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陳浩驚奇的看着張四爺。

張四爺繼續道:“我本以爲師兄就是個木頭疙瘩,沒想到他還真有本事,當年他喜歡的姑娘,雖然嫁給了別人,但是嫁人之前還是給師兄生了一個兒子,只不過當年那姑娘心傷至極,沒有告訴他,生下之後交給一個沒有子嗣的親戚撫養。若非意外遇到,師兄都不知道,如今那孩子也有了孩子,說是挺聰明乖巧的,我打算試試,能不能收歸門下,也好避免我這一身本事失傳。”

陳浩:‘……’

臥槽,真的假的,那個年代的女人都有這麼猛?敢未婚生子?而且李三爺爲什麼到現在才說?

我的夫人是鳳凰 莫不是怕自己一走,張四爺受到打擊,心生死念,這才編造了一個故事,來讓張四爺繼續安穩活下去?

看了看張四爺明顯精神振作的表情,陳浩把疑問壓在了心底。

不管是什麼原因,張四爺沒有求死之念,那就是最好的。

“那我就要恭喜四爺了。”陳浩道喜。

張四爺眉飛色舞,心裏美滋滋,嘴裏卻道:“八字還沒一撇呢,也不知道成不成。倒是小道長,師兄臨走時也交代了,那毒蠍我會給你調配好,你隨時都可以來取,只要記得每次食用前,記住要蒸熱才行,這要才能發揮藥效。”

陳浩道:“我記住了,麻煩四爺了。”

從張四爺家離開,回到租院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租院內,小鬼們還在上課,整齊劃一,抑揚頓挫的唸書聲,讓陳浩聽出來,這是三字經。

看來這熊老師是真打算全面培養小鬼們了,也不知道這樣持續下去,這些小鬼們會變成什麼樣?

笑了笑,陳浩也沒打擾,進了臥房休息。

黑貓和公雞居然沒睡,看到陳浩進來,就撲了過來。

一手抱一個,陳浩哭笑不得:“我說你倆精神真好,沒有我陪着,就不會睡覺了是吧?”

公雞幽怨的瞥了一眼黑貓,顯然它想睡,但是黑貓卻死心眼,非要等,然後還打擾它休息。

真是一隻傻貓,不知道公雞不休息好,影響第二天的工作嘛。

黑貓卻是在陳浩懷中蹭啊蹭,暗暗歡喜,果然還是愚蠢主人的懷抱舒適啊,沒有這種溫暖的感覺,就睡不着。

看倆小這樣,陳浩也不好說啥了,脫了衣服上牀,一邊一個,安然入眠。

之後幾日,陳浩深入簡出,躲在租院內修煉。

等張四爺通知後,他取了毒蠍,順便和張四爺提出了辭行。

張四爺似乎早有預料,除了毒蠍,還送了幾壇老黃酒,表示日後有機會,讓陳浩再來柒水鎮,他隨時歡迎。

陳浩自然答應,又交代了一下租院的事,陳浩就離開了。

一切收拾妥當後,陳浩最後駕車去了重水觀,悄悄的給三茅真君加持了一道十年道行的開光。

這是陳浩答應李三爺的,修行之人,要言而有信。

做完這個,陳浩再也不停留,離開了柒水鎮。

一路飛馳,很快,柒水鎮就再也看不見。

一如既往,走的尋常路,一路直行,沒有目的。

不過這一次,沒有開半個小時,陳浩突然放緩了車速,目光看向了車窗外。

入眼處,是一個水庫。波浪滾滾,規模不小。

陳浩看的不是水庫,而是水庫中的一個存在。

這是一個陰魂,身上已經浮現了煞氣,顯然是惡鬼之流。

而這個陰魂給陳浩一種熟悉的氣息,正是那個肥男。

這裏,就是肥男承包的漁場?嘖嘖,還真是生意做的不小,可惜,做人太失敗,有錢就拋妻棄女,連弒母這種事都幹得出來,簡直沒有人性。

如今變成鬼,居然直接就凝聚了煞氣,轉化惡鬼!

怎麼?這是怨天不公,心生惡念,想要報復誰嗎?

停車靠邊,陳浩毫不猶豫的下車,走向了水庫,來到了肥男陰魂所在的水域。

這是一個陡坡,距離水面有兩三米高。肥男的陰魂就在距離岸邊三四米的水下潛伏。

如果是以前,陳浩或許對這水鬼還真沒轍。

不過現在陳浩也算是小有本事的修行之人了,要對付水中惡鬼,根本不在話下。

翻手間,大桃木劍出現在手中,目光鎖定肥男陰魂所在,法力隨心所動,對着肥男陰魂,直接一劍劈了過去。

咻!

一道法罡從桃木劍上爆發,直接射向了水中。

法罡破開水面,拉開一道七八米的裂縫,鑽入其中,斬在了陰魂身上。

啵的一聲悶響,水花翻滾,陰魂崩潰,連反應都來不及。

做完這一切,陳浩翻手收起桃木劍,轉身而去。

助鬼爲修行,斬鬼爲報應。 臨近傍晚,陳浩來到了一座大城市,看標語名字,市名東陽。

行道有一段時間了,所遇不是縣城,就是小鎮,多數更是村莊,已經有很久沒有來過城市了。

陳浩也不刻意避開,直接進入了東陽市。

老規矩,入城之後,陳浩駕車轉悠,觀看東陽市人氣陰氣,

這一圈走下來,用了個把小時,陳浩也收穫不小。

陰氣匯聚之地,就有七八處,雜亂散佈的也有好些,總結來說,陰魂很多,可以收割一波。

心中有了想法,陳浩目光看向了一條街道,嘴角微微翹起。

街道幽暗,門面全部關閉狀態,這在周邊都挺熱鬧,燈火輝煌的區域內,顯得有些古怪。

但是看看那些門面的名字,踏浪,愛丫丫,好來屋……再看看入眼處,一個蹲在街道內一家門口,黯然自傷的陰魂,陳浩就有了猜測。

停好車,陳浩走下去,來到了陰魂所在。

突然的來人,讓這個陰魂下意識的擡頭看去。

這陰魂看起來年紀不大,二十多歲的樣子,長得也算周正,只是身材略顯瘦弱。

看了一眼陳浩,陰魂又低下頭,繼續黯然自傷,顯然,他知道自己死了,活人看不到自己,如何掙扎都是白費。

但是讓陰魂驚奇的是,陳浩蹲在了自己身邊,笑道:“哥們,黑乎乎的,一個鬼蹲在這裏幹啥?”

陰魂一驚,呼的擡頭看向陳浩,驚奇道:“你看得見我?”

陳浩笑道:“看不見怎麼和你說話。”

“不對,你知道我是鬼?”陰魂又反應過來,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

陳浩搖頭:“怎麼感覺這對話很熟悉的樣子,算了,我直接說罷,我呢,一個修行之人,目前正在行道天下,做做好事,積攢功德啥的,剛剛來到了東陽市,就發現了你,我看你魂魄飄忽,剛死不久吧?”

陰魂一臉震撼:“這世界上真有修煉者嗎?這怎麼可能,這是科技時代。”

陳浩好笑道:“你都變成鬼了,還科技呢,別廢話,我問你答,如果回答的讓我滿意,說不定我能幫幫你,如果讓我不滿意,那我就收了你。”

說着,陳浩運轉法力,一股壓力憑空覆蓋陰魂。

陰魂一個激靈回神,驚恐的看着陳浩。

雖然對修行者的出現有些驚詫,但是那突然出現的威脅,卻是實實在在的,讓它有種魂魄渙散的感覺,這下那還敢說話,怯怯的看着陳浩。

陳浩滿意的道:“說吧,咋死的?”

陰魂乾笑道:“摔死的。”

陳浩看了看門面,才三層樓。又看向陰魂:“從這裏摔下來?”

陰魂羞愧的點點頭。

陳浩笑了:“這麼說,你是過來幹壞事,然後被掃蕩,結果你怕被抓,就從樓上跳下來摔死了?”

陰魂連忙道:“沒有,我沒有想幹壞事,我是被人拉進去的。”

陳浩意味深長的道:“每個犯過錯的男人,都這麼說。”

陰魂:“……”

“我真是無辜的,我當時只是路過,誰知道走的慢了,就被一個力氣很大的姐姐拉進去,稀裏糊塗的就上了三樓,我想跑的時候,誰知道突然就有警察過來,我當時嚇懵了,稀裏糊塗就從三樓掉下去了。”陰魂急忙解釋。

陳浩哦了一聲,問道:“那你要是幹了啥?是不是就不覺得無辜了?”

陰魂道:“沒啊,我沒想幹,我當時身上就十幾塊錢,我啥也幹不了啊。”

“喲,厲害了我的哥,你這不僅幹,而且還打算白乾,嘖嘖,就算沒警察,你就不怕被打死嗎?”陳浩笑問。

陰魂:“……”我們是不是不在一個頻道,爲毛我有種越解釋越不對勁的感覺。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當時不想幹,那我問你,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爲什麼要從這裏走呢?還走得很慢?”陳浩繼續問。

陰魂道:“因爲我家要從這裏過去啊,只是當時我玩手機呢,走的慢了點,誰知道就這樣了。”說着,陰魂臉上露出委屈難過的表情。

陳浩點頭:“是這樣啊,那你還有什麼家人嗎?”

陰魂一臉黯然道:“我爸媽早年出車禍去世了,我還有一個妹妹,正在上初中。”

陳浩眉頭一挑:“也就是說,你這一死,就沒人照顧你妹妹了?那你臨死前很擔心你妹妹吧?”

陰魂點頭:“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妹妹,雖然家裏還有些存款,但是我妹妹性格軟弱,不愛說話,我害怕沒有人照顧我妹妹,她會被人欺負,會過不好。”

“叮咚:摔死鬼姜利輝,九天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三個月道行。”

悅耳的聲音響起,讓陳浩心中生出久違的感覺。

系統大佬,真是好久不見了。

任務激活,陳浩就笑道:“你回答的不錯,我決定不收你了,不過要幫你也要再看看情況,這樣吧,你帶我去你家,我讓你見見你妹妹,也好避免你妹妹誤會,自己有一個飢渴上頭,死在洗腳房的哥哥。”

陰魂:“……”

“怎麼?不相信我?”看陰魂沉默不言,陳浩笑問道。

陰魂看着陳浩道:“你突然來找我,誰知道你是不是壞人。要是你欺負我妹妹怎麼辦?”

陳浩:“……”

我擦,我這來幫你呢,結果你還懷疑我?欺負你妹妹?我是這種人嗎?你這傢伙,死妹控啊!

陳浩懶得解釋,他只是想新地方新氣象,開個好頭。

若是對方不接受,那他也不強求。

“你的擔心也不無道理,我不勉強。”陳浩笑笑就要離去。

陰魂卻是反應過來。

不對,這個擔心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還是要和妹妹再次見面,好好開導她啊,要知道自己突然死亡,妹妹現在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了,這都好幾天沒去上學了。這哪行。

“大師,大師,等等。”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陰魂急忙追上陳浩。

陳浩笑道:“還有事?”

陰魂遲疑了一下,道:“大師,你是好人嗎?”

陳浩笑容一僵,沒好氣的道:“別亂發好人卡。”

陰魂乾笑:“那啥,我可以帶你去我家,求大師幫忙。”

陳浩再次笑了:“要我幫忙啊?行,不過我有個條件。”

陰魂道:“大師你說。”

陳浩咧嘴一笑,語氣幽幽的道:“我要住你家。”

陰魂:“……” 聽了陳浩的話,姜利輝悚然而驚,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警惕的看着陳浩。

“你想幹什麼?”

陳浩笑道:“我不是說了嘛,初來乍到,這不是沒找着住的地方,既然我幫了你,你給我安排住所,這不是很正常嘛。”

“那我給大師錢,你去酒店開房吧。”姜利輝認真說道。

陳浩道:“那個,我可能不止住一天,有可能是幾天。”

姜利輝大怒:“不可能,你這混蛋,你肯定是想打我妹妹注意,我不要你幫忙了。”說完它轉身就走,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陳浩笑眯眯的,就這麼看着它。

果然,沒走多遠,姜利輝又迴轉來,氣惱的瞪視陳浩道:“你爲什麼要住我家,我就一個妹妹在,她還那麼小,根本不適合好吧。”

陳浩哭笑不得:“你想什麼呢,我只是要做的事,不適合去酒店,既然有緣遇到你,而且你妹妹一個人在家,我也能幫你照看一二。”

看姜利輝聽到自己這話有炸毛的意思,陳浩反應過來,貌似說的也有歧義啊,當即直言道:“這麼跟你說罷,我的修行,主要是理順陰陽,積攢功德,也就是說,像你們這種冤死的鬼,我幫了你們,我就有好處,就能進步。而東陽我發現有不少陰魂存在,就想逗留一段時間,尋找一些可以幫助的陰魂,收集一些功德。這樣的話,我就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畢竟這事兒不適合活人多的地方。”

姜利輝這才明白,旋即直言道:“那行,我可以讓我妹妹帶你去租房子。”

陳浩:“……”

媽了個蛋,果然死妹控,這是不允許別人接近半步啊,你說你妹妹性格軟弱,不愛說話,我有些理解了,有你這個哥哥在,都沒人敢搭理,能愛說話嗎?

“成,你說怎麼着就怎麼着吧,我也不是非要住你家。”陳浩無奈答應。

姜利輝這才滿意。

隨後陳浩帶着姜利輝來到了車上。

進入車內,姜利輝就看到了一隻貓和一隻雞。

頓時姜利輝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陳浩。

看不出來啊,這個大師,還這麼有愛心,喜歡小動物的,一般都不會是壞人。

姜利輝微笑着,想要伸手去撫摸黑貓。

但是它的手還沒有碰到黑貓,突然黑貓仰頭看向了姜利輝,那眼神幽幽,意味不明。

姜利輝卻有種莫名的驚慌,就好像只要自己的手碰到這貓,那下一刻,自己就必死無疑。

我擦,這貓好可怕!

陳浩進了駕駛座,看向僵硬的姜利輝,問道:“從這街道過去,再往那走?”

姜利輝哆哆嗦嗦的道:“左轉,走三十多米,再往右就是我家的小區門口,裏面第三棟樓就是。”

陳浩笑了笑,啓動,轉頭。

穿過幽暗街道,往右走了不到十米,陳浩就看到了一箇舊小區的大門。

小區已經沒有了什麼警衛啥的,大門敞開,環境幽暗,裏面的樓房也都陳舊,只有幾戶人家亮燈。

陳浩直接開了進去,來到了第三棟下。

“就是這裏嗎?”陳浩問道。

姜利輝點了點頭。

陳浩正要下車,突然動作一頓,看向車窗外的不遠處。

在五六米外,一個老人從樓道拐角飄了出來。

這老人也是個鬼,而且看身影,大腿以下,幾乎消失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