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陰風逼近,吼聲已在耳邊響起,陳十一看都不看了,他也已看不清了,順手將手中的符甩了出去,「砰」的一聲炸響,就像是在眼前炸開了,他用力的搖了搖頭,轉身向前跑去,軒一南在一側拖住了他,兩個人趔趄的往前跑著。

軒一南滿臉都是水,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兄弟,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們兩個,是我……是我……」

陳十一的左手緊緊的將班長固定在自己的肩頭上,他的胳膊已僵硬,僵硬到牢牢的將肩上的人牢牢的固定著,除非是死,除非是自己成了碎片,不然他絕不可能放手。

他的臉上已沒有汗,因為血已不在頭上,他的臉白的像是一張紙,但是,他的淚卻忽然流了下來,他的口中諾諾的自語道;「班長……班長……我不能讓你死,……我不能讓你死……我不能……」

他的頭腦之中已只剩下一個信念,他的魂靈已似乎已從他的身上飄了開去,他的身體已像是死去了,因為他的全身都已沒有了什麼感覺,他的眼睛已快要不能採光了,他的眼前一陣陣的黑。

他的全身已輕了起來,他已不知道自己是在運動還是已靜了下來,是死了還是活著,他已連一絲的感覺都沒了……

王閃閃就站在山頭上等著他們,那是最後一道山頭,山下,同學們都已上了車,車也已經在發動著了,王閃閃看著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跑過來,她的眼神很複雜,時而閃著寒光,時而又閃著焦急和不忍,但是當兩個人快跑到山頂上的時候,她還是跑了下來,來接往陳十一和班長,也順手接下了陳十一還捏在手裡的最後一張符。

*******

車已平穩的行駛在大路上,最後一張符已用了,鬼沒追上來,因為他們追不上疾馳的車,更因為出了山就已不是他們的地盤。

但是車上,軒一南和王閃閃卻沒辦法將兩個人分開,還有老師和好幾個同學,陳十一已累的昏了過去,軒一南一個大男人,已顧不得什麼形像,他一邊哭著一邊用力的想分開陳十一摟著班長的胳膊,「兄弟,你放手啊兄弟,我求求你了,兄弟,你快手啊,我們已到了車上了,你快放手啊,兄弟……」

王閃閃用力的揉著陳十一的前心,四肢,「你哭個什麼?快幫我將他的血揉開,你真的想他死嗎?」

軒一南用力的抹了一把淚,用力的揉陳十一的全身,一邊拍著陳十一的臉,「兄弟,你快醒一醒……」

王閃閃恨恨的看了軒一南一眼,不再理他,用力的揉捏著陳十一的各處穴位。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十一的身體終於漸漸的軟了下來,王閃閃連忙將他和班長分開,先將班長放到空位上,又將陳十一也放到空位上,她看著兩個人,眼神之中透出一種莫名的嫉妒和羨慕,心裡卻長長的嘆了口氣。

「軒一南,你喂陳十一一些開水,只要他能喝進些水,就會沒事了。」

「好好好」軒一南連忙接過不知道是誰遞過來的開水,沒有小勺子,只好用水杯蓋子倒一點水,放到陳十一口邊,讓水慢慢的往陳十一的口裡洇。

「唉」王閃閃一把拿過軒一南手中的水杯蓋子,恨聲說道;「你說你還能幹啥?」軒一南默默的閃到一邊,只見王閃閃溫柔的輕輕揉著陳十一的臉,一邊揉一邊捏,一直到陳十一的嘴微微的張開,然後用手捏住了,將水輕輕地灌到陳十一的口中,另一隻手一松,嘴合上了,但是那水可不會自己下去,王閃閃將水杯蓋子交給一邊的軒一南,空出兩隻手輕輕的撫著陳十一的脖子,慢慢的往下順,然後再輕輕的揉他的胃部。

水果然慢慢的喝到了肚子里,如是三番,陳十一竟然喝了一水杯蓋子的水,王閃閃長出了一口氣,站起身,對軒一南道;「你幫他揉一揉胃吧,好讓他更快的吸收,他剛才脫水太嚴重了,所以才會這樣,如果水份能補充回來些,我想,他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軒一南連忙蹲到陳十一的旁邊,輕輕的幫陳十一揉著,半晌,他又抬起頭來,真誠的對王閃閃道;「謝謝你。」

王閃閃的嘴角竟然上揚了一下,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用。」

軒一南仔細的幫陳十一揉著,一邊揉一邊道;「兄弟,我的好兄弟,你有情有愛,有仁有義,我軒一南這一輩子能交到你這麼個兄弟,我是值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陳十一的嘴動了動,又動了動,然後喃喃的道;「班長,我為能讓你死,……我不能讓你死……」

全車忽然靜了下來,大家都靜靜的聽著陳十一的喃喃自語,不知是那個女孩兒忽然輕嘆道;「他們愛的好深哦……」

輕輕的掌聲慢慢的響起,越來越響,最後像爆雨一樣響起。掌聲中,好多的女生的眼中都不覺得含上了淚,她們愛慕的看著陳十一,同時也羨慕的看著班長。

不知道是那個男生忽然道;「那個女生是不是……是不是九中的……?」

掌聲再一次的響起,軒一南也激動的熱淚盈了眼眶。一個男生道;「我們都應該向這個男同學學習,」他說著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伴,道;「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忘了今天的事兒。」

一句話說得幾乎所有的男生都點起了頭,老師忽然問道;「可是,兩位同學,你們能給大家解釋一下最後那些東西倒底是什麼嗎?」

「這……」軒一南和王閃閃對視了一眼,王閃閃諾諾的道;「那是……那是……那是全息影像吧,……」

「對對」軒一南連忙道;「那是全息影像,我們要後山發現了一個犯罪組織,所以我們才得逃跑。」

老師吃了一驚;「那還不敢快報警?」

軒一南道;「這不是怕報復嗎?聽說那些人上邊都有人,都是有保護傘的,這事要麼裝不知道,要麼秘密進行,誰敢明目張胆的得罪那些人?」

老師一想,這倒也對,好像是不能那麼……招搖,但是這兩個昏過去的人;「這兩位同學怎麼樣?不會有什麼事兒吧?」

軒一南擔憂的看了一眼兩個人,嘆了口氣道;「但願他們沒事……」

老師道;「不行就快打120,萬一有什麼事兒那可不得了,那可是誰都負不起的責任……」

王閃閃道;「陳十一一會兒就會沒事了,但是……」她說著看了一眼班長,她可不敢確定班長怎麼樣。

老師連忙道;「那快打120.……」

話還沒落,只見陳十一微微的睜開了眼;「水……」 ?120最終還是沒有打,因為陳十一不讓打,他在喝了幾次水之後才徹底的清醒了過來,軒一南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呀,我娘勒,終於沒事了,兄弟,你可急死哥了。」

陳十一勉強報歉的笑了一下,這個時候,他很虛弱,旁邊老師問他是否真的不用打120的時候,他都只能輕輕的搖了搖頭。

軒一南和王閃閃坐在陳十一和班長的後邊,以便有什麼情況,兩個人好馬上出手,班長歪在坐位上睡著,陳十一的眼皮沉到睜不開,他只能閉著眼,慢慢的等著自己的體力恢復,但是很多的疑問卻緊緊的縈繞在他迷迷糊糊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班長怎麼會招喚出四聖獸靈之一的玄武靈?這可是養靈門的技能,是誰將玄武聖靈放到班長的身上的?是陳老太太?那麼她又是什麼身份?和養靈門是什麼關係?

這幾個問題好像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卻又好像是是很重要的問題,陳十一想立刻就弄明白,但是卻是那樣的不可能,還有,也不知道班長的父親知道不知道班長的事情?那麼現在班長第一次招出聖獸,她會昏睡幾天呢?又該怎麼樣和班長的父親說呢?

*******

陳十一恢復的差不多的時候已是兩個小時之後了,這最主要是因為他的身體條件極好,換做常人,只怕得大病一場的了,

車子一個晃動,班長的身子也晃了一下,她的頭一歪,枕在了陳十一的肩上,陳十一輕輕的轉頭看了一眼班長,睡著了的班長是那樣的美,那樣的清純,他動了動肩,讓班長可以枕得更舒服一點。

好的女人就像是玉,就像是最精美的瓷器,會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要細心呵護的衝動。

有人說從內到外都很美的女人就像是一隻精靈,最美的精靈,她們集天地靈氣於一身,一抬手,一眨眼之中都會帶著一種靈動的美,那是一種純潔的美,沒有任何修飾的美,沒有任何世俗的美,只可惜在這種越來越金錢至上的社會裡,這種美是越來越少了,當女人完全失去這種美好的時候,或許老天真的會完全放棄人類吧。

但是,會呵護這種美麗的男人又有幾個呢?或許只有虛幻和小說中的人物才會那樣吧。

陳十一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拿出了手機,他現在還不是身邊這個女孩兒最親最近的人,所以,他可以保護她,卻不能為她負責,她的責任人還是她的父母。

「喂,宋叔叔……」

「十一啊?有什麼事嗎?怎麼會是你打我的電話呢?敏敏呢?」

「班長她沒什麼事兒,但是……如果可以,請你到少年宮門口等我們可以嗎?」

「……好。」

軒一南想問陳十一話,剛一張嘴,就見王閃閃搖了搖手,軒一南看了一眼她,只好閉了嘴。停了好大一會兒,軒一南拿出手機,將微信打開,調出自己的二維碼,伸到了王閃閃的面前,

王閃閃白了他一眼,最終還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

天快黑的時候,他們終於回到了市裡,車子停穩的時候,宋父站在車門口等著,當人下的差不多的時候,才看到陳十一抱著自己的女兒下車,陳十一像是抱著一個大孩子,女兒的胳膊搭在他的兩肩上。

陳十一下車的時候竟然趔趄了一下,而先於他下車的那個女孩兒,就等在車邊,這個時候剛好伸手扶了他一下,他們下車之後,後邊還有一個男孩子,提著兩個包。

「宋叔叔。」「宋叔叔「宋叔叔」三個人各自叫了一聲。

宋父看著陳十一的身上自己的女兒,不管他的內心如何,但是他的臉上卻是一臉的平靜,「敏敏她……沒事吧?」

陳十一道;「班長她沒事。」

宋父點了點頭。

王閃閃看了幾人一眼,看了看了軒一南,最後深深的看著陳十一道;「陳十一,我先走了。」

陳十一道;「好好,謝謝你了,閃閃姐。」

王閃閃嗯了一聲,又看了看軒一南道;「我走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軒一南的搖手再見她連看都沒有看。

然後軒一南看了看這三個人,忽然一拍頭,道;「那,宋叔叔,兄弟,我也先走了,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

陳十一連忙道;「好,謝謝你了,南哥。」

「嗯」軒一南拍了拍陳十一的肩,轉身走了兩步,忽然又回頭來對宋父道;「宋叔叔,我……能要您個電話嗎?微信也可以。」

宋父點了點頭,將自己的電話說給了軒一南,軒一南記了下來,向兩個人搖了搖手,道了再見,走回到自己的車子那裡去了。

「叔叔……」陳十一叫了一聲,宋父哦了一聲,將剛才軒一南放下的包提在手中道;「到車上再說,」他竟然沒有接下自己女兒的意思,陳十一隻好繼續咬著牙堅持著,跟著宋父一直走到停車場,宋父先走兩步,將車門打開了,陳十一將班長輕輕的放到后坐,班長一個人坐不穩,而宋父要開車,他只好和班長一起坐到后坐。

車子剛一發動,晃了一下,班長一晃,再一次的將頭靠在了陳十一的肩頭,宋父從後視鏡里看了看,他忽然發覺,雖然後坐的兩個人的穿著是那樣的天差地別,卻竟然又是那樣的和諧,「陳十一,你是不是該對我說些什麼?」這話並沒有什麼責怪的意思,但是口氣卻是那樣的威嚴,不容反對。

「叔叔,」陳十一想了想道;「你知道我上一次睡過去的事情吧,如今的班長和那個時候我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

陳十一道;「這件事……其實……事關一個門派的秘密,但是因為您的身份是班長的父親,我想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這些事兒您應該知道。」

宋父點了點頭,「你說。」

陳十一道;「我是……養靈門的人,我的身上養著最高級別的四聖獸之一的白虎,上一次因為雨太大,我沒辦法對付那個妖鬼,只好招喚出了我身上的白虎靈,但是我功力不夠,所以我昏睡了七天,而現在,我覺得班長也已是養靈門的人,因為她的身上竟然有著四聖獸之一的玄武之靈。」

陳十一說著,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正開著車的宋父,卻發現宋父的臉上還是那樣的平靜,竟然連一點波瀾都沒,他想,是他心理太強大,還是他知道這樣的事情?

「這對她的身體有沒有什麼防害?」

陳十一道;「沒有,有了聖獸靈護體,一般的鬼怪都不敢靠近,就是惡鬼,也不敢輕易靠近。」

宋父平靜的道;「這不是很好嗎?」

陳十一道;「但是……我從小就聽我爺爺說過,擁有四聖獸靈的四個人將會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任務,為了完成這個任務,四個人必須不斷的加強自己,所以,我們以後的路會很坎坷,很困難,也會很苦……」

宋父冷眼看著前邊的路;「如果困難和痛苦能讓一個人成長為參天大樹,那麼我想她的父母也不會反對,但是這件事,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

「我……」陳十一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就在今天,我們在山裡遇到極大的危險,是班長招出了玄武,才給大家開了一條生路,救了大家……」

宋父正想說話,忽然手機一響,他將車子開到路邊,打開手機一看,竟然是剛才那個小子,加自己的微信,宋父同意了下,將手機裝起來,回頭問道;「那麼,敏敏的身上為什麼會有那個東西……什麼玄武靈的?」

陳十一兩隻手相互握著,用力的絞了兩下道;「這個,我也還沒弄清楚,我還不敢確定,這可能還得問清楚了才能告訴你實情。」

宋父冷笑了一聲道;「我希望你不會騙我或是隨便找個理由搪塞我,你應該知道我是專門和人精們打交道的。」

陳十一連忙點了點頭道;「不會不會。」

宋父又上上下下威嚴的看了看陳十一幾眼,然後轉過身來,剛要開車走,忽然手機又一響,宋父掏出來一看,是軒一南的微信消息;「叔叔,本想等你開車到家再給您發信息的,但是,我想這事兒還是早一點說更好,你看出來了嗎?十一他現在身體很虛弱。」

「您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嗎?那是因為陳十一為了保護班長差一點累死……」

軒一南好像是找到了一個突破口,一股惱的將心裡的驚訝,感動,深思,將事情的經過一絲不落的說了出來,特別是陳十一整個人都已累虛脫的時候,竟然還扛著班長翻過了兩個山頭,更特別是陳十一累到人事不知,大家不能將兩個人分開,更更特別的是陳十一剛剛恢復了一點知覺的時候,第一句出口的竟然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班長死。

「雖然我年紀不大,但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有這樣執念的人,從來沒有遇到過為了愛的人如此付出的人,以前沒有,可能今後也不會有了,但是,我是那樣的幸運,我遇到了一個,我從來沒有認為有什麼人是一生都值得深交的,但是今天這個想法徹底改變了,遇到他不僅是我的幸運,我想是每一個遇到他的人的幸運,特別是在這金錢至上的城市社會裡。」

「付;請叔叔不要誤會了那個愛字,那不是一個狹義的愛,是廣意的。祝晚安。」

宋父耐心的將微信一條一條的看完,因為字數多,也因為軒一南怕宋父等久,所以是一條一條的發過來的,看完之後,宋父將手機裝了起來,將身子靠在坐位上,他一隻手伸出慢慢的摩挲著自己的下巴,時不時的從後視鏡里看一眼陳十一,後者只是就那樣靜靜的坐著,雖然很平靜,卻真的是滿臉有疲倦和勞累。

十多分鐘后,宋父才將車子重新打著了火,車子輕輕的向路中間滑去…… ?「敏敏會睡多久?」

「我不知道。」

宋父停了好一會兒道;「陳十一,讓敏敏呆在你家你覺得怎麼樣?」

「哈?」陳十一嚇得差一點溜到座位下邊;「叔,叔叔,這怎麼……怎麼可以,我和班長……還有我的父母……」

宋父神秘的看著陳十一,他笑的更神秘;「我信任你。」

「可是……」陳十一那本已嚴重失水的身體不由得又冒出一層細汗,「我父母……」

宋父道;「敏敏的媽媽如果知道了敏敏的事情,她一定不會讓敏敏再繼續學下去,所以,如果想讓敏敏走的更遠,這件事只能先不讓她的媽媽知道,否則你們只能將那個什麼聖獸之靈換人帶了。」

陳十一默然的道;「除非人不在了,那聖獸之靈才會脫離。」

宋父道;「所以啊,我想讓敏敏更強大,父母不可能一生都在子女身邊,所以,只有強大了,她才能更好的保護好自己,是不是?」

陳十一點頭,「但是我的爹媽……他們不會同意的。至少我爹……」

宋父道;「我可以約他們出來,然後……就看你的了,我可以相信你能保護好敏敏嗎?」

陳十一看著宋父的眼神,只好點頭。

*******

車子慢慢的停在了一個大商場的門口,宋父讓陳十一坐在車裡先等著,他一個人上去,大約半個小時之後,下來的時候並沒有帶什麼東西,再次開車,很快就到了陳十一家的小區門口,宋父掏出電話,撥了個號,不一會兒通了,「宋老闆啊,您怎麼會有時間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嫂子啊,哦,也沒什麼事情,這不是快過年了嗎?我這吃了你們家幾年早餐了,所以今天請你們兩個吃頓飯,嫂子,還有老陳哥,不會不賞光吧?」

「啊?您看您這話說的,宋老闆您這是照顧我家的生意,這過年過節的,是我們該請您還差不多,怎麼能……」

「嫂子,客氣的話就不用說了,如今咱們兩家孩子都是同學了,而且還很要好的樣子,以前你家十一也救過我家敏敏兩次不是嗎?我都沒什麼表示,所以心裡一直都過意不去啊,行了,我的車到你們小區門口了,我等著你們。」

他說完,也不等對方答應,就掛了手機。然後他下了車,將班長那邊的車門打開,將女兒扶了出來,陳十一連忙下了車,將班長接到手裡,背在背後。宋父向一個黑暗處指了指,示意兩個人先去那裡躲著。

陳十一點了點頭,這就走過去,「陳十一」宋父叫住了陳十一,但是想了想,並沒什麼要說的,因為好多話不如不說,揚了揚手,陳十一連忙走到黑暗處等著。

看著自己的女兒和一個男生一起消失在黑影里,宋父的心裡覺得自己是這樣的……可笑,他就這樣將自己如此美麗的女兒交到了一個男生的手裡,這是多麼的……大膽啊,萬一那個男生把持不往,怎麼樣了自己的女兒,該怎麼辦?

後悔一輩子?

沒多久,陳木兩口子下來了,三個人客氣了好一會兒,抵不過宋老闆的熱情,兩口子坐上了車,車子很快開出了小區,不見了。

陳十一喘了口氣兒,連忙背著班長往家裡走去,他現在並沒想著會被發現,或是別的什麼,他現在很累很累,他現在想的就是將班長安置好,然後自己也得敢快睡一覺,他覺得自己實在是難以支持了。

上樓,開門,開燈,打開自己房間的門,將班長放到床上,為她脫了鞋,想了想,將鞋放到了床底下,然後拉開被子,將班長放好,蓋好了被子。

然後,他順著床腳滑到地板上,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好一會兒,他睜開眼,喘了幾口氣,慢慢的站起來,走到外邊,稍稍洗簌了一下,將客廳的燈關上,回到自己的屋裡,從柜子里抱出兩床被子,將門完全鎖死,然後將被子在地板上鋪開,和衣倒下,下一秒就睡了過去。

*******

他是餓醒了的,又渴又餓,他翻身坐了起來,用力的搖了搖頭,往床上看了一眼,班長還是一動不動的睡著,那是真的一動不動,昨天他是怎麼樣給她蓋的被子,現在還是怎麼樣。

「呼」陳十一長出了口氣,確定,這一切都不是做夢,他看了一下手機,竟然已七點多了,怪不得呢,他將地上的被子疊起來,放到床上,然後再將自己的軍用大襖脫下來,也放到床上,確定不到床前是不會發現床上有人的,然後他開開門,走進客廳。

「哎呀」老爹和老媽正在吃早飯,忽然看到陳十一從自己的房間里出來,嚇了一大跳,「小一,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老爹道;「你不是說那個什麼冬令營要四天嗎?怎麼這才兩天就回來了?」

「哦,」陳十一道;「這不是……天忽然變了嗎?就回來了,爸媽,還有飯嗎?我都餓壞了。」

老媽端來飯菜,大過年的,現成的吃的東西多的很,隨便弄點也是吃不完的,陳十一吃的很快,平時他吃的就很快,這個時候已餓的能吃下一頭牛,當然是吃的更快,老媽說道;「你慢點吃,哎,兒子,這兩天你和那個女同學處的怎麼樣?你不知道,你那位女同學的父親,就是那個宋老闆昨天晚上還請我們吃飯耶,我覺得就像是家長見面一樣,呵呵,」

陳十一差點噎住了,連忙喝了一口湯道:「媽,你別老說那種不靠譜的事兒了,你不想你兒子上大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