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陳蕭跟安吉兒正在扯淡,突然聽到辦公室裡面傳來啪啪的聲音,中間夾著安樂兒那**的叫聲。

「我靠,老大牛了,居然在辦公室玩這個。」陳蕭驚呼。

安吉兒細聽一下,臉頓時紅了,怒氣沖沖地跑過去。

「安樂兒,你還有沒有羞恥之心,快出來。」 安吉兒怒氣沖沖,?an?e?n?en`net

作為安樂兒姐姐,看著自己妹妹如此不自愛,在辦公室跟主人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太丟人了。

「安樂兒,快出來,不然我踢門了。」

安吉兒的聲音驚動了很多人,連何夢姬也從辦公室裡面走出來。

「安吉兒,你在什麼什麼?」何夢姬生氣地問。

「安樂兒跟主人,他們……」安吉兒說不下去了:「你自己聽。」

何夢姬認真一聽,裡面傳出啪啪啪跟女人尖叫的聲音,饒是她平時嚴肅,也忍不住臉紅起來。

老闆真是太不像話了,怎麼能這樣。

「陳蕭,準備手機,踢門。」安吉兒說道。

「安吉兒,你想幹什麼?」陳蕭驚問。

「把視頻錄下來,發出楊心怡,我看他怎麼死。」安吉兒怒道。

陳蕭嚇了一跳,連連搖頭:「我不敢,老大非打死我不可,你自己拍?」

「拍就拍,我還怕他不成。」

安吉兒掏出手機,打開視頻,準備踢門。

「等一下。」何夢姬細聽一下,突然說道:「別踢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什麼嘛?」

陳蕭跟安吉兒不解。

正在這時候,裡面聲音戛然而止,房間門也被推開。

安樂兒摸著屁股,眼睛紅紅地跑出來。

「主人,你太狠心了,我恨你。」

甩下這句話,她揚長而去。

「安樂兒,等等。」安吉兒連忙追上去。

「小樣,敢勾引上司,看我不揍你個屁股開花。」葉雄拍拍手,一臉得意地望著陳蕭跟何夢姬。「你們看什麼,還不快去工作?」

「老大,你也下得了手,服你。」陳蕭豎起拇指。

「戲演得不錯。」何夢姬淡淡地說了一句就離開了。

下班之後,葉雄去接楊心怡跟唐寧,吃完晚飯,他把自己關在房間,拿出伊依給的兩顆丹藥打量著。

「這兩顆丹藥,真的能讓我踏入三層巔峰?」

上次踏入三層精通境界,葉雄還是服了毒公子送的一顆丹藥。他知道每一層只能服一次,第二次服就無效了,但是現在伊依說這丹藥還能服。除非這丹藥,比起毒公子給的那顆藥力強上好幾倍。

他依然記得上次服丹藥的時候,痛得死去活來,直接暈了過去。

這兩顆藥力更強,自己能扛得住?

葉雄決定還是暫時不服用,除非迫不得已,這丹藥還是盡量不服,畢竟太危險了。

「表姐夫,陪我們上街逛逛?」唐寧跑上樓喊道。

「你們去吧,表姐夫有點事,不去了。」

「表姐夫,我們兩個大美女逛街很危險的,如果遇到色狼怎麼辦?」唐寧撒嬌道。

「大庭廣眾,哪來那麼多色狼,表姐夫要練功,你們去。」

「表姐夫,去嘛。」

唐寧跑過來,搖著他的胳膊撒嬌。

「說不去就不去,再粘人,小心打你屁股。」葉雄嚴肅道。

「不去就不去,哼。」

唐寧用力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一下。

「小妮子,欠揍是不是。」

葉雄正想發火,唐寧早已經逃之夭夭。

正準備練功,他突然想起安樂兒,這小妞下午被揍一頓屁股,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他想了一下,掏出電話撥出去。

電話響了很久,無人接聽。

葉雄只能打給安吉兒。

「安吉兒,安樂兒怎麼不接電話?」葉雄直接就問。

「她現在一個人關在房間里,誰也不理,你怎麼能下那麼重的手?」安吉兒很生氣。

「練武者,那算什麼大事。」葉雄不以為然。

「她不是疼,是心裡難受,被喜歡的男人打,那個女人受得了?」

安吉兒說完,直接就掛了電話。

葉雄繼續練功,發現怎麼都進不了狀態,心裡老在想著安樂兒這個妮子。

對於安樂兒,葉雄一直都把她當成妹妹一樣看待,他也知道樂兒心裡喜歡自己,願意為他付出一切,也是他見過女人之中最主動的。

但是,他不想害她,所以對安樂兒的主動,他一直都視而不見。

下午那幾巴掌打屁股,他原本想讓安樂兒以後收斂一點,別像以前那樣,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抱自己,誰知道起了反作用。

他盡量不去想,但心裡總是淡定不下來。

「女人就是麻煩。」

葉雄開車去公寓找她,決定還是把她哄好再說。

到公寓的時候,安吉兒正在朱雀房間里,被安樂兒鎖在外面了。

「安樂兒呢?」葉雄進去就問。

「把自己鎖在房間呢!」

「我剛去看過,房間沒人。」葉雄奇怪地問。

安吉兒連忙朝房間跑過去。

朱雀坐在沙發上看電影,什麼話也沒說,很平淡的模樣。

「你的傷好點沒有?」葉雄關心地問。

「死不了。」朱雀態度很不友好。

葉雄以為她為了安樂兒的事情,對自己心有不滿,頓時有些尷尬。

「好好休息,傷沒好之前,別回公司。」

葉雄叮囑完幾句,轉身走了出去。

朱雀獃獃坐著,半晌沒說話,臉上出現一片失望之色。

安樂兒發發脾氣,他就立馬跑過來,自己傷得這麼重,他從來都沒來看望過自己。這次來問候,只是找安樂兒順帶的。這原本就沒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心裡不舒服,明顯在他心裡,她比不起安樂兒。

朱雀突然覺得特別煩躁,直接就離開房間。

葉雄正在跟安吉兒說話,似乎為安樂兒去哪裡在焦急。

朱雀默默地看了他們一眼,轉身下樓。

「朱雀,你去哪?」

何夢姬正好從房間里出來,問道。

「買點東西。」朱雀頭也不回地走了。

何夢姬看著她蕭條的背影,再看看那邊正在焦急的葉雄,走了過去。

「夢姬,你來得正好,知不知道安樂兒去哪了?」葉雄連忙問。

「你問我,我問誰?」何夢姬白了他一眼。「來我房間,有事跟你商量一下。」

葉雄狐疑地跟在後面,進入她的房間。

何夢姬把房間門關上,這才走到沙發上坐下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就不怕流言斐語?」葉雄打趣。

「你覺得我跟你之間,有能發生什麼?」何夢姬反問。(未完待續。。) 葉雄啞口無語,這種可能性,為零。

楊心怡曾經說過,葉雄身邊的女人之中,她最信任的就是何夢姬。

這句話充份說明何夢姬跟其她女人是不一樣的。

她的理智要遠勝於她的感情,先不說她對自己有沒有意思,哪怕真的有意思,她也絕對不會做出任何有違道德的事情。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葉雄問。

「朱雀呢?」

「在房間里啊。」

「她剛剛出去,你沒看到?」

「她身上還有傷,不好好養傷,出去幹什麼?」葉雄奇怪地問。

何夢姬沒有回答他的話,繼續問:「朱雀受傷之後,你來看過她嗎?」

「這陣子有點忙,沒時間來。」

「大晚上都能抽出時間來看安樂兒,平時抽出一點時間看朱雀都沒有?」

葉雄總算聽明白,何夢姬原來是因為這件事。

「朱雀她跟安樂兒不一樣,她很理智。安樂兒是個瘋子,指不定會幹出點什麼事,能一樣嗎?」葉雄絲毫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滿不在乎地說:「朱雀不是無理取鬧的女人,她應該懂得我只是擔心安樂兒。」

「朱雀她喜歡你。」

「你說什麼?」

葉雄愣了一下,頓時笑了起來:「朱雀那妞,如果她能打贏我,早就揍我一頓,會喜歡我?再說,她不是喜歡陳蕭嗎?」

「我就不相信,你讀不懂她的眼神。」何夢姬很認真地說道:「你知道為什麼朱雀跟陳蕭之間沒有結果嗎,完全就是因為你。」

「你別開玩笑行不行,我可不能做這個冤大頭。」葉雄苦笑。

「你覺得我是那種喜歡說笑的人嗎?」何夢姬望著他,一臉凝重:「每個女人,喜歡男人的方式不同,安樂兒性格外向,天不怕地不怕,喜歡一個男人不顧一切。朱雀則內斂得多,她不擅於表達自己,並不代表她喜歡你沒安樂兒深。」

葉雄頓時無語,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朱雀也喜歡自己,這怎麼可能,不科學啊!

「怎麼會有這麼多女人喜歡你這個傢伙,明知道你已經有老婆,她們還是不顧一切,我真是不明白了。」何夢姬嘆了口氣,半晌之後這才說道:「該說的我都說了,至於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我也不想管太多。我只是有點擔心朱雀,她現在肯定比安樂兒更加不開森,而且有傷未好。」

「那只是你的猜測。」葉雄還是不願意相信。

「我看人比誰都清楚,走吧!」

何夢姬直接下逐客令,把他掃地出門。

走出何夢姬房間,葉雄站在陽台望著外面,樓下一輛車子開出去,正是朱雀的車子。

也許自己真的做得太偏心,安樂兒心情不好,他馬上就跑過來找她,朱雀受那麼重的內傷,他都沒來看過,太偏心了。

換任何一個女人,都受不了。

「主人,找到樂兒了,這傻妞去泡酒吧。」安吉兒跑過來說道。

都是一幫瘋女人,除了泡酒吧,就沒其它的發泄方式?

葉雄下樓,坐到車子里,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去找誰。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先去找朱雀,畢竟朱雀比較容易哄一些,也理智得多。

安樂兒,天知道會鬧到什麼時候?

葉雄開車出去,跟著朱雀後面。

朱雀開車進入一間大型健身房的停車場,走了進去。

這間健身房在江南非常有名,是最大的一間健身會所。

「大姐你來了,裡面請。」

健身房門口,一名小弟見到朱雀進來,馬上迎上來。

「今天有沒有安排拳擊比賽?」朱雀別走邊問。

「有的,大姐你要參加,這恐怕……」朱小天頓時有些為難。

健身房的人,沒幾個人不知道朱雀的厲害,哪個敢惹她?

朱小天依然記得朱雀剛來的時候,那時候格鬥場的人聽說一個女人來參加男人的拳賽,個個都忍不住大笑,狠狠地鄙視。

很快,朱雀就用實力讓他們閉上嘴,那些出言調戲她,盯著她胸口看的男人,全都被她打得滿地找牙,這些男人才知道這個平胸美女的恐怖,絕對是一個人肉戰鬥機器。

從此之後,再沒有人敢招惹她,朱雀儼然成為格鬥場的大姐大。

朱雀走到自己的專用更衣室,片刻之後,換了一身黑色的格鬥服出來。

格鬥服很貼身,只遮住****跟臀,把身材完美地勾勒出來。除了平胸之外,她的身材可以用完美無缺來形容。白玉修長的****跟毫無贅肉的小蠻腰爆露在空氣中,一眼望過去,那視覺衝擊力怎麼一個惹火了得。

「多麼漂亮的美女,要是胸再大一些,那就完美了。」

「你懂個屁,胸大女人得多得,平胸的你見過多少?」

「就是,哥就喜歡這種平胸的,愛死她了。」

「你喜歡,人家正眼都不瞧你一下呢!」

場下認識朱雀的男人,全都竅竅私語,目光之中全是火熱。

朱雀帶好拳套,走到擂台下面,看了眼上面正在比賽的兩個男人,也不管規矩,直接就跳上去。

「大姐,咱們正在比賽,你能不能等會?」

裁判見朱雀上台打斷比賽,連忙走過來打招呼。

「這個擂台我包了,損失多少錢,我給。」

朱雀站到擂台中間,望著場下一群男人,大聲說:「今天不限數量,誰都可以上來,打中我一拳,我給他十萬,踢中我一腳的,我給他二十萬。但是,我下手不會輕。」

此言一出,場下數十名觀眾全都炸開,紛紛去換衣服。

一拳賺十萬,一腳二十萬,她再厲害,架得住這麼多人攻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