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閆旭的這番話,確實吸引到了婉平娘娘。

“我還有出去的機會嗎?”

“娘娘自然會有出宮的那一日,只是要等一個時機,至於這個時機,還得娘娘自己把握。”

閆旭繼續同婉平娘娘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

“娘娘,不知道您還記得我嗎?”

閆旭擡起頭看向婉平娘娘,“我是耿府收留的門客小生,閆旭。”

婉平娘娘看見閆旭的面容時,震驚了一下,“你是經常跟在懷兒身邊的那個旭兒?”

“正是再下,我一直不知道娘娘您在宮中,如果今日我沒有誤闖萬安宮,怕是一直都不知道,逸懷的母親,也就是婉娘您居然被囚禁在深宮裏。”

“孩子,這些年你和懷兒在外面可好啊?”

“娘娘,您可要好好的保重身體,我和逸懷兄一定會帶你平安出宮的。”

閆旭把湯藥遞到婉平娘娘手上,示意她一定要喝藥。

“不可以做這些冒險的事情,懷兒不可以,你也不可以,聽見了嗎,孩子。”

婉平娘娘一手接過碗,一手抓住閆旭的手,讓他和耿逸懷不要做傻事。

閆旭輕拍婉平娘娘的手,笑着起身作揖離開了寢殿:“娘娘若有事情,記得喚我小旭子前來差辦,小旭子一直都在。”

出了殿門的閆旭,從袖兜裏掏出一個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嫌棄的將手帕丟進了籮筐裏,“我已經讓婉平娘娘喝下湯藥了,自今日起,我就是萬安宮的管事的旭公公,你們做什麼都得向我彙報!包括婉平娘娘每日的進食,都要同我報備,否則下一次婉平娘娘不吃不喝,皇上責怪下來,我們一個兩個都別想跑。”


閆旭自封萬安宮掌事的,還特意威脅他們若是不認他做管事的,那麼皇上大發雷霆的時候,他也是愛莫能助,畢竟婉平娘年可是皇上的心頭肉,疼在心尖兒上的人。

大家都不想受罰,也希望婉平娘娘用膳,現在婉平娘娘膳食也有人管,他們只需要每天打打雜,奉奉茶水,也就沒有旁的事情了,他們自然是樂意的,畢竟誰也不會嫌棄活少啊!

韓雲熙在宮中自然是聽到了閆旭進了萬安宮,同上一世一樣,閆旭還是走着自己的話本,絲毫不會因爲韓雲熙的出現,而改變了他的人生。


“莊主,你說閆旭公子真的成了太監嗎?”

無拴把打聽來的消息告訴韓雲熙,還替閆旭捏了把汗。

“你就不要擔心閆旭了,他吉人自有天相,還是想想待我出宮之後,你要同嫣然姑娘在一起嗎?”

韓雲熙也會這般同無拴聊情感,無拴看着他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是說我像個糟老頭嗎?我這般同你聊一些家常,你又不適應了?”

“沒有,沒有。嫣然姑娘若是心許於我,我自然會娶她回家,可是她好像不太喜歡我,總是把我送的吃食,分給一笑姑娘吃。”

韓雲熙是是快要被這個傻孩子給蠢哭了,“她怎麼會不心儀於你,一笑是她的什麼人?”

“好姊妹。”

“對啊,好東西當然要和姐妹們分享啊。”


“可是莊主你每次給夫人準備的膳食,都不準別人一起享用,那爲何我送的東西就要分給別人?”

無拴竟說一些大實話,他以爲他送嫣然的東西,就像莊主送夫人的東西一般,是不能與別人分享的。

“我是我,你是你,對待感情是不能一樣的。”

韓雲熙好心給他解釋道,可這榆木腦袋好像還真的難開花啊。

“算了,你只要記住,嫣然姑娘是心儀你,喜歡你的,不信待我娶了墨兒,讓嫣然給你回個準話。”


“真的嗎?”無拴一激動,竟打了一下韓雲熙的背部。

韓雲熙吃痛的捏緊了拳頭,無拴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

“莊主對不起,我還是去幫您置辦婚禮的東西吧。”

韓雲熙揮揮手,示意他趕緊麻溜的離開,別在這影響他休息。

無拴原本是跑出了門,但又踱來踱去的出現在房間裏,不知如何開口。

“你跑來跑去的要幹什麼?”

“莊主。”

“有話快說。”

“我身上的錢財不夠了,需要支點兒銀兩。”

韓雲熙用手指着自己掛在木施上的衣服,“你拿着那個和田玉,去宮裏的錢莊支點兒現銀,我在宮中的俸祿,應該足矣讓你給墨兒置辦一套更好的聘禮了。”

無拴取了玉,又跑了回來。“莊主,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情。”

“說。”

“我讓耿世子陪夫人去試婚服了!”

韓雲熙其實已經知道了,但是還是假裝生氣的拿枕頭砸向他。

“無拴!”

無拴見韓雲熙這般生氣,嚇的麻溜的跑出了殿門,順便帶上了房門。

影子在無拴出去之後不久,又來到韓雲熙身邊。

“明日酉時三刻,夫人要與喬於珂見面,以買家的身份出席。我們會在暗中保護好夫人的!”

“不用那麼麻煩,喬亦珂不會傷害夫人的。”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行告退了!”影子說完又從窗戶溜走了。

對於影子來說,任何地方對他來說,都是來去自如,只要韓雲熙一聲令下,哪怕是去皇上身邊呆上幾日,都不成問題。

皇后娘娘聽見皇上爲了婉平娘娘責罰了三公主,一路擔心的趕到了三公主的陽平宮。

“是哪個混賬東西,竟然敢做坑害環兒和本宮的事情?”

皇后娘娘心疼三公主,就像當初胡李氏心疼胡蝶兒一般,只是皇后娘娘是屬於六宮主母,對待處理事情上,確實要比胡李氏考慮的多一些。

“環兒,你莫要怪你父皇,你父皇只是被那妖女俘獲了心,切記不得再去生惹是非,只要等到你安心出嫁,母后也就心滿意足了。其他的事情,母后也不想要管了,母后這些年有你在身邊,什麼苦都吃的得,什麼怨都吞的下。”

皇后娘娘摸着三公主的臉,心中不免對婉平娘娘有了更多的憎恨。

“母后,環兒再求您一次,我不想嫁給那個雲心先生!求母后成全!” 皇后娘娘心疼三公主,但讓三公主嫁給韓雲熙的事情,是不容商量的。

“環兒,哪怕日後你恨母親也好,怨母親也罷,母親決定的事情,是沒有商量餘地。”

想當初祕境山莊的胡蝶兒是想盡辦法要嫁給韓雲熙,可如今的三公主是不願嫁給韓雲熙,真不知道喬墨兒看到如此情景,會不會覺得自己的相公,瞬間從香餑餑,成了沒人要的糟老頭啊。

皇后娘娘心意已決,安置好三公主便擺駕親自去萬安宮一趟。

閆旭正守在婉平娘娘的殿門口。

“皇后娘娘駕到!”

皇后娘娘來到了萬安宮,閆旭前去迎駕。

“奴才參見皇后娘娘。”

“這萬安宮還真是氣派啊,比起萬壽宮,這裏的宮人都添了新的。”

一宮女攔住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吉祥!皇上有令,不允許別人進萬安宮。”

“大膽,皇后娘娘是別人嗎?她可是六宮主母,豈是我們這羣人能攔的。”

閆旭狗腿式捧着皇后娘娘,斥責了剛剛那個宮女。

“來人,把她拉下去掌嘴。”


皇后娘娘身邊的貼身宮女,讓侍衛將萬安宮的宮女拉出去掌嘴。

閆旭發現了一個特點兒,當貼身宮女發話之前,娘娘做了一個擦嘴巴的動作。

明明皇后娘娘嘴邊沒有異物,卻還是擦了擦自己的嘴巴,閆旭猜到,這是皇后娘娘示意打她嘴巴的。

“還是你會說話,領我去見你的主子吧!”皇后娘娘讓閆旭領着進了殿門。

婉平娘娘正梳洗打扮着。

“嫂嫂今日好像比往日裏更風華豔麗。”

皇后娘娘走到婉平娘娘的身後,俯下身幫她補了一筆柳葉眉。

“就你愛說大實話,叫我嫂嫂,這些年您讓人照拂我也辛苦了。”

“嫂嫂,既然說到照拂,那妹妹我就好好照拂照拂你,比如說嫂嫂的夫家耿王府,還有嫂嫂的妯娌喬丞相府?”

“你想要幹什麼?”婉平娘娘想要掙開皇后娘娘搭在肩膀的手。

“嫂嫂不要激動,妹妹只是隨口一說,還希望嫂嫂安分守己,別再做一些越僭之事了,否則,就像這柳葉眉一般……”

皇后娘娘再給婉平娘娘補了一筆,這一筆徹底把婉平娘娘的妝容給毀了。

“你這個小太監還真不錯,以後沒事常來坤寧宮走動走動。”皇后娘娘很是喜歡閆旭,臨離開時,還把自己手中帶着的翡翠戒指賞給了閆旭。

“奴才多謝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讓奴才護送您出去吧!”

“留步吧,好好照顧您的主子吧!”

皇后娘娘走後,閆旭起身去看婉平娘娘,婉平娘娘害怕的抓住他說,“旭兒,她是不是要拿耿王府還有喬府來威脅我?”

“婉娘你不要擔心,會沒事的。”

“不能,不能,是我不該見懷兒,是我不該出去嚇人,皇上已經不來找我了,都怪我自己,非要出去惹事生非。”

婉平娘娘哭着不停的扇自己臉,“我不該不該,我都不該活着,我這就去死了算了。”

閆旭抓住婉平娘娘的手,“婉平娘娘,你不可以這般作踐自己,就算你不爲自己着想,你也要想想耿逸懷啊。”

“你若是此刻死了,正中了皇后娘娘的奸計,耿逸懷要知道你是因爲皇后娘娘而死的,也會血洗整個臨安城,誓死要與皇上同歸於盡, 娘娘您覺得這樣值得嗎?”

“旭兒,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聽我的,好好的活着,比做什麼都重要,該吃吃,該喝喝,千萬別替皇上舍不得,您只有吃飽了,纔有力氣與他們抗爭到底。”

皇宮外的姻緣閣。

喬墨兒選了許久才選到一件心儀的婚服,“太無趣了,看了這麼多也就這一件看的比較順眼。”

“夫人可是好眼光,這料子是上等的蜀錦,裏面還有加厚的棉襠,即使夫人裏面穿的輕薄,也不會被凍着。”

掌櫃的拿着婚服料子一個勁兒的給喬墨兒誇上了天,“就這料子,連祕境山莊莊主都來挑看過。”

喬墨兒隨手抓了把瓜子,聽這掌櫃的吹噓,“不是我吹,就皇上前幾日安排喬二爺同楚雲莊二小姐大婚的婚服,也是我們家定製的,全臨安城都拿不出我們這般好料子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