。

“東城那邊的,東興飲料,最近在香城電視臺做廣告。”

周喬想了一下,點頭:“哦,我知道了。”

她眼珠子一轉,道:“陽頂天,你會內功,那功夫是不是很厲害。”

“一般一般,天下第N。”

周星星的原話,一般一般,天下第三,但說到功夫,陽頂天可不敢直接說天下第三,雖然有桃花眼,他自認天下第一,但酒可以喝醉,話不能說滿,所以他來個天下第N。

周喬咯的一下笑了,道:“N大師,你給我在個忙好不好,然後我回頭給你幫個忙。”


“哦。”陽頂天來勁了:“你給我幫忙,幫什麼忙,幫我寫文章做廣告嗎?”

“不是。”周喬搖頭:“我不寫軟文的。”

見陽頂天有些疑惑,她看一眼應春蕾,笑道:“你即然來香城做業務,應該調查過香城的飲料批發商,主要是控制在兩大批發商手裏,項帆的紅帆批發,還有一家,是溫保成的大成批發。”

陽頂天眼晴一下亮了:“你不會說,你認識大成批發的溫保成吧。”

想想還真有可能,記者嘛,到處亂鑽,還真有可能認識溫保成。

周喬卻搖頭:“我認識溫保成,但他不認識我,這個沒用,而且現在溫保成身體不太好,現在溫家做主的,其實是他的女兒溫莎。”

“你認識溫莎?”

“關係很好。”周喬眨了一下眼晴:“我不能確保溫莎一定會做你們的業務,但給你們搭條線,還是不成問題的。”

“那太好了。”

陽頂天大喜,舉杯:“周姐,我敬你一杯。”

“不客氣。”周喬道:“說好了,我們互相幫忙。”


“你要我幫你什麼?”陽頂天好奇。

“我收到線報,有廠子夜裏偷偷往龍江裏排廢水,我想去拍段視頻收集證據。”周喬解釋:“但晚上我一個人去,我害怕,所以想請你去陪我去走一趟。”

“行。”陽頂天立刻答應下來,隨即想到一個問題,道:“對了周姐,我們公司來香城開發業務的,不止我一個,另外還有一批人。”

“你不會說,你跟他們還有竟爭關係吧。”周喬好奇。

“正解。”陽頂天點頭。

“有意思。”周喬笑了起來:“從東城跑香城來開發業務,居然還弄了兩批人來,你們公司看來很有錢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