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除了這些,葉寧還能用什麼手段對付卓定山?

「是嗎?」,葉寧嘴角微微一抽,「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他話音落下,身上神元流轉起來,一股強橫的氣息隨之擴散開!

「你不是我的對手,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卓定山感受一番葉寧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后寒聲道。

「你的對手是我!」,蕭玉卿突然在旁邊開口道。

她話音落下間,體表神元流轉,一道道金色光劍在她身體周圍凝聚出來。

這是一種名為化相朝元的小神通。

「是你?」 錯愛:冷情總裁無心妻 ,卓定山的目光落到蕭玉卿身上后,面色陡變,目光緊緊的鎖定了她。

他從蕭玉卿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你……」,余炎的面色也變得異常難看起來,他感受著蕭玉卿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一顆心徹底沉到了谷底。

葉寧竟然還不是這群人中的第一高手!

這個一路上都沒怎麼出過手,也沒怎麼說話的女娃,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在余炎驚駭之間,蕭玉卿如九天神女一般懸浮到了空中,身體周圍凝聚出了無數道透明的金色光劍,並圍著她急速旋轉起來。

金色光劍在空中穿梭,發出了尖銳的嘯鳴,下一秒突然往卓定山蜂湧而去。

「喝……」,卓定山怒喝一聲,雙手撐起了一道光幕,擋住了金色光劍,使之無法繼續向前。

兩人也因此陷入了僵持之中。

蕭玉卿天生太陰聖體,也修了太清明玉功這部了不得的功法,與葉寧一樣擁有跨境界而戰的實力。

只不過,她沒有葉寧那麼變態,只能跨五個小境界而戰,她的修為現在在神醒境四重天,但擁有與卓定山同等的實力。

…… ?見蕭玉卿在與卓定山的對抗中絲毫不落下風,楚靈君、秦風、趙靜茹三人也陷入短暫的獃滯之中。

顯然,他們也沒想到蕭玉卿有這樣的實力。

就在這時,葉寧出手了,化作一道赤色光影沖向了余炎。

「嘭……」,余炎身體爆碎。

這一剎那,卓定山面色大變。

他與蕭玉卿之間的對抗僵持不下,葉寧收拾掉余炎后,若再對他出手,他就必死無疑了。

於是,在余炎死的剎那,他突然放棄了與蕭玉卿的對抗,身體往旁邊竄去想要逃離這裡。

然而,那些光劍緊追不捨,與此同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突然將他的身體包裹,讓他的身形不由得一滯,速度放慢了許多。

葉寧對他施展出了移山術!

諸天大造化 「啊……」,金色光劍瞬間追上了他,並將他的身體穿透。

慘叫聲戛然而止,卓定山的軀體無力的跪倒在了地面,他的身體被多道金色光劍穿透,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超能魔法高校的劣等生 枯木崖的嘍啰們見大當家都死了,知道今天已經大難臨頭,立即四散奔逃而去。

然而,葉寧攔住了幾人,「帶我們去枯木崖的庫房!」

「好,好,……,上人饒命,我這就帶您過去!」,被抓住的幾名枯木崖嘍啰立即驚恐道。

……

沒過多久,葉寧等人在那幾名枯木崖嘍啰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座崖洞。

崖洞之中,有許多木箱子。

「把這些箱子都給我打開!」,葉寧立即命令道。

那幾名枯木崖樓羅聞言,立即動作起來。

一口口木箱子被打開,裡面裝滿了金銀首飾之物,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經過乾燥后儲存起來的珍貴藥材。

「哇……,這群山匪的家裡真殷實,這裡的所有財物加起來,至少價值二十萬兩道金了吧?」,楚靈君雙目放光道。

一兩道金價值一萬兩黃金,二十萬兩道金,則相當於二十億兩黃金。

這是一個天文數字,饒是在這個修行世界,也是一筆很驚人的財物。

「看來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都不會缺錢用了!」,葉寧心頭大喜,這一次真的發財了,得到的收穫超出了他的預料。

而後眾人很快分配起這裡的財物來。

在剿滅這群山匪的過程中,葉寧和蕭玉卿功勞最大,自然分得的財物最多。

兩人要了這裡儲存著的所有煉丹藥材,以及一半的金銀財物,至於剩下的金銀財物,則平均分給了楚靈君,秦風,趙靜茹三人。

當然,本著見者有份的原則,也分給了慕紫鳶一些財物。

分到財物之後,眾人皆大歡喜。

沒過多久,眾人將分得的財物裝入了多個儲物器具之中,而後離開了枯木崖。

……

下了枯木崖,一行人商量起了接下來的打算。

秦風和趙靜茹覺得此次進入落雲山脈的收穫已經足夠,打算立即離開落雲山脈,返回七玄門了。

「今日就此別過了,希望幾位日後有時間了可以去七玄門做客,我和師妹隨時都歡迎你們!」,秦風道。

「一定,一定,……,對了,還請兩位出去后,不要將在這裡遇見我們的事告訴任何人。」,葉寧提醒道。

這幾日相處下來,葉寧和蕭玉卿早已摘下了面具,也告知了秦風二人他們的真實身份。

他相信秦風二人不會向葯神宗的人舉報他的行蹤,但是怕他們無意間說漏嘴了,所以還是多提醒了一句。

「我和師妹一定守口如瓶!」 首席纏愛:迷煳老婆寵上癮 ,秦風雖然不明所以,但一口應了下來。

「紫鳶姑娘,你現在有什麼打算?」,趙靜茹看向慕紫鳶道。

「我也想離開落雲山脈,但是我師傅先前那樣對我,我肯定不會回天音觀了,我……我也不知道去哪兒?」,慕紫鳶露出了迷茫之色。

「如果你沒有去處,不如跟我們去七玄門吧?」,趙靜茹道。

慕紫鳶聞言看了一眼葉寧三人,其實她更想跟著葉寧三人走。

「跟著他們去七玄門吧,這兩位道友都是好人。」,楚靈君道。

三人還要去尋銀魂果,不知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若帶上實力很弱的慕紫鳶會多有不便。

慕紫鳶點了點頭,道,「謝謝幾位恩人的救命之恩,來日再見!」

而後她才跟著秦風和趙靜茹一起離去。

……

「好了,我們也該繼續去尋銀魂果了!」,目送三人離開后,葉寧道。

「按照我手中的地圖顯示,有銀魂果的地方距離我們所在的位置,還有十天的路程!」,楚靈君道。

落雲山脈非常大,十天之後,葉寧一行人來到了目的地。

來到這裡后,葉寧立即將自身的神識擴散出去,查看周圍的情況,突然,他眉頭微皺起來,「這裡還有其它人!」

他的神識籠罩了周圍數里的區域。

他通過神識查探到,這數里範圍內還有是四波像他們這樣的人在附近徘徊。

顯然,這些人可能也是來尋銀魂果的,而這還只是周圍數里內的情況,只怕在更遠處還有其它人。

「你手中的地圖是從哪裡得來的?」,查探一番周圍的情況后,葉寧看向楚靈君道。

「從一名想要殺我的葯神宗弟子手中搶來的。」,楚靈君直言道。

葉寧聞言,點了點頭,「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你手中的地圖並非孤本,還有其它人也知道這裡有銀魂果。」

這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一道好消息,接下來這裡的人,可能會為了銀魂果互相爭奪。

……

就在兩人對話期間,有一伙人已經發現了他們,立即尋了過來。

來人一共四人,三男一女,其中一名藍衣青年目光打量葉寧三人一眼后,不由得眼前一亮,還算客氣道,「你們也是來尋銀魂果的?」

他被蕭玉卿和楚靈君的美貌所驚艷到了。

「是!」,葉寧道。

「那好,你一個人離開這裡吧,你身邊的兩位仙子可以繼續留下來!」,青年話音很冷很直接,葉寧必須離開,蕭玉卿和楚靈君可以留下來。

葉寧聞言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眼前之人還真是真實呢,毫不掩飾心中的企圖,只是,他把他自己當成天王老子了嗎?

「憑什麼?」,葉寧幽幽道。

…… ?「就憑你在我面前,只是一隻我一根手指就能按死的螻蟻而已!」,那青年一張臉黑了下來,冰冷的雙眼瞪向葉寧道。

他名為陳劍川,就在剛才,他已經認真打量過葉寧三人。

他已然察覺到,三人之中僅楚靈君有神醒境初期修者的氣息,而葉寧和蕭玉卿身上只有萬流境初期修者的氣息,三人的實力很弱!

他自然不知道,葉寧和蕭玉卿利用玄法收斂隱藏了自身氣息。

「呵呵!」,葉寧冷笑兩聲,右手探出隔空抓向了陳劍川,「過來!」

這一剎那,陳劍川的面色猛然大變!

他察覺到一股無形的恐怖力量將自身包裹,並將他往葉寧所在的方向牽引而去。

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渾身神元流轉,想要奮力反抗,然而一切根本於事無補!

瞬息之間,他就被拉到了葉寧面前。

陳劍川不過擁有神醒境三重天的修為而已,在移山術的作用下,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葉寧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誰是螻蟻?」

陳劍川面如死灰,說不出話來,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這個他不屑一顧的少年,原來隱藏著如此可怕的實力!

若早知葉寧有這等實力,他絕不敢多說半句不敬的話?

與陳劍川一起的另外三人也猛然一驚,其中一名看上去三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立即道,「住手!」

「住手?」,葉寧目光轉移到了那中年身上嘴角,「我為什麼要住手?」

「我們乃大器宗的人,還望閣下看在大器宗的面上,得饒人處且饒人饒過他一次!」,那中年道。

大器宗是南嶽城附近很有名的門派,在附近地域擁有不小的威望。

「教我做人呢?」,葉寧嗤聲道,「現在知道得饒熱處理處且饒人了?你剛才為什麼不阻止他,不這麼教他?」

剛才陳劍川逞凶的時候,這中年在一邊裝死,現在卻反過來讓他手下留情。

世上豈有這樣的好事?

「咔嚓……」,葉寧直接捏斷了陳劍川的脖頸,而後將其扔向了一邊。

「你……竟敢殺了陳師兄?」,三人中的那名女子道。

「誰想殺我,我就殺誰!」

那中年聞言,背上的寶劍從劍鞘之中飛了出來,懸浮在空中,並散發著氤氳赤霞,甚是不凡,赫然是一件法器。

法器乃道金打造而成,上面銘刻了許多道紋,比尋常兵器厲害很多。

「殺我大器宗門人,我以這赤虹劍斬了你!」,中年話音落下,立即控制赤虹劍向葉寧爆射而去。

「這把劍還不錯!」,葉寧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下一秒,「嗡……」,他體表金光熠熠,發出了輕顫嗡鳴之音,他在體表凝聚出了護體真罡。

「當……」,他雙掌合併夾住了赤虹劍的劍尖,將其阻擋在了胸前半尺處。

什麼?

他徒手接住了法器?

那中年以及另外的兩人面如石化,「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葉寧平靜道,「這法器固然是不凡之物,但與尋常兵器一樣,真正決定它威力大小的因素依然是持有它並使用它的人!」

他說到這裡淡淡的瞟了那中年一眼,漠然道,「你的實力太弱了,這把劍我收下了!」

他手上的金色神元蔓延到了赤虹劍上,並將赤虹劍包裹,阻斷了那中年男子與赤虹劍的聯繫。

緊接著,他抹去了那中年留在赤虹劍上的精神烙印,而後在上面附上了自身的神識印記,徹底控制了這件法器。

「讓你們見識一下它真正的威力吧!」,葉寧話音落下,赤虹劍劍身之上赤霞暴漲。從他手中爆射出去。

在葉寧神元的催動下,這把劍爆發出了更加強大的威力。

「嗤……」

「嗤……」

「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