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陳逸盤坐在樓頂上緩緩閉上雙目。

隨着腦海中浮現出的《青陽神卷》古書,他跟着法決默唸起來,沒過一會兒,他似乎覺得全身毛孔彷彿被打開般,月光下一縷縷靈氣彙集而來。

青陽神卷不但有上乘的修真法決,如果能將修爲提升到巔峯,就能將古卷中的醫術鍼灸發揮到極致,甚至可以起死回生。

而其中還有一種就是符籙陣法。

運用符籙與靈氣相融可以匯聚編織成法陣,用法陣可以蘊養一切事物,就算是乾旱的田地,在法陣的蘊養下,都能變成一塊絕佳肥沃的風水寶地。

第二天。

天剛剛蒙亮,陳春蘭便早早做好了早飯,把好菜留給陳逸後,她自己揣着兩饅頭就扛着鐵湫便早早出門要去幹活。

“姐,那麼早這是要去哪?”

陳逸站在樓梯口很是心痛的問道,他姐吃了二十幾年苦,如今獲得超能力的他,怎能忍心看到姐姐再爲他勞累。

“小逸,你再睡會兒吧,這幾個月乾旱,田地的瓜幾乎都枯萎了,我尋思着去田地看看有哪些可以賣的。”陳春蘭嘆了口氣很是憂愁道。

“姐,這種事以後就交給我吧,我跟你去。”陳逸啃着桌上的饅頭上去就搶過姐姐的鐵湫扛起來,大大咧咧的走在前面燦燦笑道。

來到田地,當陳春蘭看到滿地枯黃的瓜田時,整個人當即錯愕在地,心疼的淚水打溼了眼眶,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委屈般,流下一滴滴痛心的淚。

“前兩天還是好好的,怎麼今天就……”

陳春蘭捂着嘴,蹲在地上失聲痛哭起來,這些瓜不單單是給陳逸籌的學費,而且還指望着能賣出個好價錢,才能還張虎的賬!

可如今卻像是被人下農藥般,一夜之間一畝三分地的瓜全都枯黃,這個打擊對於陳春蘭來說彷彿就像是末日降臨,整個世界都塌陷了。

“小逸,咱們辛辛苦苦種的瓜,現在死了,這下完了。”陳春蘭顫抖着手摸着枯黃的西瓜,內心很是劇痛,淚水止不住掉落下來。

看着姐姐這個模樣,陳逸內心隱隱作痛。

這幾個月以來姐姐對這片瓜地就像對親人一樣呵護,但卻沒能躲過這場乾旱。

忽然陳逸似乎想到了什麼,瞳孔閃過一抹精光,‘聚靈陣’昨晚在古書卷中提到在靈陣的籠罩下,可以蘊養一切植物。

陳逸知道,就算他安慰再多的好話,也無法平復姐姐對這片瓜的痛,所以只要把這片瓜給救活了,姐姐也就開心了。

“姐,你彆着急,你先回家,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這些瓜給救活的。”陳逸替姐姐抹掉眼角的淚水柔聲安慰道。

陳春蘭看了看陳逸,又看了看眼下枯黃的瓜,內心的痛就多了一分,想要拯救這片瓜地只有澆地,而她瘦小的身姿根本就吃不消,所以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

目送姐姐離開,陳逸環視了四周確定沒人後便開始盤坐在瓜田正中間,掐念法決,一道道金色符文從他口中飄升而起,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網陣,籠罩在整個瓜地上空。

沒過一會兒,隨着法陣運轉原本還是炎熱的夏天,彷彿一下子變成春季,那些枯黃的瓜藤得到了靈氣的韻養後,似乎重生了一般……

陳逸甚至能清晰的聽到瓜藤生長的聲音,持續了半天他因耗損了大量的靈氣,已是滿頭大汗,見時機成熟他便收功。

陳逸重重的呼出一口渾濁之氣,在別人看不到的景觀下,一個被靈氣編織而成的巨大法陣,把方圓數十里的靈氣匯聚於此。

“希望明天能給姐姐一個驚喜。”

陳逸左右環視着正在生長蔓延的瓜藤,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便匆匆趕回家。

……

第二天。

經過一宿的盤坐修煉,陳逸的狀態又回到了巔峯,當睜開雙眸時一道金色光芒一閃而逝,感覺似乎比之前還要強壯了不少。

下樓洗漱後,他便啃着饅頭匆匆跑到田地想要一探究竟。

如果這次能夠成功的話,那今後他可就發達了。

當來到瓜田時,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大了嘴,手中的饅頭啪嗒的掉在地上,整個人震驚的呆滯在地,之前那些乾癟的瓜,如今就像被打了氣般,一個個腫脹得像個小豬仔似的,圓溜溜的躺在瓜田裏。

就算是懷有異能的他,看到這一幕也掩不住此刻內心的激動與狂喜,他沒想到這個法陣居然能一夜之間把這些瓜救活,而且個頭比原來足足大了三倍。 陳逸忍不住想要嚐嚐鮮,直接一掌把瓜劈碎。

當看到飽滿多汁的果肉時,他不由嚥了咽口水,不管是色澤還是果肉,看着就讓人食慾大開的樣子。

陳逸狠狠的嗖了一口,下一瞬整個人像是被點了穴般愣在原地。

清涼香甜的果肉刺激着他味蕾,彷彿把他帶到了人間天堂般,輕飄如煙。

這種處在仙境般的享受,讓陳逸遲遲未能忘懷,當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眼眸中不再是擔憂,而是慢慢的自信。

這些枯黃的瓜果都能讓靈氣蘊養出如此香甜的果肉,那要是那些就連有錢都買不到的中藥材,被法陣蘊養會是什麼樣呢!

每年都有很多大老闆,進村來詢問購買一些野靈芝或野山參對,於那些有錢人來說,健康就是一切,只要是名貴的藥材,不管花多少天價他們都會不惜買下。

想到這裏,陳逸眼前一亮。

要是能在鎮上買到一些藥材種子回來蘊養,那以後將會是一筆驚人的收益啊……

於是他轉身匆匆離開瓜田,朝着村頭喬寡婦的商店趕去,當務之急他得去借喬寡婦的三輪車,先把田裏的瓜賣掉,纔有錢買種子。

一路上,陳逸不知不覺想起了喬寡婦那白花花挺翹的大腚子,越是往下回味着,內體似乎有一股**熊熊燃起。

喬寡婦家裏是一棟三層小樓。

而一樓則改成一個大商店,每天早早就已經開門營業,這時候她正在店裏把貨搬出來。

陳逸剛來到店門口,便看到喬寡婦身穿一件中裙露出那雙雪白的大腿站在梯子上,小心翼翼的想要搬下什麼東西。

“小逸?”

“快快,快過來幫我扶一下梯子。”喬秀英一眼看到陳逸時,臉上的驚恐頓時露出一抹欣喜,急切道。

“好咧!”

陳逸應了一聲便跑過去扶着梯子。

他本想好心問喬寡婦搬什麼東西,要不要幫忙的,但當他擡頭一看時,一道靚麗的風景盡收眼底,讓他本是彭拜的熱血,瞬間變得燥熱起來。

這時候,喬秀英回頭一看,發現陳逸呆滯的看着她裙底,俏臉頓時紅透了,但內心還是感到很高興,羞憤道:“你個小壞蛋,看什麼呢!”

陳逸嚥了咽口水慌忙的低着頭,尷尬道:“我我我……我什麼也看到。”

一聽這話,喬寡婦更是害羞道:“那你還想看到什麼?”

陳逸一聽這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不過剛纔看到的畫面確實讓他想入非非,畢竟喬寡婦可是十里八村最美的少婦,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看一眼。

見陳逸尷尬低着頭,喬寡婦笑了笑道:“是不是要買什麼東西啊?”話雖說着,但嘴裏呢喃着小壞蛋……

陳逸也不客氣,直接說想要借她的三輪車把田裏的瓜裝到鎮上去賣。

“那正好今天我要去鎮上進貨,咱們一塊去吧!鎮上那個水果行的店長我認識,到時候我想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喬寡婦下了梯子笑顏如花道。

“謝謝嫂子。”陳逸很是感激道。

如果能賣個好價錢,不但有錢把賬還了,還可以買新的種子來韻養,不過就算沒有喬寡婦的幫忙,陳逸照樣有信心賣出去。

這種香甜的瓜肉可不是一般人能種出來的。

俗話說:物以稀爲貴,經過靈氣韻養過後的瓜果,吃了之後不但可以神清氣爽,而且還可以強身健體。


隨後,陳逸便開車喬寡婦的三輪車去田裏摘了半車西瓜,回來後便載着喬寡婦朝鎮上駛去。

在車上,喬寡婦時不時回頭看着車後箱胖嘟嘟的西瓜,一臉的驚愕,這幾個月的乾旱別說是西瓜了,就算是人都差點要旱死,而這些瓜卻能長出這般驚人的個頭……

實在是不得不令人感到驚訝!

對於喬寡婦一再質問,陳逸只能勉強應付說田裏是塊風水寶地,喬寡婦半信半疑也再沒繼續追問下去。

來到鎮上已經是中午。

喬寡婦讓陳逸去水果行賣給他朋友,而她則是去了一趟批發部採購貨物。

陳逸開着三輪車來到水果行門口,便看到一名中年男子瞧着二郎腿抽着煙,一副大爺的樣子拽拉吧唧,於是他帶着微笑迎上去禮貌道:“您好,秀英嫂說這裏還收西瓜,我這些都是自家種的瓜,沒有放化肥準天然成熟,可甜着呢!”

石永福聞言,輕挑着眉打量了陳逸一眼,然後看向三輪車裏的瓜,眼瞳頓時一縮,表面雖然很淡定,卻也掩蓋不住內心的震驚。

他冷笑一聲,輕蔑道:“小子,老子賣了幾十年的瓜,你說你這些瓜沒放化肥能長這麼大個?吹吧你,我看是打水的吧?”

平時他收上來的瓜基本都是放化肥的,可個頭卻沒有陳逸車裏的瓜大,要說沒有放化肥和打水,打死他都不信。

一聽這話,陳逸眉頭一蹙。

但很快依舊還是笑臉相迎道:“老闆,這個你放心,我纔不像那些狼心狗肺的黑心奸商哪樣糟蹋瓜果。”

說着,他轉身抱來一個個頭較大的西瓜,一刀劈成兩半。

紅豔多汁的瓜肉展現在石永福眼底,讓他不由呆愣在地。

他做了水果十幾年,一直都想找這種既能催熟瓜果又能讓果肉鮮豔多汁的藥,卻一直都沒找到,沒想到今天算是打開眼界了。

“小子,我警告你,就你這瓜白送給我,我都不稀罕,滾滾滾,別來妨礙我做生意,不然我可要罵娘了。”石永福不屑的吧陳逸轟出門外。

這些瓜樣子雖然好,但打水的都留不得幾天。

何況他已經跟其他供貨商談好了,要是再收這些瓜,已經超出預算了。

“老闆,你嚐嚐看嘛!我的瓜絕對沒有打水,你放心。”

陳逸還是不甘心的推銷道,這種用靈氣韻養出來的瓜,不但香甜可口,而且還能令人精神煥發,也不知道這石永福眼睛是不是長在屁股上。

“我讓你滾,你聾了?”

石永福怒喝一聲,直接把陳逸遞上來的瓜給掀翻在地,一腳狠狠的踩碎,怒罵道:“再不走,我把你連人帶着扔到江裏去,滾……”


“你……”

看着被踩碎的瓜,陳逸內心一陣絞痛。

一股憤怒從胸腔騰昇而起,憤恨的雙目閃過一抹殺意,他姐姐就像呵護孩子般把這些瓜養大,而石永福卻如此糟蹋,這口氣他怎能嚥下。

“小夥子,這些瓜是你的嗎?”

正當陳逸要好好修理石永福的時候,一道渾厚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他聞聲轉身望去,只見一名穿着休閒裝的中年男子,但其身上發出的氣質,卻給人一種成功人士大老闆的感覺。 當石永福看到來人後,原先那股囂張跋扈的態度,瞬間就像狗看到主人般,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忙跑過來迎接。

李國邦是水果行的老闆,自從這個店開張到現在都沒有露過一次面,今天忽然降臨,讓石永福有種不祥的預感。


“李總……”

李國邦舉手打斷,轉頭看向石永福的剎那間,那雙鋒寒的目光就像是叢林裏的野獸,讓石永福感到毛孔悚然。

看着被踩碎的西瓜,李國邦很是心疼,蹲下身子撿起一塊殘瓜忽然啃了起來,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驚得瞠目結舌。

石永福更是驚得雙腿發抖,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一個身價上千萬的水果商老闆,居然不顧身份撿起地上的爛瓜吃……

當西瓜肉入口的那一剎那,李國邦就被電了一下般,身體忍不住顫動了一下,香甜可口的瓜肉,彷彿把帶回他當初他從一個瓜農一步步走向今天的夢境。

而且這味道,就像他小時候的味道一模一樣。

持續了半響,李國邦才從沉醉中回過神來,激動的抓住陳逸的手,眼眶裏流露着感動的淚花道:“小夥子,你這些瓜我以雙倍的價格全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