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爭倒了一杯酒,起身恭敬對黃先說道:「黃教授,非常感謝您這兩年來的教誨,這次我能提前一年時間畢業,也完全贊感謝您的幫助!我敬您一杯!」

黃先忙起身回應,喝了一杯。然後不好意思地說道:「說來慚愧,你讀研這兩年,我也沒有怎麼帶過你。研二最關鍵一年,你也都在忙著你公司的事情。其實啊,我也沒有教你什麼有用的東西!」

「怎麼會呢!我在您這學到的東西可多了!」陳爭立馬否認,然後笑道,「您還記得么,您有一個替銀行做的風險防控課題,有關債券分級的理論么?」

黃先教授說道:「記得啊,那不是去年十二月就結題了么?」

「嘿嘿,我看過這個模式之後,激動得好幾天晚上都沒有睡覺!我打算偷師,利用這個模式搞一個網上信貸業務!業務名字都起好了,就叫連信借唄~」陳爭嘿嘿笑道。

債券分級就是將債券按照利率和風險分級,用最小的代價達到最大收益,如果在加上債券多次分級打包,那信貸業務可以快速發展起來。

黃先很吃驚:「你要做信貸金融?」

陳爭道:「我打算申請成立一家網上銀行,用來支撐我的金融業務~」

黃先教授驚呼道:「網上銀行?咱們國內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東西啊!你想吃螃蟹?」

陳爭笑道:「有些東西,總要有人走出第一步,那走這一步的人為什麼不是我呢?」

他現在搭上了姬老這一超級靠山,不提前將某些好東西收入麾下就對不起自己了!而且姬老這一大靠山,在他重生前都是國內的砥柱中流,這粗大腿可以抱得非常安心。

黃先朝他豎起大拇指:「敢為人先!有氣魄!」

吳主任忍不住讚歎了一句:「小夥子有想法,難怪可以把公司做這麼大!」

「來,我們一起喝一杯,提前祝陳爭旗開得勝!」章標教授舉杯,建議大家一起為陳爭打氣。

。 「肥兔正文聯合番外」教師節快樂!

PS:國際慣例,以下內容純屬虛構,博君一笑,切勿當真。

某天某私塾

許莫白:先生,先生,我有問題想問您……

聞言,各同學嘩然:額滴個乖乖嘞!「塾霸」果然是「塾霸」,這麼愛好學習的嗎?下課還要追著老師問問題……

當然,其中也夾雜著不少別的聲音。

許染(非常鄙夷地看了許莫白一眼):欠!裝啥裝!整得昨晚通宵一晚上打遊戲的不是你似的……

萬婉微(崇拜得星星眼):我家莫白就是不一樣……

李惜閔:大哥,這麼認真的嗎?你這樣讓不愛學習的我該怎麼辦啊?

老師:問吧!喜歡學習是好事……

許莫白:……先生,那我問了……人為什麼要讀書呀?

眾人:絕倒!我們收回剛才的話還來得及嗎?

某年某日,許家。

許莫白一絲不苟地擼著肥兔的毛:胖兔子啊,我和你媽媽決定明天送你去上學!你在學校,要乖乖的,聽老師話,知道嗎?

肥兔:……爹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們要這麼對我!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後再也不吃這麼多胡蘿蔔了……嚶嚶!兔兔委屈,兔兔不想去上學啊!

※※※※※※※※※※※※※※※※※※※※

要說的話都在題目里了,祝食用愉快哦!

。 短短半月時間,梁國三郡六城有半數被覆水宮蠱惑的百姓攻佔,各種流言蜚語喧囂塵上。

秦楓的威望也在短時間內跌入塵埃。

而梁都確實一反常態的安靜,秦楓似乎沒有要處理這場動亂的打算。

胡王在第一時間得到梁國的消息,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自從許國戰敗之後,他終於從梁國身上找回了顏面。

因為此刻的梁國動蕩,皆由他一手造成!

「不知道王上是否滿意我覆水宮的做法?」一道陰冷的聲音在胡王身邊響起。

「你們做得很好,本王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胡王嘴角微掀,淡淡道,「本王會按照約定,為你們準備一萬枚靈石!」

「多謝王上!」黑暗處的人影微微欠身,眼中閃過綠油油的光芒。

「不過,你也記住,梁國還沒有滅,所以剩下的四萬枚靈石,你們還要抓緊時間!」胡王淡淡開口。

「請王上放心,小小梁國不足為懼!」黑暗中的人影冷笑了兩聲。

「很好!」

胡王心情大好,當即下令宴請覆水宮強者。

……

梁都,秦楓看着覆水宮的佈局,若有所思。

覆水宮的禍亂給了他一個全新的啟示:即使在修鍊至上的武道國家,掌握輿論的力量依舊很重要。

這些天,他雖然明面上沒有行動,但是暗地裏已經讓幽影衛掌握了覆水宮的主力在梁國境內的行動軌跡。

只要他一聲令下,這些覆水宮的主力便會在一夜之間消失。

不過,秦楓不着急,他還在等。

「啟稟王上,西風城城主在城外發現了大隊運糧的人馬,經查實,這些糧草都來自於胡國!」

一道黑影出現在殿外。

正是幽影衛!

「呵呵,看來胡王為我梁國百姓也費了不少心思啊。」

秦楓露出淡淡的笑容。

覆水宮之所以能這麼快收攏人心,其主要手段便是利誘。

這些糧草源源不斷地從胡國潛送進來,分到梁國百姓手中,所以百姓才願意跟覆水宮一起鬧事。

試問如果吃都吃不飽,還有誰願意鬧事呢?

而且,胡國潛送進來的糧草可不少。

秦楓就是在等這批糧草全部送來,讓胡王認定梁國已經不行了!

而眼下,雖然九原郡亂了、白馬郡也亂了,寒江城瀕危……

但是,大梁的幾個糧食主產地——西風城、江東城和大煙郡的局勢穩定,所以其他地方就算再亂,也不會動搖梁國的根基。

……

又過了幾日。

九原郡郡守派人快馬加鞭,將郡中情報送來。

不過,在這之前,秦楓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因為數百築基境幽影衛如同耳目般分散在梁國,讓他對國中動向了如指掌。

「快馬來報:九原郡西出現了第二隻旱魃,已經威脅到了江東城,還請王上定奪!」

秦楓站起身,平靜道:「備馬,本王要親自去趟九原郡!另外,讓潘將軍盯緊了西風城的那批糧草,他應該知道本王想要做什麼!」

「是!」

曹九恭敬領命。

當日,一支百餘人的虎賁衛浩浩蕩蕩地離開梁都,直奔九原郡而去。

沿路上,餓殍遍野,民不聊生。

秦楓暗自感嘆,雖然梁都已經穩定,但是偌大的梁國終究不是短時間就能恢復過來的。

他在心裏默念:你們放心,等平定覆水宮之亂,我梁國必將鼎盛!

鐵騎飛奔,帶起草屑四濺。

……

「冷長老,聽說小梁王出宮了。」

有覆水宮弟子第一時間將這消息傳給了冷無幽。

小梁王!

冷無幽瞳孔一眯,眼底深處湧現出濃濃的怒火。

他這些天奔走於梁國,不敢合眼。因為他只要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浮現當初在梁都的那一幕。

他報仇,要讓秦楓付出代價!

「馬上集結人手,連帶着那兩尊旱魃也一起出手,本長老要將秦楓埋葬於九原郡!」冷無幽握緊拳頭,眼神凌厲地說道。

「是!」

一眾覆水宮弟子當即馬不停蹄地準備起來。

不日之後,秦楓等人前往九原郡的路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流民。

衛延看着不少流民眼中冒着綠光,心裏不免有些發怵,沉聲道:「王上,我擔心這群流民來者不善啊。」

「呵呵,若都是善民,本王又為何來九原郡呢?」秦楓反問道。

這時,流民中響起一聲大喝。

「他就是那個假冒的小梁王,就是他害了我們的父母兄弟,我們要報仇!」

「報仇!」

「報仇!」

四周流民發瘋似的衝上來,撲向衛延等人。

「讓開!」

衛延怒目圓睜,面容嚇人。

但是,那群流民像是著了魔一樣,根本不顧及他的威懾,手抓口撕地攻擊虎賁衛。

「防衛!」

衛延一聲令下,虎賁衛兵戈相向。

「慢著!」

秦楓淡淡開口,走出鑾駕,朗聲道:「本王乃是梁王,諸位受妖人蠱惑多日。今日,本王親至九原郡,為爾等主持公道!若爾等此刻離去,過往錯誤,本王可以既往不咎。若是執迷不悟,休怪本王無情!」

流民登時一陣轟亂。

「胡說八道,你就是冒牌貨,有什麼資格頤指氣使地命令我們?」人群中有人大聲喊道。

「你害我們家破人亡,還敢在這裏大放厥詞嗎?」有附和的聲音響起。

秦楓眼瞼微動,緩緩抬起手:「執迷不悟,萬劫不復!」

嗖嗖嗖!

流光飄搖,道道利箭激射而至。

流民中有人應聲而倒,四周再次一陣混亂。

隱藏在不遠處的冷無幽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

因為他發現虎賁衛射殺的人都是覆水宮的弟子!

莫非小梁王已經摸清楚了覆水宮的動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冷無幽沒由得升起一絲寒氣,急忙催促道:「讓旱魃出手,越快越好!」

麾下弟子急忙領命。

就在秦楓周圍局勢逐漸穩定的時候,兩尊巨大的身影出現在地平線上。它們形若巨猿,通體赤紅,所過之處,一片焦黑。

炙熱的氣浪翻湧,讓數里開外的流民都感覺灼熱難忍,嚇得倉皇而逃。

旱魃出現!

流民一鬨而散,只留下秦楓與虎賁衛,直面這兩尊旱災魔物!

吼!

旱魃揚天咆哮,口中似有流火吞吐,聲勢浩蕩。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